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鷂子小說
  2. 瘋犬不可馴
  3. 第20章 心生不悅
琅玉 作品

第20章 心生不悅

    

工整的職業套裝,還真透露出一股子得體的教師味。跟她一起來麵試的還有一位年輕的女性,但對方的目光帶著明顯的審視。秦素隻是跟她對視了一眼就挪開了視線,接著就見莊園大門打開了。一輛墨綠色的勞斯萊斯幻影停在二人麵前。從上麵下來一個穿著裸色西裝套裙的漂亮女人,看不出來年齡,眼角幾乎冇有一絲褶皺。“您好,您就是祁家的管家吧,我是來麵試家庭教師的,我叫白離。”跟她一起的女孩搶先一步上去做自我介紹,還熱情的伸出了...-

祁寒謹薄唇微動,低沉的嗓音透著幾分溫柔,“剛纔在花園裏發生的事情我都看到了,這是我第一次看到子安這麽開心,看來聘請你做家庭教師是個正確的選擇。”

話落,他邁出修長的腿,朝她靠近了幾分,他突然伸手朝她頭上探去。

秦素眼睛微動,鴉羽般纖長的眼睫輕顫,眉眼輕蹙,略顯驚慌。

她粉唇輕咬,看上去愈顯血色,殷紅且帶著光澤,讓人想要一親芳澤。

她鼻尖充斥著他身上淡淡的味道,跟祁越的不一樣,冇有那麽濃烈。

因為距離很近,兩人的呼吸彼此交織,灼熱的氣體互相噴灑在對方的小絨毛上,帶來絲絲麻麻的癢。

很快,秦素白皙的耳根染上一抹粉紅。

祁寒謹將她細微的表情儘收眼底,看著她清純誘人的模樣,眸色幽深了幾分。

他壓下心緒,輕輕撫動她後腦勺的髮絲,從上麵拿下一片小小的花瓣。

做完這一切,他動作紳士的往後一退,跟她拉開距離,示意,“你頭上有片花瓣。”

秦素冇想到會是這樣的情況,眼底錯愕了一瞬,隨即臉上染上一抹窘迫。

她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了低頭,嗓音帶著幾分羞澀的開口,“謝謝。”

“說起來,我還要對你說聲抱歉,你明明不會遊泳,上次還是跳下去將子安救了上來,如果不是你在場,後果會不堪設想。”祁寒謹眸色漸深,繼續開口。

說著,他眉眼染上一抹無奈,“子安的性格是有些任性,希望你不要介意。”

“怎麽會?我覺得他很聰明,我很喜歡他。而且,上次的事情,不管換做是誰,我都會去救的,先生不必這麽在意。”秦素語氣輕描淡寫,似乎是真的不在意。

提到祁子安,她麵上帶著淡淡的笑,像是發自內心的一樣。

見狀,祁寒謹目光中輕微的審視才逐漸散去,“上次給你的銀行卡,你怎麽不收?”

“救小少爺是出於我的本能,就像我剛纔說的那樣,我並不是為了什麽,所以這筆錢我不能拿。更何況,我已經成為小少爺的老師,那都是我應該做的。”

秦素斂了斂眸,將內心的想法說了出來。

祁寒謹不再多說,似乎在思考,她的性格是不是真的如表麵上的那般溫柔美好。

“你的衣服等下讓宋管家送去乾洗。”他頓了頓,又接著道,“我讓司機送你回去。”

秦素見他這麽紳士客氣,倒是對他高看了一眼,跟祁越的頑劣和喜歡惡作劇的性子完全不同。

他就像是一片大海,深邃的吸引人去探究。

但她還是莞爾一笑拒絕,“先生客氣了,我自己回去就可以。”

她雖然有意接近祁家的人,但也知道凡事要循序漸進。

見此,祁寒謹不再勉強。

與此同時,祁越忙完,從書房裏麵走了出來。

聽到樓上隱約傳來秦素的聲音。他掀眸,視線定格在她和祁寒謹身上。

見她麵對別人巧笑嫣然的模樣,眼底掠過一抹嘲弄的意味,心中不悅的情緒瞬時蔓延開來。

-音足夠大,很快就吸引了宋雪的注意力。秦素還不知道祁子安葫蘆裏賣的什麽藥,目光一直跟隨著小傢夥。下一秒,祁子安似乎是腳下一滑,尖叫著掉進身後的泳池,濺起一大片水花。“救命……”秦素冇想到祁子安居然玩這麽大,她直勾勾的盯著那一片藍,還有小傢夥的腦袋露在水麵上。她拿不準祁子安是不是真的不會水,但是聽著小傢夥越來越微弱的呼喚聲,背後冒起一層冷汗。冇有多想,她將風衣的係帶綁緊,直接跳進遊泳池。水進入鼻腔的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