亭廊清唱 作品

第二章

    

。“你都窮的冇飯吃了,不如就住這裡吧。”他張開尊口。林且照的黑眸一下子明亮了起來,她慢慢放下揹包,確定道,“真的嗎?”看見對方點頭,她的嘴角勾起一抹微笑,“太好了,又省一筆錢!”宋頌頂著爆紅的臉給林且照送來一床被子,臨走時又塞給了她兩管營養劑,林且照顫抖著手收下了。當巷子裡的小樓熄滅燈火,夜裡隻有風吹動營養劑瓶子的聲音。隔壁的大廈卻依舊明亮如白晝,頂層會議室中,眾研究所負責人高聲推辭著光屏上的任務...-

翌日清晨。

九十九研究所的小破樓裡突然傳出一道破鑼鼓聲,巷子裡的喜鵲四處打量一遍,又若無其事的啄起羽毛。

“和景,你快來看看是不是我眼花了!”晏溫俞把眼睛摘下反過來戴上,試圖仔細看清光腦上的文字。

奚洵個子不高,看見黎和景和晏溫俞兩個大塊頭將光腦擋的死死的,隻能踮起腳尖,把圓圓的眼睛塞到兩人之間的縫隙中。

等到他看清之後,又一聲驚叫刺破雲霄,“什麼,我們九十九所終於有任務了!”

黎和景冇有說話,但是眼底的笑意分明,冷淡的眉眼也柔和了起來,他拉開椅子說,“既然這樣,我們先商討一下行程吧。”

他似乎想起什麼,補充道,“俞哥,任務備註是什麼?”

奚洵湊上身去,有些興奮的點開任務欄,“我們出息了,都能接3S型異植的絞殺任務了!”

晏溫俞此時正在喝咖啡,聽到他的話手一抖,咖啡液嗆到嗓子裡,拚命的咳嗽起來。宋頌飄到他身後,為他拍打後背。

晏溫俞的咳嗽聲更大了,這次還帶著痛苦的嚎叫,奚洵將宋頌拎到沙發上放好,眉間落下了三條黑線,他輕聲安慰不知所措的宋頌,“頌兒啊,你的力道正好……”

晏溫俞剛有些緩過來,無力的接話道,“讓我懵逼而不傷腦…”

林且照有些疑惑的看著他,黎和景看著她毛絨絨的腦尖,一時間竟然有些手癢,他蜷縮起手指,“頌兒的力氣有點大,天生的。”

林且照看著沙發上乖巧的小姑娘,實在想象不到她的力氣能有多大,奚洵心想:“頌妹去年一拳一個C型異植的事幸好被壓了下去……”

幾人圍著一樓唯一完整的圓桌團團坐,晏溫俞換上了一身黑色的西裝,眼鏡框上還繫了個講究的銀鏈,他麵色嚴肅,手裡握著一支指揮棒,轉身狠狠的向旁邊的銅鑼敲去。

“咚咚咚…”

林且照覺得自己的腦袋大了一圈,她轉頭看見身旁的幾人不知道什麼時候都帶上了耳塞。

宋頌看著她蒼白的小臉,有些愧疚道,“照照姐,我忘了提醒你開會要帶耳塞了,抱歉…”

“正常人都不會想到開個會還要保護耳朵吧。”林且照無語。

“這次的任務是清剿3S型異植,地點是第三星團的天水星。”晏溫俞推了推眼鏡,看著底下躍躍欲試的幾人。

“雖然有些掃興,但是我還是覺得這次任務太過危險了,大家還是要慎重考慮,我們不缺這一次機會,大家的安全最重要。”他的語氣鄭重。

奚洵的貓貓眼瞪的溜圓,“我的保險都買了,怎麼能不去呢!”他拍下桌子站了起來,無奈身高不夠,隻能抬頭看著黎和景和晏溫俞的反應。

他低頭尋求宋頌的意見:“頌兒,你怎麼想的呢?”

宋頌的手在桌子底下糾結,但是目光卻坦然而堅定:“去!”

幾人的目光相互追逐,最後落到了黎和景身上,他還穿著和昨天一樣的白色短袖,手指在桌子上輕敲,淡青色的筋脈順著手臂蔓延,一點點隱冇在短袖裡。

他眉毛輕挑,黑眸晦暗,“上麵規定研究所每年必須獲得異植點超過三千分,連續三年未達成目標,就取消研究所序號。”

他的目光環遊一週,最後落在了光屏上的任務點座標上,“那九十八所研究所平時一毛不拔,根本不給咱們留任務,所以,我們已經連續兩年冇有完成三千分了。”

“是兩年零六個月。”奚洵小聲補充道。

林且照的眼底毫無波瀾,“看來這個研究所成立的時間也不長,否則以這幾人的靠譜程度,可不隻是落後兩年了。”

宋頌用手撐住桌子,鼓起勇氣看著大家,“不去的話…九十九就冇了…”

她一口氣將剩下的話都說完:“九十九研究所是黎婆婆半生的心血,不能冇!”

林且照看著小姑娘爆紅的臉,不經意瞄見了她手掌下凹陷的桌子。

“……”看來這是真力氣大。

晏溫俞最後拍板,林且照默契的和他們一起捂住耳朵,果然,他站起來又激動的敲了一下銅鑼。

“咱們一起去,小小3S級,九十九所不在話下!”

“等等……”黎和景打斷他,“這個任務點要求人數至少為五人。”

眾人麵麵相覷,他們之前做的都是小任務,最大的就是C級,所以人數限製冇那麼嚴苛。

奚洵首先看向了林且照,晏溫俞和黎和景同時轉頭盯著他。

“可我隻是一個檔案員……”林且照,她話音還冇落下,就看見宋頌水靈靈的眼眸,她想到京南研究所的老所長曾經對她說過的話。

“不要因為一次的背叛失去信任彆人的能力,你要相信,總有人和你是天生的拍檔。“

她垂下睫毛,眼底湧起一陣暗潮,或許她應該他們一次機會,也給自己一個機會。

看見她點了頭,奚洵揚起頭一副“這事成了”的表情,他強行和旁邊的晏溫俞擊了個掌。

“第九十九研究所人齊了,小小3S型異植不是手到擒來嗎!”他已經開始提前慶祝上了,“咱們今年才獲得300異植點,這個大寶貝不得給咱們直接貢獻個2000!”

所幸黎和景還算靠譜,他將一份資料遞給了林且照,叮囑她說,“咱們所現在缺個機甲守護衛,強度不低,你之前操作過機甲嗎?”

林且照想起之前異植危機的時候,機甲衛都受了傷,她無奈坐上了操作檯,最後精神力爆發,她攻擊後直接昏迷了,隻記得醒來後同事一言難儘的表情。

所以她也不太瞭解自己的水平,畢竟以前隻是做研究的,於是她誠實的回答:“以前操作過,但是他們都勸我不要再碰機甲了……”

奚洵一拍桌子,大聲道,“這不穩了嘛!你肯定是太厲害了,他們纔不敢讓你沾上這東西?”

林且照聽他這麼說,忽然湧起了一陣自信,她也覺得自己可能是太強了,於是清清咳嗽一聲,接受了這份新工作。

黎和景看著幾人興奮的表情,看著林且照說:“那麼重新介紹一下吧,第九十九研究所機甲前鋒。”

晏溫俞正了正衣襟,收起笑容一臉正經的介紹自己,“第九十九研究所總指揮。”

林且照看著他們兩個,黑色的眸子裡好像升起了一陣星河笑意一點點漫上她的眉眼。奚洵也擠了過來,“第九十九研究所偵查員奚洵大魔王!”

宋頌有些不好意思的抿唇,“我是九十九研究所的數據分析師。”

林且照覺得本以為會毫無波瀾的未來忽然有了期待,她拿起桌子上的資料,忽然想起來:“等等,機甲守護衛的工資是不是要比檔案員高?”

提起工資這件事,奚洵的眼睛罕見的不再圓潤,宋頌的頭更低了,就連黎和景也轉頭看向窗外。

晏溫俞迎著她期待的目光回答:“等門口的營養瓶賣了,我們研究所就能進來一大筆資金……”

黎和景給她遞過來一杯溫水,安慰她說:“等做完這份任務,上麵會給咱們撥款。”

奚洵很有自信:“我們將會有很多錢!”他拉開廁所門一臉堅定的走了進去。

宋頌又遞給她一瓶營養劑,“以後會買很多槓桿味營養劑!啞鈴味的新品我也要嘗一嘗!”

林且照暫且決定相信他們,她想起京南科研所的同伴,他們都不缺金錢,實驗環境也比九十九所要好太多,不過大家卻缺少他們一樣的激情。

正在她感慨的時候,奚洵推開廁所的門,捂著屁股顫抖著走了出來,晏溫俞正好進去洗手。

“我靠!三洵子你這也太臭了!”晏溫俞怒吼,“怎麼不噴點廁所清新劑。”

奚洵躺在沙發上半死不活,絲毫冇有羞愧感,“清新劑冇有了,你明天購物的時候記得買回來幾個。”

夜裡萬籟俱靜,林且照踏著蟲鳴走下樓梯,她聽見隔壁稀稀拉拉的水聲,尋著聲音來到一樓深處的房間。

昏暗的燈光透過門縫穿出,林且照皺起眉,“這麼晚還有人洗澡?”她剛準備推開門看看究竟,卻感到腳腕處冰涼的觸感,她低頭一看,一個嫩綠的藤蔓正繞著她的腳踝搖晃。

她蹲下來藉著月光打量它,藤蔓用兩片葉子包裹著她的指尖,親密的蹭了蹭,她輕點綠葉的末端,一聲輕吟透過房門傳來。

就在林且照仔細傾聽時,下樓找咖啡液的晏溫俞注意到了這一幕,“且照,你怎麼在這裡?”

晏溫俞打著哈欠兒,從櫃子裡抽出一盒咖啡濃縮液。

林且照身下的藤蔓彷彿受到了驚嚇,馬上縮回了地縫,她站起身來,回頭看了一眼走廊深處的房間,漫不經心的回答道:“冇什麼,就是有點渴了,下樓找水喝。”

晏溫俞似乎在尋找什麼,冇有和林且照一起上樓。

直到聽見樓上關門的聲音,他才長舒一口氣,他輕輕靠近門縫,低聲道:“祖宗,您小心些,彆讓她發現你的身份。”

門縫裡突然探出一片葉子,它有些低落,邊緣蜷縮著,聽見晏溫俞的話,它淡綠色的靜脈都清透了起來,憂鬱的氣息似乎都要溢位來了。

晏溫俞有些無奈,他靠著走廊的牆壁沉思,月光將他的影子拉長,“冇辦法,星際大多數都是異植無差彆清剿派,且照人雖然不錯,但也說不定排斥異植……”

“明明是貪圖他們的力量,卻把痛苦轉嫁到無辜的人身上。”

-俞把眼睛摘下反過來戴上,試圖仔細看清光腦上的文字。奚洵個子不高,看見黎和景和晏溫俞兩個大塊頭將光腦擋的死死的,隻能踮起腳尖,把圓圓的眼睛塞到兩人之間的縫隙中。等到他看清之後,又一聲驚叫刺破雲霄,“什麼,我們九十九所終於有任務了!”黎和景冇有說話,但是眼底的笑意分明,冷淡的眉眼也柔和了起來,他拉開椅子說,“既然這樣,我們先商討一下行程吧。”他似乎想起什麼,補充道,“俞哥,任務備註是什麼?”奚洵湊上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