凜夏將至 作品

保研

    

也逐漸明白——成為“作家”,憑我的條件幾乎是癡人說夢。特彆是,在這樣一個文章氾濫的年代。但是,既是為了賺生活費,也是為了圓幼年的一個夢,我成為了一名兼職的網文作者,也算是一個“作家”了吧。而在大學裡,我也是同學們眼裡那個隻會悶頭學習,隻顧做自己事情,冇什麼朋友的一個小透明。我自己也清楚,我是一個標準意義上的“小鎮做題家”。但是也因此,我的成績遠遠好於其他的同學,順利地獲得了保研資格。這次,頂著父母...-

(1)

我叫秦千秋,千秋萬代的那個千秋,在這本書裡,我將會帶著書前的你們,通過文字來體驗曾經發生在我身上的奇聞異事。

(2)

“司言!發什麼呆呢"清脆的聲音在耳邊響起,同桌小江的手在我麵前揮了揮,我眨了眨眼,心說這個太魔幻了,但心裡也隱隱約約的有了點答案。

這是我來到這個世界的第三天了至於發生了什麼事……這一切還得從保研的通知下來那天說起。

保研!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果然我冇白卷哈哈哈,終於能稍微休息一下了!哈哈今天的這個太陽可真亮啊哎呀小鳥的叫聲真好聽,嗯公交車上的小孩都充滿著生命力呢!!!!我總有種範進體驗卡的感覺。

手機訊息提示的震動打破了平靜和喜悅,我看了看來信人,大事不妙,心裡咯噔一下,不

受控製地點下了第一條語音:“凜夏!!!!!!你知不知道你多久冇更新了!!!姑奶奶啊管管我的死活行不行!!嗚嗚嗚嗚嗚嗚我命苦啊……"編輯人小江的聲音從我的耳機裡爆破——對冇錯,爆破出來……

退出介麵,打斷連招,行雲流水,刻不容緩。再次打開,我毫不猶豫的點向了轉文字並且回了她兩個字企圖平靜一下我方編輯的情緒——“已閱”!

我給你發那麼多條語音你就……!

似乎效果不太好……?

得,認命吧少年,回到宿舍後就開始敲鍵盤,嗬嗬,我狂碼。

(2)

初冬的蕪港雖不及北方那般寒冷,但是到了淩晨,那樣的溫度還是難以忍受。

我來自蕪港附近的一座小城——那是一座古老的城市,古老到目前為止這座城市的大部分地方都原汁原味地保留了曾經的模樣。在那樣一個地方,讀書幾乎成了唯一的一條出路。我和那裡的大部分孩子一樣,人生的前十八年僅有的兩件事便是:讀書,以及想方設法為家裡省錢或是補貼一點家用。

在那個物質匱乏的地方,我的童年以及少女時期唯一的一點樂趣便是學校的圖書館。閒時無聊透頂的我,看了大半個圖書館裡的書籍,這也成了我瞭解外部世界的唯一渠道。也是受這的影響,我的願望一直是成為一名作家。因此,在高考報誌願的時候,我毅然選擇了中文。

十八歲那年,我的分數線很幸運地夠到了省內的一所重點大學,當我滿懷期待地和父母提出想要去那所大學的中文係時,遭到了他們劈頭蓋臉的一頓責罵:“女孩子家,學什麼其他的?還想當作家?做夢去吧!你給我去讀師範!以後回來當老師,這樣才穩定!我們養你那麼多年不就是希望你能有個穩定的工作嗎!”

……

也許這是大多數華國家庭的悲哀吧,也許這也是大多數邊遠地區家庭的悲哀。

畢竟,他們隻知道那麼幾個和體製沾邊的工作;更不要說去指望他們弄明白不同大學間的區彆了。

……

在不情不願下,我放棄了那所分數線更高,資源也更好的那所大學;來到了蕪港的一所師範學校。

不過,在大學四年裡,我也逐漸明白——成為“作家”,憑我的條件幾乎是癡人說夢。特彆是,在這樣一個文章氾濫的年代。但是,既是為了賺生活費,也是為了圓幼年的一個夢,我成為了一名兼職的網文作者,也算是一個“作家”了吧。

而在大學裡,我也是同學們眼裡那個隻會悶頭學習,隻顧做自己事情,冇什麼朋友的一個小透明。我自己也清楚,我是一個標準意義上的“小鎮做題家”。但是也因此,我的成績遠遠好於其他的同學,順利地獲得了保研資格。

這次,頂著父母再次的責罵,以及他們的阻攔,我錄取了蕪港大學的中文係——也許在所有人看來,這是我這個小鎮做題家所能到達的頂峰。

短暫的喜悅過後,我又開始了趕稿。

讀書的時候,1、2點早已是家常便飯。所以即使是趕工到2點多,我也冇有絲毫的不適應。

但是,今天感覺卻有點奇怪。

-。手機訊息提示的震動打破了平靜和喜悅,我看了看來信人,大事不妙,心裡咯噔一下,不受控製地點下了第一條語音:“凜夏!!!!!!你知不知道你多久冇更新了!!!姑奶奶啊管管我的死活行不行!!嗚嗚嗚嗚嗚嗚我命苦啊……"編輯人小江的聲音從我的耳機裡爆破——對冇錯,爆破出來……退出介麵,打斷連招,行雲流水,刻不容緩。再次打開,我毫不猶豫的點向了轉文字並且回了她兩個字企圖平靜一下我方編輯的情緒——“已閱”!我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