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籽希 作品

第 2 章

    

己出色的長相(手術後的)以及精巧的人設,已經火了好幾年。但光有流量不夠,所以這次他帶資進組,死活非要演這部劇的男主,希望能有一部拿得出手的作品來說話。科班出身又容貌出色的蘇鴻,自然而然和他就有了一定的衝突。男主被男二搶奪光芒的例子太多了。多到劇組裡的人都有意無意和蘇鴻打好關係,反而冷落了這位流量紅人步陽羽。而蘇鴻表示——作為一隻貓,和一隻名字叫不養魚的人,當然不可能成為好朋友!於是和粉絲互動完,蘇...-

小一:“獎勵就是無論宿主自主發展的後續能不能達到世間和平與愛的標準,係統都會默認當下可以立即活著回到現實世界。”

我操?!感覺這垃圾係統終於乾了件人事!

他剛也想說這指定任務的標準不好界定,就想到了一件事。

要達到最後的101億總分,還是繞不開前麵的一係列發展。

仍舊是難於爬蜀道。

季青陽突然又問:“你們這都說是穿書係統了,那有冇有讀者啊,不會正看著我們現場表演吧?”

“您好,此問題涉及係統內部機密,”空氣中磁性的聲音回答說:“小一有權拒絕回答。”

“……”行叭。

反正賺足積分就可以立馬走人。

-

和係統說話的時候,懷裡的人一直在自己身下亂動,嘴唇險些擦過自己的。

孤男寡男一直這樣抱著躺在大街上也不是個事。

季青陽對這個叫方山的地方還不熟悉,即使很久以前看過這本小說,但親身體會文字堆砌起來的世界還是有點費腦。

天快黑了,得先找個地方暫時住下來。

這附近應該會有類似賓館的地方,季青陽扶著這個能讓自己活命回到現實世界的對象走了好長的路,一點兒也不敢鬆懈。

無視掉周圍不少打量的視線,季青陽終於找到了一家從外表上看上去還算乾淨的賓館。

剛纔在大街上感受還冇那麼深,等站到賓館大廳對上前台的眼神時,季青陽渾身不自在。

前台那人眼神狐疑。

牧羨之穿著身淺灰色襯衫,臉頰微紅,嘴裡正不知嘟囔著些什麼。

反觀另一個人,身材高大,眼神清明。

季青陽隻有中學畢業旅行的時候住過賓館,和彆人一起這還是頭一次。

最重要的是,他現在冇有錢。

季青陽低頭拽了一下身邊人的衣角,低聲問:“喂,你有冇有帶錢啊,我會還的。”

牧羨之懵懵地掀起眼皮看他,腦子裡過濾了一遍講話人的口型,手伸進褲兜裡掏出了不少東西。

一把鑰匙、身份證、幾張紅鈔票……

“這些,都給你。”他說。

注意到桌麵上扣著的身份證,季青陽反應過來,抬手推向了前台。

前台嘴角一咧,正大光明地朝他們翻了個白眼。

她剛剛還想報警,現在看來真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

都帶著人來這小地方開房了,連錢都冇有,還要問另一個借。

渣男。

季青陽不清楚前台的內心戲,但能明顯看出來對方臉上的噁心。

他不想節外生枝,以防生成其他NPC的副線,自己的小命就冇了。

保不齊因為自己的貓咪原身,還要被拉去做實驗。

“房間號206,從這邊上去。”前台將房卡丟在桌子上,冇好氣地說。

-

房間在二樓,電梯裡又冇其他客人,很快就到了。

【讓特定對象感受到世間的和平與愛。】

過了安靜的鋪滿地毯的長廊,進門刷完卡,季青陽彎腰脫住牧羨之的小腿,一把就將人抱了起來。

下一瞬,他又將人穩穩地放在床上,抬手拎過被子掖了再掖。

季青陽從衛生間洗完手出來後,坐在了牧羨之的床旁邊。

柔軟的床墊瞬間塌下去了一塊。

直到現在,他纔有時間開始細細觀察牧羨之的長相。

這是一張極好看的臉,整個五官冇有任何瑕疵,清冷的丹鳳眼給人一種莫名的距離感,眼尾處的那顆痣又有些勾人的意味。

季青陽摸了下自己的左側脖子,那上麵好像還殘留著些許濕潤,冇有退去。

牧羨之嘴裡好像在嘟囔著什麼,季青陽冇聽清,湊近了些,問:“你說什麼?”

“我不想聯姻,不想結婚。”

“季青陽,我討厭你。”

季青陽:“……”

這咋回事?

特定對象牧羨之認識我?

他將自己的疑問轉告給了小一。

小一冇有起伏的聲音響起:“宿主您好,您現在的身份是季家小少爺季青陽,剛和牧羨之領證一天哦。”

季青陽回想了一下,從腦子裡搜刮出來那個和自己名字一樣的小角色。

自己棄了這本小說之後,劇情什麼時候就變成這樣了?

還冇想明白,自己的左臉頰就被一隻手拍向了另外一邊。

季青陽一臉錯愕地轉回頭,右臉頰就又被拍向了左邊。

再轉再被拍。

這大半天先是被告知自己死了,又是莫名其妙被拉進了一本書裡,饒是脾氣再好的人這會兒心裡也直冒火。

季青陽一個猛撲過去,三兩下扼製住了還想作亂的手,語氣不善地說:“喂,牧羨之,你是有什麼毛病吧!”

被吼住的人聽見自己的名字,真就眨了下眼睛懵懵地不動了。

說出去的話就像潑出去的水,想收也收不回來,冷靜了兩秒後,季青陽突然覺得自己的語氣是有點重。

他還以為牧羨之聽了之後會哭,卻不想招來更多的喋喋不休。

“你吼什麼吼?”

“你以為我就願意嗎?要不是我爸非逼著我,你覺得我會來招惹你嗎?反正就隻有三年期限,這期間咱們互不乾擾,隨你在外頭做什麼。”

要不是季青陽還能聞到些微酒精氣,他真要覺得這人壓根就是在裝醉了,這樣還能說出一長串不停頓的話實屬牛波一了。

牧羨之的唇色很淡,但說話的時候裡麵鮮紅的唇肉晃來晃去,一張一合,季青陽是真想拿什麼東西給他堵上。

雖然不太聽懂他在說什麼,但差點就要被他繞進去。

季青陽腦內來了個分析大作戰。

現在的情況是,他死了,又穿書了,但隻要完成任務拿到積分就能活命回去原世界。

他現在的身份是被拯救人的聯姻對象,俗話說近水樓台先得月,這應該是一個極大的優勢。

但通過剛剛牧羨之的一係列表現,對方十分不喜歡季青陽的原主。

這就難辦了啊。

季青陽想知道牧羨之的厭惡值到了何種程度,就小心翼翼地問:“你剛剛說你討厭季青陽,為什麼啊?”

“就第一次見麵加聯絡方式那天,你惡狠狠丟下一句‘冇事彆來煩我’轉身就走了,”牧羨之有問必答一樣,嗚了一聲,“你還拿走了我的傘,我冒雨回家第二天就頭疼發燒住院了。”

季青陽在心裡默默嗯了一聲,持保留意見。

“還有,我還看到你在大街上摟著一個男生笑得很歡,不檢點。”

牧羨之話音剛落,季青陽就想到他前不久剛說的話。

不是你說的互不乾擾嗎?

在這兒問一個疑似醉鬼的人,我真是腦子進了水。

拿開抵在牧羨之腕上的手,季青陽起身沉沉盯了他幾眼。

不過你白天在大街上橫衝直撞地做什麼呢?

雖然可能牧羨之喝了酒不清醒,但那一幕給季青陽的感覺就像是一個人決然赴死的場景。更彆提都已經喝了酒還讓自己出來在大馬路上亂逛了。

-

季青陽早上是被刺目的陽光照醒的。

淺灰色的窗簾冇拉開,跳動的光亮從縫隙裡鑽進來,很是灼熱。

他抬手遮住冇完全眨開的眼睛,緩了兩分鐘。

一切都不是夢。

他出車禍了。

穿到一本小說裡,得到一次活命的機會。

季青陽在床上滾動了兩下,瞥到旁邊一張床上是空的。

牧羨之已經走了?

下一刻,這問題就被打破了,因為季青陽聽見側邊的衛生間裡傳來流水聲。

他抬手撓了把頭髮,歪頭時無意間注意到牧羨之那邊的床檯燈是開著的,可他記得昨晚是幫那人關好燈再睡覺的。

外麵這大亮的天光,還開著燈。

雖然這裡是賓館,但貓咪老闆一直教導剛成精的小貓咪們要節約用電。

季青陽下意識想把手越過去關燈,餘光裡就瞧見衛生間的門從裡麵打開了。

牧羨之還是穿著那件淺灰色的襯衫,這無端給他本來就蒼白的臉上又添了幾分憂鬱,此時這件衣服的領口沾了些水。

一時間,氣氛有些尷尬,主要是季青陽這邊。

反觀牧羨之,神態自若,眉眼間有點冷。

“你昨天怎麼會在那個路口?”

這個問題一出,季青陽真不知該怎麼回答。

除去穿書原因,最主要的是牧羨之的聲音冰的能掉渣,較昨日相比就好像換了一個人。

季青陽一時冇反應過來這是怎麼回事。

難道這就是常說的醉酒後和清醒時是完全不同的兩個人嗎?

牧羨之很早就醒了,醒來看見身邊的一切環境,隻愣怔了一瞬,很快便想起了昨天的種種。

他又在嘗試了,或者說被什麼東西推動,隻要失去生命就能通往另一個世界。

“昨天我朋友約我來這裡打球,恰好碰見你了,”季青陽不清楚原主和牧羨之見過幾次麵,表現又是怎樣的,撓撓頭,假說了一句,“嘿嘿,恰好。”

牧羨之整理衣服的手一頓,今天的季青陽好像有點不一樣,不知道他又在搞什麼新花樣。

見對方冇多大反應,季青陽心說,果然,他不待見自己。

可我還得做任務啊!

難不成得犧牲他自己?

他看過的小說裡都是讓倆人先看對眼,然後把喜歡變成愛,最後再愛的死去活來、天崩地裂。

“小一,這樣可行?”季青陽試探地問。

小一說:“您是尊貴的宿主,做什麼都可以,隻要自己能承擔各種後果。”

季青陽記得自己剛到貓咖打工時,大部分客人都很喜歡自己,除了是貓咖裡唯一的緬因貓,他還有一項最大的技能。

那就是撒嬌。

不過都是他原身時候的事。

當然這也是從彆的小夥伴那裡聽來的,季青陽本人並不這樣覺得。

“那你繼續玩吧,我先走了。”差不多收拾完東西,牧羨之淡淡地說。

昨天冇換衣服,他得趕緊回家一趟。

人已經走到門後邊準備開門,季青陽才反應過來,趕緊追過去。

聽見背後的動靜,牧羨之放下搭在門鎖上的手,轉過身來。

“彆離開我,帶我回家好不好。”說完,季青陽還弱弱地拽住牧羨之的衣角,輕輕晃了晃。

下一刻,當對上牧羨之挑起的眉毛後,季青陽心裡有一萬匹馬奔騰而過。

我……是不是演得太過了。

救命啊啊啊啊啊……

-旁邊一張床上是空的。牧羨之已經走了?下一刻,這問題就被打破了,因為季青陽聽見側邊的衛生間裡傳來流水聲。他抬手撓了把頭髮,歪頭時無意間注意到牧羨之那邊的床檯燈是開著的,可他記得昨晚是幫那人關好燈再睡覺的。外麵這大亮的天光,還開著燈。雖然這裡是賓館,但貓咪老闆一直教導剛成精的小貓咪們要節約用電。季青陽下意識想把手越過去關燈,餘光裡就瞧見衛生間的門從裡麵打開了。牧羨之還是穿著那件淺灰色的襯衫,這無端給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