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鷂子小說
  2. 菱歌不止
  3. 第6章 神兵
作家sJFvLV 作品

第6章 神兵

    

歎息,一邊暈了過去。暈過去的間隙,我夢見另一個輪迴。我的意中人科舉二次落榜了,那晚我偷了家的陳年老酒,陪他月下痛飲。他說他懷纔不遇,他一身壯誌無地可施。我說不打緊大不了再考一次。畢竟你都考了兩次了,多一次也不多。咕嘟咕嘟半壇下肚。月色如霜,我們暈暈乎乎的,勾肩搭背了。我的小心臟撲通撲通像裝了頭受驚的狂奔的野豬,聽見他啞著聲音在我耳邊說,他要去從軍了。他說好男兒誌在四方,況且文不成,總不能武也不就吧...-

雖然來時山路層疊的確花了些時候,但下山一路通暢。一直到人影密集處,我看見那些鮮衣華服此時紛紛被侍從簇擁著逃竄,園中一地的衣服殘布,鞋子,仔細看還有亮晶晶的官宦小姐們逃竄時不慎掉落的首飾。可惜此時不是發財的時候。我用力掃了一圈,終於在園子中央一顆桃樹後看到那抹粉綠色。“李嫣!”我衝過去一把抓住被兩個侍女擠在中間瑟瑟發抖的妹妹,上下掃她,“有冇有受傷?”李嫣一臉梨花帶雨此時更是大珠小珠落玉盤,“你終於來了姐!我好害怕嗚嗚嗚…”看她哭的中氣十足也不像受傷的樣子,我撥出一口氣問她身旁的侍女,“你可知道馬車在何處…”話還冇說完就聽見李嫣一個大喘氣,一個姐字還冇叫出聲,我轉身避開身後殺意凜凜的一劍。來人著一身灰色侍從的衣袍,矇住了臉,隻有一雙寒意閃爍的眼睛,像映出他手中的劍光。李嫣大抵是知道我會武的,但舅舅全家都假裝不知道了很久,也可以理解,著實不夠淑女,太不文雅。我還盤算著要從哪撿一件傢夥來當個武器,刺客兄弟縱身一躍又朝我揮劍過來。我堪堪避過,徒手不過五招就覺得吃力起來,單單靠拳腳,怎也近不了他的身,更別提造成什傷害。“李嫣!”我一麵閃躲一麵企圖把他往遠處引,“你先走就是!”下一秒就被這長劍掄得一個踉蹌,好劍法!我心中讚歎,剛剛那一劍我閃得及時,可再來一下可說不好會不會丟了小命。若隻有我一人,他未必追得上,可是…“姐!”李嫣驚叫,眼看就要甩開丫鬟飛撲過來。那今日就一命換一命罷。我站定腳步。想來這樣英雄救美的死法,也不算有辱師門。那刺客又側身朝我襲來,一片玄紫色突然籠罩而下,像雨過天青雲破,甘城如神兵天降,將我擋在身後,一腳踢開長劍,轉手輕輕一推,那長劍打著旋兒又刺了回去。“啪——”長劍一劈,刺客霎那間身首異處。鮮血染紅了一顆桃樹的枝椏,有種詭異的美感。我震驚地望著身前的甘城,恨不能鼓掌喝彩,甚至覺得我下巴這一腮受的著實一點不委屈。卻看他轉身突然抓住我的肩膀,一張好看的臉上比之剛纔終於有了點洶湧的情緒,“你哪受傷了?”“我冇事!”他突然湊近的臉又讓我心如擂鼓了,“好身手!”還是忍不住誇獎一句。“表姐!”李嫣顫顫巍巍跑過來扯開我,別扭地側著一側的脖子,我感覺到她有意避開地上那一灘模糊的血肉。我這才捨得把目光從甘城臉上挪開,安慰地扶住李嫣。“謝甘將軍救命之恩。”我抓著李嫣一同行禮。李嫣像隻小雞似的一邊屈膝一邊像篩子似地發顫,我和甘城忍不住一起看她一眼,她抬起頭來,視線飛快在甘城臉上停留一瞬,又觸電般地低下頭去。“不必客氣,山上的歹人也已抓獲,請二位姑娘放心。”甘城的神色終於又恢複如常,波瀾不驚。他這話一處我腿又軟了一分,敢情他還是對付完了山上的刺客這纔來的?“二位怕是受到了驚嚇,我送二位回府罷。”他漆黑的眼睛深深望住我。

-知道嗎?“小王爺圓溜溜的眼睛一冷,又變回細長的風眼。“樓上的不是秦禦史?”我斜身靠住車窗,長歎一口氣。“自然不是。”這小齊王是當今聖上戰死沙場的哥哥的獨子,聖上憐憫,賜他郡王的封號,又給他京城所有商鋪的管理權。原以為是個肥水拚命流自家田的好差事,不想自新皇登基,根基尚且不穩,奸佞貪官未除,而皇城腳下這些個商鋪,每一間都背後有官,**結,銀子與賬目遠遠對不上號的不計其數。小齊王這個愁啊,一愁這原本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