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葉偏知秋 作品

第5章:我可是你師叔!

    

!】【……】【每100積分,提升一階實力!】“這到底是……”麵對這一幕,林逸塵嘴唇輕啟,俊朗的麵龐上露出前所未有的興奮,任何一個功法都有震撼這個世界的力量。這般情形下,自己的一品武者地位似乎也顯得不那關鍵了!“如果能把這些價格,再降低一些就完美了!”【宿主,請不要得寸進尺!】林逸塵摸著頭,心知足常樂,對眼前係統商店的功法感到非常滿意。“得此係統,將來不就是說走就走,意氣風發了嗎!”林逸塵心中歡喜,...-

高遠誌尚未逃至門外,背後便傳來一道冰冷的聲音,如同來自深淵,寒氣透骨。聽到這聲音,他感到心臟幾乎停跳。轟!!一股巨大的氣勢如波濤般湧來,高遠誌想要掙紮,卻發現自己動彈不得,周圍的空間彷彿被凍結。隨後,空間開始不斷壓縮,對他的身體施加巨大壓力,在這可怕的攻擊下,高遠誌感到呼吸艱難,手中的長劍瞬間破碎成鐵屑。“不!”高遠誌怒吼著,麵露猙獰,拚命抵抗,但小火如何與明月競輝?終究無濟於事。伴隨著兩聲悶響,高遠誌與其女同遭厄運,現場變為一團血霧。林逸塵輕輕收回一指,客棧內立刻恢複寧靜,之前那股強大的氣勢如同煙消雲散,迅速消失。若非空氣中殘留著濃烈的血腥味,張無忌等人幾乎不敢相信剛纔所發生的一切確實發生了。這一切實在太震撼,僅僅一抬手,高家父女便命喪當場。如此實力,即便在九州大陸也屬於頂尖級別。“在下張無忌,感謝小兄弟施救之恩!”張無忌見仇人已除,鬆了一口氣,急忙走到林逸塵前,抱拳躬身行禮。“小兄弟?!”林逸塵聽此稱呼,眉頭一挑,轉向張無忌,語帶不悅:“我是你的小師叔!”“小師叔?”張無忌一時愣住,不知所措地撓了撓頭。隨後,他靈光一閃,突然記起父親曾言,師公旅途中曾救過一嬰孩,後收為門徒,成為師公最年輕的弟子,即他的小師叔!仔細算來,他與自己的年齡差不多。張無忌再度仔細觀察了麵前的白衣少年,確認了各種跡象後,臉上露出喜色,依武當禮節行禮:“張無忌,恭見小師叔!”林逸塵輕輕點頭,神色不變,揮手道:“罷了,省去那些繁文縟節吧!我不過是路過此地!我們走!”“走?小師叔,我們將前往何處?”張無忌略顯迷惑,疑惑地看著麵前的小師叔,林逸塵看著張無忌那迷茫的表情,輕敲他的頭頂,嚴肅說:“我們當然是前往高鍾連環莊了!”“高鍾連環莊?小師叔,我們前去何為?”張無忌聽聞前往高鍾連環莊,臉色一變,眼中不自覺地流露出畏懼。“武當派,豈容侮辱!”高鍾連環莊由高家和鍾家共建,雖非九州大門派之列,但在大明境界內亦算得上二流勢力。門下弟子逾百人,且有兩位自在地境的門主坐鎮。在這偏遠之地,周邊各勢力均需對其略表敬意。張無忌謹慎行走在前,直至望見前方燈火輝煌的山莊才止步,轉身詢問:“小師叔,那是高鍾連環莊,接下來我們如何行動?”“武當派沉默已久,是時候讓那些輕浮之徒知道敬畏了!”林逸塵麵容冷峻,全身散發著一種令人不敢直視的威壓。武當派一直秉持“上善若水,順其自然”的宗旨,鮮少插手外界紛爭,由此使外界誤以為武當已衰,力量不複往日。武當七俠之一張翠山幾年前在武當山前自儘,更加深了外界對此的猜測。若今日不對這些輕薄者施以教訓,外界將真以為武當派無人,力不從心。三人直接抵達連環莊大門前,林逸塵輕抬眼眸,隨手一揮袖,守門的兩位小廝如斷線風箏般被震飛。見小師叔動作乾脆利落,張無忌緊握雙拳,內心激動無比,這些日子的委屈終於能在今日一雪前恥。“刺客!”大門處響起警報,連環莊內燈火通明,眾多弟子手持武器從四方湧出,迅速將林逸塵等人緊緊包圍。“何人膽敢擅入高鍾連環莊?”一位氣宇軒昂的中年男子手持紙扇,從莊內步出,正是連環莊另一莊主武烈。他的目光落在張無忌身上,眼瞳驟縮,嘴角露出冷笑:“張無忌,竟敢踏回此地!真是自尋死路!”“拿下他們三人!”說完,圍住林逸塵三人的莊弟子們立即揮動兵器,向他們發起猛烈攻擊。“天地玄宗,萬本根,廣修億劫,證吾神通。”林逸塵麵對這群敵人,念出金光咒。金光瞬間覆蓋全身,從他身上爆發出強大的力量。在眾人的攻勢中,林逸塵宛如漫步閒庭,體會到了老天師當年的暢快,每一掌都致人於倒地,無人能再起。立刻,連環莊內哀嚎四起,濃重的血腥味瀰漫整個戰場。見弟子接連倒下,武烈心生恐懼,向旁邊的弟子低語:“快去召高莊主!”“無需召他,待會兒我便送你去與他相聚!”冷冽的聲音迴盪,武烈猛抬頭,目光定在戰場中央的白衣少年。見到其淡然的笑容,武烈心頭一震,目光中流露出恐懼。儘管對白衣少年的話略感懷疑,武烈見其神態自若,不禁信了幾分。天已黑,高遠誌遲遲未歸,情況似乎已經不妙。“高鍾連環莊,也不過爾爾!”清理完場上最後一名弟子,林逸塵輕抖衣袖,眼中寒光一閃,冷冽地掃視武烈,“接下來,是我出手,還是你自行了斷?”武烈望著滿地屍體,牙關緊咬,麵孔扭曲,艱苦地說出:“少俠,我連環莊與你無舊怨,無新仇,為何今日如此殘忍?”林逸塵眼簾低垂,目光幽深如同夜色,冷笑道:“近日無怨,往日無仇?你們對我武當弟子的侮辱,難道就應無罪?”“武當弟子?”雖然武烈知道張無忌屬武當,但自張翠山事件後,流言蜚語稱武當不會插手張無忌之事。這讓他與高幽蘭,企圖通過張無忌追尋金毛師傅的線索。然而,今日眼前的少年顯然是武當人,這駁斥了所有流言。“小兄弟,一切都是誤會……”武烈話未說完,林逸塵已指向虛空,天地顫動,洶湧之勢如波瀾翻滾,宛若匯集世間所有力量於一指。見此景,武烈心驚肉跳,恐懼迅速侵占心扉,他試圖逃離,卻發現身體完全無法自控,僵硬不已。“誤會?侮辱我武當弟子,死有餘辜!”林逸塵目光冷冽如劍,輕輕一拂袖,武烈即刻化作血霧,消散於風。

-。他自知高鍾連環莊雖強,但與頂尖的武當派相比仍有不小的差距。事實明瞭,武當七俠中任一人足以單挑整個高鍾連環莊。這般想來,高遠誌撫摸下巴,反思之前隻顧追求“屠龍刀”的行為,意識到可能有些不妥。當高遠誌猶豫之際,一位年輕人快步走至其身側,低聲在他耳邊咕噥幾句。聽後,原本緊張的高遠誌頓時放鬆了神色,重新正視林逸塵,嘴角帶著一絲微笑,說道。“少年,我不明白你為何會說出這番話,但據江湖傳言,如今六大門派正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