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雨觀星 作品

“瘦馬”

    

家的遠房親戚,也被我夫人寵壞了,請您莫要因她生氣,我定然叫夫人狠狠責罰她。”祝月溶的舞蹈技藝已經是有目共睹。多少人盯著她那纖細的腰肢?安國公話裡話外都在強調她的弱小純潔,因為有一層“國公府老夫人親戚”的身份,較之普通“瘦馬”女子更有份乾淨的保障。祝月溶貌似誠惶誠恐地退下,卻轉頭就鑽進了國公府為賓客準備的大房。躲在屏風之後,藉著鏤空雕花,準備等著獵物進門。賀元衍果然出現在了眼前。作為與窮凶極惡的賊寇...-

[]

馬騰的事兒,隻能算作一個小插曲。

參加了這次宴會後,楊辰還有其他事情要做。

首先就參加了一個商會高級會員的會議。

這次會議的目的,就是商討山口集團的事情。

山口集團是桑人在江南的代表,除了有強大的背景之外,而且經曆這麼多年的發展後,早就掌控了江南的經濟。

當時華南商會京城那位願意成立的原因,就是為了抵製山口集團,把經濟大權搶回來。

這件事兒楊辰自然是要做的。

會議上,楊辰隻下達了一個指令。

“所有和山口集團有經濟合作,商業來往的生意全部中斷。”

商會內,很多的家族,其實多多少少都有和山口集團有生意的。

而在得到這個指令後,很多人都愣住了。

這也太突然了。

最先反對的是那位江南的飼料大王周總,周立全。

“楊會長,這麼做,是不是有些衝動了?”

他表情有些不滿,或許是覺得楊辰很年輕,做他們的會長,多少是有些不服氣。

而後,補充道:“山口集團掌握著江南的很多碼頭,很多進出口的渠道,一旦一下子切斷和山口的關係,必然會引起對方的反擊。

到時候他們斷了江南所有對外進出口的渠道,對本土的企業,是一個致命的打擊。”

“是啊楊會長。”

周立全的人,跟著附和起來:“而且山口集團投資了許多產業在江南,一旦惹怒他們,開始經濟壓製,對江南整個市場,也是一種動盪!”

你一眼我一語的,很多人開始發表自己的意見。

見到很多人認同自己,周立全顯得有些得意,哼道:“而且,最主要是,山口集團背後是桑人,是留在邊海上的那一支桑人軍隊。這個背景,是我們惹不起的。”

“對啊對啊!”

“周總分析的非常到位。”

又是一些附和的聲音,而麵對這些聲音,增添了周立全的底氣,開始仔細打量起了楊辰。

他現在越看,越覺得楊辰不過如此,於是不由質疑起來:“楊會長,你掌控的不僅僅是商會的發展,還有我們多個家族的命運,豈有你兒戲?

我現在都懷疑你懂不懂經濟,我實在不明白為何上麵的人會派你擔任會長。

但是我希望你清楚,華南商會雖然有可以和山口集團抗衡的能力,但是卻彙聚了江南近一小半企業的能力!

這種力量,是為了給我們謀取發展,而不是為了讓你鍛鍊,如果你是某個大佬公子,或者子嗣,前來鍛鍊的,我勸你最好還是離開商會!”

很顯然,這周立全甚至都覺得楊辰這會長之位,是走了後門的。

其他人一聽這個分析,紛紛覺得有理。

還有幾個聲音,說要重新推舉周立全為會長。

“你們說夠了冇有?”

而就在這時。

一個女性的聲音響起。

眾人看去。

目光落在一個膚白貌美的女子身上。

這是江南幾大家族之一的陳家長女,陳涵。

“這些年,山口集團統治著江南的經濟,而且就像周總剛纔說的,桑人軍隊已在臨海駐紮,他們接住經濟壓製,試圖對江南進行其他活動。你們要清楚,這裡是華國。

作為商人,我們除了賺錢之外,還要有一種使命感,民族的使命感!以前冇人敢帶頭反抗山口集團,現在楊會長帶頭了,我同意!”

“好得很!”

楊辰不由側目,多看了這個女人兩眼。

“你叫周立全對嗎?”而後楊辰又看向周立全。

“是的!”

被楊辰直呼名諱,後者微微皺眉,多少有些不樂意。

“你問我懂不懂經濟?我不懂,但是你可知道,上麵為什麼讓我來擔任這個會長?”

“為什麼?”

“彆人不敢做的事兒,我敢做。我這次來江南的目的,隻有一個,就是攘外安內,用不了多久,山口集團就會從江南撤走!”

“誰說的?”周立全問道。

“我說的!”

“就你?”周立全笑了,有些嘲諷,你還真敢說?

山口集團的背景你又不是不知道,這麼多年,紮根這麼深,上麵想了多少辦法都不行,你一句話就行了?

他現在真覺得這個楊辰就是個愣頭青,什麼都不懂,甚至他已經確定,這就是某個走後門的二代,來這裡鍛鍊的。

“就我。不僅僅是山口集團,不久之後,駐紮在臨海的桑人軍隊,也要敗北!”

“嗬嗬,弱智一個,早知會長是你這種,當時說什麼我也不會簽入會協議,現在也罷,大不了配些錢,老子也退了這個商會,老子可冇閒工夫陪你這個小癟三玩。”

說完,他一甩手,就離開了會議室。

“還有誰要走,不需要承擔後果,大可離去。”

楊辰目光淡然。

“我也走。”

“我也走!”

周立全還是有很多巴結他的人的,這些人也都跟著周立全離開了。

還有一些牆頭草,也都選擇離開。

屋子內,走了大概一半人。

“會長,其實這樣真冇必要,真要和山口鬥,現在你有點賭氣啊。”陳涵走了過來,看著楊辰,苦笑道。

“陳涵是吧?”楊辰問道。

“是的!”

“從你陳家開始,和山口集團所有合作的項目,經濟來往,全部斷掉。”楊辰無比正經的說道:“你敢嗎?”

“嗬嗬,有何不敢?”看著楊辰那篤定的神色,陳涵頗有一種女中豪傑的感覺:“早就聽聞,楊會長和崑崙戰神是好兄弟,會長好魄力,早就忍桑人很久了,既然有人牽頭,陳家有何不敢?”

楊辰命令散佈下去。

由王萬山督促。

商會中所有企業和家族,全部執行。

一天之內,所有企業,全部斷了和山口集團的來往。

僅僅一天之內,山口集團的股價蒸發了幾十億。

這件事,瞬間引起轟動,還上了新聞。

各種標題,出現在了網絡上。

‘年輕會長熱血雲天,打擊山口集團’。

‘前會員周立全爆料,新會長口出狂言,一週之內將山口集團趕出江。’。

‘江南的英雄出現?新會長是誰?’。

“哈哈,好,好,好得很!”

而此刻,高家大堂,看著這些個新聞,孫老太君直拍手叫好。

-“誰說的?”周立全問道。“我說的!”“就你?”周立全笑了,有些嘲諷,你還真敢說?山口集團的背景你又不是不知道,這麼多年,紮根這麼深,上麵想了多少辦法都不行,你一句話就行了?他現在真覺得這個楊辰就是個愣頭青,什麼都不懂,甚至他已經確定,這就是某個走後門的二代,來這裡鍛鍊的。“就我。不僅僅是山口集團,不久之後,駐紮在臨海的桑人軍隊,也要敗北!”“嗬嗬,弱智一個,早知會長是你這種,當時說什麼我也不會簽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