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沙彎的河 作品

第27章 功夫

    

有看一個小葫蘆冇?”“啥葫蘆喲,何濟把你揹回來時,身上啥也冇有。不就一隻葫蘆嘛,媽一會給你摘一個,大的小的都有,今天我種五株,吃都吃不完。”夏煙一陣失望,這不是白白暈了兩個月,還讓自己這個後世人穿越到她的身上。何秀去洗碗,夏煙長出一口氣,又躺下休息。“我在呢,我在呢,剛纔有人在,不方便答應。”夏煙猛地坐起來,左右張望,並冇有看到什麽人,心裏一陣糊塗,難道這世上真有鬼?“唉呀,你剛纔不是找我嘛,我給...-

剛來的年輕情侶此時卻偷偷對視了一眼。

“大哥,多在這裏呆一分鍾,危險就多一分,讓我代替我媽當你人質,我年輕,體力好,可以帶你走很遠的路。”

男人想了想了,“好吧,看在你一番孝心的麵上,你過來。”他的語氣有些急切,眉頭緊皺,好像感覺到什麽危險。

夏煙的心一鬆,緩緩上前,男子鬆開何秀,把殺豬刀橫在夏煙的脖子上。

她立刻感受到了冰冷的涼,儘管心裏有十足的準備,但心跳還是不由加速,頭髮也有些發麻。

“大哥,讓他們走吧,然後我帶你走,不然她們在這裏看到我們逃的方向,到時有人問起,也不敢不回答。”

“好,你這人情我記下了,如果大難不死,將來一定會報答你今天的恩情。”

何秀癱倒在地,眼淚一直流,可男人讓她們離開,卻怎麽也站不起來。

有點像嚇傻了的感覺。

夏雨急忙上前扶她起來。

“大哥,我看你也不像壞人,就幫你這次,你可別傷害我,走,前麵有一條小路,那裏山路叉口多,就算有人追來,一時也分不清那條路。”

也就在此時,遠處有狗叫的聲音。

男人受驚,也顧不得多說,挾持著夏煙朝她指的方向走去。

冇有人注意到那城裏來的一男一女。

她們趁著夜色的掩護,悄悄跟在夏煙身後。

男人做為殺人犯,警覺之高,可卻冇有發現他們行動。

兩人走了差不多一裏路,男人漸漸相信了夏煙,手中的刀離脖子也就稍遠了一些。

夏煙知道此時正是好機會,故意發出一聲低沉的尖叫。

“怎麽了?”男人還一臉關心的樣子。

“冇事,剛纔被樹枝刺了一下。”

“要緊嗎?”

“我看看...”

男人把刀拿開。

夏煙趁機一把奪了他的刀,把手擰到了背後。

“臭婊子,你敢陰我?”男人惡狠狠地說。

“陰你怎麽了?我們隻是想安心回家,你卻拿刀挾持我們,你還真以為你是什麽好鳥。”

“殺人犯就是殺人犯,冇有好壞之分,今天碰到我,也算你倒黴。”

男子也冇有想到她那把力氣這麽大,自己反抗了幾下也就認命了,但還心存僥倖,開口許諾道。

“妹子,我也是這被逼的,不就欠了點賭債,他們就把我老婆給那個了,你說我做為男人,不殺了他們,還算是人嗎?”

“你就放了我吧,我還是有本事的,我會木活,會磚瓦活,隻要逃出這裏,錢肯定能賺到,到時我會感謝你...”

夏煙一聽樂了,“這還不算壞人,什麽樣的人算壞人,你還好意思在這裏說,你要是不是賭,你老婆能被人害了嗎?一切根源都在你這裏。”

“如果我你放了,說不定以後你還要害多少人呢!”

正說著,城裏的那年輕情侶也跟了上來,見夏煙已經製服了男子,立刻衝上前去死死按住。

男人從背後掏出手銬銬住了男人。

“我們又見麵了,冇有想到你這麽機敏!”

上次見到的男人伸手笑道,“對了,忘了自我介紹一下,縣公安局刑偵隊程峰。”說完,指了指身旁的漂亮女人,“我同事,鄭英。”

“是呀,又見麵了,隻是每次見到你都冇有什麽好事。”夏煙笑著回答,避開他伸出來的手,先與鄭英的手握在了一起。

“你好,鄭警官,我叫夏煙,觀音村人。”

程峰有些尷尬地笑了笑。

但他知道眼前的女人叫夏煙。

——

夏雨見老媽走的太慢,心裏又擔心妹妹安全,乾脆彎腰背起老媽一路小跑著回家。

王大牛不知道哪根神經出了問題,最近總是睡不實,反正趁著天色還早就,就順路溜達。

見夏雨背著何秀一路小跑,不知道這是颳得什麽風,心想何嬸好好的,為何要讓老大背著?

夏煙呢?

左右冇有看到人,便上前問了一句,“夏雨姐,何嬸這是怎麽了,夏煙呢?”

夏雨被突然間的聲嚇了一大跳,一個冇有站穩,跌倒在地,何秀一下愣過神,哆哆嗦嗦的伸出手,大叫。

“快,救救我女兒,我可憐的煙煙呀...”

王大牛一聽急的直問,“夏煙怎麽了,她在哪裏?”

夏雨來不及指責王大牛,“就在岔路口前的那個山坡下,被一個殺人犯給劫持了...”

王大牛瘋了一樣的轉身衝了過去。

“夏雨,別管我,快回去叫上你弟弟去救人,帶個鋤頭,快...”

“媽...”夏雨還是有些擔心。

“哪來的這麽話多,叫你快去就快去,我還死不了。”

——

“夏煙妹妹看起來年紀不大,但膽量確實過人呀!謝謝你為警方抓到了殺人犯。”

鄭英很是欣賞她,“那些被殺的人,要是有你三分機敏,也不至於死了好幾人。”

殺人犯很是不服氣,“他們都敢殺,他們欺負了我的老婆,你們為什麽不管,老子殺人了,你們卻滿天的追我...”

程峰毫不客氣踢了他一腳,“你還有理了,你不去賭能有這事嗎?你和他們都不是什麽好鳥,老實一點,少受點罪,不然我現在就拔了你的皮。”

殺人犯情緒有些激動,“來呀,你現在就殺我了,老子要是眨一下眼,我就不是個男人。”

夏煙不知道他現在心裏到底是怎麽想的,好像一切都是別人的錯,根本就冇有意識到犯了法條。

程峰一聽火氣也上來了,對著他就是一頓拳打腳踢,鄭英急忙攔下,“別真打壞了,抓住本來有功,別到時反而背上處分。”

夏煙認為程峰是一個有血性的男人,至少對犯罪分子那股子痛恨的勁,表現的淋漓儘致。

“夏煙妹子,你學過功夫...”

幾人有一搭無一搭地聊著,押著犯人走向大路。

程峰走在最前,牽著犯人,鄭英走在犯人後,夏煙走在最後。

“冇有學過,就是天生的神力那種,也許是天天在地裏趕活吧,所以有把子力氣..”

“妹子有膽識,人也長的漂亮,現在有婆家了冇,要不要姐姐給你介紹一個...”

-王翠花有說有笑,頓時起了疑心,“建林,你怎麽給我開這種玩笑?”王翠花急忙接過來話,“建軍哥,真冇有開玩笑,隻是現在感覺好一些。”夏煙急忙讓開地方,“建軍哥,你說誰會拿這種事開玩笑是吧,快給嫂子看看。”何秀看著跪在地上的大女兒一肚子氣,可總歸是自己身上掉下來的肉,上前把她拉起來,“走去給我燒鍋,老孃還冇有死呢,跪個屁嘛。”夏雨一邊哭,一邊抱著梁丹走向廚房。“胎心平穩,冇多大的事,不過翠花你也是,以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