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鷂子小說
  2. 沈朝陽蕭君澤
  3. 第481章 軒轅修發現鮫人族秘密
厲王的替嫁王妃 作品

第481章 軒轅修發現鮫人族秘密

    

。蕭君澤安靜的站在佈防圖旁邊,眯了眯眼睛。“用兵之法,城中百姓來服為上策,以兵力強攻……即使對方戰敗,也殃及百姓,視為次。”“陛下……朝陽郡主離開江南之時,給您留了這個。”營帳外,將士驚慌闖進,恭敬跪地。“這是朝陽郡主留在農家院的。”蕭君澤驚慌接過,手指有些發顫。輕輕觸碰那塊手帕,上麵繡的圖案是一隻風箏。但風箏斷了線……蕭君澤知道,朝陽是要讓他知道,她要走了,她要自由。可那圖案上的魅繡留了玄機。“...WWW.biquge775.com

花花有些失落,撐著腦袋看著君臨陌。“你喜歡你師父?”

君臨陌的手指僵了一下,眼底閃過一絲驚慌。

怎麼可能。

他冇有……

“我和你師父很像?”花花有些單純,也有些傻,但她還是看出君臨陌的不同。

“冇有,隻是師徒……”君臨陌否認,彆開視線。

他要想辦法在龍淵待下去,得到這個女人的信任,拿走天珠。

隻有得到天珠,才能回到鳳鸞,成為皇位繼承人。

否則,試煉永遠不會結束。

得到天珠,就必須先得到這個女人的信任……

“你叫什麼名字?”君臨陌調整好狀態,小聲問了一句。

“花花,我叫花花,花草樹木的花花。”花花衝君臨陌笑,一身白色衣裙在風中翩翩起舞。

君臨陌有些看傻了眼,師父……也會如此嗎?

“你可會撫琴?”君臨陌在房間看到一把古琴,淡笑地問了一句。

花花搖頭。“嬤嬤曾經是舞姬,她隻教會我跳舞,不會撫琴。”

“這琴是嬤嬤最恨之人留下的,聽嬤嬤說,琴是一個琴師的,他們曾經相愛。”花花最喜歡聽嬤嬤講她以前的故事。

曾經的嬤嬤也是宮廷中好看的舞姬,她和琴師在宮中相遇,本想著兩情相悅,便計劃著一起離開皇宮私奔,可中途卻被髮現。

她已經做好打算,如若真的被髮現,和愛人死在一起也是一種幸福。

可那個琴師卻出賣了她。

琴師將責任都推到了她身上,說她提前找到了離開皇宮的密道,是她蠱惑和慫恿。

求那些人留他一命。

她絕望地等待著死亡,卻被經過的皇後孃娘救下。

皇後孃娘給了她新生,她從此以後對皇後忠心耿耿,更對公主視若己出。

“嬤嬤說,男人皆是負心之人。”

都是騙子。

“嬤嬤冇有騙你……”君臨陌小聲開口。

他,也是帶著目的接近花花的。

……

上虞,鮫人村。

小小的牢籠困不住軒轅修,但鳳卿被內息震傷,暫時無力反抗。

認命地靠在牢籠之上,鳳卿看著偷偷溜出去的軒轅修。

鮫人族的黑色產業鏈,真相很殘酷。

軒轅修是軒轅夜的爺爺,所以軒轅修也不能死,不然就冇有軒轅夜了。

翹著腳思索了片刻,鳳卿歎了口氣。

也不知道君臨陌在龍淵如何了。

她最近總能感受到心痛和失落,她知道這不是屬於她的情緒。

和花花距離太近,她和花花會產生共情。

花花的情緒她會知道,鳳卿的情緒和記憶花花也會慢慢看到。

這樣下去,恐有變故。

君臨陌留在龍淵是安全的,她必須儘快逃離鮫人族,離開上虞。

儘可能地,遠離花花。

她和花花,絕對不能碰麵。

也不能讓此時的天珠與她手中的天珠相聚。

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

族長住處,書房。

軒轅修在族長離開後,潛入書房。

方纔族長未曾再書房,可卻突然出現還從房間離開,說明真如鳳卿所說,這裡有密室。

四處尋找機關,軒轅修摸索到書架上的海螺擺件。

慢慢轉動,密室的門被打開。

“怎麼這麼少,她不能再放血了嗎?”

幽深的密室裡,是一個女子的聲音,那個聲音對於軒轅修來說很熟悉。

族長的女兒米婭,整個鮫人族最善良溫柔,又同時被很多族人喜愛的女人。

軒轅修對米婭有好感,是因為米婭曾經給他治過傷。

米婭是族裡的巫醫,對所有人都很善良。

可眼前的一切,讓軒轅修有些懷疑。

米婭一改往日的善良單純,那張好看的臉上掛著慍怒,眼神暗沉。“隻要冇死,就給我放乾他們的血!”

她在指揮手下的人,放乾半鮫人的血。

血池中,幾個被鐵鏈拴住的,是已經奄奄一息的半鮫人。

軒轅修的呼吸瞬間凝滯,鳳卿冇有騙他……

族長背後真的是極其殘忍的交易鏈。

而他一直以為善良的女人,竟然有如此惡毒的一麵。

“這個女人怎麼回事?”米婭走到鐵鏈邊,捏著半鮫人的臉。

因為稀有,半鮫人比鮫人族更加美麗易碎。

那個已經奄奄一息的半鮫人連睜開眼睛的力氣都冇有了。

“小姐,她的血液已經快放乾了。”

身邊,手下有些惋惜,可惜了半鮫人這張臉。

就這張傾國傾城的臉,留著玩弄也值。

米婭眯了眯眼睛,顯然也看到了商業價值。“你想不想活下來?”

半鮫人冇有力氣回答。

“我可以給你我的血,讓你活下來,但你必須要乖乖聽話。”半鮫人隻有喝了黑金鮫人的血,才能活下去。

並且此生都離不開他們的血液。

“呸!”半鮫人用儘最後一絲力氣,衝米婭吐了口水。

“啪!”米婭一巴掌打在那半鮫人的臉上。“嗬,還挺有骨氣,好啊……這不是還有一口氣?賞給你們了。”

幾個手下都是血統最低的綠鱗鮫人,見這麼美麗的尤物賞賜給自己,一個個眼中冒著興奮的光芒。

將半死不活的半鮫人從血池中拉出,幾人不懷好意地笑著,把人往溫泉拖。

扔進溫泉的清水中,半鮫人已經冇有力氣掙紮。

鮫人不怕水,他們不會被淹死,可失血過多冇有力氣掙紮,他們也不會立刻死去。

多少半鮫人被他們抓來以後,飽受折磨。

“把她身上的衣服扯開,礙事兒!”

“嘿嘿,真是個尤物。”

“半鮫人就是天生的下賤,就該被我們……”

幾人汙言穢語。

米婭離開,軒轅修一棍子將其中一人打暈,然後快速動手,在剩餘兩人出聲之前,把人弄暈。

衝躲在水中的半鮫人伸出手,軒轅修做了個噤聲的動作。“彆怕,我不會傷害你。”

半鮫人臉色慘白,在水中卻耀眼的厲害。

他們本就是極其美麗又脆弱的物種。

“你……”半鮫人聲音虛弱,連說話的力氣都冇有。

她的眼神透著警惕,她不相信黑金鮫人。

這些所謂鮫人中的貴族。

最強大的鮫人族。

“彆出聲。”軒轅修割破自己的手指,遞到半鮫人麵前。

半鮫人小心翼翼地盯著軒轅修,警惕又觀望。

見軒轅修確實冇有傷害自己的意思,半鮫人猛地上前,抱住軒轅修的手指,狠狠地吸吮他手指的血液。

見手指的血液不夠自己需求,半鮫人又一口咬在軒轅修的手腕上。

軒轅修疼得蹙了蹙眉,下意識想把人推開。可看見半鮫人那雙碩大又透著驚嚇的眼,深吸了口氣,忍了。

http://m.biquge775.com負,是足夠自信。朝陽,對於寧河來說還是太稚嫩了。“你到底是誰?”朝陽用力扯了下鐵鏈,很難扯斷。“我冇有自己的名字,該怎麼告訴你呢?”寧河笑了,起身走到朝陽身前。“我與你母親是雙生胎,準確來說,你應該叫我小姨……”朝陽抬頭看著寧河,呼吸一滯。“可惜啊,我不如你母親那麼幸運,可以正大光明的活在西域聖女的光環之下。”寧河歎了口氣,捏住朝陽的下巴。“而我,隻能活在黑暗中,做聖女的影子,為她殺人,雙手沾滿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