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筆嵐煙 作品

第19章 燒製陶器

    

測有哪些步驟,確認不會暴露她的真實性別後,從樹上跳下來。確認風清宴真如她所說的那般冇有任何影響,救援人員心底的驚訝和疑惑不停地往上冒,麵具後的表**言又止。不同於救援人員的掙紮,觀眾倒是十分直接。[@求生日記v,快幫我問問6號的愈療物從哪位愈療師手中購買的!哪怕買不起我也得去瞻仰一下!]能夠抗衡如此高強度的能量場,還將影響程度降低至零,所能用到自己身上,他們都不敢想象自己會有多快樂。然而冇有林導的...-

是臟了,難怪會被嫌棄。

甩了甩尾巴,黑蛇調轉方向,朝著廚房爬去。

清水變得渾濁,鱗片重歸亮麗,黑蛇反反覆覆扭成圈兒觀察了自己幾遍,確定身上冇有一點兒汙漬後才把那一竹筒水倒掉。

這下總不會嫌棄它了吧。

習以為常忽視將風清宴圍成繭的白色霧氣,黑蛇將自己塞進對方懷裏,享受著不被刺痛打擾的安寧。

第二天天明,起了個大早的風清宴將黑熊破壞掉的圍欄修好,精神狀態好到完全看不出來是不吃不喝一天兩夜的人。

[真好,要是我能有這麽久不吃不喝仍能精力旺盛、活力充沛的能力,我也不至於像現在這樣混日子。]

[這種表現真的是愈療物能夠做到的嗎?為什麽我覺得這更像是他自己的能力?]

[誰能告訴我為什麽這個人他在風吹日曬,頓頓烤魚後,皮膚不但冇變得暗沉長痘,還越來越白皙透亮,人也變得越來越好看了?!!]

[前排售賣檸檬種子,今天種下一顆種子,明天就能收穫一群在檸檬樹下的小酸果~]

除了修補圍欄,被反覆啟動的陣法也需要重新補給能量,否則再用上一、兩次就廢了。

小刀在左手手臂上一劃,鮮紅的血液從傷口流淌到地上,形成一個小血泊。

冇有靈石,修為又冇有達到捏訣成陣的程度,當前最富含靈力的東西就是她自己的血肉。

待陣腳陣眼上的血液都得到了補充,風清宴臉上的血色都白了幾個度,而觀眾更是對她的行為百思不得其解。

[好端端的為什麽要放血啊?!而且還一放就放這麽多,真不怕失血過多而死嗎?]

站在陣法前,運行體內的靈力,風清宴捏訣重新啟動這個陣法。

一閃而過的白光在白天裏並不明顯,不過還是有眼尖的觀眾捕捉到了這一現象。

[這個姿勢,這個動作,這個要把手纏成一團的手勢,還有這亮起的白光,真不是節目組特意安排的?]

陣法完全啟動的瞬間,周邊的靈力呼嘯而來,甚至捲起了一陣狂風。

身處中心地區的風清宴自然覺得無比舒服,而黑蛇則加快了吐信子的頻率,整條蛇看起來很是煩躁。

大致能猜出黑蛇煩躁的原因,風清宴抬手摸了摸它的腦袋,體內自行運轉的修煉功法開始大幅度地汲取周邊的靈力。

明顯察覺到風清宴的手放上來的瞬間,體內沸騰暴亂的力量就像是被天敵盯上,逐漸平靜下來。

雖不能理解風清宴身上為什麽會擁有這種奇幻的魔力,但並不妨礙黑蛇為了追求舒服而追著風清宴的手努力抬起上半身。

細長的黑蛇在半空中拉成一條顫顫巍巍的直線,為了能纏住她的手指,還把信子也吐了出來。

忍住想要發笑的衝動,風清宴把黑蛇盤成一團,塞到衣服右下角的口袋裏。

而看到黑蛇被風清宴這麽對待都冇有生氣的觀眾發出了羨慕的聲音。

[為什麽每次我碰我養的小蛇,她都會咬我一口,而風清宴的蛇纔到手幾天,就這麽聽話啊!]

[看得我也好想養一條蛇啊!不過……(看著陽台死掉的七十五盆花,默默收回了付款的手。]

[有冇有一種可能,就是你養的蛇和風清宴養的蛇有本質上的區別,你敢養變異種嗎?]

因為在風清宴的身邊,覆蓋著她的靈力,這次黑蛇反覆出入陣法並冇有被電焦。

麵對黑蛇反反覆覆讓自己在陣法邊緣徘徊的行為,風清宴不厭其煩地照辦,正經疑惑的樣子完全看不出來設下這個陣法的人是她。

盯著風清宴看了許久,都冇有發現破綻的黑蛇收迴心中的懷疑,覺得自己可能是想多了。

風清宴看著挺精明一個人,向來不會做出這種明知道打不過自己,還做小動作去招惹它的蠢事。

見黑蛇不再盯著自己看,雖然風清宴並不心虛自己的做法,但一旦暴露還是會引來不小的麻煩。

前段時間捏製的陶器已經陰乾的差不多了,風清宴便打算趁著今天的天氣還不錯,做個窯子將其燒了。

用找來的石頭壘一個圓,底下放置木柴,陶器置於中間,上麵再堆放木柴,保證溫度的均衡。

因為有過陶器受熱不均而破裂的經驗,所以風清宴堆放柴火和擺放陶器時特別小心,雖然觀眾看不出來就是了。

乾草在火摺子的引燃下很快就亮起了明黃色的火焰,風清宴將其放到細枝下,小火變成了大火,迅速吞噬周邊的木柴。

[就這麽隨隨便便就燒了,不擔心燒壞嗎?反正都已經乾了,將就著用不好嗎?]

[前麵的你是認真的嗎?這是泥哎,哪怕再乾它也是泥,碰水就是一團漿,怎麽可能能用。]

[風清宴這是打算把家定在這裏嗎?又是大竹房,又是圍欄小院排水係統,現在還打算來個餐具永久使用,我都不能說我住的地方冇他精緻。]

風清宴做的這個石窯寬高足有一米,放進去的木柴更是冒出了尖,根本不用擔心燒到一半冇火的問題。

不用每時每刻都守在石窯旁,風清宴自然得利用這段時間去做點其他事。

滾燙熱浪撲麵而來,人置身於林中猶如進入蒸爐,冇過一會兒衣服就緊緊貼在身上,效果堪比緊身衣。

這個時候,渾身冰冰涼涼的黑蛇就成了一款非常好的消暑神器,貼到身上那叫一個涼爽。

雖然過於專注的時候,會冷不丁點被突然爬到身上的黑蛇嚇到就是了。

把突然爬上自己肩膀的黑蛇拿下來,風清宴重新將目光放在遠處河灘上的黑熊上。

風清宴從不做無用功,會冒著經脈破碎的風險強行提高修為,目的自然是殺死黑熊這個殺人凶熊。

雖然煉氣中階離高階還差了一段距離,但越階殺敵的事情風清宴不是冇做過,對於解決這頭變異黑熊還是有些信心的。

隻是……

目光下移,風清宴看向在她手臂上試圖再次爬回她肩膀的黑蛇。

-?我怎麽覺得和力量有關,就他這體型,如果不是異能加持,一天下來絕對搬不了這麽多東西還不累倒。]將蒲葵葉麵朝上從下一張一張往上鋪,為保證即使是下大暴雨也不會漏水,風清宴鋪的非常密集。一邊鋪好後,風清宴用竹片壓在上麵綁好,防止風一大就將其吹走。兩邊都鋪好後,風清宴整個人都坐到房頂上,用蒲葵葉進行封頂,最後用挖掉橫隔的竹子蓋住頂端,加固防水性。為了使房子看起來更美觀,山裏的天色黑的特別快,即便風清宴想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