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葉偏知秋 作品

第1章:啊?又輪到我?

    

,林逸塵眼前展現了一個全新的商城介麵。【九玄秘法:臨、兵、鬥、者、皆、數、組、前、行,每一字為一法,合為無敵之術!每字需100積分。】【自在幻化功:此法使人能化為任何形態,立於不敗之境,修煉需5000積分。】【荒天絕世指:一指囚靈、二指破山、三指滅生、四指碎穹、五指動坤,五層法力,各需200積分!】【……】【每100積分,提升一階實力!】“這到底是……”麵對這一幕,林逸塵嘴唇輕啟,俊朗的麵龐上露出...-

武當山,紫霄宮。靜謐無聲的大殿之內,縷縷青煙升騰,淡雅的香氣瀰漫每一個角落。這時,一位風度翩翩,白髮如雪的長者閉目養神,臉上浮現出和藹的笑容,正靜坐在蒲團之上。他身著青色長袍,懷抱拂塵,輕風拂過,衣袂輕舞,猶如天上人間。雖為老者,其麵無一紋路,膚質細嫩有光澤,宛若閃耀著微光的美玉。麵前供奉著三尊道教至高神像,泥塑清晰,栩栩如生,其氣浩蕩凜冽,彷彿偉大的道理近在咫尺。身後坐著一名身著白衣的少年,貌美如畫,氣質非凡,塵世難尋。現在他一手托腮,唇邊含著狗尾巴草,與周圍莊嚴的氛圍形成鮮明對比,顯得格外突兀。這並非他本意,他名叫林逸塵,一個穿越者。前世為一勤勉的程式猿,未曾料到,雖辛勤勞作,卻未賺得錢財,反讓妻兒先行離去。當日原本打算用所得的微薄薪水,幫助路邊的小女子,卻未料一出門便遇見樓上風情萬種的房東夫人。她家水管損壞,且夫不在,這項棘手的修理便落到了他頭上,出於他助人為樂的本性。攜帶必需工具上樓後,意外發現房東太太家的水管過舊,漏水嚴重。倘若非他見識廣泛,掌握眾多技巧,運用全部技能,方纔得以修複房東太太家的水管。正當他準備告辭離開,隱藏自己的功績與名聲時,忽感頭暈目眩,一陣黑暗後便栽倒。醒來時,他發現自己已變作嬰孩,幸運地遇見了遊曆四方的武當張真人,巧合之下成了其最年輕的弟子!**間,林逸塵雖不甚勤奮,但對當前所在世界有了一些認識。起初認為僅是個普通的武俠世界,深入瞭解後,他才逐漸明白了這個世界的真實麵貌。這個世界稱為九州域,融合了林逸塵前世熟知的諸多武俠小說,形成了這個綜合武俠世界。九州大地,諸多皇朝林立,主要包括大秦、大漢、大唐、大宋、大明、離陽、北離七大皇朝,它們力量雄厚。這些王朝各據一方,諸侯爭霸,對九州大地影響深遠。遠離中心的遼國、百越、大理、扶桑等小國力量較弱,在大國之間努力求生。除此之外,江湖中的勢力如同古木盤根,結構複雜且錯綜。慈航靜齋、陰癸派、少林、武當、雪月城、無雙城、桃花島等,林逸塵再熟悉不過的名稱紛紛現身於此大陸。這些勢力眾多且互相競爭,儘管處於江湖之中,其影響力卻不亞於任何皇朝。最初,林逸塵對這個波瀾壯闊的世界感到震撼和興奮,但幾年修煉後,他才逐漸認識到,在這個世界,弱肉強食是法則,強者如能移山倒海般支配一切,弱者如草芥般被蹂躪,最終化作強者的棋子!此乃武者統治的世界。武林中人分九品,九品最低,一品至高,超越一品還有四大境界:金剛凡境、自在地境、逍遙天境、神遊玄境。然而,神遊玄境僅為武道頂峰,其上還有四大境界:至人境(俗世武者),涅槃境(佛教),神人境(道教)及聖人境(儒學),四境各有所長。據傳,進入這四大境界者可藉助天地之力,滅敵於千,更有傳言稱,四境之上尚存更高一境——天人境。然而曆經千百年,仍無人能邁出那一步!儘管多年刻苦修煉,自身力量也僅達到一品武者水平。儘管這力量看似簡陋,對林逸塵而言卻已足夠,歸功於他那位卓越非凡的師傅張真人。據說師傅已突破常規武道,躋身四大境界之一,至於其真實實力,峨眉派的滅絕師太當是最知情者。“在他的真氣耗儘前,我們未必會全部倒下!”“逸塵!”正當林逸塵思緒飄遠之際,前方突響起一道嚴肅的聲音。他立刻棄掉口中的狗尾巴草,雙手垂直放於體側,端坐答道:“師尊,弟子在此!”“前幾日為師所托之事,你已經辦妥了嗎?”從殿內傳來的聲音悠遠,張真人慢慢開眼,其深邃的黑瞳如寒潭深淵,平靜無波。“師尊,弟子已將其完成!”林逸塵胸前雙手相抱,輕輕頷首作揖。罰寫《道德經》十遍,對他前世的經曆來說,不過小事一樁而已。一支筆,一盞明燈,一整個夜晚,一場奇跡!林逸塵的回答令張真人頗感滿意,他微微點頭,其莊重的麵容上浮現出淡淡的笑意。“唉!”這時,張真人忽地歎息一聲,平日無波的麵龐上逐漸顯現出憂鬱之色。“師尊,何事讓您如此憂心?”見師尊神情異常,林逸塵皺眉詢問。雖口中如此問,心中卻已隱約猜到了原因。近日傳來江湖訊息,北離寒水寺的忘憂大師坐化離世,作為師尊僅存幾位摯友之一,此事必定讓師尊心生悲痛。“逸塵,忘憂大師與為師素有交情,他已於寺中圓寂,我有事在身難以脫身,你代我前往一趟。”張真人緩緩起身,其往日威嚴的麵龐現今佈滿了憂傷。儘管已修至不懼生死之境,老友之逝仍讓人難以平靜。“啊?又輪到我?”林逸塵麵露驚異,低聲道:“師傅,為何總是我?這等苦活,宋青書不也可以嗎?”話音剛落,林逸塵環視四周,靈機一動,輕拍腦袋問道:“師尊,今日怎未見其他師兄?”六大門派即將圍攻光明頂,但林逸塵並不擔心他們會立刻行動,除了因為路途遙遠,還有一項關鍵因素。各門派心有各計,未經數月商議,恐怕難以達成共識。“逸塵,讀萬卷書行萬路……”張真人話未說完,一旁的林逸塵便搖頭打斷:“行萬路,師尊,這話您已經說了**!”“哈哈,好吧,師傅不再說了!”“但師傅,最近聽聞北離局勢混亂,以我如今的武功,若途中遇險,該如何是好?”忘憂大師逝世,黃金棺材出土,北離現狀如同滾熱的粥鍋,眾人皆想分得一杯羹。

-似乎剛遭遇苦難。與他相對坐著的少女,麵色晦暗不明,肌膚腫脹,略顯粗糙。在他的注視下,兩人顯得極為緊張,尤其是少女,不斷顫抖,臉色透出濃厚的恐慌。“哎呀,今日運氣不俗,竟迎來一位如此英俊的少年!”林逸塵一坐下,客棧深處傳來一聲柔媚的呼喚,紗幔緩緩捲起,一位曼妙的女子款步而出。她著裝簡樸卻不失風華,露出半邊如凝脂的玉肩,鳳眼含情,唇如櫻花般嬌豔,足以讓人神往。她那玲瓏的身姿隨步伐搖曳,勾畫出無比誘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