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狼入室

    

完,子涵眼前一黑,瞬間暈厥過去了。少年重新為棺中美人整理好儀容,又燃了三支香,對著棺木拜了三拜。事畢,才轉向子涵暈倒的角落。他伸出一根手指探了探鼻息,嗯,還活著。少年將子涵打橫抱起,疑惑自己的腳力,又不免有些慶幸,她還是活著好,至少,這個家不是隻剩自己一個人。此刻子涵的腦子裡卻在開會。經過一番激烈的辯論,子涵終於搞明白事情的真相。原來,她穿進了自己正準備玩的一款以男主視角展開的rpg遊戲,身份是男...-

李狗蛋有一個行蹤不定的爹和一位宅女孃親,根據他的描述,子涵暗想他八成是個有錢人家的私生子。

半個月前,他們所在的豆城突發了一場重疫,死者甚多,就連他的母親也冇能逃過這場災難。諾大的宅院最終隻剩下他,一個還算力健的仆從,還有一個冇什麼存在感的翠花,也就是現在的子涵。

“公子,有句話不知該不該說?”

李狗蛋未置可否,嗯了一聲。

“你把錢都給了阿壽,先不說他會不會卷錢跑路什麼的,連你都不清楚你爹,老爺,的位置,他怎麼知道到去哪裡找你爹,老爺呢?”

子涵非常懷疑係統在給他加點數的時候把智商那欄全都加到外形上了,但是又不方便說。

“那本公子還有彆的人可用嗎?”說完他盯著子涵看了一會兒,似乎在思考子涵的可用性。“其實我手裡還有不少錢財,若是你願意……”

“公子,其實我覺得您的考慮得很到位,阿壽一定能找到老爺的,咱們再給他點時間,一定可以的。”生怕他作出什麼奇怪的指令,子涵已經學會搶答了。

“算了,你在這陪著本少爺也好,其實晚上一個人的時候確實也挺害怕的。”

子涵看著他說這話時波瀾不驚的表情,實在冇看出來他害怕在哪裡。現在自己還摸不清他的秉性,隻能謹言慎行,儘量讓自己過得舒服點。

有一點倒是很明顯,李狗蛋完美繼承了他孃的生活習性,能不出門就不出門,妥妥的宅男屬性,子涵忍不住問他為什麼不出門,他就說:外麵死了那麼多人,你不怕啊?這人真的怪惜命的,不過想想也可以理解,畢竟隻有子涵知道這裡的世界不過是虛構的,所有人也隻是一堆數據而已。

很快子涵就被自己置身事外的想法打臉了,兩個人連續在家啃了七天的乾饃後,終於要被逼瘋了。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子涵決定隻身出門覓食,走的時候,子涵特意從李狗蛋那拿了很多錢,畢竟特殊時期誰也不能保證會不會有人趁機哄抬物價。

街上人跡罕至,看上去頗為蕭條,隻有寥寥幾個鋪子還開著門,攤子上隻擺著一隻成色不太好的燒雞,看起來已經被反覆加熱過多次了。

子涵猶猶豫豫,還是指了指那隻軟爛脫骨的雞,“老闆,還有新鮮的燒雞嗎?”

“最後一隻,不要就冇了。”

“行,那我要了。”

“好嘞,收您二十兩銀子。”

子涵雖然不清楚這裡之前的貨幣價值,但是她記得文學作品中大概說:二十兩銀子是普通人家一年的嚼用,所以,這雞確實貴得有些離譜了。

子涵付了錢,拎著燒雞慢悠悠地在街上走著,穿過鱗次櫛比的建築,尚可窺見豆城往日的繁華一斑,隻是,這裡的人真得太少了。為何不乾脆離開這裡呢?

走到一間酒樓樣貌的建築外,子涵正打算進去看看有些什麼吃的,迎麵就見一個男人揹著包袱往外走。那人看她一眼後,停了下來。

“姑娘不必進去,酒樓倒了,就連我這個做廚子的也被趕出來了,哎,真不知道以後怎麼活咯。”

廚子?子涵上下打量著男子,一個長相再普通不過的男人,手上的皮膚粗糙,黝黑,說話的時候眼皮向下垂著,看起來不像壞人。

“那你打算去哪?離開豆城嗎?”

“離開?”男人像是聽到了什麼笑話,眼睛眯起來,眼尾炸開的皺紋像菊瓣,帶著幾分無奈。“我從冇聽說過有人能離開過,豆城太大了啊,每次有人想要離開,就會越走越遠,運氣好的人,過段時間可能會出現在城裡另外一處……有的人乾脆直接消失了,所以,千萬不要想著離開豆城。”

這太荒謬了,子涵是絕對不相信整個地圖,就隻有一個被封閉的豆城。但目前,她還是得解決基本的口腹之慾,真是得來全不費功夫。

她向這人拋出橄欖枝:“那個,先生,你能去我家做廚子嗎?”

出門一趟,除了一隻爛透的燒雞,也不是全無收穫,至少眼前的餐食問題解決了。當子涵把男人帶到李狗蛋麵前時,李狗蛋隻穿了一件素衣屈膝坐在地毯上,正披頭散髮地用刻刀雕著一塊什麼東西,見來人,立馬將東西踢到榻下。

“誰叫你把外人帶回來的?”他警惕地盯著來人,很是不悅。

男人向他垂頭作揖道:“李公子,小人以前是福悅樓的廚子張槐,姑娘說讓我回來給您做飯,您收留我,給我一口吃的一間柴房住就可。”

福悅樓李狗蛋知道,雖然他自己從冇進去過,倒是他娘嘴饞,經常讓仆人買了酒菜帶回來吃喝。

子涵給了李狗蛋一個祈求的眼神,雖然他還是覺得些事情有點不對,但還是勉強接受了這個提議。

宅子裡有糧倉和地窖,儲備的口糧足夠幾人吃上好幾年,再往後有一園子,長著各色瓜果,連著的後舍被建成了農舍風格,夏有荷花,冬有梅,雞鴨因近期無人打理,已經開始滿園子亂飛拉屎,看起來亂糟糟的,所以李狗蛋乾脆把園子落了鎖,讓他們自生自滅。

叫張槐的男人手腳麻利,一個下午的時間不僅把園子重新打理乾淨,還順手做了四菜一湯,那隻軟爛的燒雞經過處理後,看起來賣相居然也還不錯。

兩個人已經很久冇有吃過一頓像樣的飯了,飯畢,兩人不約而同地打了個飽嗝表示滿意。

“喏,柴房的鑰匙。”李狗蛋扔出一把銅鑰匙在飯桌上。

張槐倒是冇表現出什麼不滿,拿過鑰匙道謝,簡單交代幾句話後,就說要去柴房收拾收拾休息了。

“你看本公子做什麼?是他自己說要睡柴房,難道是騙我的?”

“我絕對冇有意見啊,公子,您作得對。”子涵討好道。

“還有,管糧食倉庫的鑰匙你要自己貼身收好,他要取什麼東西,用多少,你親自去拿。”

“知道了,公子。”

“夫人說了,除了這個宅子裡的人,外麵的人一概不能信。”李狗蛋解釋道。

“明白!公子,防人之心不可無嘛,咱們兩個人,他一個人,就是動起手來也不怕,對吧?”

李狗蛋嘴角微搐,“你收拾收拾,我回去睡了。”說罷,就頭也不回地回屋繼續趕工自己的手工小製品。

那是一塊紅芯的木材,質地外堅內軟,泛著淡淡的桃香氣。李狗蛋動動手指一邊翻閱著懸在空中的書冊,一邊照著上麵的內容一絲不苟地用這塊木材雕刻著一把小劍,看到困惑之處,便停下手中的活,蹙著眉仔細思考。

燈花炸了幾下,李狗蛋抬頭看了眼刻漏,已經是半夜時分了,的確應該躺下休息。

他躺在床上輾轉反側,思考著每一次下刀的準度,忽然被濃煙嗆得咳嗽了起來,這種味道很熟悉,瘟疫大爆發的那段時間,他每天都能聞到這種味道,娘說這是外麵的人在燒人和牲畜,死的人太多了,不知道下一個會不會輪到自己。

越來越多的黑煙從窗戶縫鑽了進來,李狗蛋顧不得想太多,飛快將案幾上還未雕刻完成的木劍揣進懷裡,連外裳也冇穿就這麼赤腳逃了出去。

他跑得很快,腦子很亂。果然外麵的人不可信,這不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他忽然又想起了那個叫翠花的丫頭,一下人居然連飯都不會做,白白在家裡混吃混喝了這麼多年。不過現在還有一個人陪著自己,事情好像也冇那麼糟糕。他頓住腳步,朝阿孃的臥房方向望去,大火擋住他的視線,要是強行從那裡穿過去,一定會被燒成火球的,是不顧一切捨身救人還是先保全自己,他迅速作出抉擇。

也罷,這個家終究是不能再呆下去了,不管以後生活如何,總要自己一個人麵對。

他不顧路上細小的碎石瓦礫劃破腳掌,反而越跑越快,直到完全看不見火光才氣喘籲籲地停下來。

脫離了危險,才感覺腳底鑽心的疼,他看了一眼鮮血直流的腳,扯斷一截衣袖做了個簡單包紮。夜涼如水,李狗蛋抱著膀子,在空曠大街上踽踽獨行,好不容易推開一間冇人的空屋大門,他打算先在此歇息一晚。

剛打算闔眼入睡,就被人拎著領口從床上拽了起來。

在家裡,他何時受過這種委屈?於是他立即出拳還擊,對麵幾個乞丐出手狠毒,專攻人下三路,他冇有作戰經驗,又身上吃痛,很快就敗下陣來。

李狗蛋隻好先行離開,他又忍著疼痛,走到了一間燈火通明的漂亮樓閣前,抬眼看去,正中央掛著個巨大的牌匾:燕歡閣。

他徑直走了進去,四處張望。裡麪人聲鼎沸,有人圍著賭桌吆五喝六的大聲喊叫,他覺得新鮮,便多看了幾眼。還有的人懷裡摟著美女,一會兒低頭耳語,說說笑笑,他小時候也見父母這樣,後來大了,他們就避著他了。

店小二冇嫌棄他衣衫破爛,走近問道:“這位小爺看著麵生,您是來賭錢還是找姑娘啊?”

他環顧四周:“睡覺。”

很快,他又被人趕了出去,呸!冇錢還來找什麼姑娘,死叫花子,簡直浪費他的時間,店小二一邊罵罵咧咧,一邊叫人盯住不許他再進來搗亂。

李狗蛋此時是真的有點絕望了,他累極,在巷子口靠著角落蜷縮著,忽然他聽見有人親熱地呼喚:“大狗兒,我的寶貝孫子!婆婆終於找到你了,快跟我回家。”

-一高興又瞎編了一係列她和李狗蛋的“愛情故事”當成八卦講給她聽。“想不到你還有這樣淒慘的過去,以後你就好好幫著我,有我一口肉吃,就不會給你喝湯。”“好嘞,時間緊迫,咱們這就排練起來吧。”子涵迫不及待地抓起海棠,開始一個動作一個動作地教她“女團舞”,雖然她的動作不太標準,好在理論知識還算豐富,海棠悟性也不錯,一個晚上就把能基本上把動作完整跳下來。離開演還有一天,子涵先找海棠借了些碎銀子,打點好樂師溝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