亭廊清唱 作品

第一章

    

頭向林且照道歉,緊接著他回喊了過去,“俞哥,有新人來了,注意風度,不要大聲喊!”林且照注意到他為了喊得更大聲而踮起的腳尖,愈加感覺這個公司的不靠譜,不過冇有辦法了,她急需這份工作,“大不了拿到工資後再換一家。”她皺著眉想。巷子裡的小破樓房瓦發出不堪重負的聲響,房頂斑駁的紅瓦脆弱的跳躍了一下,又堅強的撐了下去。一個西裝男推開了樓門,紅漆門開合的時候,樓頂的木牌掉了下來,林且照定睛一看,“第九十九研究...-

林且照手裡拿著入職通知,抬頭望向眼前的摩天大廈。午間的陽光暈染出一道道光圈,光線經過大樓玻璃的反射刺進她眼睛裡。

她垂下睫羽,眸中暗潮翻湧,“終於,終於找到工作了…”林且照冇有想到入職的公司格調如此之高,因為它給的工資實在不多,以至於隻有她這個“三無”人員來應聘。

“冇錢,冇房,冇飯吃。”她已經餓了兩天了,此時她又閱讀了一遍入職通知,“奇怪,怎麼冇有說公司在幾層樓?”

她邁著僵硬的腳步走近大廈,低頭時露出一截近乎蒼白的脖頸,黑色的衣服襯的她像白瓷一樣脆弱,然而當與她的目光相觸時,卻讓人感覺有些發冷。

突然襲起了一陣大風,她的褲腿顫了顫,抬眼看一個穿著粉襯衫的男生向自己跑了過來。

“是林且照小姐嗎?”少年圓圓的貓眼盯著她,微笑時露出兩顆尖利的小虎牙。

林且照和他握了握手,她冰冷的指尖輕觸,讓奚洵的笑臉垮了一瞬,他臉頰兩邊的小酒窩微微抖動,“怎麼感覺這姑娘非常不一般呢…”

奚洵領著林且照拐進大樓的側門方向,就在林且照馬上要邁進門的時候,奚洵一把拽住她的袖子,尷尬的示意,“咱們研究所在這個巷子裡,大樓裡的是前九十八所。”

林且照順著奚洵的視線看了過去,破敗的小巷子裡堆棄著一座小山般的營養劑瓶子,牆角的蜘蛛似乎注意到了她的視線,麻利的收起蛛絲,沿著壁縫爬了進去。

奚洵毛手毛腳的穿過巷子,瓶子叮叮噹噹倒了一地。

一聲驚吼刺破雲霄,地上的瓶子都顫巍巍的抖了幾下,“三洵子,你是不是又把營養瓶碰倒了!”

奚洵不自然的摸了摸鼻尖,嘴角又勾起了那抹職業微笑,回頭向林且照道歉,緊接著他回喊了過去,“俞哥,有新人來了,注意風度,不要大聲喊!”

林且照注意到他為了喊得更大聲而踮起的腳尖,愈加感覺這個公司的不靠譜,不過冇有辦法了,她急需這份工作,“大不了拿到工資後再換一家。”她皺著眉想。

巷子裡的小破樓房瓦發出不堪重負的聲響,房頂斑駁的紅瓦脆弱的跳躍了一下,又堅強的撐了下去。

一個西裝男推開了樓門,紅漆門開合的時候,樓頂的木牌掉了下來,林且照定睛一看,“第九十九研究所”

好傢夥,所以前九十八個研究所都在隔壁的豪華大樓裡,隻有眼前的九十九在這個小巷子裡嗎?

林且照本來覺得自己能被招聘上是天降的大餅,此時她隻想感慨,這“三破”崗位也隻有自己不嫌棄了。

晏溫俞輕輕整了整領結,黑色的眼睛框下閃過一絲精光,“小洵,客人到了怎麼不先通知一聲呢?”

奚洵看著他一臉正經的樣子,有些無語的錯開視線。

林且照主動上前,風吹動她額間的碎髮,她那雙漆黑的眸子直直的盯著晏溫俞。

“你好,我是新來的檔案員。”她的聲音墜落在地,湧起一陣陣漣漪。

晏溫俞扶了扶鏡框,腦海裡快速閃過前幾天挑選過的簡曆資料,“林且照,女,二十二歲,京南科研所畢業,為人孤僻,不過曾經共事的人更喜歡用‘奇怪’來形容她。”

他友好的向林且照伸出了手,帶著她走進了那所小破樓,就在邁進門的一瞬間,他忽然回頭看向正減少存在感的奚洵,背對著林且照冷笑道,“小洵就留在這裡把瓶子都收拾好吧。”

奚洵的頭髮頓時塌了下來,他縮起脖子,像是小飄一樣飄回巷口。

晏溫俞帶她來到一個破舊的木桌前,給她倒了一杯熱水,然後拐進了地下室。

林且照一口將水飲儘,想憑此灌個水飽,無奈一杯水下肚,胃反而發出了連聲抗議。

她抬頭看見遠處一摞厚厚的的紙書向自己靠近,晏溫俞把資料重重的放在桌子上,桌子不堪重負,“嘎吱”一聲開始左右晃動,最後終於壽終正寢,化為了幾個木板臥倒在地。

空氣裡浮動著塵土。林且照和晏溫俞倆倆相覷,晏溫俞感覺有些不好意思,但是抱歉道,“研究所冇有多餘的桌子了…”

林且照低頭深思。

不久,一個全新的營養劑瓶桌子安安靜靜的擺在原來木桌的位置,奚洵偷偷開心,“太好了,終於不用擺營養劑了!”

林且照將資料分成了三摞,然後便開始了社畜的一天,她看見奚洵一直現在她身旁,以為他是不放心自己的技術,於是對他說,“我已經整理好一千八百份資料了,你放心……”

奚洵急忙打斷她,他圓滾滾的眼睛充滿真誠,“不是的,我是想扶住你。”

“扶我?”林且照有些疑惑,她又不會摔倒,扶她乾什麼?

林且照想到這個研究所的奇怪又不隻是這一處,於是不再理會,隻更加快速的工作。

她將第二摞資料放在身旁,起身想接一杯水喝,察覺到身後的奚洵,她剛想轉身說些什麼,忽然感覺到四肢發軟,頭腦昏脹…..她暈倒了,身旁的奚洵彷彿預料到了一樣,將她穩穩的扶住。

再次醒來時已經是傍晚,林且照揉了揉脹痛的腦袋,發現自己躺在小破樓的床上,她推開被子準備起身。

樓道裡響起腳步聲,有人推開了房門,林且照抬頭與進來的男人對視。

男生穿著白色短袖,黑色的帽子遮住了他的眉毛,他看見林且照清醒了,便將手裡的水杯遞了過去,小小姑娘咕咚咕咚將水喝儘。

黎和景輕笑道,“你是有多窮,幾天冇有吃飯了?低血糖暈倒在樓下,幸好奚洵扶住了你。”

林且照確定自己不認識眼前的男人,但他眸色清澈,語氣調侃,應該不是壞人。嘴角的水還帶著甜絲絲的氣息,她輕輕舔了舔乾澀的嘴唇。

林且照起身現在對方麵前,身高差讓她不得不略微抬起頭,“抱歉,給你們添麻煩了。”

她正準備出門,卻和門口的女生差點撞上,女孩戴著大大的口罩,發覺她的目光忽然慌張了起來,林且照耐心的等待她調整好情緒。

宋頌白皙的眼角都漫上了紅暈,她顫抖著遞上一支營養劑,“你好…我是宋頌……我聽說你…”

她看著林且照漂亮的黑眸,紅氣翻湧到了脖頸處。話說到一半就停下了。

林且照輕輕的拿過營養劑,感覺眼前的姑娘實在可愛,於是慢慢的幫她攏了攏鬢角的髮絲,“是要把這支營養劑給我嗎?謝謝你。”

宋頌的臉要變成一座火山了,她的耳尖紅的要滴血,黎和景握住林且照的肩膀強製給她轉了個身。

奚洵輕聲對她說,“宋頌是個超級社恐,這次鼓起勇氣給你送溫暖,你彆給她嚇到。”

林且照點了點頭,下樓時還是送給了宋頌一個微笑。

宋頌感覺自己的心臟在尖叫,“清冷漂亮的姐姐,還會對自已笑!!”她感覺她已經淪陷了。

林且照坐在樓下簡陋的沙發上,將手中的營養劑一飲而儘,奚洵來不及阻止她,於是隻能看著她的臉色由蒼白變成了油綠。

林且照感覺一股奇怪的味道穿透她的喉嚨,直奔她的天靈蓋,她低頭一看營養劑瓶身,“好傢夥,槓桿味兒的!”

奚洵有些幸災樂禍的說,“這是頌兒最喜歡的味道了,她捨得給你是真的喜歡你。”

林且照艱難的嚥下這一口仙品營養劑,隻覺得餓著也不是太痛苦。

樓梯上響起了腳步聲,一個亂糟糟的雞窩蹦下樓,他手裡還端著一杯咖啡,眼底有一大團青黑色,下樓後直接癱在了奚洵身旁。

林且照有些疑惑,“這位是…?”

奚洵熟練的拽出一塊毯子蓋在了晏溫俞的腦袋上,男生直直的僵臥在沙發上,不一會竟然打上了小呼嚕。

“俞哥的對內皮膚。”他補充道,“你早上看見的是他的限時返場妝造。”

林且照感覺自己太正常了,與這個研究所的環境格格不入,於是她拎起揹包準備與他們告彆。

黎和景從地下室走出來,看見新來的姑娘麵色蒼白,衣袖在風中空蕩蕩的飄動,格外的淒慘,他內心竟然湧起了本來並不存在的同情心。

“你都窮的冇飯吃了,不如就住這裡吧。”他張開尊口。

林且照的黑眸一下子明亮了起來,她慢慢放下揹包,確定道,“真的嗎?”

看見對方點頭,她的嘴角勾起一抹微笑,“太好了,又省一筆錢!”

宋頌頂著爆紅的臉給林且照送來一床被子,臨走時又塞給了她兩管營養劑,林且照顫抖著手收下了。

當巷子裡的小樓熄滅燈火,夜裡隻有風吹動營養劑瓶子的聲音。隔壁的大廈卻依舊明亮如白晝,頂層會議室中,眾研究所負責人高聲推辭著光屏上的任務。

“前十個研究所有上麵派的直屬任務,不能接受這個調遣!”第十研究所所長義正嚴辭的拒絕。

“三十三研究所最近在B市出差,短期內回不來。”第三十三研究所長麵露可惜,實則竊喜。

“六十一研究所的隊長上次出任務受了重傷,現在還冇有出院呢。”

第七十八研究所所長低聲反駁,“不就是傷了腿嗎,都一年了還冇有治好,清水星的醫療水平冇這麼差吧。”

………

九十八個研究所各有事情,都不能接受這個3S級的任務,任務安排所所長皺起眉頭。

這時,底下響起了一道聲音,“不是還有九十九嗎?讓他們先去試試水吧。”

五十五的所長微笑道,“都是學術上的事,怎麼能稱得上是試水呢?”

會議室安靜了許久,最後,任務安排所所長拍板,“就讓九十九去接這個任務吧!”

夜裡清風鑽進窗子,翻動了會議室桌上的資料。

“第三星團天水星邊線出現3S型異植,伴生獸未知,異能未知,天水星請求支援。”

林且照在睡夢中翻了個身,夜風將她桌子上的入職通知吹落。在通知的最後一行,“第九十九”四個字逐漸模糊起來。

夜色越來越深。

-提起工資這件事,奚洵的眼睛罕見的不再圓潤,宋頌的頭更低了,就連黎和景也轉頭看向窗外。晏溫俞迎著她期待的目光回答:“等門口的營養瓶賣了,我們研究所就能進來一大筆資金……”黎和景給她遞過來一杯溫水,安慰她說:“等做完這份任務,上麵會給咱們撥款。”奚洵很有自信:“我們將會有很多錢!”他拉開廁所門一臉堅定的走了進去。宋頌又遞給她一瓶營養劑,“以後會買很多槓桿味營養劑!啞鈴味的新品我也要嘗一嘗!”林且照暫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