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鷂子小說
  2. 第二篇 獅子吼聲 第二十五章 五台山上晤
  3. 第二篇 獅子吼聲 第二十五章 五台山上晤大聖
明佑 作品

第二篇 獅子吼聲 第二十五章 五台山上晤大聖

    

生大士。這座南台真可說是:披雲躡雪上南台,北望清涼眼豁開,一片煙霞籠紫府,萬年鬆徑鎖莓苔。人遊靈境涉溪去,我訪真容蹋頂來。前後三三知者少,衲僧到此甚徘徊。“西台又名掛月峰,每當月將西沉時,月墜峰巔,宛若懸鏡一般,所以纔有此名。此峰山上泉水極多而甘美,宛如極樂世界的八功德水。”童子們向蓮華生大士介紹西台之後,又掬起北台的八功德水,供養蓮華生大士;大士嘗之,確實甘美。難怪有詩讚道:寶台高峻近穹蒼,獅子...-

第二篇獅子吼聲第二十五章五台山上晤大聖

吉祥地指示蓮華生

來到了清涼的金剛窟

現起了大梵天王的四麵看看

看看 東台南台西台北台

隻見中台端坐著

大聖文殊菩薩寂靜地向東北

輕埋伏藏

止止止

這一切是夢 是幻夢

看看自心依舊

中台東台南台西台北台

與諸佛從來冇有任何不同

於是

大聖文殊師利隻是我自心中的一片情懷

蓮華生大士在屍陀林中修習,安住於甚深的大圓滿禪觀當中,生起了微密的大悲境界,在刹那之間與諸佛悲心的總集——觀世音菩薩相應。

這時,偉大的大悲怙主觀世音菩薩,了知蓮華生大士與中土的因緣,於是決定策勵蓮華生大士前往漢地中國,隨從文殊菩薩在清涼山中修法。於是他如同大力士伸屈手臂一般迅速,忽然示現在蓮華生大士的麵前。

蓮華生大士親睹了觀世音菩薩的聖顏,十分歡喜地向聖者頂禮。大悲怙主教誨蓮華生大士道:“吾子蓮華生!從無量劫來,我發起廣大菩提心,要救度一切眾生;而為了永斷一切眾生的輪迴,曾經施予無窮的救度。但經過長遠的時劫,我救度無量無邊的眾生之後,我以為如此一來眾生界即將減損,不再有眾生繼續輪迴,都應當圓滿解脫了;但是冇有想到,當我重登普陀山上觀察之後,卻發現眾生界不增不減,而為煩惱所迷惑的輪迴眾生還是如此眾多。此時我不禁十分的悲傷,淚流成河;所以立即生起不退轉的廣大悲心,願意捨棄此身心,為眾生做究竟圓滿的祈請。

“現在,吾子!你是我的清淨幻化。在無數無數的大悲幻化當中,你也應當去救度這些輪迴眾生。現在這些世間的眾生,由於愚癡的緣故,需要具足伏藏星相卜筮之學加以調伏,來改變他們短暫時間中的生命因緣條件。雖然依佛法究竟的意義而言,所有的因果實相是如實不變的,但是在這世間的愚癡眾生,如果能夠賜予他們短暫的福分,或許能夠使他們發心,隨從於吾等真實地修行;這就是‘先以欲鉤牽,後令入佛智’的道理。現在整個天下眾生是如此的不安,你應當幻變成為大梵天王,具足緣起之相,前去隨學於文殊菩薩,併發掘文殊菩薩所埋藏的伏藏,以便救度一切眾生。”

觀世音菩薩宣說完畢之後,就以廣大的神變威力彈指一聲,整個文殊菩薩的清涼金色世界,就宛然現前了。蓮華生大士隻見到在中國漢地的五台山上,宛若海印明鏡一般明顯現前;智慧圓滿成就的文殊師利菩薩,就正如同《華嚴經》所授記一般,在被稱為清涼山的聖地金剛窟中,率領著一萬名偉大的菩薩眾,精進地修行。

在這座外現為五台山,而內密卻實為清淨聖地的處所,一切智慧怙主文殊師利菩薩宛轉在此山中示現教化。文殊師利菩薩,全身金光萬丈,從無生的法界當中,依諸佛智慧圓滿示現,在清淨的蓮花藏世界海當中,自在遊戲,教化一切眾生,並以五台山作為隨緣教化的根本要地。

他具足一切清淨,不染一切世俗的汙穢。他右手舉起智慧的寶劍,左手捧著代表一切智慧的經典,而梳卷出具足智慧清淨的烏巴拉花;他的頂髻隱隱現出青靛色的光芒,如虹光般閃爍;整個身體在五彩虹光當中,自在地隱冇。

智慧怙主文殊師利菩薩,在觀察漢地的因緣之後,了悟到必須以世俗諦的星相、卜筮來作為緣起教化此地眾生的方便;所以在此,他就將一切的天文、易數乃至種種算術、數學,圓滿地從他的清淨心當中流出了。

事實上,蓮華生大士更觀察,到一切南瞻部洲的有情,也都是從文殊師利菩薩的清淨教誨中,隨聞了俗諦的天文易數,以及人間風水卜相等各種學問;而在廣大的整個教學過程之中,由於文殊菩薩現觀到:如果最殊勝的佛典冇有宏揚,而隻有世諦的教學,卻得到大眾的歡喜,如此一來,會使究竟的佛法逐漸地淹冇。所以文殊菩薩經由仔細思維的結果,就將所有天文星相,占卜易數中最深密的經典,全部藏含在銅質的寶盒裡,並埋藏於五台山的東北角之中。

蓮華生大士觀察至此,不禁為偉大的文殊菩薩的智慧讚歎不已。此時觀世音菩薩又再叮嚀道:“吾子!在久遠恒長的教化當中,此時三界的眾生,又逐漸地示現出壽命短促,疾病增多,而人的數量逐漸減少的惡劫之中了。所有農人的莊稼,已經不能夠豐收;而牧民的牲畜也日漸稀少;戰爭盛起,饑餓、百病興起,使人間充滿了愁苦。你應當向文殊菩薩祈請具足世間的力量來救度眾生。”

觀世音菩薩在如實的教誨之後,就刹那之間返回了普陀山光明中。

其實觀世音菩薩的密義即是希望蓮華生大士,能圓具一切世、出世間的廣大智慧,就宛如在《華嚴經》中,究竟位的菩薩,也必須能夠具足一切世諦的學問,才能導引這所有信仰世諦的行者,漸趨證入佛法;從俗諦中的逐漸導引,慢慢轉入解脫的真諦,最後成就究竟的圓滿佛智。而為了使蓮華生具足出世間悉地與世間悉地的成就,所以纔要他從世俗諦的如幻數字因緣當中,體悟一切世出、世間都是究竟一如的實相境界;更從如幻無生的性空當中,含攝一切的妙法。

五台山是中國佛教的四大名山之一。在人間的位置是位於山西省五台縣東北,為五台山脈的主峰;山勢雄偉,五峰聳立,峰頂平緩如台,因此得名。又因山中氣候清涼宜人,故又名清涼山。其五峰分彆為北台葉鬥峰、西台掛月峰、南台錦繡峰、東台望海峰與中台翠岩峰。五峰皆由中峰發脈,而以北峰最高,海拔三千餘米。

佛陀在《文殊師利法寶藏陀羅尼經》告訴金剛密跡主菩薩說:“我滅度後,於此贍部洲東北方有國名大振那,其國中有山,號曰五頂。文殊師利童子遊行居住,為諸眾生於中說法。”而《華嚴經菩薩住處品》也宣說文殊菩薩住於東北方的清涼山,領導著一萬名大菩薩精進修行。

在漢代之前的中國,佛法尚未傳入漢地,所以五台山的聖境,當然少人聽聞。當時五台山五百裡內林木茂密,虎豹縱橫其間,而五台山峰渺無路徑,人跡罕通。而住在平原的農夫們,每當遠望五峰之時,都看到祥光煥發,神燈夜流,他們都認為這是神仙所居的地方。

而且自古相傳,山中有仙人,頭髮結成五髻,身披三衣,有時獨自一人,有時一群童子相隨,遊行在五峰山頂之上;遠望十分清楚,而走近之時,就忽然消失了。農夫多以為他們是素衣仙人。在中國晉朝之時,趙無恤曾看到紫雲瑞相,所以登於五台,見到了一位神仙,身穿素衣,容貌若紫金,十分的莊嚴;後來見到了《文殊寶藏經》才知道這位五髻的童子,是文殊菩薩的幻化。

另外,傳說佛陀的親子,亦即密行第一的羅睺羅尊者,也曾化跡在五台山上。所以在五台山上有一首《讚肉身羅睺》的詩:

羅睺尊者化身來,十二年中在母胎。

昔日王宮修密行,今時凡室作嬰孩。

瑞嚴肉髻同千聖,相好真容現五台。

能與眾生無限福,世人鹹共舍珍財。

而佛陀的真身舍利更在無憂王時,就傳說已在此建立舍利塔。所以五台山上有阿育王塔,其讚誦為:

如來真塔育王明,分佈閻浮八萬城。

震旦五峰添聖化,滿朝七日放光明。

雲霄感得樓台觀,寶刹標題善住名。

無限梵香諸道俗,龍華三會必同住。

可見得五台山聖地,也是佛陀真身與諸聖者所歡喜之地。

五台山在密義上,即是文殊菩薩自身;五台宛若文殊菩薩的五髻,也代表著諸佛如來的五種佛智。《清涼山誌》上記載,東漢明帝時,已有迦葉摩騰來到此山建立靈鷲寺;而且自北魏孝文帝遊中台時創建了大孚靈鷲寺後,至盛唐時山中的寺院已有三百六十座。曆代以來有許多修行人在此成就,來自印度、中國西藏的朝禮者,更是絡繹不絕,菩薩化現聖蹟更是不可計數。

而隋文帝更曾因感應下詔在五台山的五峰山頂上建寺,供奉五種文殊的化身,即:

東台一望海寺一聰明文殊菩薩

南台一普濟寺一智慧文殊菩薩

西台一法雷寺一獅子文殊菩薩

北台一靈應寺一無垢文殊菩薩

中台一演教寺一孺童文殊菩薩

恒年獻祭至今不絕。

蓮華生大士在怙主大悲觀世音的教誨下,幻變為眾生之祖大梵天王,具足四麵二臂,右手結著施無畏印,左手持著法-輪,來到了五台山上。

他隻見到半空山麓之上,冇有廣大的林木,隻有細軟如綿的香草。而五台之上的溪壑之間,生有赤色的小樹及各種異草雜花,不可稱記;尤其靈芝神藥遍滿山間,食者能開啟廣大的智慧。蓮華生大士在五台山中廣覽了靈山淨氣,心中十分地歡喜。

這時,忽然遠遠地傳來嘹亮的歌聲,抬頭一望,隻見一群童子一麵嬉戲,一麵唱著:

大聖堂,非常地。

左右龍盤,為有台相倚。

岩岫嵯峨朝聖地。

花木芬芳,菩薩多靈異。

麵慈悲,心歡喜。

西國真真僧,

遠遠來瞻禮。

瑞彩時時岩下起。

福祚當今,萬古千秋歲。

上中台,盤道遠。

萬仞迢迢,彷彿過天半。

寶石山岩光燦爛。

瑞草名花,似錦堪遊玩。

玉花池,金沙畔。

冰窟千年,到者身心戰。

合掌望空重發願。

五色祥雲,一日一回現。

上東台,過北鬥。

望見浮葉,海伴龍神抖。

雨雪相和更霖藪。

霧卷龍收,化現千般有。

吉祥鳥,獅子吼。

聞聲孤宜,便往那邊走。

才念文殊三五口。

大聖慈悲,方便來相救。

上北台,登嶮道。石徑峻層,緩步行多少。

遍地名花唯軟草。

定水潛流,一日三回到。

駱駝墕,風眇眇。

來往巡遊,須是身心好。

羅漢岩前觀奈何。

不敢久停,為有神龍澡。

上西台,真聖境。

阿耨池邊,好似金橋影。

兩道圓光明似鏡。

一朵香山,嶂屼堪吟詠。

獅子蹤,深印定。

功德泉中,甘露常清淨。

菩薩行時龍眾請。

居士談揚,為有天人聽。

上南台,林嶺彆。

媚境孤高,岩下觀星月。

遠眺霞方情思悅。

不聽神鐘,感貴撚香爇。

蜀錦花,銀絲結。

供養諸天,涵箔無人折。

慚愧塵勞罪消滅。

福壽延年,為見真菩薩。

蓮華生大士聽著這群可愛童子的歌聲,音聲悅耳,宛若天樂鳴空,不覺坐於岩石之上,心中思維:“這歌聲隱約透露相迎之意,這應當是文殊菩薩已了知我的來意了吧!”

童子們嘻嘻笑笑地來到化身為四麵二臂大梵天王的蓮華生大士前,十分歡喜地逗弄他的天衣、法器。其中上首的童子,微笑地向蓮華生大士說道:“梵天主!大聖已經知道你來了,特彆派我們前來迎接你;大聖是永遠的童子,歡喜帶著我們一起嬉戲,安住在童真三昧當中,希望你不要見怪與拘束。”

“聖者!其實我也是安住於童真位的行者,與你等是完全相應的。”

“那太好了,大聖要我們先帶著你遍遊清涼山的金色世界,請你體解金剛聖地的因緣。”

說著,就牽著蓮華生大士的手,引步向前,其他童子也嘻嘻哈哈地爭相拉著他的手臂,牽不到的隻好牽著他的衣服,去遊曆五台聖境了。他們唱著:

遊五台遊五台

國裡何物最惟高遊五台

須彌山上最惟高遊五台

七寶山裡最能明香花供養佛

彌陀佛國甚快樂遊五台

舍利佛國最饒人香花供養佛

太子六年持苦行遊五台

餐鬆茹柏鏈其身香花供養佛

六時行念波羅密遊五台

夜乃轉讀大乘經香花供養佛

文殊普賢相對問遊五台

八萬徒眾竟來聽香花供養佛

娑婆眾生多五濁 遊五台

文殊師利下生來香花供養佛

努力前頭心決定遊五台

莫退菩提薩埵身香花供養佛

蓮華生大士一路上見到五台峰頂,歲積堅冰,飛雲清涼毫無炎暑。而五峰聳出,頂上並無林木,宛若壘土成台一般,十分奇特莊嚴。這時,上首童子忽然看到地上一朵宛若寶蓮的花,歡喜地告訴蓮華生大士說:“這是金芙蓉花,隻有五台山上纔有生長,其他地方則冇有,可以說是陸上的蓮華生了。”

蓮華生大士仔細地觀察金芙蓉花,確實珍貴殊勝,端嚴無上,宛如清淨佛智一般。

蓮華生大士問道:“除了金芙蓉花之外,是否還有其他殊勝的花呢”。

“五台山上特有的名花共有八種,就宛如法界胎藏的八瓣寶蓮一般。五台山的菊花,晝開夜合殊勝無比,是第一種名花;而金芙蓉可稱為陸上寶蓮。另有宛如天注花雨、雲流妙香的百枝花及零苓香花;還有能驅眾邪,所謂“神訶諸怖遠,僧定百魔休;一夜生靈草,猶令鬼見愁”的鬼見愁花;五百羅漢在中台結夏安居,遺留下缽囊所幻化的缽囊花;具足吉祥的大吉玉仙花;具有天地靈氣的天花等八種。這是因為大聖加持,纔有這些殊勝的名花。”

“除了這些名花之外,尚有哪些靈物呢”

“名花之外,當然有異草。如雞足草、菩薩線草、瞢□草,都是奇特無比。五台山上更有二十五種珍貴的藥草,極為靈效,如茯苓、長鬆、黃耆、黃精、天麻、百合等等,更有天然靈秀的鐘乳藥石。所以就是凡夫俗子,長住此地,也能長壽自在的。”

“五台山除了外相所顯現的五峰之外,其內義為何呢”

“五台的五峰,即是如來五智,亦是五方佛五智如來的表征。所以五台山密意亦即金剛峰頂,即是金剛法界宮,亦是五方佛的淨土。這也是文殊菩薩頂上現起五髻五智的標幟,同時,亦表征大聖文殊具足如來五眼,圓證三世諸佛之究竟。”

蓮華生大士與諸童子,雖然漫步遊曆,但神通威力,依舊不可思議,所以往來登頂無比自在。他們登上東台之時,隻見峰頂入於雲霄,宛如鼇背一般。安立峰頂,心澄氣爽;東望明霞,猶如明鏡,如觀大海。所以中國宋朝的宰相張商英曾經詠讚東台說:

迢迢雲水陟峰巒,漸覺天低宇宙寬。

東北分明觀大海,西南咫尺望長安。

圓光化現珠千顆,旭日初昇火一團。

風雨每從岩下起,那羅洞裡有龍蟠。

登上了南台時,隻見山峰聳峭,煙光凝翠,而細草雜花千巒彌滿,宛若鋪上錦鍛一般。

“南台宛若錦繡,所以又名為錦繡峰。這裡在大聖的加持下,可說是‘臨池為鳥皆稱佛,虎狼獅子念彌陀’。而金芙蓉花在此長得最可愛了。”童子們笑嘻嘻地摘下了一朵宛若心蓮的金芙蓉花,供養蓮華生大士。這座南台真可說是:

披雲躡雪上南台,北望清涼眼豁開,

一片煙霞籠紫府,萬年鬆徑鎖莓苔。

人遊靈境涉溪去,我訪真容蹋頂來。

前後三三知者少,衲僧到此甚徘徊。

“西台又名掛月峰,每當月將西沉時,月墜峰巔,宛若懸鏡一般,所以纔有此名。此峰山上泉水極多而甘美,宛如極樂世界的八功德水。”童子們向蓮華生大士介紹西台之後,又掬起北台的八功德水,供養蓮華生大士;大士嘗之,確實甘美。難怪有詩讚道:

寶台高峻近穹蒼,獅子遺蹤八水旁。

五色雲中遊上界,九重天外看西方。

三時雨灑龍宮冷,一夜風飄月桂香。

土石尚能消罪障,何勞菩薩放神光。

北台是五峰中最高之處,從山下仰望,峰巔宛若上摩七星鬥勺一般。當蓮華生大士一行遊曆到半山之時,忽然風雲雷雨,齊鳴驟下;他們感覺十分有趣,而驟然升頂,見頂上卻是晴空萬裡。原來此處即為龍王的宮殿,龍王特地朝禮蓮華生大士。

在峰頂之上,東望海氣,北眺漠煙,使人頓生無常悲淒之感。上首童子說道:“在此山頂,俯仰大觀世界,更覺此生微茫虛幻,隻有一心精進修證佛智,纔是惟一的路徑。”蓮華生大士深有同感。所以有詩詠讚北台說:

北台高峻碧崔嵬,多少遊人到便回。

怕見目前生地獄,愁聞耳畔發風雷。

七星每夜沾峰頂,六出長年積澗杯。

若遇黑龍奮霹靂,人間妄念自然灰。

蓮華生大士登在中台之上,隻見到巔巒雄廣曠闊,而翠綠雲靄浮空,十分美麗。

童子說:“中台有五條溪流發源於此。南麵遠眺晉陽,北麵俯視沙漠,十分壯闊莊嚴。”中台如此的被讚誦著:

中台岌岌最堪觀,四麵林峰擁翠巒。

萬壑鬆聲心地響,數條山色骨毛寒。

重重燕水東南闊,漠漠黃沙西北寬。

總信文殊歸曏者,大家高步白雲端。

“其實五台山的清涼世界是大聖文殊菩薩遍化神通示現世間的。大聖或現大身遍滿法界,或現小身密於微塵,都是為圓滿教化眾生成佛啊!”童子如實地導引蓮華生大士體解五台的聖境,就如同詩中所言:

五頂嵯峨按太虛,就中偏稱我師居。

毒龍池畔雲生燥,猛虎岩前客過疏。

冰雪滿山銀點綴,香花遍地錦鋪舒。

展開坐具長三尺,已占山河五百餘。

這無邊的法界,其實即是文殊菩薩的法座罷了。

“大聖正在金剛窟中等候著您,我們現在回去禮拜吧!”眾童子們引領著蓮華生大士來到了金剛窟外,從外相中隻是隱然有光明溢位,並無法看出有何異相。但在文殊菩薩的秘密加持之下,豁然進入了這座萬聖所居的秘密淨土,廣大莊嚴宛如金剛法界宮一般。

這時大聖文殊菩薩正端坐在獅王寶座之上說:“善來心子!我已經等你很久了。你隨同這些頑皮的童子們,遍曆五峰,到底有什麼心得呢”

蓮華生大士所化現的梵天王向文殊頂禮並回答道:“大聖!我十分歡喜自在,並體悟到內密的自身,外顯的五台山乃至一切法界,都是諸佛五智自然的流露。為了大悲周遍法界,所以您寓悲於智,示現了不可思議的緣起教化。”

“是的,你完全了悟法界的心意及其體相妙用啊!你到此處有何祈求呢”

“一切智慧的怙主文殊師利菩薩!我會前來殊勝的五台山,是由於大悲無畏的觀世音菩薩的啟發而來,希望能依止您學習一切世間星相、卜筮等學問的究竟。雖然一切的星相卜筮、算術之學,並非了義的聖諦,但是眼前一切眾生,有著種種痛苦,饑荒戰爭、百病興起的時候,如果能夠改變世間的因緣外相,或許能使眾生稍為吉祥安住。

“雖然就了義上說,一切因緣果報的事實,是從來不會因為卜算吉凶而有所變化的,但是經過了這樣的調整之後,或許眾生在短暫的時間中,能夠使身心稍微安住,心誌不致完全混亂。那麼,也就能夠讓他先從世諦當中獲得信心,然後慢慢地導引他們趣入聖諦,而究竟圓滿成佛。

“所以,雖然這些算術之學,並非究竟實相的第一諦,但是為了導引苦難眾生的緣故,還是可以方便接引。而一位圓滿的菩薩行者,對於所有的法門,更應該發心學習,這就是‘法門無量誓願學’的願力啊!

“我現在為了利益一切有情的緣故,誠懇地祈請您,能將一切伏藏的星相、天文、 卜筮、算術等圓滿的教典,全部發掘出來,教化所有的弟子,使他們能夠安住在世諦當中一切吉祥,不要有所違惱,並且依此逐漸修持佛法,最後圓滿究竟的佛果。”

此時由諸佛無上尊勝的頂髻妙智所示現的佛頂尊勝佛母正安坐在文殊大聖的座旁,她的全身清淨明空,流轉著五色的虹光,具有著無邊的廣大的威神力,為一切眾生所依止,並能滅罪生善、淨除業障、破地獄障,示現為延命增壽的長壽依怙。這時她也向文殊菩薩祈請道:

“大聖!當年四罽賓國的佛陀波利比丘,從天竺來到五台山禮謁金剛窟祈求拜見你時,你在當時化身為老翁,激勵他回到天竺迎請《佛頂尊勝陀羅尼》的梵經,所以我纔有因緣示現在漢地中土,從事廣大的度生事業。當年,由於你的因緣,使我從法界中示現於此;並常住五台化現。現在,我見到眾生的無邊苦難,也祈望你應允佛子蓮華生的祈請,用無上大悲的智慧來開啟甚深的伏藏,救度眾生啊!”

這時化現安住於東台那吉祥羅延窟的德叉迦安止龍王(Taksakonagaraja),抬起具足佛法正行的七頭龍首,向文殊師利菩薩頂禮說:

“大聖!蓮華生大士乃是經由大悲怙主觀世音菩薩的策勵,為了眾生的光明幸福而來,我等祈請大聖能開啟甚深的緣起秘藏,來救助無邊的眾生。我等八大龍王乃至一切龍眾,都誓願擁護這一切伏藏。”

在金剛窟中的聖眾,乃至無邊的佛光旋流,一切空行、護法都至心地為蓮華生大士向大聖文殊祈請。

這時文殊師利菩薩的臉上綻放出了智慧的微笑,從微笑當中,散發出無邊的智慧光芒,而說道:“具足幻化的心子蓮華生!你現在示現為四麵二臂的大梵天王,具有吉祥緣起的秘義。你現在是代表一切眾生之祖,代表著一切眾生來向我祈請。現在要掘取這些天文、星相、卜筮、風水、易數等伏藏,我也很歡喜。其實我並冇有任何吝法的意思。我以前會將這些法本埋藏起來,是因為眾生的根基淺薄,到最後隻歡喜這些幻化的世間法,而忘失修習究竟的佛法;為了撥正他們的心念緣故,纔將這些看起來十分玄秘的命理算數埋藏起來。但是現在為了眾生的利益,我將特彆允許你發掘這些伏藏。”

於是文殊師利菩薩,就用手指著五台山的東北方,刹那間從埋藏伏藏的地方,忽然示現出一匹天馬,拉著青靛色所製成的皮帳篷出現。這匹天馬拉著帳篷,飛空來到了文殊菩薩身前。大聖文殊打開了這個皮製的帳篷,代表一切眾生幻相因緣的八萬四千部的算數易學,及天文星相等種種的教典,放出金色的光明顯在大眾眼前。

此時四麵二臂的世間之祖,大梵天王蓮華生大士,雙手合掌向文殊師利菩薩祈請,希望大聖開啟具足一切世諦的學問。

這時,文殊師利菩薩打開教典,刹那之間無限的虹光旋繞而出,顯示出這些典籍的成立因緣。

在光明的幻化中,隻見無所不知的大智者文殊師利菩薩為了眾生的利益來到了五台山。但是無知的世間空行、世神與龍眾,卻忿怒地包圍著他,向他展開極其猛烈的攻擊。刹那之間,風雨雷電天地變色,宇宙中生起了可怖的幻影。

大聖文殊菩薩這時安住在法界遍空三摩地之中,所有的幻變攻擊,都宛如舉刀割空一般,毫無所礙。這時,所有的空行、世神、龍王們,都慚愧地皈依了大聖文殊菩薩。

這時文殊菩薩從法界寂滅三昧之中,現起了無邊的空界,從空界中生起黑色□字放光遍照法界,化成半月形的風輪;在風輪之上現起白色□字,放光遍照法界,化成大智乳海。

這時文殊菩薩口吐了一滴大悲甘露在海中。這時法爾生起寂靜與行業的力量,而幻生為白、赤公母兩隻烏龜,在赤白明點的交運之下,出生了黃金的金蛋;從金蛋生出了頭朝南方,而尾朝北方的大金龜。大金龜的四肢朝著四方延伸而去,出生了法界的密相,這密相示現了陰陽八卦的密意;而金龜的殼上則現起了九格的九宮。

這時,從佛陀智頂所幻化的佛頂尊勝佛母,現身在大聖文殊菩薩之前。文殊菩薩手捧著大金龜,以大金龜的緣起身相,開始宣說世間緣起的幻相:

“一切緣起法界是由地、水、火、風、空五大五輪所構成,而其依上之處則為我們的心識,所以總明為六大。五大與心識之間互為依止。心識是法界五大的胎藏,亦名為佛性、如來藏;依心的正智導引,我們才解法爾成佛,名為金剛、**身。而五大的體德是心識的胎藏,是法性、法界;心識了悟五大的體德,才能圓滿成佛,亦名為金剛、**身。所以六大相互依止、成就金胎圓滿。而世間從法界出生,又不離法界,這就是諸法實相。在緣起的世界中,從空大出生風大,風大持水大,由水大持地大金界,其化現即為大金龜,亦即為大金龜;依大金龜的幻變力,而支援世間種種依止處外及萬象。”

“由金輪所化現的大金龜如何生起種種幻變”

“一切幻變,其實是我們的心意識與時、空、五大交會而成。如果依建立的立體結構而言,是地、水、火、風、空五輪。但是如果從大地金輪所現起大金龜觀察,則為太極陰陽、四象八卦與九宮、星曜;而其世界生成運作,為身內五臟的作用,則是金、木、水、火、土等五行的生克變化。

“法界眾生與宇宙萬象,如果不是成證解脫涅槃,都會在這些幻變的軌則當中。所以,依此可以出生一切命理、易數、星相、卜卦等一切方便,來觀察宇宙與人生的變化軌則。這是極簡易而至複雜的世間緣起幻相法門,奧秘玄要,隻有一心才能夠窮儘乾坤究竟。”

當時,文殊菩薩為了教導眾生,先從世間因緣生起信心,而修習佛法以達解脫。所以就以大金龜為緣起,宣說了大金鑒法七部本續,其間包含著命相、星曜之學二萬一千部、陰相之學二萬一千部、和合之學二萬一千部、風水之學二萬一千部,共有八萬四千部。

這時有些有情眾生,由於聽聞了這些星相卜命之學,十分地玄秘精進,都沉溺在俗諦的方術之中,而忘失了修習佛法,解脫生死的根本。這時,大聖文殊菩薩觀察到這樣的情景,十分的失望,心想:“我創立這些世諦方術是為了使眾生幸福,然後修習佛法,以得解脫;誰知反而使眾生背道而馳,追逐於世諦方術而忘失了佛法。我如果不將這些星命、卜算、世諦方術的精要祛除,佛法將難以興起。”於是纔會將八萬四千部的世諦方術之書,藏在銅質寶盆中,伏藏在五台山的東北角。

這時,所有的幻變影相,刹那之間又融入了教典之中。這時蓮華生大士一回神,就聽到文殊師利菩薩說道:“你明白了嗎”

蓮華生大士回答說:“明白了。”然後莊嚴尊重地禮拜請法。

文殊師利菩薩又說道:“一切眾生最祈望的莫過長生不老,所以一切延命長壽的法門,都是他們所最欣喜的。因此,首先要教授你能夠延續壽命的無上十部教典。”另外為了使眾生了悟善惡業行的因果,又將授予蓮華生大士能夠評秤一切業行的六十部教典及能夠宛如積聚樹木資糧的九部教典,還有示現一切困難以及了知一切困難因緣的九部教典;以及一切風水、卜算、占相的以及陰宅、陽宅等風水之學。

於是,文殊菩薩將一切天文、地理、陰陽、五行、星命、占相等所有的學問,都全部教授與蓮華生。這裡麵也含藏著漢地所示現相關的一切易數命理、九宮八卦、河圖洛書、五行變化的玄學深密教化。

文殊菩薩從這世間外部典籍的緣起,逐漸宣講到所有佛法的內義,將法界究竟象征的幻化外相,所相關的易占、卜筮之理完全統合了。並且他從外續、內續、密續到密密心續,以及總持一切的圓滿續部都貫徹一如。現在從世間的算命教典,窮究到空行命算的續典,乃至金剛秘密的續典,這一切學問都如實地流入蓮華生大士的心中。

蓮華生大士於是了悟:“從究竟的密意而言,一切世間的外相象征即是法界所顯的體性,是從如幻空性當中所究竟現起的。所以一切現象的象征密意,還是會歸於到法性之中,這是因為體性如幻的緣故。所以我們如果能夠了知這些卜筮、星相、天文、地理、風水、陰陽、五行與相命等所有的方術,其實隻是法界幻化中的現象而已。我們如果不執著,能夠以精進的菩提心念,來總攝這一切世間的如幻現象,那麼佛法與世諦,在此也能夠得到融攝,我們也能善巧地運用這些幻化的妙術;但是如果我們心一生執著,就成為世間法,反而是解脫的障礙了。”

蓮華生大士圓滿地體悟一切文殊菩薩的所有教學之後,從化現的大梵天王的四個臉上,示現了四部的教學。東邊的白臉宣說現前眾生星宿命相奧義的一切學問;北邊的黑臉是宣說一切陰命、鬼眾的學問;西邊的紅臉說明一切世間因緣嫁娶,相應於生生不息的學問;而南邊的黃臉是宣講一切天文、地理、風水的學問。

而這四者攝合為一就是圓具的大梵天王,從智慧當中,統攝世諦的占卜方術之學。因為是以智慧發起的緣故,所以不隻幫助眾生消除現世的苦惱,而且能夠現前消除一切無明成證解脫;因為如幻故,所以能夠如幻地定義這一切學問,來作為計算世間因緣的方便而不生起執著。也隻有如此,真實的智慧才能夠在其中示現,這也是文殊菩薩教化世諦方術的真實目的。

蓮華生大士在五台山隨從文殊菩薩學習了這些世諦的天文地理、陰陽五行、星命占相的藝術之後,又回到了印度。

當時印度邊陲的人民,酷好殺生,在靠近漢地之處,有一座城市,因為住滿了極凶惡之輩,所以這座城市也叫做有罪的屠夫城。

蓮華生大士來到了此處,仍要繼續以他無量方便來度化、利益眾生,但是他如何來調伏這些極為凶惡的眾生呢請看下回分解。

-、易數等伏藏,我也很歡喜。其實我並冇有任何吝法的意思。我以前會將這些法本埋藏起來,是因為眾生的根基淺薄,到最後隻歡喜這些幻化的世間法,而忘失修習究竟的佛法;為了撥正他們的心念緣故,纔將這些看起來十分玄秘的命理算數埋藏起來。但是現在為了眾生的利益,我將特彆允許你發掘這些伏藏。”於是文殊師利菩薩,就用手指著五台山的東北方,刹那間從埋藏伏藏的地方,忽然示現出一匹天馬,拉著青靛色所製成的皮帳篷出現。這匹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