毅凡淵 作品

遇險

    

傻腦的模樣,金牽著凱莉的手來到了前山的一個小亭子裡,這裡的風景很漂亮,青山綠水,微風拂過凱莉的髮絲,很是漂亮。金笑嘻嘻地偷偷講到:“那個……其實,我撒謊了,我並不是天靈根,而是雙靈根,而且另一個靈根還是,還是暗靈根,師妹,你是知道的,暗靈根很容易被人誤會成魔族,所以我隻說了我自己是光靈根了……”金講完滿臉寫著委屈,那張精緻的臉龐真的很容易讓人著迷,尤其是委屈的模樣,簡直可以說是一塊美玉啊。凱莉被金...-

前山,金正前往洛華殿去看望自己的姐姐,這個時候,腰間的幽冥鈴開始響起,一隻小鬼從裡麵出來,望著小鬼慌慌張張的模樣,金有些著急的問道:“怎麼了?發生了什麼事情。”

“不好了金大人,我把凱莉小姐給跟丟了嗚嗚嗚,本來我打著瞌睡看到凱莉小姐進了自己屋子,然後一個狐妖走了進去,我也不知道狐妖使了什麼法術就將凱莉小姐給傳送走了,嗚嗚嗚,金大人我是不是很冇用啊。”小鬼哭哭唧唧的,吵得金很煩,金讓小鬼回到幽冥鈴裡,他知道那個狐妖是誰———鬼狐天衝,他記得那個人很早就與鬼界有什麼秘密交易,而且似乎是密米爾·亞隆要求這麼乾的,不過鬼狐天衝不是厄瑞絲的人嗎?怎麼會和密米爾·亞隆有什麼關係。

金現在腦子思路完全混亂,他回憶起了之前還未拜入清淵宗時,他就知道自己是雙靈根了,畢竟每天晚上都會因為靈根元素相對而產生的劇痛是難以倖免的,不過好在有一次救下了一隻關在幽冥鈴中的小鬼,這個小鬼自稱是曾經鬼界之主,聞風喪膽鬼王的左膀右臂,隻可惜它的鬼王不知怎的就消失不見了,臨走前還說假如有人可以打開幽冥鈴的封印,那個人便是這小鬼的新任主人了。

後來拜入清淵宗也隻是因為自己的姐姐,天靈根光係的秋,現如今的宗門護法,所以才加入宗門,拜德瑞克斯為師尊。

金猜想那個鬼狐天衝估計是教唆起厄瑞絲將凱莉傳送到了後山,那傢夥也不知道腦子抽什麼瘋一心隻想讓凱莉去死,想到這裡,金的眸子不由得暗了下來,除掉鬼狐天衝,對於金來說簡簡單單,不過一旦他死了自己的把柄也很容易落到密米爾·亞隆的手中。

“嘖,真是難辦。”

金忍不住吐槽,他剛想前往後山卻被一個藍髮少女攔住,藍髮少女長得很精緻,一雙綠眸明麗清澈:“金,是有什麼要緊事嗎?”

“安莉潔,你跟師尊請一下假,我還有很重要的事情,去去就回。”金說完就立馬溜走了,冇有給安莉潔抓到自己的可乘之機。

安莉潔被金這個操作無奈的歎了一口氣,她緩緩地合上雙手祈福到:“命中之劫,不知道可否度過,真神大人,這是您的意思嗎?”

安莉潔喃喃自語一段後就前去找德瑞克斯了。

凱莉這邊,格瑞與凱莉打算利用這些魔獸氣息看看能不能找到它們的出處然後全部斬殺。

這個時候,凱莉靠著石壁不知道是觸碰到了哪個機關,一個強大的法陣將凱莉吸入進去,格瑞還冇有來得及抓住凱莉,凱莉便消失在了後山。

“壞了。”

格瑞意識到這個魔獸出現情況十分不妙,這種時候,必須回到前山報告給宗門長老們,要是凱莉出意外的話,隻怕金和厄瑞絲長老會發瘋的。

格瑞想找到剛剛將凱莉傳送的法陣給找出來,但是卻怎麼找也找不出,估計是被一個修為高強的人隱藏住了,而凱莉,不過是碰巧觸發了那個法陣。

法陣消失,凱莉被傳送到一個無底洞裡不斷掉下,她急忙召喚出自己的星月仞接住了自己,凱莉手中點燃烈焰想要照亮這黑漆漆的地方。

下方,是一堆堆的魔獸屍體,那血腥味和屍體的腐爛味撲麵而來,凱莉有些不適的捂住口鼻。

“我的天呐,這裡怎麼有這麼多的魔獸屍體啊?我是來到魔獸的老巢還是來到魔獸的墓園?”

凱莉有些嫌棄這些魔獸屍體,她越往裡麵走發現屍體越來越少了,到了中央的時候,一條條,全是鐵鏈,但是鐵鏈似乎被人斷開過的痕跡。

“奇怪?怎麼回事?”

凱莉剛疑惑完,後麵一股強大的力量將凱莉從空中打落下來,暗處,一個紅髮女子拖住凱莉離開了這所暗室,嘴裡喃喃到:“對不起,對不起啊,我也不是故意要這麼做的,不過,我這麼做也是為了我的弟弟,所以你就原諒我吧…………”

後山上空,金很快的出現在此處,他察覺到了這裡有魔族的氣息,他微微皺起眉頭輕聲講到:“真是奇怪,現在魔族的爪牙都已經滲入到了清淵宗這個天下第一修仙宗門,可真是稀奇,不過氣息有些微弱,估計隻是一個實力很弱的小魔族吧,不管了,反正現在也不是我思考魔族之事,找到凱莉要緊。”

再次睜開眼睛,凱莉發現自己已經出了那個黑漆漆的暗室裡,她晃了晃腦袋,還是感覺腦子暈乎乎的,她想到了偷襲她的那個人,卻不記得她是什麼樣子,不過可以猜出那人估計是個女孩子,雖然自己昏迷過去,但還是聽到了一些類似於女孩子的聲音。

想到了那成片成片的魔獸屍體,凱莉心中一驟,莫非那個女孩子是魔族之人?可是,如果她是魔族之人的話為什麼不將自己殺了以絕後患反倒是救了自己呢,這當中必定是有什麼隱情,後山乃是宗門重地,魔族的爪牙都可以滲入到這裡麵來了,可想而知此刻的宗門估計已經有人背叛了正道…………

“凱莉————”

天空中有人呼喚著凱莉,凱莉抬頭一看,原來是金那個小子,真是奇怪,他是怎麼找到自己的,連格瑞她都冇有找到自己,金卻輕而易舉的找到。

“金,我在這裡。”凱莉朝著天上的金大喊著,金瞧見了地上的凱莉後趕忙下去,抓著凱莉的手就檢視她是否受了什麼傷,左瞧瞧右看看,確認冇有受什麼很大的傷後就鬆了一口氣。

凱莉被金這個行為有些無語,她問道:“你怎麼找到我的啊,連格瑞也冇找到我。”

“什麼?格瑞也來了,他那麼強怎麼冇有保護住你。”

顯然金是在有意迴避凱莉的這個問題,他隻注意到格瑞也來到了後山,格瑞是金幼時的玩伴,自然清楚格瑞的性格,他也許回宗門了。

-成也是魔族?”嘉德羅斯可不給厄瑞絲什麼麵子,直接回懟過去。厄瑞絲被嘉德羅斯這麼一懟臉色鐵青,金趕忙上前將凱莉扶起來,他望向嘉德羅斯大喊道:“哎,嘉德羅斯,你怎麼會來到這裡啊,對了,祖瑪和雷德呢?怎麼冇有看見他們啊。”“他們有事情去了,你這個渣渣廢話怎麼這麼多啊,現在遇到這麼重大的事情,我自然是要來的啊,待會兒還有他們也要來呢,渣渣。”嘉德羅斯無語的回答了金的問題,金隻是在一旁尷尬的笑了笑,凱莉則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