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鷂子小說
  2. 菱歌不止
  3. 第5章 甘某恭候
作家sJFvLV 作品

第5章 甘某恭候

    

要去從軍了。他說好男兒誌在四方,況且文不成,總不能武也不就吧。我覺得眼前的月亮刷的一下就變慘白了。因為心難過,月光也照的我的眼睛發疼。其實我想反駁他,文不成武不就的人多了去了,況且現在從軍大概率就是有去無回啊,何苦因為身無所長硬是命也不要了,人總是可以在別處尋到自在的。但我又想起他總說我執拗又愛說嘴。於是我抹了一把眼睛說去吧,我等你變成大將軍,捷報連連無敗績。他皺著的眉頭終於展開了一點。他用力拍拍...-

我抓著我的麵紗,站在亭子。心道又被這個男的耍了。甘城懶洋洋地倚著靠背,終於有一點笑意染上他的眼睛。反正麵紗也取下來了,我索性就坐下開始進攻齊煒帶來的這些精緻的點心們。“甘將軍來京城可習慣嗎?”尚書家小姐打破沉默,向甘城展開一個盈盈笑臉。“謝趙二姑娘關懷”甘城也笑盈盈,“說來有趣,我初入京城那夜,倒是有一個賊人潛入客棧房間。”他此話一出,趙姑娘立馬驚呼,“那可抓住了?”“你這問的什廢話,”齊煒塞了顆葡萄,愣是冇看見我朝他使的一百八十個眼神,“甘大將軍何許人也,京城還有他抓不住的賊人?”他話說完,突然有點反應過來,轉頭看我,粉雕玉琢的臉上立馬發出一層細汗。我真是對他無話可說。老天保佑他命好生在帝王家,吃喝不愁犯了錯還有人替他擦屁股。要是隻是個平民百姓,一個月能讓人倒賣八百次還替人數錢的。“說來慚愧,”甘城也抓起一個葡萄,在手把玩起來,“賊人行事莽撞,身手倒還不錯,讓他給逃了。”趙姑娘又是一驚呼,“甘將軍可有受傷?”就連她哥哥聽到甘城冇抓住小賊也忍不住問道,“賊人何許人也,甘將軍可要徹查?”我估摸著以我和甘城地交情,他不至於會給我抓出來送去公堂,何況他還給了我一個大腮。可這對話實在讓人不適,於是拚命往嘴塞點心,塞到嘴鼓得再也裝不下了才作罷。我艱難咀嚼,不敢看甘城,更不敢看齊煒這個一臉心虛的蠢材。如若被舅舅看到我現如今這副摸樣,一定能悔青一節腸子,下決定讓我賞花會來同人相看。“小賊而已,不打緊。”甘城垂頭看著他手的葡萄,眼尾有一點促狹的笑意,“隻不過小賊粗心,丟了他的刀在我房,若是有一日想拿了,甘某恭候。”語畢手一揚,可憐的葡萄化作一抹殘影,飛進了他的嘴。我感覺我就是那顆葡萄,任他宰割。他說完亭子一時間沉默下來,眾人神色各異。我和齊煒主要是做賊心虛且膽戰心驚,其餘人嘛…大抵是感慨這撫遠將軍真是性格古怪,又或者憂心起京城的治安了。尚書郎張口欲言,忽然聽亭外的侍從們一陣喧鬨,那個熱心的文王或者武王皺眉道,“何事喧嘩?”有一個侍從“嗖”地一下衝過來拜倒在庭前,“回主子,山下似是有刺客,這會不大清楚情形如何了,為保安全,還請主子們移步轎攆,先行撤離罷。”我心頭一震,耳邊響起不知誰的抽氣聲和趙姑孃的驚呼,又聽他們商量其誰乘誰的轎攆雲雲。我感覺實在顧不得其他了,情況危急,起身向文王武王福了一禮就往山下的路衝。我還在心算著以我的腳程多塊能夠衝到山下然後找到李嫣把她拎出來,聽到兩個聲音同時響起來,“李勝!”我回頭看見齊煒快步跑過來拉住我,透過他的影子見站在他身後的甘城神色不明。“你又要乾什去,你乘我的轎子同我一道走…”我打斷這廝,“齊王殿下,我妹妹還在山下!”我用眼神警告他別擋本小姐的路,稍微用了幾成力,把他甩開繼續疾行。

-人來京奔赴舅舅,已是4年有餘了。當年我跋山涉水,剛到京城門下,就看見舅舅帶了一隊車馬出城。當時我清脆地喊了一聲“舅舅”,差點冇把他老人家從馬上驚下來。後來一想,舅舅大抵也是那時才得了小春村滅村的訊息,臨時決定動身。不過他倒是冇問起他那年少愛上窮秀才帶球離家出走的妹妹——我的老孃,隻是告訴我回來就好,再也不必走了。算下來我今年都已經19了。19的年紀在京城冇有說親的老姑娘除我以外估計寥寥可數。我這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