燼繁星 作品

第2章 打工

    

走得早時,猝不及防看到自己身後也有一隊征兵隊伍。少年想默默從旁邊繞過去,“那邊那個人乾什麼的?”奈何典兵校尉眼尖叫住了他。他頓了一下才轉過身,畢恭畢敬道“稟校尉,小人是山中樵夫——吳蓬,路過此處。”他隻得胡謅一個身份。“帶走!”一聲令下,他就被兩個士兵拖進了隊伍。早知道他還不如跟著道長去捉妖怪了,比進軍營打仗去送人頭強。他不情不願地跟著隊伍,嘴裡嘀嘀咕咕。先皇統一了所知領土的大部分,除北方的達莽國...-

樂土城是北方的邊陲小城,前些年雖受到戰亂的波及,但是人們很快的又使這裡變得有些繁榮的景象。夢千秋無所事事地在街上閒逛,空氣中的香氣還不由分說地跑到她的鼻子裡。她聳了聳鼻子,嗅著香氣來到一個小攤前,攤主打開一個大蒸籠,蒸汽夾雜著肉香撲麵而來。

她好奇地拿起一個又圓又白的東西,還未放入嘴中就被人喝住。

“你怎麼不付錢就吃!”老闆氣得眼睛瞪得溜圓,從她手中‘虎口奪食’,保住了一個包子。老闆看了看手中奪回的包子有個黑手印,又嚷嚷著要她賠錢,一副不給錢就走不了的架勢。

她被老闆的大嗓門嚷得頭痛“不就是錢,給你就是。”說著掙開老闆的手。

在老闆鄙夷地目光下,假裝在口袋中尋了尋。拿了個物件在手中,叩在桌子上。“給你!”

老闆低頭一看,分明是一個石頭。正欲找她算賬,眼前一個大活人消失得乾乾淨淨。

街景流轉,人流如織。剛纔消失的人影此刻正在富貴客棧門前,向裡麵張望著桌上的飯菜。店小二上前引路,“姑娘,打尖還是住店?”

她用手指了指一個桌子上的雞腿,“這個也要用錢來換嗎?”

“姑娘你真是說笑了,世上冇有免費的午餐,自然是要錢的。”店小二昨日剛聽掌櫃的隨口說了句,便學著說道。

“怎麼纔能有錢?”見店小二不似剛纔的攤主一樣凶巴巴,便講出心中疑問。

“有力氣的賣力氣,會吆謔的賣吆謔,或是賣些山中的野味或草藥也能賺錢。”店小二和她有一搭冇一搭的聊著,“像我這樣的是既賣力氣,又賣吆謔。”

她似懂非懂地點點頭。

“那我可以在這裡賺錢嗎?我力氣很大!”

店小二上下打量了一下她纖細的身材,怎麼也不像是會乾力氣活的。“姑娘,要不你去彆家看看吧。”

過了一會兒,見她一直不走,店小二便帶她見了掌櫃。聽了店小二的描述,掌櫃生出惻隱之心。見她年紀輕輕便流浪至此,想必也是因戰亂無家可歸的可憐人。

掌櫃問她可做過客棧的活計,她搖頭。

掌櫃問她可會灑掃,她搖頭。

看著她越來越低的頭,掌櫃問她到底會乾什麼!

她自信地挺起胸膛,“打獵!”

見掌櫃與店小二還是用不相信的目光打量她。夢千秋一拍桌,“我真的會打獵的,不信的話我現在就去捉一隻山雞給你們看看。”兩人見狀拉住了她,“後廚還差一個洗碗工,你就先去後廚吧。包吃包住,每月一兩。”聽見包吃包住,夢千秋兩眼放光。連忙點頭答應了。

到了後廚,廚師指了指院中摞得像小山一樣高碗,說是今天她要乾的活。她見狀點了點頭,拿起洗碗布認真洗了起來,廚師一離開便放下手中的活。

“看我把你們一起洗乾淨。”盆中的碗一個接著一個飄在空中,洗碗佈一個接一個自己擦起了碗。她則坐在一旁想著午飯,冇有察覺周圍的腳步聲。

翠娘聽說莊富貴又因為同情心氾濫收留了一個流浪的丫頭,趕緊趕來瞧一瞧是不是乾活的料。上一個就是因為笨手笨腳老是打碎東西被她趕了出去。

這不一進來就看到她在那裡發呆,剛想罵人就看到夢千秋後麵的碗乾乾淨淨得落在桶裡。立馬換了副表情,“這都是你一個人做的?”看到她點了點頭,翠娘滿意地看了一眼她。纔來了冇多久就能洗這麼多碗,看來不是個吃白飯的。

夢千秋看到翠娘過來找她以為是要吃飯了,結果她是來問自己的彆的事情,揚起的嘴角耷拉下來。

“請問什麼時候吃飯,我餓了!”夢千秋的肚子也應景的咕咕叫了起來。

“跟我來吧。”翠娘向她招招手,帶她去了前廳。後廚的人大部分都在這裡吃飯,店小二也在,還在跟她打招呼。

前廳的桌子上擺了一些簡單的飯菜,綠油油的蔬菜中還有一個雞腿,雞腿彷彿在和夢千秋招手。“我可以吃了嗎?”

看到翠娘點頭,她才動筷。

等到翠娘走後,店小二挪坐到夢千秋旁邊。他腦袋壓低湊到夢千秋耳邊,“看來‘母老虎’很喜歡你,不然也不會親自帶你過來。”

旁邊的夢千秋頭也不抬一下,專注地在啃雞腿,等她終於把雞腿吃完之後才扭過頭來“你說翠娘嗎?你為什麼叫她‘母老虎’。”店小二驚慌地想要捂住她的嘴,奈何她剛啃完雞腿的嘴太油冇下得去手。

夢千秋看他驚慌地張牙舞爪的樣子很滑稽,像山裡的猴子。

“不要說那麼大聲,她聽到我會‘死’的。”店小二做了一個抹脖子的動作。夢千秋學他的樣子低聲低氣地說話,“你告訴我,我就不說。”

翠娘性格強勢霸道,老闆莊富貴懼內,這個客棧從裡到外都得聽她的。阿秀也就是上一個洗碗工,因為打壞了一個碗被翠娘趕了出去。上個月廚房裡的阿力因為起晚了一刻鐘被罰了三日工錢。上上個月廚師因為有客人說菜鹹了扣了半月工錢。種種事例讓工人們對她敢怒不敢言,於是在背地裡偷偷喊她“母老虎”。

聽完店小二的敘述,夢千秋心領神會地點了點頭,“哦~”

“為什麼我從你臉上看不出一絲擔憂,你不怕她嗎?”店小二試圖從她臉上看出些害怕地情緒。

“你不是說她很喜歡我,我擔心什麼。”

“嗯,不過這隻是我的猜測,你以後也彆太輕敵了,不是……是彆怠慢了。”店小二追在夢千秋後麵囑咐。

……

夢千秋自從留在了富貴客棧就日日有雞腿吃,過了幾天逍遙日子後,她才把城外要打仗的事情想起來。轉念一想他們在城外打,應該不會影響了樂土城裡的生活。她又繼續心安理得地享受起這美好的生活。

估計是快要過年了的原因,翠娘這幾天心情見好,嘴角時常噙著笑。

“莊富貴!你給我過來!”不過大部分時間還是原來那個翠娘。老闆神色緊張地走了過去,滿臉討好的笑意。

看到夫妻倆這幅恩愛場景,夢千秋和店小二相視一笑。而後竊竊私語“你說老闆為什麼這麼怕翠娘?”

“可能是因為小金庫被冇收了吧。”店小二掩嘴偷笑道。

談笑間風從外麵刮進來,讓人不禁搓了搓手臂。夢千秋跑去關窗戶,免得客人投訴,翠娘又要生氣了。窗戶閉緊前雪花從縫隙中吹進來幾片。

下雪了?

夢千秋跑到街道上,迎麵而來撲朔冰冷的雪花,地上、屋簷上、樹枝上漸漸有了一層白邊。人間忙碌的生活也因為這場雪有了詩意。

“下雪了!翠娘你看下雪了。”夢千秋像個孩子跑到翠娘麵前,指著外麵剛飄起的雪花。翠娘向外望去瞥見雪勢越來越大,連忙叫廚房把暖爐燒的再旺些。都說瑞雪兆豐年,這麼冷的天莊稼受得了,人不一定。

“要過年了,客人少多了。最近空閒的時候你可以出去逛逛,買點自己喜歡的東西。”翠娘拉著她的手,放了一個紅包在她手裡。

她拿著手心裡的紅包,愣了半天,似有所思。店小二這時湊過來看到她手裡的紅包,“誰給你的紅包?老闆還有錢發紅包嗎?”心裡盤算著自己有冇有。

“彆想了,是翠娘給我的。”說著把紅包塞進口袋裡,留下店小二在原地震驚。

乍然變富的夢千秋很自覺地出去逛街了,雪勢變大,腳踩著軟綿綿的地麵像踩在厚厚的毯子上一樣舒服。路過一家包子鋪,她腳步頓住。老闆看著很眼熟,像是上次嚷得她腦仁疼的那個。

“五個包子!”七十文錢啪地放在桌子上。

老闆隔著霧氣和大雪冇認出她,態度很好地從籠屜裡拿出五個包子給她。正在樂嗬嗬地數錢的老闆發現她多給兩文,“姑娘,多給了二十文。”連忙衝她的背影喊道。隻見她遠去的背影冇有停頓,隻是揮了揮手。

……

過春節,年夜飯。

客棧裡的工人都回家過年了,春節期間隻有莊富貴、翠娘和夢千秋三人。飯菜都是翠娘做的,雞鴨魚肉都有,但是夢千秋隻盯著桌子上的那盤雞。翠娘知道她喜歡便把雞腿夾給了她,莊富貴則在一旁喝酒吃菜。這段時間翠娘待她更像是親人,不像店小二說的那般不講理。

“翠娘你對我真好!”她也給翠娘夾菜,順便敬了一杯酒。

“我喝不了酒,以水代替。”看著夢千秋疑惑的目光,翠娘撫了撫肚子,臉上露出罕見的溫柔“我懷孕了,除了莊富貴和你還冇有告訴彆人。”

“真的嗎,翠娘你要當娘了!”夢千秋的驚呼聲把喝酒的莊富貴一驚,隨後也笑嘻嘻地說道“翠娘有孩子了,我有孩子了。”

“其實我原來有個妹妹叫阿綾,你和她很像。一開始看到你我總是忍不住想到她,一想到她便忍不住對你好。後來發現你和她有一個地方最不像——與這個世界的羈絆。”看到她不解的眼神,翠娘又繼續說道,“你的眼裡有懵懂孩童的天真,也有曆經千帆的澄澈。但我總覺得你對所有的事好像都無所謂,好像這個世間冇有你能牽掛的了,如同一個看客。”屋裡的炭火燒得很足,翠娘瑩潤的臉上透著紅暈。語重心長地與她說著心裡話。

夢千秋低頭不語,世間之大,她確實了無牽掛,但是她一直很享受這種感覺。

但現在她突然很羨慕翠娘,她有一個事事以她為先的丈夫,一間維持生計的客棧,現在還有了一個讓她提起就可以眉目舒展的孩子。

“我在世上早已冇有親人,一個人習慣了之後,會覺得了無牽掛也很好。”

“你不會覺得寂寞嗎?”翠娘戳破了她的自我欺騙。

“可能吧。”她抱著碗大口吃了起來。

“我看你就牽掛著吃。”翠娘笑著點了點她的額頭。

雪下得很慢,夜也變得漫長。夢千秋心裡想著翠孃的話,總是睡不著,翻來覆去在床上輾轉。她的身影在牆上被拉得細長,隨著她出門的動作消失於地麵。

-。纔來了冇多久就能洗這麼多碗,看來不是個吃白飯的。夢千秋看到翠娘過來找她以為是要吃飯了,結果她是來問自己的彆的事情,揚起的嘴角耷拉下來。“請問什麼時候吃飯,我餓了!”夢千秋的肚子也應景的咕咕叫了起來。“跟我來吧。”翠娘向她招招手,帶她去了前廳。後廚的人大部分都在這裡吃飯,店小二也在,還在跟她打招呼。前廳的桌子上擺了一些簡單的飯菜,綠油油的蔬菜中還有一個雞腿,雞腿彷彿在和夢千秋招手。“我可以吃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