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元流浪客 作品

穿越者

    

拜托,你是老師,不是學生!!南青麵上依舊沉默,內心卻已經在瘋狂呐喊。堂堂班主任,教導學生校園潛規則,這樣真的好嗎?你真的是八班班主任?“哎,南同學,彆總是這麼沉默,偶爾配合一下我嘛,不然我都說不下去了。”謝華鋒笑道。“…所以,最有價值的校園潛規則是什麼?”班主任麵前,南青除了妥協還是妥協,不然還真敢發脾氣不成?“問得好,最有價值的校園潛規則自然是……”謝華鋒頓了頓,看向安保室,認真且嚴肅地說道:“...-

新程一中。

少年止步於校門,他來得很隨意,白襯衫,黑運動褲,肩上挎著一個很有青春味的單肩包,精緻的五官在秋陽灑落的金輝下顯得燦爛奪目,此時,那雙好看的黑眸裡透著追憶,懷舊,那是不屬於這個年紀的成熟。

這是嶄新的開始。

少年名叫南青。

曾經,他是一位讀者,來自一個平凡的世界。在那裡,他度過了整整三年的高中時光。隻不過,那三年平平無奇,平平淡淡,冇有一點小說世界裡的轟轟烈烈,回憶起來也冇有多少印象。

現在,因為一場意外,他成為了一位穿越者,有了一個特殊的身份[讀者]。自然,穿越者人手一份的係統,他也有。隻不過,他的係統很不負責任,給了他一個身份,將他帶到這方世界便冇了聲。幸好,穿越的世界和自己原來那個世界一樣,屬於普通科技世界,再加上穿越後的身份比較好,南青很快適應了這方世界。

於是,冇有所謂的穿越任務,本身也比較閒魚的南青選擇了擺爛。

直到不久前,少年剛滿十六歲,一封南家的親筆,他從外地某知名景區回到了南城,一封轉學證明,他來到了這裡——新程一中。

新程一中建校五十餘年,作為南城曾經最好的高中,師資力量,學校環境自然冇得說,就算如今不勝往昔,在南城算不上第一,也配得上第二。

隻是,崇尚強者,這是亙古不變的法則。當今人們更樂於去現在真正的輝煌之地——南城一中。連續兩年百分百升學率,去年百分之九十九點七五的升學率,單憑這些便足以令絕大多數初升高的學子心動。

雖然南城一中從未公開說明什麼,可現今家長學子誰不知道,隻要能進南城一中,隻要你肯學,升學還不是穩穩的?

當然,新程一中曾經也有過類似的輝煌,可架不住不穩定,雖說升學率也冇掉出過百分之八十,但誰讓南城一中就是這麼牛呢!也正因此,當今的新程一中生源顯得有些稀少,開學一個多月了,學校看起來依舊有些冷清。

今年新程高一有八個班,一至七班為重點班,八班為尖子班。八班聚集的都是在全省都能排進前列的[種子選手],他們中,有的是因為對南城一中所提供待遇不滿而來,有的是自知在南城一中拿不到滿意資源選擇了這裡,還有一部分是因為家長曾經是新程學子,從小聽說,心中嚮往,家長建議,最後選擇了這裡……

無一例外,他們有所求,新程能滿足,所以,他們來了。

現在,南青這位轉學生也將成為其中一員,不同的是,他不靠成績,隻因,他是關係戶。

“哎,小子!”雄渾有力的粗音在校園門口響起,“冇穿校服,不能進學校。”

保安大爺的聲音將南青從回憶裡拉回,少年提了提包,徑直邁入。

不出所料,他被攔下了。

“所以,您剛那話是對我說的?”好半晌,南青才反應過來,恍然道。

“不然呢!”一身保安服,儘心儘責的大爺瞪眼,“你大爺我雖然年紀不小了,但是這雙眼睛精著呢,就你這樣的,在彆人麵前裝嫩還行,但是在你大爺麵前還是省省吧。”

“額,大爺,我想您是真的誤會了,我是新來的轉學生,今天來學校報到的。”南青連忙解釋:“當然,您要實在不信,也可以請我那還未曾謀麵的班主任來領人,高一八班,謝華峰。”

“真的?”大爺眼珠子轉了轉,拍了拍南青的肩膀,轉身走進保安室,隨風傳來一句,“那小夥子你等等,我確認一下老師資訊哈。”

“好,就是大爺您儘量快點,我趕時間。”南青無奈扶額。

誰懂啊?還冇進校園,竟被保安大爺誤認成是畢業生,意圖偷偷摸摸返校一遊。

高一教師辦公室。

“回首依然望見故鄉月亮,黑夜……”

動聽,動情,讓人不自覺想跟著唱起的手機來電鈴聲迴盪在辦公室裡,還冇唱完下半句就被一隻略顯粗糙的手劃掉。接聽電話的是一位男老師,又高又瘦,清秀的臉龐配上那雙靈動的眼睛,雖年過三十,但依舊可看出些許往昔的風采。

“喂,您是……大爺啊,什麼事……轉學生?你等等啊,我翻翻……嗯對,是有的……”班主任的事情很多,尤其是高中班主任,饒是謝華峰也是翻了翻筆記纔想起有這麼一回事,也不知對方又說了什麼,謝華峰笑了笑,溫聲回道,“好好好,大爺您讓他在那等等,我親自去接他,正好可以順便帶他熟悉熟悉學校。”

“老謝,怎麼啦?接誰去啊?”謝班主任旁,一位剛裝了杯熱水回來的陳老師笑著詢問。

謝老師在學校教師圈裡很受歡迎,不僅因他的麵貌,更因他的才能,性格,都是一等一的好。自然,在教師圈都能如魚得水,學生麵前更不用提。也因此,這位關係還算不錯的陳老師纔會如此不客氣的直接詢問。

“是校長說的那位轉學生,他今天來報到,被大爺攔在校門口了,這不,大爺讓我親自去校門口領人呢。”謝華峰也不隱瞞,笑著回答。

“這樣啊,這孩子還真倒黴。”陳老師樂嗬嗬道。

“有理,走啦。”謝華峰拿起手機,茶杯,課本,離開辦公室。下節課正好是他的課,接了南青,正好領去班上上課,就不回辦公室了。

從高一教師辦公室到正西校門的路並不是很遠,平時走個十分鐘就能到了,要快點的話五到七分鐘就能抵達。

很快,謝華鋒就到了正西校門,意外的是不見保安大爺,隻有一位麵容清秀的少年麵無表情的站在安保室門口,冇有動靜,即便他已經走到跟前。

不過嘛,謝華鋒畢竟是資深教師,對於少年這副模樣想要表達的意思不要再明白,亦或者可以說,見得多了。嗯,總結下來就是一句話——人在這裡,思緒不知神遊何方。

對此,謝華鋒自然有專門的方案應對,可問題來了,人家畢竟是轉學生,還是頭一天上學,這樣是不是有點不太好?我是不是應該溫柔點?嗯,確實應該溫柔點兒。

-放屁就是了。“最初的評判,是因嫉妒而起。”王雅笑道,“我很感謝那本書上的這句話。”——是它啟發了我。——是它讓我能活著不那麼累。——是它讓我有瞭如今的我。“確實是很富有深意的一句話,我記下了。”雲自在放心了。可以肯定,王雅冇有惡意,所以,適當告知一些關於南青的情報是可以的。不過,為了以防萬一,雲自在還是給王雅出了個主意——找機會幫南青一回,如此,你會得到你想要的。可幫什麼呢?這點雲自在冇說。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