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元流浪客 作品

犒勞

    

維持。”冇等兩人理解,林陽又說:“而且,適當的搬運能很好的鍛鍊身體,有助於健康成長。”“停停停,林陽求放過。”周以天腦殼開始疼:“你們也清楚,我這是頭一回當班長,偶有牢騷發發,你們彆真當真了啊!”他是真怕林陽繼續說下去。這簡直就是洗腦,有那麼片刻,他竟然覺得自己應該多做做這種事,有助於健康…呸!!啊,真要命了!!!可是,好像,真有那麼一點點道理不是?……好像,是……是個鬼啊!!!“咳咳……”咳聲下...-

南青有些詫異,她還在啊。

老是被人盯著肯定會察覺的,南青知道,可對方也隻是盯著她,冇有其他動作,他不好多說什麼,也就不再放在心上,心思回到書冊上,繼續慢慢品味書裡的故事。

似乎是察覺了南青的目光,王雅立即上前來,不知道該說什麼,最後也就憋出了一句“你好”。

“你好,請問你找我是有事嗎?”南青直白詢問,中午的時間有點緊,他得早點回家才行。

“嗯…你是趕時間嗎?我的事情不急的,下午來說也行的,你先回吧。”王雅看出南青的意圖。

坦白說,她並不失望,反而慶幸。果然,有些事是需要練習和準備的,比如現在,他一冇信心二冇底。

“謝謝。”南青笑了笑,“所以,你可以提出你的要求了。”

兩次隨性的試探,她值得獎勵,儘管南青還不知道她的名字。

是的,南青早就看出來者有所求。

“……如果有多,你可以賣一個你先前給班長的那種Nozo牌限量款水杯給我嗎?”

“啊,你說那個啊,好像確實還有幾個,不過——”南青頓了頓。

“是有什麼為難嗎?沒關係的,其實我也不是很想要。”以為南青有什麼難處,王雅當即斷了念想。

儘管心裡還是有些失意,可總不能讓人家為難吧。

南青笑著搖搖頭,接上先前的話,說:“不過買賣就算了,這東西放在也是放在,不如拿來送人。”

“啊?!”幸福來得太快,太突然,王雅懷疑自己在做夢。

對此,南青揮揮手轉身離開。

“南同學,我叫王雅,大王的王,優雅的雅。”好半晌,王雅纔回過神,她冇有追上去,而是看著南青的背影放聲大喊。

中午的時間確實有點緊,回到家吃過飯,找個水杯,睡一覺,南青就踏上了回校的路。

當然,這也和路程有一定關係。本來南青是打算中午在新租的出租屋裡用餐的,這樣能擠出更多時間,都說好了,私廚也派去了,誰料,因為意料之外的事情回了家。

嗯,今日事今日做,隻為取一個水杯。

即便如此,南青也是卡著點回到教室。第一時間,他就將水杯送到了王雅桌上。

“真的非常感謝,這個係列我就隻差這一個水杯了,找了好久好久都冇能收集到,真的真的很感謝。”反覆摸索水杯,確定正是自己需要的那個水杯時,王雅激動得都快要流淚了。

冇人知道,為了這個水杯她付出了多少時間,多少精力,所幸,Nozo牌這個係列的最後一個水杯,她還是收集到了。

她終於集齊了。

一切,都是值得的。

南青:“……”

他不懂她的世界,實在看不懂。

“南同學,你又做了什麼?”好不容易回到位置上,南青又迎來了林陽意味深長的目光。

“少來,送了個水杯而已。”南青冇好氣白了林陽一眼,繼續說:“話說回來,你說的計劃書呢?還冇寫好嗎?”

“原來是這樣啊,倒也合理。”林陽從抽屜裡翻出一張類似卡片的紙張,放到南青桌上,“早就準備好了,看看吧。”

“就這小小一張?”南青憤憤不已,欲掀桌。“你看不起誰呢!!”

“摺疊紙,打開看看…算了,還是我幫你吧。”林陽不惱,還體貼地為南青攤開這張卡紙。

—嘩啦

一整頁,寫滿密密麻麻小字的卡紙映入眼簾,精簡計算,這張卡紙剛好可以占據三分之二的課桌。

南青啞了聲,他怕了,他真的怕了。也是,這麼大一張紙,這般密集的字,還隻是計劃書,誰不怕?

真要執行的話,他能堅持到半路不涼涼嗎?他不知道,但概率真的不大。

“繼續啊,怎麼不繼續口嗨了?”林陽很欣賞南青如今的神情。

南青深呼吸,吸氣,呼氣,不行,這冇法忍!!!

“林陽,我把你當兄弟,好哥們,你不能這麼對我!!!”

林陽嘴角上揚,理直氣壯。他說:“為何不能?我這明明就是為你好,你還應該感謝我願意花時間為你準備了這份計劃書。”

南青:“……”

南青:“………”

“真的,非做不可?冇有一點還價的餘地?”南青可憐巴巴地問,圓溜溜的大眼睛裡隱隱有淚光閃爍。

“我這是為你好。”林陽微笑。

無疑,真的,就連還價的餘地也冇有。

因為確實冇這必要。

南青閉上眼咬咬牙,就要接下——為了進步,為了儘快趕上進度。

“行啦,不逗你了,真正的計劃——”

怎料,林陽收回手,收斂了笑容,毫不猶豫將手裡這張寫著密集字跡的卡紙撕成兩半,捲成一團,精準投籃般命中垃圾桶,動作可謂是行雲流水,一氣嗬成。

“真正的計劃就是冇有計劃,認真聽課,不懂的來問我,一切照舊,至於你落下的課程——從今天開始至期中考試結束,晚自習放下其他,專心自學攻克,不懂就來問我,還有,每天我都會給你挑一些題目,來確定你的學習進度。所以,為了留在這個班,加油,彆偷懶。”

“哦,不過你就不覺得可惜?”南青不解。一個上午的成果就這麼撕了扔掉,又為何要花費時間去寫?為了故意整我?冇這必要吧?

林陽笑笑:“自然不覺得。畢竟,這是開學時心比天高的我寫下的一些不成熟計劃,撕了剛好。”

——這裡麵還有不少我的黑曆史,本來早就要扔掉的,當時忘記了,不曾想如今翻出來還能派上用場,嗯,也算是物儘其用了。

“……”

沉默是金。

“哎,你不會以為我真花了一早上為你準備計劃書吧?”林陽打趣道。

南青:“……”

終究氣不過,開始質疑林陽的實力。

他問:“你,這麼自信?”

林陽反問:“年級前三,你說呢?”

“…冇辦法,我就信你一回,隻要能讓我留在這個班,再多苦我都能吃。”

南青咬牙,決定嚥下這口氣信林陽這一回,拚一把!來吧,就讓他看看所謂年級前三的含金量!

當然,其實南青想留在這個班很容易,畢竟他可是特權階級。但是他不想被瞧不起,他想靠自己的實力留在這個班。因此,他刻意忽視了自己的身份。

林陽想過這種可能,可到最後還是被他否決了。

很現實,卻也很假,尤其是對南青而言。

可到底是什麼原因?林陽想不通,不過沒關係,他願意配合南青,願意接下他的戲。

如果不是戲,這就是真實的南青又該如何?

林陽笑笑,表示——那又有什麼關係呢!

自己開心才最重要,不是嗎?

-不是很想要。”以為南青有什麼難處,王雅當即斷了念想。儘管心裡還是有些失意,可總不能讓人家為難吧。南青笑著搖搖頭,接上先前的話,說:“不過買賣就算了,這東西放在也是放在,不如拿來送人。”“啊?!”幸福來得太快,太突然,王雅懷疑自己在做夢。對此,南青揮揮手轉身離開。“南同學,我叫王雅,大王的王,優雅的雅。”好半晌,王雅纔回過神,她冇有追上去,而是看著南青的背影放聲大喊。中午的時間確實有點緊,回到家吃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