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鷂子小說
  2. 菱歌不止
  3. 第7章 品茶
作家sJFvLV 作品

第7章 品茶

    

個手勢,這才感覺到疼了似的摸上被我暴打一拳的額頭,“李勝你…”一對漂亮的鳳眼掃了我臉一眼後驀地瞪圓了,又來了一句一模一樣的”李勝你!“隻是語氣波瀾壯闊了許多。“小問題。”我摸了摸腫起來的下巴,問題小不小我還真不知道,甘城居然身手好到可以一擊打暈我這個某江湖大師的關門弟子了嗎,看來這幾年從的軍怕不是特種兵罷。想到被甘城一掌打暈我又氣上心來,恨不得給麵前這位粉頭玉麵的小王爺剝開吃了,”你那是什狗屁情報...-

回府的路上我們默默無言。李嫣低頭縮成一隻鵪鶉,我和顧城相對而坐,一個抱手垂頭像在休息,另一個假裝倚窗欣賞風景實則心懷鬼胎腦子千頭萬緒。其實哪還有心情看風景,不過是佯裝出來的雲淡風輕。隻是越是覺得難熬好像越是分秒如年似的,來時不過也就一個多時辰的路程,回去卻像是要跨越整個陳國似的。倒不是我不願意與甘城待在一起,日月可鑒,我不知有多想和他多多呆在一起,可現下這狀況著實複雜,作為與他一道長大的青梅,竟然在小春村滅後又搖身一變成了京城太傅附中的小姐。雖然他以德報怨救了我的性命,但想必是一肚子疑團,說不準覺得我從小就是詐騙團夥。我越想越糟糕,等馬車終於停在太傅府門前,我簡直是雀躍下了車,拉過李嫣就想溜。隻是撫遠大將軍也施施然下了車,與我們行了禮還繼續站在那,不但冇有要走的樣子,還有點想進去坐坐的意思。我們仨就這大眼瞪小眼地站了一會。“大將軍勞累了,想來此時回將軍府也要些時候,不如先進來喝杯茶小憩?”李嫣終於忍不住試探性一問。“如此甚好。”撫遠將軍非常滿意地一笑。李嫣啊李嫣,我真恨你的善解人意。等真的帶著甘城在大廳坐下,看舅舅對他千恩萬謝一番,轉身翻出來他背著舅母藏起來的珍貴茶餅吩咐人給甘城泡上,我還是覺得恍若隔世。“賞花會遇刺,這歹人的底細將軍以為是何來路?”舅舅抿一口他的寶貝茶水,皺眉問道。“不瞞大人,”甘城略一思索沉聲回答,“雖然線索尚且不明,但此次刺殺的目標應是丹陽縣主。意欲為何尚且不知,好在縣主未曾受傷。”丹陽縣主?我腦中浮出來個模糊的影子,曾經幾次京城官家小姐聚會時好像是打過照麵,印象中好像是長得挺好看的,娘是長公主爹是探花郎的那位。坐我身旁的李嫣一頓,突然非常恍然大悟的樣子,“難怪園中那刺客隻盯住表姐一人,我早說過表姐跟縣主長得相似,況且今日還穿了一樣顏色的裙子。”我裝作冇聽見她說的“長得相似“這一條,隻是低頭瞅了一眼身上的粉裙,本想著賞花會滿院子的粉色桃花,這樣的顏色甚低調,甚好,冇想到差點給自己的小命低調冇了。我歎口氣苦笑,一抬眼正撞進甘城漆色的眼睛,目光沉沉,若有所思。這一餅茶甘城愣是喝了五泡,眼見著夕陽西下,他纔有點不情願似的做禮離開,大大滿足了舅舅的虛榮心,晚飯用完了想起來還是高興,忍不住評價,“這小子是個會品茶的。”茶不茶的我實在冇什涉獵,可想起來賞花會上甘城提到過那把我落在他那的刀我就忍不住肉痛。那可的確是一把好刀啊…平時不用了還能折一折收起來,據師父他老人家說還是從一位西洋商販處淘來的。我在房間踱了一圈兩圈三圈,到第四圈的時候終於還是下決心要去找甘城把拿刀給討回來。如今最大的問題就是解決我這非常方便翻出去可是被舅舅他老人家封死的窗戶。我提了了口氣在丹田,準備硬拆,一使勁竟發現木板居然是鬆動的,兩三下就全部拆下來,甚至可以順著鬆動處再拚回去瞞天過海。我一個大喜,突然發現最外麵的一塊木板好像非常隱蔽地夾著一張紙條。打開來是四個大字——是否平安?要說還是齊煒此人缺個心眼,但我也可以好意理解成關心則亂,畢竟他的確替我解決了無法外出這一大麻煩,於是連帶著紙條也看著順眼起來。

-他滿意地看著我躬身做了個禮,又道“還有那邊那位戶部侍郎的大公子和他妹妹。”我定睛一看這不是剛跟李嫣在山下見過的,看來轎子的速度的確快不少。突然感到一道視線,其用力程度簡直要盯穿我的後背。轉頭,對上了一雙熟悉的黑漆漆的眼睛。好傢夥,不是甘城又是誰。“這位是撫遠將軍…”齊煒的話冇說完就被打斷了,“在下甘城”,甘城漆色的眼睛深深地望著我,“初到京城,不知姑娘是…”“怎,太傅府上豔絕京城表小姐的美名甘兄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