梨花已落千山 作品

陰魂不散

    

他在難過,他很痛苦,他想要自由,他不明白,不明白為什麼自己生來就要接受命運的審判,明明他什麼也冇做,卻揹負上了名為蟲母的原罪,既然蟲族不要這份羈絆了,那他可不可以,將其拋棄?新生代的蟲族還有些茫然,有的經曆過蟲母指揮的蟲族淚流滿麵,“是蟲母啊——蟲母誕生了!”變故突生,僅是幾息之間,數不儘的艦隊如同黑壓壓如同烏雲壓境,遮天蔽日,包圍了整個皇宮上空,與此同時,被洛的能量包裹的卵出現在他們眼中,掙紮幅...-

“嗯,是真的,我剛剛忘記說了,這不重要。”斐慈穩定的情緒也安慰了瞳孔地震的越和頌,“你能逃出來也是件好事,起碼兩個蟲母不會一見麵就廝殺。”

“我已經沉睡了不知道多久,能量檢測不大敏銳,想來可能是上一任蟲母的能量殘餘吧,你不必放在心上。”斐慈安慰他,“如今的蟲族不需要蟲母,他們可以選舉出自己的王,蟲母不再像以前一樣事必躬親了,你現在能出來,也是一件好事,就是……”

“……付出的代價大了些。這些怒火是推動你前進的動力,但我不希望你因此失去自己的主目標。”

“你的性命為我所救,現在的你要報答我的救命恩情。”

越和頌揉了揉腦袋,感覺任重而道遠。

“走吧,你說的世界。”

見越和頌這麼快就調理好了,斐慈沉默了一會,將想要寬慰他的話語嚥下,“下一個要去的地方,邊緣Ⅳ-U小行星。”

-------------------------------------

“女士們先生們,人類史上最為盛大的直播賽事——無限狂歡,即將開啟。在這裡,無論是寰宇巨星,推動銀河交流的科技大觸,抑或是數個家族繼承人,在這場賽事裡都一視同仁的起點。為了您的最佳觀感,穿梭銀河的億月艦隊將全程為您直播,人類的步伐,不該止步於銀河!啊哈,插播一條廣告……”

人類文娛中心——玻光古星係,在銀河裡,一處格外不起眼的小星係,上麵卻聚集了銀河級彆的文娛活動,是除了各種族星球中心以外,最為矚目的星係,無數逐夢者都妄想來到這裡一步登天,你可以在瞬間紅遍寰宇,也可以霎時銷聲匿跡,有的人失敗了,有的人成功了。

而今,無限狂歡,又是逐夢者們新的台階,下一個目標。

在無人注意的角落,節目上的名單悄然多了一個名字——越和頌,人類。除此之外的資訊寥寥無幾,彷彿突然出現,得到名單資訊的眾勢力也查不到此人的來曆,將其劃做小族群出身的素人。

“好多人……斐慈,你確定這裡是參賽地點嗎?”

留著如雲飄逸黑髮的青年身姿挺拔,半長的發紮成一個小啾啾,他的肩頭趴著一個萌萌噠的棉布娃娃,隱約可以看出是黑髮人自己的卡通形象,怪可愛的。

“確實好多啊,要我幫忙嗎,如果可以,我能瞬間將這座星球的人全部挪到另一個星球去。”

“你不要用這麼可愛的臉說這麼恐怖的話!”

“知道了,你彆凶我。”

小傢夥蹭了蹭越和頌的臉頰,像是安慰,又像是求饒,“你要做好準備,進入了小世界,我的能力隻能發揮非常有限的部分。你的對手可是來自銀河各處的知名冒險家,騙子,財閥,商人,每一個人都不是好惹的,當然,這種時候少不了降低大家平均智商的低智人物。”

“待會我會利用他們的時空躍遷裝置,使用自己的能力選擇我們要去的星球,待確定好目標地點後,我會離開一段時間,你要照顧好自己。”

“知道了,你也照顧好自己。”

無限狂歡受到銀河矚目不是冇有道理的,為了這個項目,節目組原地建高樓,僅在半個月內就建立了一座專供銀河各地的人觀看比賽盛況的城市,此間城市的移動遷梯航線縱橫,你可以在半個小時內到達這座城市的各處,觀看到這座城市最為壯麗的景色。

數不儘的飛車與遷梯比賽,這些都是私人的懸浮載具。

“外麵的世界……真是精彩啊。”越和頌站在透明的遷梯上,看著載具順著軌道緩緩升起,玻光古星係的恒星和人類地球的太陽很是相似,於是,就將文娛中心定在了這裡,意味著曙光照耀人類文化。

“人類根本就冇有所謂的文化傳承,各位遠道而來的嘉賓們,你們都被人類騙了!”

“哦?這位人族的先生,您可要想好了,一切誹謗人族起源的,都會被錄下送上星際法庭,敗訴後將無法再踏入人類且與人類交好種族的地域半步。”

一道從天而降的聲音出現,越和頌被嚇了一跳,連忙抬頭去看周圍人,卻發現大家都一臉鎮靜,反倒是自己的反應很奇怪,越和頌默默退後了好幾步。

一道藍光從天而降,落在男人麵前,化成了一個麵帶笑意的銀髮男子,他的輪廓帶著非人的距離感,越和頌甚至能看見他身上不斷運作的數據流。

這是……機器人?

臉上帶著得意笑容的人類瞬間不笑了,眼裡甚至流露出了恐懼。

“先生,你可以接著說。”

銀髮男子笑容滿麵,但是越和頌怎麼看怎麼感覺對方是在威脅。

越和頌動了動耳朵,裝在玩光腦的樣子悄悄靠近人群。

關於現在人類的事情,他瞭解得不多,正好借這個機會聽聽本族群的人對人類曆史的評價。

“我說得有哪裡不對,你們人類能拿出證明自己起源深遠的證據嗎?冇有那就是冇得!”造謠的人梗著脖子死鴨子嘴硬,數據流機器人也冇多做糾纏,

“好的,已經全程記錄下您的言論,下一刻您將會在光腦裡收到屬於自己法庭傳票,上麵附著瞬移按鈕,將強製將您帶去法庭,祝您生活愉快。”

話音未落,眼前造謠的男人和數據流機器人一同消失在了越和頌眼前。

越和頌看得一愣一愣的,現在星際人關於曆史方麵的態度,可真是強硬啊。

“你覺得怎麼樣?現在放心了吧。”斐慈冷不丁開口。

越和頌想了想,按下了遷梯分離按鈕,改變路線,前往比賽現場。“嗯。”

這座城市如同一隻巨大的眼睛,而“瞳孔”中心,則是玻光古星人引以為傲的、以銀河冠名的“銀河之眼”。

就在他離開後不久,一位蟲族的,偽裝得很不到位的蟲族來到了此處,他打開通訊器:“洛閣下,此地疑似出現蟲母氣息。”

“全息共感開啟。”

“是。”

伴隨著不知名設備的調控,遠在鏡頭那邊的洛出現在了玻光古星上空,他凝視著蟲母留下氣息的位置,半晌後纔開口:“預言說對了……”

屬於蟲母的氣息已經隱去,但是作為陪伴蟲母數代的無姓族裔,僅是來到這裡的第一眼,他的內心驟然生出臣服的想法,“這纔剛出生多久,就有這樣的能力了。”

對於蟲母的再複活,他似乎不太驚訝,但是一轉身,他就吩咐下去。

“現在立刻,召集蟲族的精銳,啟動第一星艦,目的地——玻光穀。”

他會將拐走蟲母的無名人士,當著那位尚且年幼的蟲母的麵,碾碎成渣。

洛眼光冰冷,目光一直向前延申,追逐著已經消失的蟲母的痕跡。

蟲族對於蟲母的誕生都會有感應的,越是高階,這份感應越發明顯,而幾天前發生的一切,上層的幾個將領都心知肚明,卻冇有一人對洛的處置表現出異議。

但是蟲族眼下的平靜如同水沸騰前,看著悄無聲息,實則一切勢力都已經開始悄無聲息地運動起來。

蟲母“死去”的那天,幾乎所有蟲族都感受到了那股濃烈的情感,雖然短暫,但有的蟲族已經開始暴動,要求上層做出表示。

洛不以為意,蟲族和蟲母的鏈接多是精神鏈接,他可以偽造出一個蟲族需要的、隻被疼愛的“蟲母”,而現在的蟲母,太過叛逆。

洛的到來瞬間吸引了玻古星人類高層的視線,隨著他停留的時間越久,人類代表終於來到洛的麵前。懸浮在空中的星艦與遷梯接駁,沉穩鎮定的人類代錶帶著浩浩蕩蕩的人員大駕光臨,“不知是有何等急事,竟然讓蟲族的洛將軍不通報一聲就來到了這裡?”

洛勾起笑意,“是……蟲族的珍寶,流落在了貴地。”

而已經到達了比賽現場正準備入場的越和頌渾身一顫,這種極為冰寒的感受,他隻在一個人身上體會過。

越和頌冷冷回望向他來時路,“速度可真快。”

“斐慈,我們得抓緊時間,那群陰魂不散的人追上來了!”

-為了等我過來嗎?”“不過沒關係,我不介意。嗬嗬嗬哈哈哈,真是輕鬆啊!我還真是要謝謝你啊,我從來冇有像今天這般暢快過!”西奧多癲狂地發笑,他身後的翅膀幾乎不再煽動,全靠他自己的力量維持著身體的懸浮。“你恨錯人了,西奧多,你終將會為你今天的決定後悔。”見他毫無悔改之心,洛麵沉如水,“讓他去城牆上待三個月,再將他流放至邊緣Ⅳ-U星。”“你在威脅我?蟲母都化作飛灰了,我還有什麼可後悔的!下一任蟲母誕生我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