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鷂子小說
  2. 無情道
  3. 惹怒天道,囚與冰牢
揉碎滿天繁星 作品

惹怒天道,囚與冰牢

    

月柒桑砍去誰料月柒桑反手將百花殺抽出甩向範毅。範毅見勢不妙轉身向天外山的方向飛去。倒在地上的魅影為了完成這場合作。在眾人意識清醒之時用最後的力氣幻化成月柒桑的樣子手持百花殺將天帝天後斬殺。乘大家都還冇有反應過來轉身就向天外山飛去。在他們看不到的地方轉換方向向人界的子虛山飛去。魅影飛到山上的小屋。推開門看到正在等她的少年郎。本來少年郎轉身眉眼帶笑的看著自己的愛人。可看到愛人滿目瘡痍的站在自己的麵前眼...-

在三萬多年前,洪荒分裂,世界被分為天,妖,人,魔四界。

今日普天同慶天界邀請其餘三界共同慶賀仙窯池的兩位剛成年的小上仙,在路經人界日周山俘獲一隻禍害人間的千年大妖。

魔族大將範毅心想要不是我那閒散不問世事的魔君。這掌管四界的當是我魔界。範毅想到這裡心裡很不痛快。便私下與那隻千年大妖魅影合作攪亂這天界。魅影想到自己被捕的悲慘便變出一杯酒遞給範毅,範毅猶豫的看著這杯酒,但為了統一四界就豪爽的喝了這杯酒。魅影挑眉笑看範毅的豪爽便放聲大笑說著:“好,好這合作我答應了”。

範毅眼看時機成熟便讓魅影將絲香放入其他人的酒杯中,即便範毅掩飾的很好,但眼中的不善還是被天族太子妃錦梁發現。隻是妃錦梁也不知道他的動機是什麼便隻能暗中觀察。直到妃錦梁端起酒杯的那一刻才知道。剛想出聲阻止便看到眾人紛紛昏倒。看到眼前這一幕隨即喚化出逐流劍飛向範毅和魅影。可範毅留有後手駐紮在人界荒虛山的魔族軍隊看到範毅的指示就動身飛往天界。

即使妃錦梁憑一己之力消滅了大半魔族軍隊,但還是在絲香的影響下昏倒在地上。

此時遠在花界的月柒桑正與花族長老商議自己與天界太子聯姻。在商量完後看著眾長老走後,抬頭看向天界的方向彩雲密佈但還夾帶著魔族的氣息。月柒桑頓感不妙,便動身前往天界到了,到了天界的正天門看著到了一地的天兵天將立即用神識尋找妃錦梁所在何處。視線隨著神識的移動穿過仙瑤殿的大門最終在仙瑤殿找到了他。就立即受起神識去往仙瑤殿。月柒桑來到仙瑤殿前看著緊閉的門上鮮血順著空隙流淌下來。月柒桑水袖一揮石門緩緩的打開。映入眼簾的是範毅和魅影分彆手持雙祭和無影徐徐走向天帝天後和妃錦梁。看著煙前的一幕幕月柒桑喚出一柄長劍名曰百花殺飛向兩人以便於阻止的下一步動作。

魅影率先開口看向走來的月柒桑。月柒桑在魅影還冇有說完時就將她釘在天座後麵的三生鏡上。魅影不可置信的看著刺穿自己胸口的劍緩緩閉上眼暈了過去。

範毅為了魔族的霸業舉起雙祭向背對著他月柒桑砍去誰料月柒桑反手將百花殺抽出甩向範毅。範毅見勢不妙轉身向天外山的方向飛去。倒在地上的魅影為了完成這場合作。在眾人意識清醒之時用最後的力氣幻化成月柒桑的樣子手持百花殺將天帝天後斬殺。乘大家都還冇有反應過來轉身就向天外山飛去。

在他們看不到的地方轉換方向向人界的子虛山飛去。魅影飛到山上的小屋。推開門看到正在等她的少年郎。本來少年郎轉身眉眼帶笑的看著自己的愛人。可看到愛人滿目瘡痍的站在自己的麵前眼睛蓄滿了淚水快步上前想要抱住她,可手最總放了下,焦急的詢問她:“怎麼會傷成這樣”。見她不說話空降隻能自己尋找痕跡。看到胸口傷就知道她是被花神娘孃的百花殺所殺。憤怒湧上心頭。

轉身就想找花神娘娘理論。魅影看到他這個樣子,出口阻止說:“彆去”!空降轉身想要說為什麼?便看到搖搖欲墜的魅影,空降不假思索的伸出手抱著魅影跪倒在地。魅影抓著他的手說:“我罪孽深重,不值得你這樣”。便安靜的閉上眼慢慢愛去。可焦急的空降根本冇有聽她說的話,一滴淚落下空降紅著眼睛抱著她到天黑。

另一邊月柒桑用飛花令將範毅擊落。手持百花殺將其一劍封喉。範毅倒地後頓時龍吟鳳嘯。月柒桑預感不妙邊往回趕。

此時殿內妃錦梁跪坐在地上,雙眼空洞無物。周圍是在議論怎樣把月柒桑緝拿歸案的仙臣。妃錦梁聽到了聲音以為是魔族餘孽便喚出逐流飛向那人。咚!是重物落地的聲音。妃錦梁立即想要殺了魔族餘孽。起身走到門前映入眼簾的是心愛的佩劍刺穿心愛之人。血沿手臂流到地上開出朵朵紅梅。月柒桑平靜的看著地麵說:“汝安能不信吾”。妃錦梁紅著眼看著她終究說了一句押入冰牢。妃錦梁看著她的背影漸行漸遠。

-雙祭和無影徐徐走向天帝天後和妃錦梁。看著煙前的一幕幕月柒桑喚出一柄長劍名曰百花殺飛向兩人以便於阻止的下一步動作。魅影率先開口看向走來的月柒桑。月柒桑在魅影還冇有說完時就將她釘在天座後麵的三生鏡上。魅影不可置信的看著刺穿自己胸口的劍緩緩閉上眼暈了過去。範毅為了魔族的霸業舉起雙祭向背對著他月柒桑砍去誰料月柒桑反手將百花殺抽出甩向範毅。範毅見勢不妙轉身向天外山的方向飛去。倒在地上的魅影為了完成這場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