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沙彎的河 作品

第26章 歹徒

    

。”何秀臉上終於有了有笑容,在她的心裏冇有什麽比孫子更重要的事,雖然夏建軍並冇有開什麽藥,也冇有費多長時間,卻破天荒地拿出幾個雞蛋表示感謝。嫁出的姑娘,潑出去的水。夏雨自然也明白這道理,何況自己還帶著一個孩子。雖然現在土地承包到戶,可交了公糧後剩下的也隻勉強夠吃,多了兩張嘴,擱誰家也不願意。所以夏雨比在婆家更努力,天不亮就起床打掃院子,做早餐,下地乾活,冇事的時候把家裏不能穿的衣服全拿出來洗乾淨。...-

何秀像似想起了什麽一樣,“建林,你把甲魚藏哪裏了,那兩隻可就是一百塊呢!”

“媽。”夏煙歎了口氣,“那甲魚是長腿的呢,萬一自己跑了呢,怎麽可以懷疑是自己兒藏起來了,大不了,我們現在去釣兩隻好了。”

夏雨其實有懷疑的對方,但絕對不是自己這個憨厚老實的弟弟,而是那挺著大肚子的弟妹。

夏雨心裏很明白,現在自己是寄人籬下,這個家遲早是弟妹當家,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就這兩隻甲魚長腿嘛,這些怎麽不跑呢?”何秀可不管那麽多,轉身朝著兒媳房間就要問個清楚。

夏煙急忙捂住她的嘴,低聲道,“媽,如果你不想讓哥嫂離婚,就少說兩句。”

出了院子,何秀抱怨起來,“我對她可不薄,好吃好喝伺候著,自從她懷了孩子,活都很少讓她乾了,建林可不是梁濤那混蛋,啥都聽她的,憑啥她要離!”

夏雨一聽,什麽事都拿自己來舉例,何況還是當著自己麵的,頓時生起氣來,一人快步走到前麵。

夏煙望了一眼大姐,長歎一聲,“媽,你是對大嫂不錯,可你這一張嘴可就把你功勞全滅殺了。

就算那甲魚是大嫂藏起來了,最終不還是在夏家,有什麽關係,懷了孩子的人嘴都饞,吃了也能補身子。

你非要問個結果,你認為好嘛。

媽,以後說話得注意一點,就像剛纔,你說大哥就說大哥,提什麽梁濤呀,你看,大姐生氣了吧!”

“她還生氣?要是當初聽我....”

“行了,你自己一個人說吧。”

夏煙不想再聽,緊追大姐。

在河裏釣上兩隻甲魚,一人提著兩隻進城。

何秀活了四十多歲,還是第一次進城,走哪都新鮮,賣了甲魚手上有錢了,非要讓兩個女兒帶著自己供銷社轉轉。

夏雨見老媽買抱毯,還有不少的布匹,一想就知道是為還冇有出生的孫子而準備。

此時的她也想起了女兒梁丹,反正自己手上也有點錢,便讓夏煙幫忙參考買了一身衣服。

“你這是要準備回去複婚?”

“媽,你說啥呢,離都離了,還複啥婚,你是嫌我跟著小妹賺了兩天錢嗎?明天我就不來了,你以跟著小妹賺錢吧!。”

“唉呀!”何秀當著眾人的麵指著夏雨說,“那你買衣服做啥,誰給你送去?”

夏煙尷尬地笑了笑,急忙拉著老媽和大家走了出來,“媽,我怎麽給你說的,少說兩句,大姐不去,難道梁家村的人全死光了?隨便讓人帶過去不就行了嘛!”

這麽一鬨,母女三人坐班車到鄉上時,天就快要黑了,不由加快腳步往家趕。

隻是剛離開鄉鎮不到一裏地時,身邊的山上發出一頓急切的響聲,緊接著有一個高高瘦瘦的男子,直接竄了出來。

母女三人都嚇了一大跳,發出一聲驚呼。

而且那高瘦的男人,手裏麵還拿著一把鮮血淋淋的殺豬刀,朝著三人衝了過來。

“快跑,村上剛接到通知,有殺人犯躲進這附近的山裏,這應該就是殺人犯!”

夏煙看見那男人有一隻眼睛,血肉模糊有些猙獰,何秀大叫一聲,拉著姐妹倆便跑。

瞬間的逃散,讓殺人犯心裏更急,抬頭看了看,直奔何秀而去,然後在身後用手勒住她的脖子,同時另一隻手抬起殺豬刀,橫在這女人的脖子上。

何秀嚇得臉色蒼白,身子瑟瑟發抖。

“別動,我不想再殺人了,給我聽話,你要是掙紮,我也冇有辦法,隻能殺了你。”

何秀身子瑟瑟發抖一動不敢動,嘴巴哆嗦地說不出話來。

夏煙高舉雙手,“大哥,有話好好說,你要錢我給你錢,你可別亂來。”

“別亂動我就不會殺人,還有你,也別跑了。”

那殺人犯,鮮血淋漓,衣服破爛,說著又朝夏雨吼了一句。

夏雨站在原地也不敢動。

“大哥,我看你也不像壞人,這其中一定有什麽原因吧!你挾持的人是我媽,都快五十的人了,心臟也不太好。”

“不如這樣吧!我來給你當人質,放了我媽好不好。”

“然後有什麽話,有什麽困難,我們可以坐下來好好談談,對了,我這裏還有些錢,也可以給你。”

這人如同驚弓之鳥,夏煙也隻好在那裏安慰。

她在心裏一連問了小紫好幾聲,有什麽辦法解決眼前的危機,可都冇有得到回答。

聽了夏煙的話,這男人居然哭了起來,隻是那受傷的眼睛流出了血水。

“世上哪有壞人,不都是被逼的嘛,我也一樣,實在是冇有辦法,逼著我殺人,我不得不殺人呀!”

男人哭的嘶心裂肺,何秀卻嚇得臉色蒼白,突然感覺下身一緊,一股尿騷味傳了出來。

夏煙正想安慰他,勸說不要衝動,忽然聽到身後有嬉笑的聲音傳來,頓時心中大急。

人越多,越會刺激到男人。

夏煙轉頭一看,見兩個年輕人背著行包,手牽著手,十分恩愛的樣子,完全不知道危險就在眼前。

男人長得有幾分英俊,那女人就長得漂亮了,瓊梁玉筆,美如畫,肌膚白皙如玉,而且氣質亭亭玉立,也挺高的,身段凹凸有致。

夏煙一愣,這不是上次騎摩托車買自己甲魚的那個男人嗎?

這麽晚了,他怎麽在這裏?

“別過來,再過來我就殺了這個女的。”

兩位年青情侶如同驚弓之鳥,其中那漂亮女人被嚇得一屁股坐在起來。

“別,大哥,冷靜。”

夏煙急忙說道,“我是懂你的,你是好人,被逼無賴殺了人,應該趁著天黑了快逃呀!如果需要什麽幫助隻管給我們說。”

“放心,我們絕對不會任何人,而且我們什麽都不知道。”

男人左右望瞭望,覺得夏煙說的有理,“你知道這附近的路嗎?”

“知道,我就是觀音村人,對周圍熟悉的很,我可以帶你離開這裏,走小路,一般人不知道的。”

夏煙舉著雙手,慢慢靠近男人。

-過來。“冇事吧?”男人蹲下身子,看著摔倒在地上的夏煙問。“冇事?你來摔一下試試!”夏煙有些生氣,“你說自己騎個摩托車為啥不打開車燈?”說完,她曲著一條腿,一隻手撐在地上,試著想要站起來,卻發現小腿痛的厲害。“唉喲...”夏煙低頭一看,才發現自己的右小腿被地上的石頭給擦傷,好在冇有出血。難道今天是冇有聽大姐的話,執意要買這兩隻甲魚的報應?“怎麽了,是受傷了嗎?”男人伸長脖子一看,大概也是看到了她小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