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婚後傅總又追妻了 作品

第992章

    

給了朱秘書,輕聲交代:“收好。”朱秘書雖然有些莫名,但還是應了下來,把號碼紙夾在了檔案夾裡:“哦……好的。”女孩子很失望,“哥哥,你們又不用這個號碼,真的不能給我們嗎?”時桑落道:“給他們吧。”“不給。”“這張號碼紙是我取的,我有處置權。”“這是你婚內獲得的東西,按法律也有我的一半,你要送人,必須得征求我的同意。”時桑落皺眉:“……這又不是什麼值錢的東西。”傅承淵冷聲道:“就算再不值錢,也是婚內財...時桑落心頭一震,想問顧燁是不是你來了,卻聽到傅承淵說:“我搖到了。”

他的語氣難掩激動。

“是什麼?”時桑落忽然覺得這支簽或許不是天定的,而是她逝去的親人愛人幫她選的。

愛她的人都會希望她過得好,她很想知道他們會怎麼選。

傅承淵眼神一閃,唇角上挑,他緊緊握著那支木簽來到時桑落麵前,遞過去對她說:“是上上簽。”

時桑落垂眸看去,見造型古樸的木簽上赫然寫著大吉,忽然有塵埃落定之感。

傅承淵見她盯著簽看,一顆心撲通直跳,昨天晚上,他特意來過廟裡一次,原本是想說服住持幫自己一次,結果卻撲了個空,因緣際會之下發現了這個擲簽桶。

傅承淵不想抱憾終身,見她有所動搖,毫不猶豫的單膝跪在了時桑落麵前。

他動容無比的仰視著時桑落的眼瞳,瞧著自己眼眶發紅的倒影,顫聲道,“哪怕你心裡想著彆人,也沒關係,因為就算是兩個相愛的人在一起,相伴到老也是很難的,但我相信我們一定能做到。”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他已經無法接受冇有時桑落的生活了,說出口的話語固然無倫次,卻遠比精心修飾過後的辭藻更能讓人感受到真心。

時桑落抽回了手,看向了大殿裡的觀音菩薩。

她半闔著眼睛,目光悲憫,似乎在勸她,又似乎在安慰她。

時桑落把手輕輕放在小腹上,微微低下頭去,看著自己依然平坦的腰身。

遲遲等不到她的回答,傅承淵有些慌亂:“桑落,你……”

他本來想說“你願意嗎?”,可話到嘴邊,又害怕再一次被拒絕。

最後隻能改了口:“我可以嗎?”

時桑落輕笑了一下,還是冇說話。

傅承淵更慌了:“桑落?”

“嗯?”

他緊張的舔唇:“我……”

“以後你帶孩子,我恢複好了之後就會立刻回去工作,我不可能放下事業的。”

傅承淵一愣,隨即開始了狂喜:“桑落!”

“彆叫了,”時桑落隨手一指:“去開車。”

“好!”

看著傅承淵快速跑遠的背影,時桑落回過頭來,又看了一眼菩薩。

命運輪迴,或許這就是答案吧。

她永遠不會忘記青春裡的那個男孩,心裡有個角落,永遠為他而留。

清風吹過,屋簷下的風鈴響起清脆悅耳的響聲,像是歡快的樂曲,開心又跳躍。

賦業,是你在為我開心嗎?

你放心吧,從今天開始,我會過得很好。

希望在另一個世界的你,也一樣。

(全文完)想要報複傅總,但是又不能直接接觸到傅總,於是就報複他身邊的人?”“我……”正說著,迎麵走過來了一個女警官。她一眼就認了出來:“時小姐!”時桑落微微一愣,隨即也認出了她:“任警官,好久不見。”任警官看上去四十多歲的年紀,身材微胖,但人看著很和藹,“是啊,好久不見了,得有快四年了吧?”“是啊,馬上就四年了。”朱秘書問道:“時秘書,你原來認識交警隊的人呀?是之前幫傅總來處理事情麼?”“不是,我的私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