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鷂子小說
  2. 綜武:武當小師祖,積德就變強!
  3. 第4章:這小子,真是深藏不露啊!
一葉偏知秋 作品

第4章:這小子,真是深藏不露啊!

    

“師尊,弟子在此!”“前幾日為師所托之事,你已經辦妥了嗎?”從殿內傳來的聲音悠遠,張真人慢慢開眼,其深邃的黑瞳如寒潭深淵,平靜無波。“師尊,弟子已將其完成!”林逸塵胸前雙手相抱,輕輕頷首作揖。罰寫《道德經》十遍,對他前世的經曆來說,不過小事一樁而已。一支筆,一盞明燈,一整個夜晚,一場奇跡!林逸塵的回答令張真人頗感滿意,他微微點頭,其莊重的麵容上浮現出淡淡的笑意。“唉!”這時,張真人忽地歎息一聲,平...-

遺憾的是,這三人一進門,老闆娘和小廝們就迅速躲藏起來。此時大堂內僅剩一位白衣少年,看似與高遠誌年紀相仿,不同於老闆娘的急忙躲藏。他自始至終麵無表情,整個人透著一種“置身事外”的冷漠。“老闆娘,這畢竟是咱們的地盤,就這讓他們在這放肆?”後院中,一個小廝蜷縮在金鑲玉旁邊小聲說道。“你糊塗了嗎?那人若是高鍾連環莊的高遠誌,我們怎敢與他對抗?這店還得照開不誤!”金鑲玉輕拍小廝頭頂,語氣中帶著恨鐵不成鋼的訓斥。然而,儘管大堂內因高家之事已沸反盈天,那白衣少年仍舊獨自飲酒,周遭紛擾並未擾動他分毫。“此人究竟何來頭?”此刻,一聲劍鞘響徹,將她的注意力從林逸塵轉移到門口。“稍等!”這時候,一個清脆的聲音從角落響起,雖然聲音不大,但足以讓所有人都聽得清清楚楚。張無忌急忙轉頭,露出驚訝的表情看向那位白衣少年,心卻並未感到太多喜悅,反而開始擔憂那少年的安危。高家人性情殘忍,得罪他們的後果往往不堪設想。高遠誌眉頭緊蹙,銳利的目光定格在悠然自得喝茶的白衣少年身上,眯眼問道:“你是打算替他出頭?”“我得提醒你,高鍾連環莊不是你隨意能惹的!”林逸塵輕轉手中的瓷杯,嘴角輕揚,帶著一絲調侃的笑容,緩緩說道:“的確惹不起,但這位少年是你們動不得的。”“動不得?你來解釋一下為何動不得?”高遠誌冷哼一聲,收起長劍,他的眼神陰冷而銳利,如同刺骨的冰錐。“既然你認出張無忌,你應當知道他是武當派的弟子。”林逸塵輕放瓷杯,聲音冰冷,直視高遠誌:“難道你認為高鍾連環莊能比得過武當派?”“武當派?”聽及此言,高遠誌的麵色漸顯陰鬱。他自知高鍾連環莊雖強,但與頂尖的武當派相比仍有不小的差距。事實明瞭,武當七俠中任一人足以單挑整個高鍾連環莊。這般想來,高遠誌撫摸下巴,反思之前隻顧追求“屠龍刀”的行為,意識到可能有些不妥。當高遠誌猶豫之際,一位年輕人快步走至其身側,低聲在他耳邊咕噥幾句。聽後,原本緊張的高遠誌頓時放鬆了神色,重新正視林逸塵,嘴角帶著一絲微笑,說道。“少年,我不明白你為何會說出這番話,但據江湖傳言,如今六大門派正忙於討論如何應對明教,連武當派也不例外。他們哪還有閒心理會其他事?”“哦?那,你自認為你的行動天衣無縫嗎?”“嶽父,何必再多言,直接了結他吧。若讓此人逃至武當派傳信,我們將無處可逃!”宋辰抽出長劍,一劍指向那白衣少年,臉上露出冰冷的殺意。“是啊,父親,表哥說得對,我們不能留下他!”高芷若長久以來暗戀表哥宋辰,向來對他言聽計從。現在表哥決意殺掉這人以防未然,她自然全力支援。“除掉他!”話音未落,宋辰便揮劍刺向白衣少年的要害。他的武功已臻一品武者,離金剛境界僅一步之遙,在方圓百內無出其右。這一劍若成,白衣少年定無倖免。高芷若看著表哥英姿颯爽的劍法,眼中閃爍著光芒,緊握雙手,激動地喊道:“表哥,快,殺了他!”“轟!”正當長劍即將觸及林逸塵之際,一股強大的力量猛然爆發,將宋辰震飛。這一刻,全場皆被這突如其來的場麵震驚。當眾人重新凝視時,那白衣少年身上顯現出一層金色護罩,宛如流動的液體,輕易環繞著他的身體。“這是何種武技?”高遠誌心中震驚,雖然他隻是自在地境武者,但年輕時曾遊曆九州,對絕世武技略有認識。但眼前這白衣少年身上的金色液體過於奇異,似乎任何攻擊都無法穿透它。“該死!”宋辰擦去嘴角血跡,憤怒地啐了一口,難以置信自己作為一品武者竟無法製服一個少年。若此事傳開,他未來的聲譽無疑將受到重大影響。宋辰眼眸赤紅,全身暴戾氣息逼人,再次騰起攻擊,企圖挽回先前的失麵。見狀,林逸塵目光銳利,嘴角輕揚,露出一絲不屑的笑意,伸出一指輕聲道:“荒天絕世指!”一指出,生靈囚!瞬時,一股強烈霸道的氣勢席捲整個客棧。當下,宋辰臉色驟變,從那壓倒性的氣勢中感受到了死亡的陰霾。他試圖逃逸,卻發現自身無法動彈,四周空間仿若凝固,且持續向他施加壓力。“滅!”林逸塵的話音剛落,便冇有留給他絲毫逃生的餘地。“噗!”宋辰冇能發出最後一聲,整個人即刻化為血霧。這一幕突然發生,讓所有在場者麵色驟變,特別是高遠誌,心中驚恐萬分,臉色慘白如紙,一點先前的囂張氣焰也無。宋辰畢竟是自己親眼看著長大的,他的實力高遠誌自是瞭如指掌。雖然金剛凡境在九州大陸上不算頂尖,但在這小範圍內已足以稱雄,即使是高遠誌自己,也難以做到輕易秒殺他。更甚者,這白衣少年的武技異常詭異,先是那神秘的金色液體護罩,後是無形殺人的強大招式。特別是他的那一指,令人心驚,似乎無人能擋,連天神降世也難逃敗績。若再與此少年交手,高遠誌恐怕也將命喪此地。“這小子,真是深藏不露啊!”金鑲玉吞了口唾沫,眼中閃過罕見的驚愕,此刻她慶幸未曾輕舉妄動對那白衣少年出手。否則,剛纔宋辰的下場便是自己的前車之鑒。“表哥……”高芷若目睹心愛的表哥死在眼前,淚水滂沱而下,她抹去淚珠,麵色憤怒扭曲,雙眼赤紅地盯著林逸塵,高聲喊道:“我要為表哥複仇!”就在她準備反擊之際,高遠誌迅速抓住她的肩膀,拖著她向門外逃離。“現在纔想逃,已經太晚了吧!”

-的話略感懷疑,武烈見其神態自若,不禁信了幾分。天已黑,高遠誌遲遲未歸,情況似乎已經不妙。“高鍾連環莊,也不過爾爾!”清理完場上最後一名弟子,林逸塵輕抖衣袖,眼中寒光一閃,冷冽地掃視武烈,“接下來,是我出手,還是你自行了斷?”武烈望著滿地屍體,牙關緊咬,麵孔扭曲,艱苦地說出:“少俠,我連環莊與你無舊怨,無新仇,為何今日如此殘忍?”林逸塵眼簾低垂,目光幽深如同夜色,冷笑道:“近日無怨,往日無仇?你們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