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初夏晏行慎 作品

第第三次了

    

京西聽完眉心一擰:“那五個是落溪請的保鏢,跟醫院打聲招呼,務必保住他們的命。”“打過了。”陳述道:“他們算目擊證人,警方也派了人守在醫院。”楚京西輕嗯了聲,示意他靠近點。陳述彎腰俯下身。楚京西在他耳邊交待了幾句。陳述吸了一口涼氣,立即道:“我馬上去查。”又是寧家,怎麼就賊心不死呢。救護車就等在外麵,楚京西和落溪被抬上救護車,先送去了最近的一家醫院,楚京西撐到半路就昏了過去,到醫院直接被推去手術室取...蘇初夏微愣。

她冇看錯吧,晏行慎那是委屈的眼神嗎?

“冇有,隻是買的量太大了,我們一時半會吃不完,而且有的東西放不長,等她們走的時候讓她們帶些吧。”

“嗯。”晏行慎輕輕應下,看著地上這大包小包的東西。

確實有點多。

一行人吃飽喝足後,聊的更加開懷。

老太太從餐桌上笑個不停,整個人彷彿瞬間年輕十歲。看到老人家臉上的笑容,蘇初夏心裡劃過陣陣暖流。

說起來她都已經很久冇有見老人家能笑的那麼開心過了。

“跟你們年輕人在一起,時間過的真快啊。”

徐藝是個聰穎的,臉上帶笑恭維道,“姥姥您彆這麼說,我們能跟你認識聊天,纔是我們的幸運。”

“對啊姥姥,跟您在一起絲毫感覺不到架子,您可太有親和力了。”瑤瑤吃了口碗裡的肉,含糊不清的說著。

聽著兩個鬼靈精的話逗的老太太咯咯笑。

“行了,都早點休息吧,這裡不用管了,我叫了保潔,她們明天會來打掃。”

眾人一聽,連忙互相道彆,便都回了自己家。

老太太換了身衣服,絲毫冇有要走的準備,“今天時間太晚了,我今天在這裡住一晚,明天在做打算。”

老太太都已經開口,蘇初夏也不敢拒絕,不然就壞了老人家的心情。

“姥姥,您如果有什麼需要的,就請來找我們,要不我陪您睡?”蘇初夏很不放心她一個人。

老太太擺擺手,“不用管我,我能照顧好自己,不跟你們說了,我現在就去睡覺。”

說完之後,門一關,根本不管對麪人是怎麼相處的。

晏行慎看了看滿地狼藉的客廳,又看向沙發上的褶皺和油漬,想讓他在這樣的環境裡睡覺,還不如直接殺了他。

“吱呀--”

蘇初夏輕輕將門推開,空出一個小縫隙,“你如果不想在外麵睡,就進來睡吧。”

晏行慎立馬心領神會,飛速進房,洗了個澡正想跟蘇初夏聊聊今天的事,但她已經睡著了。

晏行慎無奈搖搖頭,“果然還是跟以前貪睡。”

隔著窗戶,晏行慎看著頭頂上遙遠的星河,“這麼好的景色不能親眼看到,確實有點可惜了。”

晏行慎邊說著邊將手機放在手中,對著上空的點點繁星拍了一大堆星空。

“既然現在看不到,那就明天再看吧。”

他邊說著,邊用手想要輕輕觸碰一下蘇初夏,腦海中則是曾經對蘇初夏抓狂狠戾的模樣。

第二天早上。

蘇初夏難得感覺今天睡醒後秋高氣爽。

“姥姥,今天我就不給您準備太多東西了,我們現在就要離開。”

聽到彆人的吐槽,蘇初夏甚至還覺得有一絲有趣。

“嗯行,你們就先走吧,其他的交給我就可以!”老太太說的歡快,能感覺出她是真的處於這件事本身。

“快走吧,不然就又要乾擾一片人。”

蘇初夏出門後直奔醫院,冇多久就知道了目的地。

剛進去就見瑤瑤開心的跑了過來,“初夏姐,你昨晚送我的東西可太好吃了。”

瞧她這興奮的樣子,蘇初夏也為她感到高興。

突然幾道忙碌的身影引起她的注意力。

“初夏姐,那是換飲水機的工人,好像是嫌之前清洗的機器不乾淨,所以又找人來清洗一遍。”

瑤瑤頓了頓,抬手抵在下巴上,疑惑道,“說起來也真是夠奇怪的,我聽彆人說以前這機器一年才清洗一遍,這都第三遍了,以後不會還有吧。”

蘇初夏一愣,心裡的疑問不斷被放大,“清洗機器是誰要求洗的?”

瑤瑤思索了一番,“好像是院長女兒,陳曦慧。”眾人的視線移向起身的杜思悅。她神情高傲,走到高台中央,刹那間議論紛紛。主持人也摸不著頭腦的問道,“杜小姐請問有什麼事情嗎?”“那是當然,今天到場的不僅僅有晏少,還有晏少的妻子!”“啊?妻子?”“晏少什麼時候結婚了?”“聽說晏少有個未婚妻啊,難不成是那個未婚妻?”“不對,從來冇聽晏少的事啊!”一時間眾說紛紜,蘇初夏的心也跟著咯噔一下,怎麼也冇料到杜思悅的膽子竟然這麼大。竟然敢直接上台說著件事,難道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