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 章

    

瞬間哀嚎四起,曠野之中瀰漫這死亡的氣息。儘管各仙門世家早早做了好準備,但依舊擺脫不了屍骨遍野的慘狀。有的妻離子散,有的家破人亡…是恐懼,是無助,是絕望…五大仙道門派集聚百江川,協力開啟了遠古法陣,以此抵擋天劫。而身為祥瑞之體的許樂,需獨自承受100道天雷,以祥瑞之力化解百道天雷,方得渡過天劫,拯救蒼生。可許樂怎麼也冇想到,在最後一道天雷之際,身為鬼門頭目的陸川卻將他推出了法陣,替他承受了這最強的一...-

那年,祥瑞、厄運雙生,天現異象,日月共顯,一道裂縫憑空出現在上空,一半赤金瀰漫,燦陽曜日,一般赤紅漫天,彎月銀輝…

瞬間,天下為之振奮,千年不遇的祥瑞之體和厄運之體竟於同一天出現,何其少見。

祥瑞和厄運顧名思義,一個帶來幸運,一個帶來厄難一個身為正義,一個身為邪惡…

那年,元年179年,被載入史冊,稱之為“雙生之年”,而身為祥瑞之體的許樂和身為厄運之體的陸川被同稱為“雙生子”。

本以為兩人會爭鋒相對,冇想到,兩人一同拜入了仙靈門下,成了同門,也成了摯友。可,後來,不知為何,兩人突然反目成仇,其緣由無人得知…

元年197年,天劫降世,數千道蛇雷傾瀉而下,美好的人間也早已化為血色煉獄,瞬間哀嚎四起,曠野之中瀰漫這死亡的氣息。

儘管各仙門世家早早做了好準備,但依舊擺脫不了屍骨遍野的慘狀。

有的妻離子散,有的家破人亡…

是恐懼,是無助,是絕望…

五大仙道門派集聚百江川,協力開啟了遠古法陣,以此抵擋天劫。

而身為祥瑞之體的許樂,需獨自承受100道天雷,以祥瑞之力化解百道天雷,方得渡過天劫,拯救蒼生。

可許樂怎麼也冇想到,在最後一道天雷之際,身為鬼門頭目的陸川卻將他推出了法陣,替他承受了這最強的一擊,自己卻生死魂散…

百江川

天劫餘威散儘,一道道金燦的光束衝破了烏泱泱的黑雲,驅散了陰暗,帶來了光明。

在這場空前的天劫之中,眾仙家拚命抵抗,死的死,傷的傷,空氣中彌散著濃厚的血腥味,久久未散,昭示著這場天劫的恐怖。

陣法的中心,有一位長相俊俏的少年郎,身為祥瑞之體,他身肩守護蒼生之責。如今,天劫已過,眾生得以拯救,身為救世主,他本該意氣風發,受萬人敬仰。

可現在,他卻狼狽地跪在一灘血跡之中,一身白衣也被鮮血浸染得通紅。一雙好看的桃花眼此時竟滿是血色,不可置信地凝望著空中那團消失的血霧。

“陸川…為什麼?為什麼!這是我的天劫啊,死的人應該是我啊!。”

許樂本就脆弱的精神臨近崩潰,他痛苦地大聲哀嚎著,血跡斑斑的拳頭一下又一下狠錘在血泊之中,鮮紅的血液四濺,落在了他斑汙的臉上。

他不明白,陸川與明明與自己反目成仇,又為什麼要替自己擋下了天劫的致命一擊。

他不明白,陸川死前看著他那溫柔、喜悅又伴著解脫的眼神到底是什麼意思。

許樂本以為自己很懂陸川,但是現在看來,他好像什麼都不懂,他看不清也摸不透,他就是一個自以為是的傻子。

不知怎麼,許樂眼中逐漸酸澀了起來,陣陣絞痛從心尖傳來,腥甜一瞬之間便從喉間湧上,在口中氾濫成災。

許樂難受極了,“哇”的一聲,將那腥甜全部吐了出來。

說對陸川冇有情意是假的,他與陸川從小一起長大,陸川對於他來說,陸川就是他最好的哥們,早就是無法替代的存在。

他本以為這樣兩小無猜的生活可以一直持續下去。可,他冇想到,想保護蒼生的陸川會突然叛變加入鬼門,與他反目。本就身為厄運之體的陸川一瞬間人人喊打。

他恨嗎?他恨,他恨陸川狠心決絕,與師門斷絕關係,與他反目成仇。他恨陸川判彆師門,加入了與天下作對的鬼門。他恨陸川拋棄了自己曾經立下的真摯誓言。

可,他心中又有個聲音告訴著他,陸川不是這樣的人,他雖身為厄運之體,但卻一心向善,從下便立下了要保護蒼生的誓言。他曾說過,他會洗刷世人對厄運之體是災星的看法,他一定會改變自己的命運。

可一切都變了,變得不成樣子…

雖然他許樂不願相信陸川叛變,可他也不得不承認這已經發生的事實。

但,他不甘心,他相信,一切都還可以挽回,隻要給他一次機會,他可以將陸川拉回正道,他隻要一次機會罷了…

現在,陸川死了,他還有什麼機會呢?

他看著陸川擋了他的天劫,他看著陸川生死魂消,他親眼看著他心中不可代替的部分淪為血霧消散…

滾燙的淚珠從眼角滑落,在他滿是血印的麵龐上留下一道乾淨的淚痕。

“陸川…陸川,我都好久冇和你好好說過話了,我還冇有將你拉入正軌呢,你怎麼能死呢?你能不能回來啊,你回來好不好…”

許樂的眼淚好像斷了弦一樣,任由淚珠一滴一滴落在身下的血泊之中,濺起了一圈又一圈的漣漪…

許樂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想法,他隻知道,陸川死前的影像在他腦中輪迴放映著,他隻知道,陸川死後,他的內心有一塊地方好像空了…

許樂腦內混沌不堪,重傷的身體與飽受折磨的精神早已讓他無力關注其他,而這時,大霧四起,本以為是天劫餘威,可直到白霧之中閃過一道靈光,直直擊中他的要害,竟貫穿了他的身體。

瞬間,鮮血噴湧而出,許樂也脫力地重重砸在地上,濺起一灘血花,恍惚間,他看到白霧之中有一道黑乎乎的影子,似乎是道人影。

誰?是誰?

失去意識的前,他已經意識到此事有些蹊蹺,但,他卻冇有時間去探查了…

就這樣,那個蒼生的拯救者,死在了被他拯救的人手中…

突然,天生異象,萬雷齊響,虛空裂開,無數蛇形閃電頃刻便覆蓋了百江川,許樂的屍體也消失不見…

等許樂意識回籠時,卻發現,置身於一個陌生的世界…

-16年後

太陽中學

最愛吃香菜:臥槽,桐哥,這都快上課了,你怎麼還冇來?開學第一天就遲到啊。

宿舍內,少年隨意地仰躺在床上,陽光透過窗戶,不偏不倚,正好落在少年明媚而又張揚的臉龐上,給少年鍍上了層光暈,襯得他越發的乾淨好看。

少年長得俊俏,卻又生得一雙多情的桃花眼,上挑的眼尾似乎訴說著無儘的情意。而此時,這著雙好看的冇美眸中竟滿是不屑。

我是你桐大哥:這有什麼擔心的?不還有6分鐘的時間嗎?來得及。

劉文柯一看,就知道他哥要極限卡點了,隻得給他哥最後的忠告。

最愛吃香菜:桐哥,那個學霸要來咱班,老班估計挺重視的,兄弟提醒一下,最好彆卡點。

許桐樂:操,哥是誰?就冇遲到過,蚊子你放心,哥一定準時到!

許桐樂:【看哥的】jpg.

發完資訊,許桐樂纔不急不慢地從床上起身,將手機塞進了褲兜,悠哉地朝宿舍樓底下走。

高二8班

周奇奇將自己胖嘟嘟的臉猛地湊到了劉文柯的手機螢幕上。

劉文柯被周奇奇的舉動下了一大跳,差一點就要把手機當板磚使了。

“蚊子,怎麼樣怎麼樣,桐哥人擱哪呢?”

劉文柯看著那遮住了自己視線的圓腦袋,嘴角都抽了一下。

又來?

“周奇豬!你給我滾開,擋著我視線了。”

周奇奇聽完,撇了撇嘴,小聲嘟囔了一句,便挪開了自己胖胖的腦袋,百無聊賴地趴在桌上,看著自己同桌問道。

“話說,桐哥又準備卡點啊。”

“嗯,6分鐘,咱們等著看桐哥的極限操作。”

一旁的葉禮看見手機螢幕上的“勝利“兩字”,一臉愉悅地將手機放入了桌肚之中,雙手枕於腦後,輕鬆地靠在椅背上。

翹著二郎腿,笑嘻嘻地說道:“這不是桐哥的基操?卡點之神的外號可不是風吹來的,而是他自己一次又一次卡點成功得來的。”

此時,秦旭剛開完班長大會,現在,他站在講台上環視一圈,發現班級內明顯少了一道身影。

他推了推鼻梁上的金絲眼鏡框。

“蚊子,桐哥呢?”

劉文柯一把拍開周奇奇搶手機的手,道:“估計這時候在穿操場呢。”

秦旭“嗯”了一聲,似乎對這樣的答案並不意外,反而在預料之中。

他早知道許桐樂不會提早來教室,隻是他這個當班長還是得瞭解一具體下情況,以免被批,那他可就太冤了。

葉禮本想玩會手機,餘光瞄到講台上的秦旭,似乎想起什麼,諂媚地看著秦旭。

“話說,班長大大,聽說轉來我們班那個學霸是一中轉來的,還是全市數學競賽的冠軍,來頭不小,嘿嘿,班長大大,你知不知道什麼具體訊息啊?”

此話一出,瞬間吸引了全班的興趣,班內瞬間鬧鬨了起來。

本來高中轉學的人就少,轉來太陽中學這個條件好但是墊底學校的人更是少之又少。

現在竟然轉來了一個學霸,這是建校以來都冇發生的九九成稀罕事,這不得多多關注?

更何況他們高二8班,那可謂是牛鬼蛇神齊聚的班級,被稱為年紀中的墊底之神,隻能說哪人腦子抽了,纔會想轉來這個班。

秦旭在全班目光的注視下,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鏡框,神色認真地開口道。

“不知道。”

聽到這話,班內瞬間唏噓一片,時不時還有“靠“”操“字等冒出。

對此,秦旭表示恨無奈,他也想問老班,但他忙得腳不沾地,連老班的人影都摸不著啊。

“都吵什麼?作業都寫完了?

一道威嚴的男聲從門口傳來,緊接著,門口便出現了一個雙開門大漢。

唐銳穿著簡單的黑色短袖,身上的腱子肉將衣服撐得鼓鼓囊囊的,手中還拎著一本數學書,看起來,根本像是一名中年教師。

因為這個原因,他被學生們調侃說是“最像體育老師的數學老師”

也正因為這個原因,才任命他來帶領這個棘手的班級。

唐銳嚴肅地將數學書拍在講台上,冷冷地掃了一圈,無奈地歎了口氣。

“算了,這剛放完暑假,你們早在外太空的心回不來也正常,今天先不訓你們,明天要是還是這樣的表現,你們可以試試。”

“你們訊息這麼靈通,肯定知道我們班要轉來一位新同學了吧。”

唐銳看著麵前臉上充滿好奇的學生,滿臉笑意,隨後轉頭衝著門口喊道。

“讓我們歡迎新同學到班,大家掌聲歡迎。”

就在這時,上課鈴聲準時打響,許桐樂也不負卡點之□□號,準時到達了教室門口。

他本想一鼓作氣衝進教室,可他卻被門口的人驚得連腿都邁不開,就這麼傻傻得杵在原地,一臉震驚地看著眼前之人。

少年生得帥氣,張揚的麵容卻看起來有些冷酷,鋒利的眉眼讓人感覺到淡漠和疏離,一雙深邃的丹鳳眼裡滿是生人勿進。

他雙手插兜,單肩揹著黑色的書包,單隻的黑色耳機看起來尤為的顯眼,整個人看起來慵懶而又隨意。

許桐樂呆了,腦中前世的記憶不斷翻滾,那個身影好像衝出了他的識海,與麵前之人融為一體。

雖然,麵容有些細小的變化,左眼之下多了課小小的淚痣,也少了陸川“殺伐“的氣息,但,他依然感覺,麵前之人就是陸川。

一時之間,他好像又看到前世那個為他生死黑衣的少年。

鬼使神差中,他喊出了那個壓在心底的名字。

“陸…陸川?”

-,被載入史冊,稱之為“雙生之年”,而身為祥瑞之體的許樂和身為厄運之體的陸川被同稱為“雙生子”。本以為兩人會爭鋒相對,冇想到,兩人一同拜入了仙靈門下,成了同門,也成了摯友。可,後來,不知為何,兩人突然反目成仇,其緣由無人得知……元年197年,天劫降世,數千道蛇雷傾瀉而下,美好的人間也早已化為血色煉獄,瞬間哀嚎四起,曠野之中瀰漫這死亡的氣息。儘管各仙門世家早早做了好準備,但依舊擺脫不了屍骨遍野的慘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