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雨觀星 作品

國公府夜宴

    

入掌心。以解救安國公府現在的困厄。最開始。樂師的韻律很慢。祝月溶的舞步也飄渺如夢。為了這次宴會,她已經苦練了無數個日夜,現在的姿態無比輕鬆。她掛著固有的假笑,與在座的各位王公貴族平日裡見慣的世家小姐全然不同,明眸善睞,毫不羞赧地應和打探的視線。顯得輕慢熾熱。正是作為一個精心準備的“禮物”應有的姿態。幾乎所有人都沉浸在她的舞姿之中。就著她衣袖的甜香,被美色熏熏著,飲下了一杯又一杯的陳釀。可是偏偏有一...-

西域唇脂豔紅如血,很是貴重。

祝月溶卻毫不猶豫地伸出指尖,挖下了很大一塊,點染在本就水潤的唇上。

轉瞬之間,便將她原本清靈的容顏附上一層勾人的穠豔。

描畫好眉眼,她纔開啟箱奩,緩緩拿出一套絲質的碧色水袖,穿戴完畢,徐徐地走到宴會中央。

燭光朦朧之下。

祝月溶本就如同膩在一起的羊脂的皮膚,更是白得刺眼。

隻是看著,都彷彿聞到了一種香氣。

她刻意訓練過步伐,此刻輕輕地曳動著她的裙襬,裙褶中若隱若現的綵綢掐在腰間,更顯得她身形纖弱。

安國公大人早早告知了今晚的正餐,按捺不住炫耀的語調:

“請得美人一舞,以供娛情。”

祝月溶已經站定了兩個呼吸的時間。

隻得淡淡地瞥了一眼角落的樂師班子,示意自己早已經做好了準備。

莫要在和舞的音樂上出了岔子。

樂師班主被她斜睨一次,才收起了癡醉的神情,猛地嚥下一口唾沫。

他是在國公府裡討生活的下人,哪裡有什麼資格看身為主人的“表小姐”?

他的這些個徒弟還不知道警醒他一番!

必須作出補救,樂師班主趕緊吹奏起第一個音節。

舞曲正式開始。

不過,冇有人對樂師的走神抱怨。

幾乎在場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祝月溶的身上。

像是群狼圍獵一般。

毫不掩飾自己的玩心。

今夜安國公府宴請諸方貴客,需得她這個在府上白吃白住,嬌養了多年的“表小姐”上陣出力。

需得宴會的首座——將軍賀元衍青眼。

最好將她納入掌心。

以解救安國公府現在的困厄。

最開始。

樂師的韻律很慢。

祝月溶的舞步也飄渺如夢。

為了這次宴會,她已經苦練了無數個日夜,現在的姿態無比輕鬆。

她掛著固有的假笑,與在座的各位王公貴族平日裡見慣的世家小姐全然不同,明眸善睞,毫不羞赧地應和打探的視線。

顯得輕慢熾熱。

正是作為一個精心準備的“禮物”應有的姿態。

幾乎所有人都沉浸在她的舞姿之中。

就著她衣袖的甜香,被美色熏熏著,飲下了一杯又一杯的陳釀。

可是偏偏有一個人不為所動。

隻是用手指搖晃著酒杯,雖然在欣賞著舞樂,卻並不沉溺,半點多的情意也冇有。

更不好的訊息——

這個人偏偏就是本次宴會的主角賀元衍。

他年紀最輕,卻最位高權重。

即使在私下的宴會之中,他也是一副武人打扮,比起其他寬袍廣袖的貴族子弟,顯得利落又挺拔。

在今年春日時候,剛剛繼承了秦國公的爵位,連帶著被派去京城軍營將軍,就把事情辦得極為漂亮。

甚至替皇上抵擋了兩次刺殺。

還未娶妻,就已經獲得了從龍之功,京城裡已經傳出他將要作為禁軍首領的訊息。

正是烈火烹油,花團錦簇的時刻。

此時賀元衍在席間坐著,姿態隨意無比,有著少年人獨有的意氣風發。

就算冇有安國公的強製要求,就憑他這等容色,祝月溶也願意多看他幾眼。

可惜。

直到這段舞曲越來越急,祝月溶腰間綵綢旋起如片片花瓣,最為驚豔而又困難的舞步完成。

賀元衍也如她一樣,始終維持著一樣的笑容,一個平淡玩味,一個熱烈討好,卻同樣假得敷衍。

連逢場作戲也算不上。

安國公拭著額頭的冷汗。

他對於祝月溶也冇有什麼好指責的,她的腳尖踩對了每一個音節,在空間裡劃出一個個完美的曲線。

甚至還在樂曲最為誘惑的時候,大膽至極地將水袖甩在了賀元衍的幾案之上。

若是尋常紈絝子弟,或者假清高的士人,早就按捺不住拉扯美人的衣袖。

問題隻出在賀元衍的意願之上。

祝月溶看穿了安國公的急迫。

她也很想和這位少年將軍好好交流一下。

她不慌不忙地拿了一壺葡萄酒斟滿,指尖虛虛地捏著酒杯:

“妾身聽聞秦國公神勇,今日一見,更覺不凡,想要敬大人一杯。”

富貴人家宴會上邀請美人作陪為尋常事,飲酒作樂少了幾分弱水顏色,總覺得失了味道。

現在已經是冬天,正在下雪,美人穿著極度輕薄的舞服,楚楚可憐地微微低下頭顱,用仰望的瀲灩雙眼看著對方。

冇有幾個人能硬起心腸的。

賀元衍揮揮手,想讓祝月溶移開。

她代表的是安國公府的誠意,可惜他並不想要給安國公麵子。

今朝前來赴宴,不過是國公府間的人情往來,冇必要做得多麼熱絡。

祝月溶保持著微笑,彷彿真要退下似的。

剛剛在宴會中央穩如泰山的腳尖,卻像是被突然抽走了經脈,陡然軟了下來。

一個不小心,手中的酒杯就歪道翻飛,連帶著深紅色的酒液濺了賀元衍一身。

安國公投向祝月溶的眼神中簡直包含著難以言喻的讚許,因為夜裡燭光昏暗,不被人看得真切。

他嘴上卻脫口就是斥責的話:

“月溶,你真是個冇用的東西,還不快退下,端個酒都端不穩。”

他連連向著賀元衍賠不是:

“她就是個冇見識的女人家,見到秦國公的威武,就完全神情無法自主,才露了怯。”

“她是我母親孃家的遠房親戚,也被我夫人寵壞了,請您莫要因她生氣,我定然叫夫人狠狠責罰她。”

祝月溶的舞蹈技藝已經是有目共睹。

多少人盯著她那纖細的腰肢?

安國公話裡話外都在強調她的弱小純潔,因為有一層“國公府老夫人親戚”的身份,較之普通“瘦馬”女子更有份乾淨的保障。

祝月溶貌似誠惶誠恐地退下,卻轉頭就鑽進了國公府為賓客準備的大房。

躲在屏風之後,藉著鏤空雕花,準備等著獵物進門。

賀元衍果然出現在了眼前。

作為與窮凶極惡的賊寇、真刀真槍地拚殺過的少年將軍。

到了一個陌生的地方,他慣於觀察。

他的眼神自然而然地落定,在祝月溶藏身的屏風後。

他毫不猶豫地上前,想要探查其後的秘密。

即使現在身在安國公府,賀元衍也並冇有卸下自己的防備。

被他親手推入絕境的窮寇,說不定會鑽到任何一個角落,尋求任何一個機會,對他給予致命一擊。

他現在身上冇有任何稱手的兵器,隻能夠自己調整呼吸,以備隨時奪刀。

出現在屏風之後的,並非是全副武裝玄甲白刃的死士,而是一個纖瘦高挑、千嬌百媚的美人。

嗅覺是記憶最厲害的感官,僅憑藉著祝月溶身上散發的淺淡甜香,賀元衍就能夠確定——

這就是剛剛在宴會之上獻舞的美人。

今夜的雪下得又重又密,呼吸間都能感受到空氣的刺骨。

祝月溶身上的舞服如此輕薄,將她的整個身形都完整的勾勒出來,顯然她身上是冇有任何武器存在的。

似乎是為了取暖,美人主動鑽到少年將軍的懷中。

賀元衍並不是酒囊飯袋,絕對不會在彆人府上行苟且之事。

現在這個場景正是瓜田李下,他的反應很快,立即變換姿勢,想要推開她。

祝月溶順著他的力道施了一個巧勁,反而更加牢牢地抱住他。

不過,她今夜的目標,可不是遂了安國公的願,當真哭求著要與賀元衍同房。

她的笑容一如既往:

“楚國公大人倒也不必這樣焦急,妾身不過是想要找個安靜的地方,與您做筆交易。”

“您、也想要將安國公府連根拔起吧?”

賀元衍一聽這話,動作驟然一停,挑了挑眉毛,想要看看這個語出驚人的美人,接下來要說什麼大逆不道的話。

當交談成為可能之後,祝月溶便不再死皮賴臉的趕上貼著,重新退了半步,回到一個稍稍得體些許的距離。

她不急不緩地陳述:

“妾身訊息不太靈通,卻也知道些國是,安國公府從前是太上皇的好狗,與當今聖上有些齟齬,正是見著家族衰落的光景,五內如焚、四處求告的時候。”

“不過,瘦死的駱駝比馬大,聖上想要除掉安國公,恐怕冇有足夠有說服力的由頭,其他的老臣們也不會答應吧?”

賀元衍第一次見著如此直白論政的女人,他這才仔細地打量起祝月溶的神情。

冇有了原本特意無視的態度,來了興趣:

“你能夠跟我談什麼合作?”

祝月溶斬釘截鐵:

“秘密,國公府裡有價值的秘密。”

賀元衍的眼神銳利起來,像是重回到了軍隊的營帳:

“我要驗一驗你的誠意。”

祝月溶早有準備:

“安國公府二房的長子國孝期間納妾,那個妾室懷孕之後,老國公夫人命人端了藥去,硬生生打了。妾室壞了身子,癱瘓在床,徹底失寵,連小月子都冇出,被一輛小馬車拉到京城南邊的莊子上去了。”

這件事情往大了說,也可以稱得上是捅破了天,完全違背了禮教規矩。

作為貴族子弟,不好好為皇族儘忠,卻隻想著自己在房中的快活。

任何一個國公家發生了這樣的事情,都要拚儘全力隱瞞。

祝月溶連這個妾室的去向都摸得一清二楚,賀元衍隻要有心,就能夠抓住這一條證據。

處置了二房,就算不會傷到安國公府的根本,也算是斬其臂膀,足夠讓賀元衍在新任皇帝那裡再記一功。

作為投名狀,祝月溶這一份答卷交得不錯。

賀元衍點頭讚許:

“柏忠謙要你藏在這裡,無非是要我一個滿意,我會告訴他,你是很好的美人,他提的要求我都可以再考慮考慮。”

有他這麼一句話。

祝月溶今天表麵上的、暗地裡的目的都達到了。

安國公將冇有二話可說,甚至麻痹大意。

祝月溶並不滿足,儘量眯起眼睛,壓抑其中的怨恨:

“我要繼續待在安國公府,你便告訴他——現在你們倆人交往需得低調,就算再喜歡我,也隻能在府上做客的時候與我共處,並不著急將我帶回。”

“我都說過了,這是一場合作,我會給你一個完美的結果。”

-土的企業,是一個致命的打擊。”“是啊楊會長。”周立全的人,跟著附和起來:“而且山口集團投資了許多產業在江南,一旦惹怒他們,開始經濟壓製,對江南整個市場,也是一種動盪!”你一眼我一語的,很多人開始發表自己的意見。見到很多人認同自己,周立全顯得有些得意,哼道:“而且,最主要是,山口集團背後是桑人,是留在邊海上的那一支桑人軍隊。這個背景,是我們惹不起的。”“對啊對啊!”“周總分析的非常到位。”又是一些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