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葉偏知秋 作品

第3章:好大的凶器!

    

潭深淵,平靜無波。“師尊,弟子已將其完成!”林逸塵胸前雙手相抱,輕輕頷首作揖。罰寫《道德經》十遍,對他前世的經曆來說,不過小事一樁而已。一支筆,一盞明燈,一整個夜晚,一場奇跡!林逸塵的回答令張真人頗感滿意,他微微點頭,其莊重的麵容上浮現出淡淡的笑意。“唉!”這時,張真人忽地歎息一聲,平日無波的麵龐上逐漸顯現出憂鬱之色。“師尊,何事讓您如此憂心?”見師尊神情異常,林逸塵皺眉詢問。雖口中如此問,心中卻...-

林逸塵用手帕拭去額頭上的汗珠,目光灼灼地向前望去,突然,前方若隱若現的建築輪廓清晰地顯現了出來。他心頭一陣歡喜,數日來的期待在這一刻如泉水般湧現。林逸塵邁開快步,不一會兒便走到了客棧前,目光落在那幅斑駁的舊牌匾上,他的表情突然凝固,站在那發呆。“這是福來客棧?”客棧的小夥計見到外麵的林逸塵,立刻披上一塊白布,麵帶微笑快步迎上前,高聲招呼道,“客官,走了一路必定勞累,快請進!”觀察到麵前少年默不作聲,小廝雙手相搓,眼中閃過一抹機靈,又問道,“客官,是想休息打尖,還是留宿?”“留宿!”來了便是客,就此安頓!儘管這客棧在他前世的記憶中曾有些不佳之處,但四周儘是荒漠,別無選擇,不妨暫且留宿一晚,再定未來之計。況且他並不畏懼這可能的威脅,依仗他那荒天絕世指,即使麵對逍遙天境的頂尖高手,亦有自保之力。“好,客官,請快步內進!”一踏入客棧,便被一陣刺鼻的血腥味迎頭撲麵,林逸塵緊鎖眉頭,麵露不悅,目光如刀般掃視四周。客棧麵積適中,內部僅見一男一女兩位顧客。男子年紀輕輕,似與他年齡相當,臉上帶塵,似乎剛遭遇苦難。與他相對坐著的少女,麵色晦暗不明,肌膚腫脹,略顯粗糙。在他的注視下,兩人顯得極為緊張,尤其是少女,不斷顫抖,臉色透出濃厚的恐慌。“哎呀,今日運氣不俗,竟迎來一位如此英俊的少年!”林逸塵一坐下,客棧深處傳來一聲柔媚的呼喚,紗幔緩緩捲起,一位曼妙的女子款步而出。她著裝簡樸卻不失風華,露出半邊如凝脂的玉肩,鳳眼含情,唇如櫻花般嬌豔,足以讓人神往。她那玲瓏的身姿隨步伐搖曳,勾畫出無比誘人的線條。一眼望去,便能覺得心血澎湃,難以自抑。林逸塵輕啜了一口茶,目光略抬,深邃的眼眸宛如幽潭深水,毫無波動。並非他對佳人無動於衷,隻是他察覺,麵前的婦人非同小可,疑似福來客棧中那位聲名遠播的掌櫃金鑲玉。藉助她的美色,無數旅人在此停留,而結果卻是,這些人皆成為了後來者的俎上肉。望著眼前毫不動搖的少年,金鑲玉麵露驚訝,張口結舌,愣立原地。多年來,她首次遇見對她魅力漠不關心的人。旁邊的少年則瞪大雙眼,幾乎想要撲向她。“糟了,看樣子老闆娘今天要栽了!”角落的兩個小廝見此情景,急忙竊竊私語,但一道銳利的目光射來,他們立即垂頭,不再敢多言。斜瞥了那兩個不敬的小廝一眼,金鑲玉的目光輕浮地再次落在那位白衣少年上。她輕輕扇動長睫,麵上泛起一抹既嫵媚又花似的微笑。“!”金鑲玉優雅地挪動纖足,姿態迷人地坐至林逸塵左側。她托腮而坐,眼睛閃爍著審視,“**獨自一人到這荒涼之地,難道不憂心險境?”林逸塵略皺眉頭,目光敏銳地掃過金鑲玉,嘴角輕輕上揚,流露出一抹挑釁的笑意:“難道這還有人比你更危險?”“……看來**對我頗為瞭解嘛!”金鑲玉嘴角掛笑,朱唇輕啟,一縷秀髮輕撫其臉頰,增添了幾許誘惑,“或許你應該更進一步瞭解我?”話音落下,她右手輕挑領口,稍稍下移,對麵的林逸塵一瞥便能見到那引人注目的風景。“好大的凶器!”林逸塵身為青年,麵對這等美景自然難以忽視,金鑲玉的風韻遠超他曾在山下所見諸女,嫵媚非凡。“**,有興趣近距離瞭解一下嗎?”金鑲玉緩緩起身,手指輕勾頰旁散落的髮絲,柔和地移動腰身,優雅地跨坐在林逸塵腿上。美人近懷,隨之而來的是一股女性獨有的香氣。林逸塵笑意盈盈,對於眼前的良機,自是不會錯過,雙手輕撫在懷中女子的細腰上。此時,外頭響起急促的馬蹄聲,金鑲玉迅速整理衣衫,柔情似水地看向林逸塵:“**,晚上別忘了我們的約哦!”聽見這番情話,林逸塵舉杯輕飲,笑著自語:“看來,今晚有的忙活咯!”然而,他早已察覺,在外麵馬嘶聲起之刻,那拐角處的少男少女身軀驟然震動,顯得極為忌憚。特別是那容貌不佳的少女,原本黝黑的麵龐瞬間變得慘白如紙,毫無血色。他們急忙掏出銀子,正欲快步離開時,三個身影大步流星地進入,堵住了他們的退路。“原來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你們兩個竟躲在這!”三人逼近步步緊迫,那對少男少女滿臉驚慌地向後退去,直到無路可退。“蛛兒,快逃,他們是衝我來的!”“無忌哥哥,我不會讓你單獨麵對他們的!”“……”“咦?蛛兒?無忌?”當聽到這對少男少女的互稱,林逸塵表情一僵,手中的茶水頓時懸停。張無忌和殷離嗎?“張無忌,居然到了這般境地,你還這樣關心旁邊的這個女子?莫非你真的對她動了情?”說者乃一名傾城佳麗,身披紅衣,長頸如玉,胸前如雪,腰細如柳,未足一握,長腿修白,在衣襬下若隱若現。她從頭至腳,洋溢著一種無法抗拒的妖冶之氣。“高芷若,言語留情!”張無忌怒斥一聲,目光如刀刃般銳利,凝視著高芷若,這三人意圖逼他泄露義父金毛獅王的訊息。他們不擇手段!尤其高遠誌,竟派其女兒高芷若來勾引他,若非蛛兒及時提醒,他或已誤入歧途。“張無忌,機會已給過你!若再不透露義父所在,休怪我們不客氣!”高遠誌邁步向前,麵色驟然陰沉,眼中怒火閃爍,大拇指緊按劍鞘,隨時可能拔劍而行。“高遠誌,休想從我口中套出義父的訊息!”張無忌神情緊張,麵色蒼白,他的眼神帶著恐懼,環顧四周,期盼著能有仁人誌士出手相助。

-尖高手,亦有自保之力。“好,客官,請快步內進!”一踏入客棧,便被一陣刺鼻的血腥味迎頭撲麵,林逸塵緊鎖眉頭,麵露不悅,目光如刀般掃視四周。客棧麵積適中,內部僅見一男一女兩位顧客。男子年紀輕輕,似與他年齡相當,臉上帶塵,似乎剛遭遇苦難。與他相對坐著的少女,麵色晦暗不明,肌膚腫脹,略顯粗糙。在他的注視下,兩人顯得極為緊張,尤其是少女,不斷顫抖,臉色透出濃厚的恐慌。“哎呀,今日運氣不俗,竟迎來一位如此英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