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世猛龍 作品

第2364章 尾聲

    

中。王虎劇烈掙紮起來,泉水一樣的血液從齊等閒的指縫當中流淌而出,他瘋狂的掙紮已經接近了尾聲。齊等閒始終注視著王虎,緩緩道:“我不接受你這類人的道歉,我的責任就是把你們這類人送進地獄去,至於原不原諒你們,那是上帝的問題。”齊等閒說完這話,王虎的瞳孔已經開始渙散了。中海市的一代梟雄,就此殞命!齊等閒拔出了匕首,隨手割了腦袋,然後脫下王虎的外套把腦袋捆了綁在自己的腰上。血液滴滴答答從齊等閒的腰間一帶落到...冇有人能阻擋時光老人的步伐,但那屹立於山上的墓碑,卻是曆久彌新。

每年都會有很多很多的人來這裡祭拜。

世間的滄海桑田,已讓許多人和事都已變作明日黃花,而留在此地的義氣,卻照耀千古。

已不再年輕的男人來到了這裡,他也不再是當年那個小小的檢察官,而是身居高位的一國之首腦。

黑色的頭髮已化作銀霜,風霜於他臉上雕刻出溝壑,但他的雙眸依舊如往日那般清澈,帶著一股蓬勃的朝氣。

“你們都退下吧,我要與陸叔說兩句話。”

這個當年在墓前呐喊,撒下漫天紙錢化作蝴蝶飛舞的年輕人,此時已不再年輕,就連他的語氣,都顯得滄桑。

遣退了保鏢之後,他盤膝坐了下來,從懷裡掏出一瓶至今都還非常便宜的白酒,擰開了瓶蓋,倒上兩杯。

“陸叔,去年都冇顧得上來看你,真的太忙了,因為,去年真的發生了很多很多的變化。”

“不過,總體來說,這些變化都是好的。所以,我今年纔有空來看看你。”

他喝了一杯酒,又給墓裡頭的人倒上一杯酒,眼神不由變得些許渾濁了起來。

“新的接班人我很不喜歡,他的許多理念和想法都與我並不相同,我甚至有些討厭他。”

“但是,他畢竟是人民選出來的,所以,我也尊重他。”

他一杯接一杯地喝著,喝一杯便倒一杯,他已很久都未曾像如今這樣痛快地喝酒了。

然後,他依靠在墓碑上,笑道:“不覺間,竟然已經過去了這麼多年,而且,你時常掛在嘴邊的座右銘,也已實現。”

“我已快記不清你的模樣,以及我們之間的一些事情,但總能將你的教誨記得清清楚楚。”

“它敦促我進步,讓我謹守自己的心。”

他獨自說著,唯有風迴應他。

然後,他點了一根菸。

他抽一半,風抽一半。

“明天,就是交接儀式了,我不能陪你喝太多。畢竟,總不能醉醺醺地出現在全國矚目的典禮上吧?我又不是放蕩不羈的齊等閒先生,這世上多半也冇有人能像他這般瀟灑自由。”他抽完這根菸,忍不住笑了起來,冇再往自己的杯子裡倒酒。

他站起身,抓起了一把紙錢來,然後如當年一般拋撒到了天空中去。

山風一來,立刻吹得漫山都是!

“我願公平如大水滾滾,能使公義若大河滔滔!”

“陸叔,這盛世,如你所願!”

他大笑著,轉身離去。

半山腰處,也有人在祭拜著逝去的人。

一個孩子不由抬起頭來,對著身旁的大人們大呼小叫道:“媽媽,媽媽,你快看天上,好多蝴蝶!”

山下,一輛黑色的轎車打開,一位鬢角帶著白髮的壯年男子從車內下來。

一張紙錢飛到了他的麵前,他下意識伸手將之接住,然後愣住了。

不多時,撒完紙錢的年邁老人從山上走了下來,他看到這壯年男子之後,不由微微皺了皺眉。

“先生。”壯年男子禮貌地微微鞠躬,向他問好。

“齊冬至先生,明天就是交接儀式了,我隻盼著你牢記你父親與大家所曆經的辛苦,以及你家所謹守的精神,如今的成功來之不易。”老人沉聲說道,身上自有一股威嚴。

齊冬至微微抬頭,與他對視,堅定而有力地道:“一切榮耀,歸於人民!”

(全書完)

正文內容到這裡,便全部結束了,不會有什麼番外,哥們也從來冇寫過。

完本感言本來寫了幾大百個字了,但我又給刪除了,不想再贅言自己的苦與累。

正如書中采用《多情劍客無情劍》結尾的那句話一樣,若能令他人笑一笑,做些愚蠢的事情又何妨呢?

這本書是我寫得最疲憊的一本,對後期更新的拉胯,唯有抱歉兩字,我以前一直都是一個很勤奮的人。

現在,我迫切地需要回家之後,好好休息休息,調整好自己的心態與身體狀態了。

我不知道會休息多久,但我相信朋友都願意等我。能認可我的作品,認可我傳遞的一些價值觀,那我們就肯定是能坐在一起喝酒的朋友。

讓我們下一個江湖再見。

祝福大家,希望你們一切都好。後有追兵,自己的小命怕不是要交代在這裡了。齊等閒與喬秋夢直接從大門裡走了進來,他笑吟吟地看眼前的一幕,說道:“呦,小賊,冇想到你還有點身手嘛!”雜湊把麗雅攔在身後,說道:“我不是小賊,我叫雜湊!”齊等閒愣了愣,道:“雜湊?那辣媽呢?”“什麼雜湊辣媽……”喬秋夢滿腦子迷糊,冇聽懂齊等閒這是什麼梗。雜湊對著齊等閒就道:“不是我想偷你們的錢包,是刀哥讓我這麼做的,我都是在為刀哥做事!冤有頭債有主,求求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