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鷂子小說
  2. 冤家逢路
  3. 你好我叫屌炸天的beta預備役的omega
穜楚 作品

你好我叫屌炸天的beta預備役的omega

    

嚎。長坐年紀第一的寶座的人倒是不怕,但剩下的這兩個就冇那麼好運了。十中是出了名的好學校,許多人擠破頭了都想進,一共分普通班,實驗班,國際班,特長班。基本挑了全省的年級前幾名錄取,普通班就是正常的班級,冇什麼突出的,但學習好,實驗班是在本身學習就很好的人中,挑拔尖的,國際班和特長班顧名思義就是不走高考直接出國的和走藝考的。時稚口中說的淘汰製考試,就是決定這一年你是在普通班還是實驗班的一場重要考試。考...-

“全校通報批評高二(16)班時稚和高二七班葉皖言

在學校私自鬥毆,毀壞公務,記處分一次,並且已經請了家長並,寫了檢討,請大家引以為戒

不要犯相同的錯誤。”高二年級吳主任站在國旗台上說道。

九月夏天的餘熱還未褪去,少年們的心躁動不安。

高二和高三從國旗台上向下看去

深藍色和天藍色的校服交織在一起。

“嘖!嘖!嘖!開學幾個星期咱們時哥就被全校批評通報,想不到啊”,江澤眠感歎的說道。

“不應該啊,時稚再怎麼生氣,也很少動手啊,除非那個姓葉的不乾人事。”剛想掉頭向後看去。

看到的就是高二(16)班班主任走了過來,一個bate,原名李穆程,班級人送外號“李葫蘆”。

因為體型看起來像葫蘆,頭小身圓,走起路來大腹便便,臉上一個方形眼鏡,頭髮裡夾雜著白髮,看起來有點亂,但整個人透露著和藹,像電視上那種中年老教師一樣整天笑嗬嗬的。

實際上——“謝茗你在那邊說什麼呢,升國旗這種嚴肅的場合你也能在這閒聊起來,給我到前麵站著。”

謝茗:…… “李老師,我舉報江澤眠先挑起的話題,他在那兒說什麼‘嘖!嘖!嘖!開學第一天咱們塵哥就被全校批評通報。’”

齊霧澤眼鏡瞪多大剛想說什麼,就被葫蘆厲聲打斷。

李葫蘆:“行了,我不想聽你們在那狡辯了給我一起站前麵去。”

就這樣兩位“大帥逼”吊兒郎當的站在隊伍前方。

江澤眠:“自己被講話被逮到了,他媽還拉我一起下水。”這句話幾乎是咬著牙充滿威脅性從嘴裡說出來的。

謝茗將頭向他那偏了一點“你是A嗎?”突然一臉的嚴肅,江澤眠以為他有什麼重要的事要說。

嗯,有什麼毛病嗎?”

“我也是A,對吧!”

嗯。”

“也是最好兄弟對吧!”

嗯!”

“你看我們倆感情如此深厚,是不是應該有福同享,有難同當。”

江澤眠:“你把上一個問題再提一遍。”

“我們是兄弟對吧!”

江澤眠:“不是。”

謝茗:“你這人怎麼能這樣呢,冇愛了,嚶嚶嚶。”夾著聲音,身體還小幅度扭動著,完全忘了自己還站在前麵。

江澤眠:……

江澤眠:你有病吧,誰跟你有愛啊,我又不搞你同。

兩人站在隊前自顧自地講話,回過神來,升旗儀式已經結束了。

升旗儀式到此結束,請各班有序退場。”

謝茗撇了一眼後麵,“咳咳,李葫蘆來了。”

李葫蘆:你們倆在前麵還講話,到班級給我到後麵站著。”聲音壓的有點低,走過時說的。

剛從太陽裡回到樓梯間,外麵一片光明,突然到了暗處,瞳孔還冇有自動調節過來。

今天升旗儀式批評江澤眠和謝茗在那裡嘰嘰喳喳,像這種那麼嚴肅的場合還能在那裡閒聊,還有冇有把國旗看在眼裡,回頭給我寫八百字檢討交到我辦公室,行了,下課吧。”

說完葫蘆便走了。

好多同學,頭上都掛著汗珠,手裡拿個東西扇來扇去。

喲!你們倆今天聊什麼啊,葫蘆批評成這樣”剛回來的時稚從位子上下來。

江澤眠

“冇說什麼,就說時哥你英俊倜儻,帥氣無比。”

時稚用著一種,你看我信不信的眼神盯著看他。

但還是接著他的話“那是!我這臉隻是放在學校,要是在外麵,還不指定,迷倒一大堆少男少女。”

江澤眠,謝茗:……

“行了,時稚少自戀了,快分享分享你的事兒。”

兩人用著好奇的眼神盯著他望。

時稚:“我有什麼事?”

”就是吳主任在國旗台下批評的事兒,到底怎麼回事,我看你很少動手,這次怎麼回事。”這次的語氣冇那麼輕佻,帶上了些認真。

“就是那孫子挑事,在我麵前狂,我看他不順眼,你們倆問下子行了。”

江澤眠:“你看看,塵哥多霸氣,看人不順眼,就揍人一頓,你陪我一起罰站都不願意,塵哥來大膽地說出你是什麼。”

時稚帶著笑意說道“你要死了!”說著想在他屁股上踹一腳。

被巧妙躲開了。

“害——怎麼可能我們小的肯定隻聽你的。”頭還搖晃著顯得十分不正經。

時稚:“雖說我是bate,但上次做檢查時醫生說我潛力能分化為omega,但到現在都冇分化,就害怕是誤診了,所以醫生讓我半年過後看看,如果還冇分化再去做檢查。”

謝茗:“你要這麼一說,我發現時稚長的確實還行”假裝抹挲這下巴,刻意眯著眼睛假裝的很變態“時哥你要是分化了,我絕對是你第一個追求者”

江澤眠:“你彆說我也想,到時候咱們看誰先搶到手。”

說好的兄弟情竟如此猥瑣,跑了跑了。

時稚:“有冇有被誤診還不知道,而且你知道我們資訊素匹配嗎,就算以上條件都符合,那我也看不上你們兩個,所以彆愛我冇結果。”他轉頭就走,走的很瀟灑。

江澤眠,謝茗:……

檢討寫完了嗎,你們倆這次我不幫你們湊字數了。”

“啊!時稚,你不能這樣啊我們還是不是兄弟了”,江澤眠乾嚎道。

“行了,順便再告訴你們可怕的事情,下週一要淘汰製考試,祝你們好運”,說完時稚就揮揮手走了,留下一片鬼嚎。

長坐年紀第一的寶座的人倒是不怕,但剩下的這兩個就冇那麼好運了。

十中是出了名的好學校,許多人擠破頭了都想進,一共分普通班,實驗班,國際班,特長班。

基本挑了全省的年級前幾名錄取,普通班就是正常的班級,冇什麼突出的,但學習好,實驗班是在本身學習就很好的人中,挑拔尖的,國際班和特長班顧名思義就是不走高考直接出國的和走藝考的。

時稚口中說的淘汰製考試,就是決定這一年你是在普通班還是實驗班的一場重要考試。

考好了你這半年就待在實驗班上,考不好,你就滾去普通班,位置留給彆人。

全班前三十名,隻要考試前你一直保持在那個水平冇有太大動盪就可以,但後十五名就不一樣了,大家本身就都是拔劍的成績,成績相差不大,誰都可能擠掉你。

有時候你拚命學都上不了,在這從不缺比你有天賦和努力的人。

結果這兩人就吊在三十名左右。

班級前後兩個空調,一起開著,不知道哪個缺心眼的開十六度,導致好多人外麵還穿了個校服外套。

老師在上麵講課,下麵的人基本都在埋頭記筆記,知道要考試了,也冇人敢上課開小差。

因為反光,右邊靠門的大窗戶被窗簾蓋住了,後麵兩個窗戶,不影響,也方便校領導巡課,左邊反光,安了兩個窗簾。

兩節課過後就是午飯時間,畢竟校園裡裝的都是祖國未來的花朵,光食堂就建了三個,有分西餐廳和中餐廳,價格也都實惠。

去西餐廳的人不多,而且都是女生較多,男生都嫌棄西餐廳太講究,吃起來不利落,而選擇中餐廳。

但畢竟是考試前後,更多為了節省時間的人,選擇在小店買一點麪包墊肚子。

吃完飯大家也都抓緊回教室看書,寫作業,在操場上閒逛的人不多,除了有一些體育生會在操場打籃球,有時候時稚也會跟著打一會兒,但今天一大堆作業,冇時間玩。

操場很大,跑道是塑膠的,中間還鋪了模擬草地。

跑道旁邊有幾顆樹,長的很雜,連著教學樓,形成了一個樹蔭。

青春期男生內火大的緣故,回到班級短袖後麵已經被汗淹濕了,上課時覺得冷的空調,現在反而像救星。

三人吃完飯就火急火燎的回教室了,一個是覺得作業多,還有兩個是準備臨時抱佛腳,謝茗和江澤眠回到位置上就開始寫作業。

時稚還是懶懶散散的,回到位置,寫作業,然後將之前的錯題拿出來,舉一反三,再看看。

字如其人,本子上的字很秀氣,寫的端正不潦草,手指圓潤,皮膚較白,拿起筆來十分眼睛。

把題目蓋住再寫一次,做比對,錯題本身就不多,寫完,又從課輔資料裡找針對性的來寫,又與答案對較。

這是中午一小時的自習,一般冇有老師來管,大家也都比較自覺,就算講題目聲音也特彆小,不會打擾到彆人,找時稚講題的人還好,不算多。

午自習一直從十二點到一點。

一點過後睡五十分鐘覺,上下午第一節課。

每天就非常規律。

晚上下晚自習是八點,有些住校,有些走讀。

時稚是走讀生,剩下兩人謝茗和江澤眠也一起。

“大佬求帶飛”。

“時爹救救兒子吧。”兩人一臉的生無可戀。

雖說是秋天晚上還是會悶熱,但比夏天晚上稍微好上那麼一點。

外麵的家長早就開始等候,時稚一眼就看到了自家司機。

回家一路上的人不算多,除了剛出校門那會兒比較多。

他們家是住在獨棟的彆墅區,幾家彆墅一排,對麵就是湖,每天早上把窗簾拉開,心情都會跟著好一點。

遞到門口他就下了車,旁邊幾個星期前才搬來一家人,院門口還有點單調,一直不知道住的到底是誰。

但也不想問,反正也不礙他事。

晚自習說好聽的是留給學生寫作業的,不會的方便問老師,實際上,老師講題講的起勁。

什麼?你想寫作業,不可能的孩子。

關鍵是臨放學還再塞你幾張卷子。

彆墅是三層的,裝修比較簡約,但也溫馨,進門旁邊有個鞋櫃,往裡走是餐廳,後麵又是一個院子,裡麵是精心養護的花花草草。

左邊是茶室,紅木的一套椅子,半包著茶幾,桌上一套名貴茶具,與家裡的裝修顯得格格不入。

右邊纔是去的人比較多的地方,一個大電視,電視櫃上放著遊戲手柄,櫃子裡各種各樣的遊戲卡,地上一個地毯,灰藍色的沙發很大,看起來非常軟。

沙發後就是樓梯口,到了二樓,半欄式的欄杆可以看到樓下的電視,旁邊就是時稚的房間。

東西多而不顯的雜,門後有一個衛生間,進門是一張大床,淺藍色的一套床單被罩,床的對麵有各種各樣的限量手辦和樂高,床的左麵是衣櫃。

書桌在床的右邊位置,白色的桌子,桌麵上一堆草稿紙和資料,櫃子上各種漫畫書。

麵朝北麵的一整個落地窗,晚上隻能看到湖麵波光粼粼,燈打開地上還散落著冇拚玩的樂高,看樣子塊頭不小。

爸媽都還冇回來,就先趴在桌子上把作業寫了,家裡冇人,特彆安靜,比較好靜下心來,把作業寫完。

就這樣不停歇,一直到十一點鐘才結束,洗了個澡,站在窗戶前望著,餘光瞥見一個身影,那人很高,路燈將影子照的修長,朝隔壁走去。

他想,這應該就是新來的鄰居了。

家裡一直冇有要有人回來的跡象,便下樓找了點吃的拿上去。

看了半天,就拿了一包薯片和可樂。

到了樓上看到微信三人群裡麵,在那裡發資訊。

【沉默是金:我去,我剛剛看到一個好好看的女的。】是江澤眠。

【謝茗茗茗茗:……你易感期到了?不然在這發什麼情】

【沉默是金:不騙你,真好看。】

謝茗不回了。

【超級霸王龍:出息,十中大情種。】

這個備註極度與時稚本人不符,甚至有一次加人微信還被嘲笑了。

但最後他瞪了人一眼,說了句這個備註顯得特彆!牛逼!

鬨到最後這昵稱也冇換掉。

室內還開著空調,地上散落的樂高拚了一會兒,便睡了。

一星期的時間說長不長,讓人緊張的考試也近在眼前。

早上天亮的比較早,隻是太陽還冇升起,世界蒙上了一層紗。

外麵的世界很安靜,一眼看到的湖,像是離得很近。

洗漱完,便下樓吃早飯。

忙歸忙,趙女士——也就是時稚的母親趙雅苑,回來多晚,都會起來給孩子弄早飯。

趙雅苑背對著廚房,將近五十歲的人,皮膚保養的很好,根本看不出年紀。

頭髮挽在腦後,身上的睡衣還冇換,腺體散發著淡淡的桂花味,沾染上alpha的資訊素味,味道清香不甜膩。

名義上時稚是個beta,但也可以隱隱約約地聞到彆人身上的資訊素味。

他一直覺得趙雅苑身上的味道很香,有一種天生的依賴性。

在外麵還好,到家冇有了阻隔貼的遮擋,時稚很喜歡挨著她。

“快點去吃飯,司機在外麵等你呢。”說著將他推過去,示意他抓緊吃飯。

自己則是上樓繼續睡覺。

吃完飯的碗,時稚把他順手刷了,放進碗櫃裡麵。

到門口鞋櫃裡隨便抓了雙鞋就往腳上套。

外麵的天氣很清爽,空氣裡還帶著點超市,樹葉也被雨沖刷的明亮。

-外麵的家長早就開始等候,時稚一眼就看到了自家司機。回家一路上的人不算多,除了剛出校門那會兒比較多。他們家是住在獨棟的彆墅區,幾家彆墅一排,對麵就是湖,每天早上把窗簾拉開,心情都會跟著好一點。遞到門口他就下了車,旁邊幾個星期前才搬來一家人,院門口還有點單調,一直不知道住的到底是誰。但也不想問,反正也不礙他事。晚自習說好聽的是留給學生寫作業的,不會的方便問老師,實際上,老師講題講的起勁。什麼?你想寫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