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鷂子小說
  2. 綜武:武當小師祖,積德就變強!
  3. 第7章:這小子,要撞死我了。
一葉偏知秋 作品

第7章:這小子,要撞死我了。

    

**獨自一人到這荒涼之地,難道不憂心險境?”林逸塵略皺眉頭,目光敏銳地掃過金鑲玉,嘴角輕輕上揚,流露出一抹挑釁的笑意:“難道這還有人比你更危險?”“……看來**對我頗為瞭解嘛!”金鑲玉嘴角掛笑,朱唇輕啟,一縷秀髮輕撫其臉頰,增添了幾許誘惑,“或許你應該更進一步瞭解我?”話音落下,她右手輕挑領口,稍稍下移,對麵的林逸塵一瞥便能見到那引人注目的風景。“好大的凶器!”林逸塵身為青年,麵對這等美景自然難以...-

月色明亮,一位白衣少年步出叢林,他麵容俊美,氣質超凡,身上散發的王者威嚴令人望而生畏。“這不入流的小子,竟敢破壞我的計劃!真是自尋死路!”**一刻價千金,被人打擾自然令人憤怒。血刀老祖眯起眼睛,眼中湧出陣陣殺意,他右手一握,地上的寶刀即刻飛回他手中。黃蓉神誌漸昏,視線模糊,已無法分辨眼前之人。她緊咬銀牙,凝聚餘下所有內力抑製媚毒,努力延緩毒性的發作。“好,既然你求死,老夫便成全你!”見白衣少年一言不發,血刀老祖愈發惱怒,若非此少年突然出現,他早已得逞!“去死吧!”血刀老祖邁步前行,寶刀在手中轟鳴,殺氣凜冽。“螢火怎敢與月光爭輝!”林逸塵麵色凝重,眼神冰冷堅定,不再與血刀老祖多言,直接聚焦全力於一指,“荒天絕世指!”轟隆隆的聲響震撼四方!瞬間,電光雷動,世界色變,所有力量凝聚在林逸塵的一指,似將萬物儘滅,無物能生。見此情形,血刀老祖心驚膽戰,急吸一口冷氣,戰意全無,心中唯有逃命之念!然而,他剛想逃跑,就發現自己動彈不得,如被點穴般更甚,全身僵硬無法移動。通常的點穴他尚可強行解開,但此刻無論如何努力,依舊束縛得動彈不得。“滅!”林逸塵話音剛落,血刀老祖周圍空間開始劇烈壓縮。麵對這摧枯拉朽的力量,血刀老祖全力抵抗,但終究無濟於事。他瞳孔收縮,感受到逼近的死亡氣息,終於在一聲輕響中,化為一團血霧消散。“郭夫人,我……”林逸塵剛擊敗血刀老祖,黃蓉便撲向他,眼中閃著熾熱的光芒,臉色緋紅,如凝脂的肌膚點點發紅。成熟的魅力撲麵而來,散亂的黑髮更添幾分誘惑。黃蓉此刻如饑餓的獵豹,將目光鎖定在獵物上,那獵物就是林逸塵。林逸塵剛欲言,卻被兩片柔軟封口,伴隨著窸窣聲,目睹了生平未見之美景。無論從何角度觀看,其美麗堪稱人間極致。一聲驚呼之後,林逸塵被黃蓉撲倒在地。寂靜的林中,蟬鳴之外偶有細微聲響,對二人來說,這漫長一夜難忘……黃蓉在迷糊中先醒來,看著旁邊的林逸塵,輕咬著嘴唇,眼中複雜情緒一閃而過。儘管昨晚受毒影響,黃蓉對整個過程記憶猶新。儘管黃蓉身為有夫之婦,而且是大宋大俠郭靖之妻,今天所作所為讓她深感內疚。雖然出於無奈,行為已成事實。剛將血刀老祖製服,林逸塵還未緩過勁來,黃蓉便熱切地撲向他,她的目光充滿渴望,麵帶紅潤,肌膚如凝脂般緋紅。黃蓉散亂的青絲和成熟的魅力讓她顯得更加誘人。黃蓉此刻宛如饑餓的狼,將焦點緊鎖在麵前的林逸塵,彷彿他是美味佳肴。林逸塵還未開口,黃蓉的柔唇已封住了他的話,隨著衣物摩擦的聲響,他目睹了令他心動的景象。無論從哪個角度觀望,她的美麗都堪稱無雙。一聲輕呼中,林逸塵被黃蓉推倒在地。在林中的寧靜中,除了蟬鳴外,偶有低聲細語傳來,這一夜對他們倆來說,異常漫長……當迷糊散去,黃蓉比林逸塵先醒來,看著旁邊的英俊少年,她咬著嘴唇,眼中閃過複雜情感。儘管昨晚受到媚毒的影響,黃蓉對一切記憶依舊清晰。不管怎樣,作為郭靖的妻子,今天的所作所為讓她深感內疚。雖是迫不得已,但該做的卻已經做了。黃蓉剛欲起身,便感到一陣刺痛,她微微扭曲嘴角,低聲咕噥:“這小子,要撞死我了。”整理衣裳後,黃蓉重拾她那風度翩翩、智慧無雙的女諸葛形象。在離開前,她深情地望了林逸塵一眼,然後將一塊手帕留在他手上,便默默離開。次日清晨,林逸塵醒來時,發現郭夫人已經不在身邊,他的手中還握著一塊粉色的手帕。他輕輕嗅了嗅,那熟悉的香味撲鼻而來。回想昨夜的片段,美得令人難忘!如果有機會,他決定再訪郭府,再見郭夫人一麵!【恭喜宿主完成為民除害與捨己爲人的成就,功德增加150!】係統提示音久違地響起,這意外的好運讓林逸塵心情大好。“如此一來,我已累積了200功德!”“係統,開啟商店吧!”【係統商店正在啟動……】既擁有足夠的功德,林逸塵立即打開係統商店。儘管已掌握“荒天絕世指”等頂級功法,他仍旺盛求強。然而,哪個武者會拒絕變得更加強大呢?此外,林逸塵心懷另一打算,翻閱商店多頁後,終於在第七頁找到了心儀之物。【紫霄仙體,能主動吸收天地靈氣,助修煉加速,體內充滿紫氣,還具萬毒不侵之能!售價200功德。】雖知商店中還有更卓越體質如混沌體——太古體質中的翹楚,林逸塵已瞥見。但那價格昂貴,需5000功德。於是,紫霄仙體以其親和價及功能——加速修煉與萬毒不侵——完美符合林逸塵的需求。尤其是其防毒特性,正是林逸塵所重視的。江湖險惡,不提遠事,單是昨夜郭夫人的經曆便是前車之鑒。明槍易躲,暗箭難防。九州有不少門派擅長使用毒藥,其中以唐門最為臭名昭著。冇有這萬毒不侵的能力,遇到這些門派,自己必須格外小心其毒藥。“宿主,確認使用200功德兌換紫霄仙體嗎?”“確認!”話音落地,林逸塵全身立刻炙熱若焚,每一寸肌膚彷彿在撕裂又重組,帶來劇烈的痛楚。此外,周圍紫氣繚繞,逐漸環繞並滲透進林逸塵的身體,一絲一縷地融入他的四肢百骸。這一過程持續了整整一個時辰,方纔逐漸平息。林逸塵睜開眼,吐出一口濁氣。起身時,體內真氣驟然變得劇烈,猛烈衝擊四肢百骸。林逸塵心頭一驚,這顯然是突破前的明顯征兆。“真是好事成雙!”

-外。他們哪還有閒心理會其他事?”“哦?那,你自認為你的行動天衣無縫嗎?”“嶽父,何必再多言,直接了結他吧。若讓此人逃至武當派傳信,我們將無處可逃!”宋辰抽出長劍,一劍指向那白衣少年,臉上露出冰冷的殺意。“是啊,父親,表哥說得對,我們不能留下他!”高芷若長久以來暗戀表哥宋辰,向來對他言聽計從。現在表哥決意殺掉這人以防未然,她自然全力支援。“除掉他!”話音未落,宋辰便揮劍刺向白衣少年的要害。他的武功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