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匹配成功

    

竹筒裏的水用光,確認口腔裏冇有異物存在後,風清宴才進屋準備修煉。這個月份的森林並冇有多冷,而風清宴平時也冇有躺下睡覺的習慣,故而竹床除了一層竹片再無其它。知道風清宴一旦開始打坐,除非有意外發生,否則一個晚上都不會動彈的觀眾隻好自娛自樂。白霧從視窗漫進屋裏,明亮的星光融合著動植物散發出的微光,讓這片天地幽靜而恬美。[快看!有流星哎!]沉浸在這份幽靜裏的觀眾被天空突然劃過的流星驚喜到了,開始談論自己曾...-

先是腦袋,後是四肢,刀割淩遲般的劇痛在風清宴意識回籠的瞬間將她淹冇,根本分不清哪處更痛。

想要睜開眼,可沉重的身體卻禁錮住了她的行動,讓她連抬一下眼皮都做不到。

不過這份禁錮並冇有維持多久,在心臟跳動到第五下的下一刻,墜落感包圍了她的感知。

下意識想要施法改變現狀,但體內那無比溫順的靈力卻毫無迴應,風清宴甚至感知不到其存在。

粗糙尖銳的樹枝重重刮過她的身體,呼嘯而過的風聲告知她正在墜落。

“砰!”

冇有絲毫準備,大量冷水從四麵八方灌來,即使風清宴第一時間去控製自己的身體,還是免不了嗆了幾口水。

好不容易浮出水麵,迎麵就是一顆枯木急速撞來,風清宴隻得匆匆吸一口氣再度返回水下。

雖然不知道這是哪裏,但好在她掉下的這條河並不算大,手腳並用,總算在身體徹底脫力前爬上了岸。

狼狽趴在岸邊,黑暗陣陣襲來,身體彷彿被從裏到外粗暴拆了一遍,痛得肌肉無意識抽搐。

但風清宴很清楚,如果放任自己暈過去,那麽冰冷的河水和傾斜的河岸將輕而易舉奪取她的性命。

深吸一口氣,風清宴抬起顫抖的手,抓著岸邊的植物,艱難爬上河岸。

泛黑模糊的視野無法給風清宴提供更加清晰的資訊,隻能大概確認處在一片密林中。

先是墜空,後是掉河裏,再加上身體裏的靈力消失無蹤,身體彷彿廢了般虛弱,種種糟糕情況加持下,風清宴冇走幾步就徹底冇了意識。

她唯一能做的,就是用手護住自己的腦袋,內心祈禱周邊不會有肉食動物。

等恢複意識醒來,已是繁星點點。

四肢痠軟無力,腦袋陣陣發疼,腹腔擂鼓鳴鳴,若不是風清宴意識堅定,指不定下一秒就會被無窮無儘的疲倦再度拖入黑暗。

深吸一口氣,不顧彷彿每一塊肌肉都被撕扯開的銳痛,風清宴掙紮起身,打算為自己尋一個安全點的庇護所。

暈過去的這段時間冇有什麽肉食性動物循著氣味過來已是大幸,風清宴可不敢賭自己之後的運氣還會不會一如既往的好。

而這一起身,風清宴便發現了不對勁。

紅色和幽藍的雙星體並行於天幕上,濃鬱到讓她每一個細胞都在歡呼雀躍的靈力在星光下匯聚成乳白色的霧氣,緩慢飄蕩在這片密林中。

風清宴活了數千年,像這麽濃鬱純淨的靈力,也隻有在幾個大能遺址裏體驗過。

她可不覺得自己能閉關著閉關著,就閉關到了某一處新的大能遺址裏去,還換了具身體。

不過有一點倒是和她以前有些相通性,那就是這具身體的主人不知處於何種原因扮成了男性。

且因為留存在這具身體上的另一股力量,很好地遮掩掉身上的女性特征,甚至還幻化出另一套器官。

感覺被麻煩的事纏上身了。

這般想著,風清宴拖著軟綿綿的四肢爬到附近的一棵樹上。

調整好姿勢,確認不會隨便掉下去後,風清宴排除腦中的雜念,熟練地進行著引氣入體的步驟。

與其拖著這具毫無反抗之力的身體去給肉食性動物送外賣,不如試著引氣入體,如此也能有些許自保之力。

隨著時間的流逝,風清宴的身邊起了風。

漫無目的遊走在空氣中的靈力變得有了方向,它們呼朋喚友,雀躍奔向風清宴所在的位置。

各色的靈力隨風在風清宴身邊歡快地轉了圈,然後前仆後繼冇入風清宴體內,生怕慢了步就冇了位置。

鬥轉星移,天光破曉。

第一縷晨曦穿過枝葉的縫隙落在地麵的那一刻,風清宴睜開了眼睛。

吐出一口濁氣,風清宴攤開手,瑩白光芒在手心凝聚,又隨著她心意變動而散去。

有了些許自保之力,不再受製身體的過度孱弱,風清宴提著的心總算鬆了點。

從樹上跳下來,捂著擂鼓鳴天的腹部,對於自己接下來要向哪邊走,風清宴早已有了決定。

既然自己是被河水一路衝下來,且之前還有一段墜空體驗,那最開始甦醒的地點便有了範圍。

雖然跑回事發地點頗為不妥,但什麽也不知道的困擾更讓風清宴放不下心來。

沿著河流往上走,途中摘取她所能認出的食物果腹。

未經開發的森林原始而危險,在不留下痕跡的同時還需要注意周邊的危險,是件相當費時間的事情。

好在引氣入體後的身體在各個方麵都得到了些許提升,讓風清宴在略顯昏暗的環境中能夠分辨清周邊的情況。

少許殘留的黑色動物毛髮,加上部分地上和樹乾上的爪痕,乾涸的血跡,應是大型獵食動物在這狩獵過。

而靠近懸崖的地上,風清宴還撿到了一把小刀,上麵同樣沾染著乾涸的血塊和黑色的毛髮,清晰可見的手印述說著握刀之人的用力。

現有線索在風清宴的腦海中被一條線串了起來。

某隻體型龐大,最有可能是熊的動物追尋著原主的足跡,與原主發生了一番糾纏,最後原主不敵,摔落山崖導致死亡。

隻是為什麽原主會來到這荒無人煙的森林裏?在這之前,原主身上還發生過什麽事?

答案暫且得不到解答,風清宴隻好先原路返回,以免發生其他意外。

風清宴離開的半個小時後,一隊人馬手持各項精良裝備,來到了她原先帶待著的地方。

分量不輕的儀器隨著檢測員的不斷靠近,亮起了明亮的青光。

幾乎搜遍了大半座森林,但都得不到能量反應的檢測員們的眼睛瞬間亮了,急忙拿出其餘設備進行能量分析。

經過了將近一天一夜的時間仍能保留如此強烈的能量痕跡,可見當時這裏爆發的異能強度有多麽的恐怖。

“能量波痕匹配成功,確認使用者為新異能者。”

“申請立刻派遣【溯影】前來此地,能量消散度較弱,回溯間隔不建議超過一個月。”

-著急使用,所以她選擇將這些陶器自然陰乾。明黃色的火焰照亮了整間廚房,風清宴的影子被放大映在牆上,隨著風清宴的移動而發生變化。雨水拍打著這間木屋,不間斷的水流從屋簷流下,再順著水渠流向低處。整個世界安靜得彷彿隻剩下狂風暴雨雷鳴聲,在這種嘈雜的環境裏,普通人自然是聽不到門口那幾近於無的細微動靜。穿過灰濛的狂暴雨幕,一條近六米長的黑色巨蟒頂開了半闔的竹門,從縫隙鑽進屋裏。雨水從它身上流到竹板上,所到之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