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知零 作品

再遇

    

言淺月,有著一張可愛的娃娃臉,眼睛水靈靈的。“枝南,你知道嗎?”言淺月壓低聲音,神神秘秘的說道。江枝南湊過去道:“什麼呀?是菜市場的大媽砍價?還是你隔壁那對小情侶分手?”言淺月:“這些都什麼啊,我們班要轉來一位新同學,聽說是個女生,長的很漂亮。”不就是個轉校生嗎?能有我漂亮嗎?江枝南心裡自戀道。江枝南一直是韶城一中的校花,因為長的好看,總是有人對她表白。同時也引來一些女生的妒忌,覺得她成績也不好,...-

在那個盛夏,悠閒的白雲在藍天中漫步,蟬鳴聲響徹林間。教室裡的電風扇吱呀吱呀的響著,和老師的聲音混雜在一起。

“行了啊,某些同學,冬眠的時間早就過了,請不要再睡了。”講台上老師掃了一眼後排的幾個昏昏欲睡的同學,其中便有江枝南。

江枝南的每門成績不算差,但放在韶城一中裡,隻能堪堪排箇中等,對於這種學生,老師格外頭疼。

很快捱到了下課,江枝南正和她身邊的女生聊天,那個女生叫言淺月,有著一張可愛的娃娃臉,眼睛水靈靈的。

“枝南,你知道嗎?”言淺月壓低聲音,神神秘秘的說道。

江枝南湊過去道:“什麼呀?是菜市場的大媽砍價?還是你隔壁那對小情侶分手?”

言淺月:“這些都什麼啊,我們班要轉來一位新同學,聽說是個女生,長的很漂亮。”

不就是個轉校生嗎?能有我漂亮嗎?江枝南心裡自戀道。

江枝南一直是韶城一中的校花,因為長的好看,總是有人對她表白。

同時也引來一些女生的妒忌,覺得她成績也不好,不就長了張臉嗎?整天招蜂引蝶。

言淺月一直在江枝南耳邊說那個轉校生成績怎樣,顏值怎樣……聽的江南耳邊長繭了,她找了個藉口應付言淺月,就開溜了。

時間匆匆過去,江枝南下了晚自習,和言淺月到彆後去了公交站台。

公交站台的兩側生長著高大的香樟和不知名的野花,香樟的葉片很大,鬱鬱蔥蔥,形成了巨大的樹蔭。

江枝南靠在公交站台的杆子上,一手插兜,一手拿著手機。

月光冷冷的灑在她的臉上,在這一片象牙白的水光上,顯的這位少女溫文爾雅。

叮,江枝南忽然收到她爸江林禦的資訊。

江林禦:小南,你上公交了嗎?

江枝南:還冇。

江林禦:小南,你儘量快點回來,今天有客人要來。

江枝南看到這條資訊後慌了神,連忙打字:爸!千萬彆讓小孩進我房間!!

江林禦:好好好,誰想進你房間啊,亂的跟狗窩一樣。

江枝南向手機雙手合十一拜,她現在隻想快點回去,鎖上自己的房間。

江枝南急匆匆地趕回了家,在玄關換鞋時,客廳傳來說話的聲音。

“這事我得考慮考慮啊”這道聲音來自江枝南她爸江林禦。

“可是……”一道陌生而又熟悉的女聲傳入江枝南的耳中。江枝南好奇地走過去道:“爸,怎麼了?”

江林禦連忙走過來拉著江枝南坐在沙發上:“小南,這是夏阿姨”隨即指了指旁邊陌生的女人。

夏憬念朝江枝南揮了揮手:“小南,還記得我嗎?”江枝南不假思索地打量著夏憬念,仔細回想著這位是誰。

夏憬念無聲地笑了笑:“那你還記得她嗎?”指向一旁站著的女生,江枝南迴來的匆忙,竟冇有看見這女生。

那女生身著一件淺藍色襯衫,外套著米白色風衣,烏黑秀麗的長髮被紮成馬尾垂在腦後,整個人顯得精緻和清純。

少女感覺到了江枝南的視線,跟她的視線對上了。涼風撩起少女眉前的幾縷碎髮,她嘴角輕扯,眉目前皆是笑容,唯有眼睛冷淡。

這人好生眼熟,江枝南默默地想著。

夏憬念搖了搖頭:“這是夏枝北呀。”

“夏枝北?”

————————————————

作者有話說:因為是第一次接觸,文筆可能會很幼稚,請多多支援

-麼啊,我們班要轉來一位新同學,聽說是個女生,長的很漂亮。”不就是個轉校生嗎?能有我漂亮嗎?江枝南心裡自戀道。江枝南一直是韶城一中的校花,因為長的好看,總是有人對她表白。同時也引來一些女生的妒忌,覺得她成績也不好,不就長了張臉嗎?整天招蜂引蝶。言淺月一直在江枝南耳邊說那個轉校生成績怎樣,顏值怎樣……聽的江南耳邊長繭了,她找了個藉口應付言淺月,就開溜了。時間匆匆過去,江枝南下了晚自習,和言淺月到彆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