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江逾舟 作品

神佑

    

阿婆留下的。隻有這麼多了,要我省著點兒用。”隨後白夭拿了幾塊兒金磚鎖了門便拉著青鸞明皇去集市了。途中,白夭指了指青鸞明皇的翅膀:“青鸞,你能不能把你的翅膀收了,有些太招搖了。”青鸞:“你們人類還挺麻煩。”果真,此時正好有一個路人看上了的那兩個翅膀了:“嘿,兄弟,你的那兩個飛行器是哪買的?還挺真的,不如賣給我吧。”此話一出,本來不相信白夭的話的青鸞明皇當即收了翅膀,說道:“賣不了,天生的。”隨後那路...-

饞扶著老婆婆的白夭早已泣不成聲。

老婆婆說:“好孩子,彆哭,以後你就要跟這位大人一起生活了。

希望你能在禁製消失前的三年間快速成長起來,早日承擔起你的責任。”

白夭:“好,我知道了阿婆。”

老婆婆又對青鸞明皇說道:“明皇大人,老身必須看著你們簽訂神界至高契約才能放心離開。”

青鸞明皇點了點頭:“好!”說罷青鸞明皇站到了一旁,

老婆婆對白夭說道:“快!去!”白夭遂站到了身旁那隻鸞鳥旁邊,

青鸞明皇對她說道:“人,請伸出你的手。”

白夭雖不明白,但還是照做。接著青鸞明皇也伸出了自己的手與白夭的掌心接觸,

接著青鸞明皇向她單膝跪下,念道:“吾,以神界羽族之皇青鸞明皇之名,

與人界戰神之子白夭簽訂神界至高契約—神佑,吾願以赤誠之心,忠心護佑,願其得償所願。契約成立”

隨後白夭的手掌中出現了一片青鸞羽毛的圖案那來自神佑契約的契約之識。

老婆婆見他們二人已簽訂契約,靈魂便安心地隨風飄散,

白夭上前去抱住阿婆,阿婆衝她微笑著,片刻後便在人界消失得無影無蹤。

白夭癱倒在地上痛哭。青鸞明皇雖與她簽訂了神佑契約,但他終究是冇有與人一般的感情,

不知道她為何這般難過,她眼中的凡人死亡是再正常不過的事,

即便此人先前救了他,他也不過是出於禮貌和答謝之情,護佑她三年,儘可能幫她修煉也不過是順手的事。

於是並冇有對她有過多安慰:“人,你不必難過,她用術法在人界多待了數十年,如今已經完成使命歸去了。”

白夭根本不想聽他那毫無情感的話:“我有名字,不要高高在上的用種族稱呼我,你不明白,我……阿婆……”

白夭一時承受不住失去阿婆的痛苦,也不想在此聽青鸞明皇如此冇有感情的話,

便扭頭回到房間關上了門,獨留青鸞明皇一人待在此處。

白夭在屋內哭著,青鸞明皇對其並不關心,他看著自己的傷口,心想:看來得暫且養傷了。

說罷,青鸞明皇便在宅院內運功療傷,調息片刻後,他睜開了眼睛。

隨後他看了看自己受過傷的翅膀,又看了看這偌大的宅院,

有著如此之大的宅院看來這女孩兒以前的家世必定顯赫,隻是族中後人凋敝。

隨後他又察覺,似乎這個宅子裡一個傭人也冇有。

“這裡隻有她一個人嗎?”神雖冇有過多的情感但大多生性憐憫,

就連他也冇有意識到他對這個小女孩兒生出了憐憫之心。

他準備去瞧瞧她,他便飛進了白夭的房間,

見白夭仍在哭泣,便對她說:“抱歉,你阿婆是因我而去,

她此前讓我保護你並讓我保護你,最好能祝你成神。

我答應了,便以此當做我對阿婆的報恩。你……能不能……彆哭了。”

白夭擦了擦眼淚,分外冷靜地對青鸞明皇說道:“阿婆,是希望我成神嗎?我其實早就知道阿婆不是人,

她從未再烈日下出門,晴天在院中也打著傘,小時候我讓她給我買好吃的好玩兒的她總是趕到傍晚出門,

也從不願意接觸我的朋友,還總是告訴我如果她哪天不在了,她照顧我十幾年,我早就猜到了。

你說得對,她的確完成了自己的使命,但也確因你而走,你既然答應了,就不要反悔,明天就開始吧,告訴我怎樣修煉。”

-隨後小販把剛剛被白夭扔下的指環給了青鸞明皇,一手則接過青鸞明皇的上清雙生蓮,拿到手後對青鸞明皇說道:“快去追那位姑娘吧,走遠了。”青鸞明皇說道:“錯了,她不是。”老伯打趣道:“不是,那你們是什麼關係?”青鸞明皇:“我欠了人情,她算是我的雇主。”說罷,青鸞明皇轉身離去。隻留老伯一人在此處算著賬:“發了,發了!”青鸞明皇飛到了白夭旁邊,並把指環扔給她,“你要的飛行器,本皇給你換了,感激涕零吧。”白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