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筆嵐煙 作品

第22章 交通工具

    

準備個大的,希望最後的結果出來能符合我對他的預期。]挖好所有的坑,風清宴的雙手已經累到發抖,指腹和手心也磨出了一個個血泡。然而風清宴卻像冇有知覺般,攀上週邊的大樹,將那些延展過度的部分砍掉。在這期間,風清宴還掏了一個鳥窩,五六個成人拇指大的赤色鳥蛋被全部放進了口袋,成為額外的加餐。冇有了濃密枝葉的遮擋,久違的陽光灑落在地,周邊的光線一下子明亮了許多。整理乾淨掉落的枝葉,大小合適的枝乾留下來,不合適...-

拖著接近半殘的身體,風清宴一步一步挪回床上,調動體內的靈力,準備通過這種方式來療傷。

有什麽重物在地板上移動的動靜響起,風清宴睜眼看去,隻見黑蛇正維持著她們一開始見麵時的體型,盤著身子待在角落靜靜地看著她。

一人一蛇對視了幾秒,發現黑蛇冇什麽其他表現後,風清宴重新閉上眼,但注意力卻留了一分在它身上。

也不知黑蛇想了什麽,每當風清宴閉上眼,它就會不停地發出動靜,等風清宴睜開眼,它又成了最合格的雕像。

一開始風清宴還會睜開眼去看黑蛇想要做什麽,次數多了,黑蛇動靜再大再多,她也冇睜開眼睛一次。

第二天天明,風清宴從床上起來,伸手在受傷的位置摸索了一番。

經過昨天靈力的不斷修補愈療,最直觀的皮肉傷隻剩淺淺的一層痕,而動其根本的骨裂也有了較為明顯的癒合。

不過像之前那種漫山遍野跑,身抗黑熊的行為卻是在冇好全前不可能做了。

風清宴慢悠悠的走著,冇了黑熊的威脅,她整個人的節奏都冇有之前那麽急促了。

無視身後肉眼可見想要往前卻又停下的黑蛇,風清宴先是去河邊洗漱乾淨身體,然後纔去看石窯裏陶器的情況。

在技藝已經掌握到熟到不能再熟的情況下,風清宴燒製的陶器無一例外都存活了下來,直叫觀眾看了大呼不得了。

之前搭的泥灶如今終於派上用場,風清宴坐在火前,把處理乾淨的河魚放入陶罐,不停往上冒的滾燙熱氣一下子消失。

火力足夠的情況下,魚湯並不需要很長的時間,兩根木棍架著陶罐的兩邊,將其放到一邊。

不知黑蛇是發現了她身上的傷,還是怎樣,今天風清宴一出門就看到了橫在門口的野豬,風清宴繞開了,它還不讓她走,擺明瞭這頭野豬是給她的。

身上的汙漬還冇清洗乾淨,哪怕是送給她的,風清宴也不想讓自己的味道變得更加難聞。

有工具的情況下,想要處理這頭野豬並不需要花多長的時間,風清宴從它的身上拿下不少的肥肉,其餘的則被拿去煙燻。

肥肉在罐中炸開油泡,風清宴則將魚湯一分為二,端到黑蛇的麵前。

有些意外風清宴會把食物分給自己,黑蛇猶豫了一會兒,低頭埋進湯裏。

隨著下顎的不斷鼓起又扁下,陶罐裏的湯肉很快被解決,也代表著這場由黑蛇發起的冷戰到此結束。

解決完早飯,風清宴裝好石斧和小刀準備出去外邊看看,順便帶點野花野菜回來種。

然而還冇等她走出門口三步,黑蛇就橫在她的麵前,看樣子是想讓她坐到它身上。

看著黑蛇堅決的模樣,風清宴可以肯定它一定是知道她傷得不輕,否則也不會出個門誇張到這種程度。

不過既然有送上門的免費交通工具,風清宴也樂得自在,冇有半點不自在坐到黑蛇的身上,並指揮著它前進。

龐大的蛇身在地麵留下明顯的爬痕,威懾著過往的動物,若不是風清宴就坐在它身上,她也會成為被威懾的一員。

之前不是有任務在身,就是被黑熊這個潛在威脅驅著快點結束在外的時間,根本冇仔細觀察過周邊的植被。

現在住處、潛在威脅得到解決,風清宴才注意到自己之前錯過了多少好東西。

長得比足球還要大的巨杧果,形狀描述後會被遮蔽的海底椰,顏色是紅色的焦糖榴蓮,不過每一個采摘起來都有不小的風險。

風清宴本想自己上樹去摘,但看到她要爬樹的動作,黑蛇立馬橫在了她的麵前,不讓她再前進一步。

不想因為這個和黑蛇鬨起來,但又不想就這麽放棄,風清宴便試圖和它商量。

被攔著不能靠近杧果樹的風清宴指著上麵的果子問道:“不能讓我上去的話,那你能幫我把上麵的果子摘下來嗎?”

順著風清宴手指的方向看去,一顆顆比人的頭都要大的果實好像下一秒就會因為過重而掉下來,瞬間讓黑蛇橢圓的瞳孔拉成細線。

蛇尾捲起風清宴離開杧果樹的掉落範圍,黑蛇才攀附著樹乾爬到上麵,折斷一根果實累累的樹乾,慢吞吞地下來。

不明白風清宴為什麽這麽喜歡吃這些冇有一點血肉的草,但擔心風清宴會再次瞞著自己偷偷爬上去,黑蛇還是把東西遞給了她。

以為黑蛇最多摘一、兩個,冇想到一下子就是十幾、二十個,風清宴瞄了眼掛在手臂上的籃子,覺得還是先放這裏比較好。

後知後覺自己摘的不是一點多的黑蛇和風清宴對視了一眼,把樹枝放回到樹上。

昨天晚上又下了一場雨,悶熱的氣候加上充足的水分,讓地底下的各種菇類冒出了頭。

哪怕風清宴冇怎麽仔細找,籃子也被占去了一半的空間。

作為一條交通工具,黑蛇非常儘職儘責,風清宴喊它停就停,走就走,冇有半點怨言和不滿。

這聽話程度,觀眾看得直揉眼睛,表示變異種決定不可能這麽聽話!

除非風清宴告知他們是怎麽做的。

成人膝蓋高竹筍被從根部折斷,露出白嫩的截麵,風清宴嚐了一口,味道清脆回甘。

起身去拿籃子,結果映入眼簾的景象卻讓風清宴思緒一滯。

她隻是嚐一口竹筍的功夫,黑蛇是怎麽弄了半人高的竹筍堆的?

聯想到之前的杧果,風清宴真的很想問黑蛇它是得有多看得起她,為什麽總覺得她能一次性拿回這麽多東西?

冇有辦法,為了帶回這些竹筍,風清宴隻能就地取材,用竹條編織一個揹簍,這才勉強裝完所有的竹筍。

在采摘下一種食物前,風清宴站在黑蛇的麵前,神情嚴肅道:“不需要跟在我的身後把我拿的東西采那麽多,我隻是想試試味道,且也裝不下那麽多。”

黑蛇冇有迴應,但它確實冇有再參與到采摘的活動裏,而是盯著風清宴的一舉一動看。

-告知它人就在這個房間,隻是為何它什麽都冇看到?被電麻的腦子遲緩而呆滯,待它反應過來還有哪裏冇有看,危機感已提前拉起了警報。一道人影從它頭上跳下,森白寒光帶出了破空聲,冇有任何餘地,直奔致命點。“嗡——”類似鋼鐵的碰撞聲響起,當做武器的小刀非但冇有穿透黑蟒的腦袋,反而還被崩成了兩半。一擊不成,風清宴直接選擇撤退,然而黑蟒雖然腦袋不怎麽好使,但動作卻比風清宴要快上許多。不等風清宴從視窗跳出,一道黑影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