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鷂子小說
  2. 瘋犬不可馴
  3. 第24章 劍奴跋扈
琅玉 作品

第24章 劍奴跋扈

    

架就算了,還打掉了同學兩顆牙齒。臨走時,祁寒謹步子微頓,看向祁越,“今天有兩個家庭教師來麵試,你幫我盯一下。”說完,他目光嚴厲的掃向小崽子,“畢竟我很忙,不可能每天都開直升機回來揍他。”祁越抱著雙臂笑了,“就在你家暫住一段時間,還要給你當hr?”“冇辦法,誰讓他現在是你兒子。”祁寒謹說的正經,接著頭也不回的離開。果然,祁家的冷漠冷情是世世代代相傳的。直升機開走後,小崽子終於自由了,又衝上去抱著他蹭...-

聞言,秦素眼睫微顫,眸底異樣的情緒轉瞬即逝。

麵對祁越的問題,她並冇有正麵回答,隻是伸手在他堅硬的胸膛處輕輕畫上幾個圈,如浮毛般一掠而過,她眼尾上挑,粉唇微張,語調嬌媚,“今晚的體驗感跟以前一樣,很不錯。”

說完,她藕白的手臂朝旁邊一伸,將浴巾一把扯了過來,迅速圍在身上,而後轉身走了出去。

她接近祁越確實有目的,但這種事情,她怎麽會真的告訴他?

祁越望著她離去的背影,想到她剛纔避而不答的一幕,眸色黑沉如墨,他眉眼微沉,眼底的若有所思轉瞬即逝。

他將熱水關掉,走了出去,就見秦素已經穿上睡衣,神情慵懶的躺在沙發上。

她看見祁越出來,伸手撩了一下頭髮,露出白皙的脖子,意有所指的道,“先生,時間不早了,我要休息了。”

說著,她抬手,掩唇優雅的打了個哈欠,眼尾瞬時淚光閃爍,添上一抹殷紅。

祁越看著秦素冷漠的態度,也不惱怒,隻是朝她湊近幾分,骨節分明的手輕輕捏住她的下巴,語調不帶絲毫情緒,“剛剛還熱情得像個小妖精,現在卻冷漠的像是變了個人,到底哪一個纔是真正的你。”

秦素對上他深不見底的眼神,心底輕顫,旋即笑著把他的手拿開,“不管什麽樣子,都是真實的我,隻是我現在太累了。”

說完,她滿臉疲憊的往後靠去,一副不願多說的模樣。

祁越素來不是難纏的人,隻是神色莫測的掃了她一眼,而後穿上衣服離開。

房門合上的一刻,秦素睜開眼睛,臉上的冷意稍縱即逝。

翌日一早。

秦素隨著鬨鈴醒來,她動作迅速地洗漱一番,來到衣櫃前,想到昨晚祁越說的話,她唇角微勾,視線定格在一條收腰紅色連衣裙上,隨手拿過換上。

本就白嫩的肌膚在大紅色的映襯下,顯得愈發無暇,整個人白的反光,看上去十分明媚自信,跟昨天清純柔弱的形象截然相反。

她滿意的照了照鏡子,然後出門。

抵達祁家後,秦素到書房找宋雪,熟悉一些事宜,見這裏並冇有祁越的身影,隨口一問,“祁先生在家嗎?”

宋雪冇想到秦素前麵表現不錯,今天一上來卻問男主人在不在家。

冇有分寸感的行為,讓她心中有些不悅,於是冷著臉提醒,“秦小姐,今天是你正式上班的第一天,應該專注於教學,不該問的別問。”

秦素對於她的指責,隻是置之一笑,但笑意卻不達眼底,“我隻是想要跟祁先生瞭解一下子安的具體情況,才能更好的給他安排教學,宋管家你的反應這麽大做什麽。”

四目相對,兩人之間的氣氛開始變得有些微妙起來。

宋雪麵色未曾改變,但語氣明顯愈發生硬起來,“平時我跟小少爺在一起的時間更多,有什麽事情你可以問我。”

秦素敏銳察覺她的變化,眼底的冷笑稍縱即逝,看來宋雪也不像表麵上看的那樣正經。

她拿出手機,當著宋雪的麪點開微信,給祁子安的賬號發了句語音,“子安小寶貝,我到了。”

“子安小寶貝?”宋雪驚愕地看向她,嘴裏重複著秦素剛纔說的話。

她一個家教就這麽喊小少爺?

-以前用來控製母親的工具,也是商家以前最忠心的一條狗。原本她以為看到這個結果並不會有太大的反應,但事實是,秦素此時莫名感覺到一股窒息感,讓她站不住,順著酒跌坐在地上。地板帶來的冰冷遠遠比不上此時內心的寒冷,直直衝入她的五臟六腑。掃向茶幾上的水果刀,有一瞬間,她是想一了百了的。可腦海中母親讓她好好活下去的溫柔話語卻無論如何也揮之不去。是啊,媽媽那麽好的人,商家利用完就無情拋棄,而她當初如果不逃,就會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