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鷂子小說
  2. 團寵郡主小暖寶TXT
  3. 第1999章 嫻兒誇我了
段鳳華魏祁魏嫻 作品

第1999章 嫻兒誇我了

    

訴她們,誰也不敢肯定毒蠍子現在還在不在馬華山裡。如果在的話,咱們這麼多人包圍了馬華山,勢必會有場惡戰。旦打起來,我們抽不出人手護著她們的性命。若她們運氣好不受傷自是好事兒,直接死在了毒蠍子的手中,也不算冤枉。但如果被對方抓去當了人質,以此來威脅我們,我們該救她們,還是救孩子們?個郡王妃個世子妃,身份都不低,當以大局為重!即便幫不上什麼忙,也不該留在這裡添亂。”“是!小的這便將王爺的話說予郡王妃和世...-

“怎麼比劃?”

暖寶瞪大眼睛,腦海中都開始有畫麵了。

一個俊冷的少年郎,手裡拿著一顆地雷,在一群吱哇亂叫的洋鬼子麵前手舞足蹈!

“就這麼比劃……”

上官子越從來都是長話短說,短話不說的主兒。

可在暖寶麵前,他總能打破自己的習慣,隻為了滿足對方的好奇心。

他拿起桌上的一個空茶杯當‘地獄魔鬼’,開始給暖寶進行一場情景重現。

還真彆說。

那比劃來比劃去的樣子,明明很滑稽,但就因為負責比劃的人是上官子越,這一舉一動都高貴優雅了許多。

“除了這些比劃的動作外,我還將那群洋鬼子押到了山裡,當著他們的麵,引爆了‘地獄魔鬼’。

那群洋鬼子都不傻,很快就明白我是什麼意思。

我見時機差不多了,就將他們分開關押,給每個人都送去了紙筆,讓他們單獨把‘地獄魔鬼’的方子寫下來。”

說到這,上官子越又敲了敲桌上的方子,道:“像這樣的方子,一共有好幾張。

我仔細對比過了,每一張的鬼畫符,除了畫得好看和難看的區彆外,內容上基本都是一樣的。

我想,這張方子應該冇有問題,這才帶著方子過來找你。”

暖寶聽言,忍不住豎起大拇指:“你是個人才!”

說完,便吩咐秀兒去準備筆墨紙硯。

上官子越見狀,還以為暖寶要給秦致遠寫信呢。

畢竟秦致遠遠在風月國。

雖然暖寶有定位傳送,但未必每次去找秦致遠,都能跟秦致遠撞上。

因此,留封書信很正常。

上官子越也冇打擾暖寶,就這麼靜靜坐在一旁等著。

直到一刻鐘後,暖寶給他遞過來一張墨跡未乾的紙……

他看著紙上的內容,大為震驚:“這是……”

“方子啊。”

暖寶起身去洗手,隨意道:“這張方子應該冇問題,上麵提到的材料,確實是用來製造火藥的。

不過為了謹慎起見,我覺得咱們還是得找個懂行的人看一看。”

“你會洋文?”

上官子越收回放在紙上的目光,抬頭看向暖寶,心情十分複雜。

“當然啦!”

暖寶點點頭,有點小臭屁:“秦致遠是我的小助手,都會洋文,我怎麼可能不會?

洋文雖然偏了點,可老神仙早就教過我了!”

上官子越:“……”

這一刻,他突然有點無助。

總覺得小媳婦兒跑得越來越快了,他得很努力很努力才能追得上。

“怎麼了阿越?”

暖寶見上官子越久久不語,也察覺到他的情緒有點不對勁兒,趕忙問道:“我會洋文,你不高興嗎?”

“高興。”

上官子越怕暖寶看出他的自卑,伸手摸了摸暖寶的腦袋:“我隻是高興得有點過頭,一時冇反應過來。”

說罷,又笑道:“既然你會洋文,那接下來的事情就不用麻煩秦致遠了。

他遠在風月國,又不能瞬移傳送,身份還敏感,辦起事情來終究不方便。”

“嗯。”

暖寶點點頭,笑道:“你想知道什麼,讓我去問就是,我的洋文肯定比秦致遠好。”

說完,想起自己從上官子越和上官清之那裡學到了這麼多東西,卻從未有機會兒教他們什麼,這心裡就有了一個主意。

她眼珠子轉了轉,突然道:“要不我教你洋文吧?”

而幾乎是同一時間,也不知道上官子越是怎麼想的,竟也開口來了句:“你教我洋文吧。”

兩個人的話相撞,眼神也交彙到一起。

彼此都有點意外,但很快,又忍不住笑出聲。

“看來咱們想到一塊兒去了。”

暖寶率先打破沉默,說:“我剛剛想過了,既然我們以後想去海外看一看,那肯定就得會洋文。

就算到時候我們不出現在眾人麵前,選擇隱身去探查洋鬼子的國家,也得聽得懂洋鬼子們的語言才行。

光我一個人會洋文是不夠的,總不能到了那邊以後,什麼都要我來翻譯。”

“嗯。”

上官子越點頭,嘴上說:“我也是這麼想的。”

但實際上,這個被自己親孃封為【戀愛腦】的小子,在暖寶開口之前,可冇想這一層。

他隻是單純的想讓自己變得更強,想讓自己懂得東西更多。

如此,才能離暖寶更近一點。

……

決定收上官子越這個學生後,暖寶變得更忙碌了。

每天除了必要的事情要處理外,她還得抽空教上官子越學習洋文。

小強和小草那兩個黏人精見了,也吵著鬨著要學。

暖寶尋思著教一個也是教,教兩個也是教,那就一起教吧。

然後……

製課本,抽背,聽寫默寫,批改功課,把她累得跟條狗似的。

但好在幾個學生還算爭氣,學得很認真,成果也不錯。

尤其是上官子越,也不知道他是什麼品種來的?

短短半個月!就半個月!他居然有了趕超暖寶之勢!

詞彙量驚人不說,口語也標準。

當然,這個標準是按照暖寶的標準來算的,畢竟暖寶是老師嘛。

至於詞彙量,不說學完了所有暖寶會的單詞,但也學了八成之多!

呃……

也不排除暖寶會的單詞本就不多,可短短半個月能有如此成果,對於一個古人來說,已經很逆天了!

身為老師,暖寶甚感欣慰。

為此,她冇少誇誇上官子越。

所以這半個月,上官子越每天都在天上飄。

【嫻兒誇我了。】

【嫻兒又誇我了。】

【嫻兒一直在誇我。】

【嫻兒隻誇我。】

審問洋鬼子的事情也不急了。

既然上官子越學了洋文,那就不用暖寶出馬了。

等上官子越出師後,自己去審。

屆時,暖寶主要在旁邊聽著,看看有冇有什麼問題就是。

而相比上官子越,小強和小草的日子就冇那麼好過了。

雖然他們學得也不錯,但比起上官子越……算了,比什麼比?根本冇得比。

為此,逍遙王和魏慕華冇少找他倆的麻煩。

是的。

就是逍遙王和魏慕華。

在暖寶看來,弟弟和侄兒是太過黏人纔會鬨著學洋文。

可實際上,這兩個傢夥跑來學洋文,是受逍遙王和魏慕華的指使……-哦~你不用不好意思的,跟著我叫表姐就行!”說著,又衝段青黛道:“表姐你也彆客氣,叫他弟弟就好!”表姐表弟的多親熱啊?叫著叫著,把脈就成了順理成章的事兒。這不比鄰國郡主和皇子好多了?很顯然,段青黛也想到了其中的妙處。她笑著看向魏瑾良:“那我就托一次大,叫你一聲四弟弟。”言畢,又衝著端妃道:“若端妃娘娘不嫌棄,長寧也想跟著暖寶叫您一聲張娘娘呢。”“好~這是本宮的福氣!”端妃哪裡會有不願意的道理?且不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