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鷂子小說
  2. 辭我不周
  3. 霜雪融儘再現故人
九洲梨花 作品

霜雪融儘再現故人

    

,隻為一睹其風采,據說若是幸運的話,月影閣會考慮競拍此妖獸,在人界妖獸是稀有丹藥,因此各路幫門各派代表,早已對這塊“肥肉”垂涎欲滴。怪不得今天入城的隊伍排了那麼長。兩人到了秦府,卻被管家的拒之門外,“今日小姐有事不在家,老爺和夫人臥病在床,恐怕不能招待。”“不是你們請我前往貴府除妖嗎?”林向遇問。“要不,你們明天再來吧,等我們小姐回來再議此事。”思量片刻,周羨南道:“也行。”在回去的路上,林向遇越...-

是天界的天帝最受寵的仙子霜凝玉啊。

在不周山,林向遇與此人有過一定交集,霜凝玉那時候也喜歡溫淮,專為他來到不周山,為了他失去了魂魄,為了他受傷留疤,為了他差點死在不周山。

林向遇看了一會兒,想,在那場災難中最作死的人活下來了,而最渴望活著的卻永遠的死去了或者下落不明瞭。真是造化弄人,命運不公。

旁人的竊竊私語傳入林向遇耳中,他們將那個和霜凝玉長得一模一樣的人稱為秦霜雪,是郢都最大的茶商的女兒,不僅長得傾國傾城,家中還富可敵國。

林向遇斂目,捏了捏衣襬。原來隻是和霜凝玉長得一樣而已。

彼時,圓台之上,市師高聲道:“接下來,我們即將迎來本次競拍會的壓軸戲,請大家稍安勿躁,敬請期待。”

此話一出,人群頓時炸開了鍋。

“不是?月影閣這次來真的,千年妖獸就這麼競拍出去?”

“那可不,市師都那麼說了,那千年妖獸定然跑不了。”

......

樓台上幾乎所有人開始目不轉睛地盯著下麵的圓台,隻唯恐錯過了一睹千年妖獸的最佳時機,旁邊的菩提觀弟子不停地跺腳搓手,一刻也是停不下來,看得出來心下究竟有多麼激動。

等待的時間好像格外漫長,不知過了多久,市師又道:“下麵,我們的最後一場拍賣即將開始。”

說完後,好幾十個五大三粗的壯漢,費力地將一隻巨大的鐵籠子抬上圓台。

那鐵籠子目測少有一座茅草屋那麼大,整個籠子被一紅色幕布遮得嚴嚴實實,看不見裡麵究竟為何物。

隻此之後,所有人明顯同打了雞血一般,瞬間燃起來了。

市師開始介紹:“此妖獸原形為貔貅,是在屍妖山山腳下發現並活捉的,此妖目測活了有上千年,體型龐大,妖力不可估量。”

話至此,有些人的眼珠子都快要掉出來了,死死盯著那個大鐵籠,那眼神恨不得把這隻大妖獸生吞活剝了。

一般修士捉來妖獸都是為了煉丹藥,妖獸有靈氣,用特殊方法煉製的丹藥可以增進修士的修為。

而這種千年大妖更是大補之藥材,若是煉製得當可漲幾百年的修為。

誰都不想錯過這塊香餑餑,看著那鐵籠子,就好像看見了百年修為在朝自己招手。

有人已經不耐煩了,大聲嚷嚷道:“競拍快點開始,掀開幕布來,讓我看看這隻千年妖獸到底什麼樣?”

這一聲帶動如潮水般漲來的相應的呼聲,市師知道再介紹也不會有人聽了,還不若快些滿足這些人的要求。

“各位,請靜一靜,接下來,我們馬上揭開幕布。”市師話一出,頓時鴉雀無聲。

兩名月影閣的影子行至鐵籠前,兩邊各捏一角,隨著一聲破裂的風聲,如一場盛大的落幕一般,紅色幕布悠地落下。

幕布帶起的風撩起林向遇額前的髮絲,烏髮迷眼,一時之間有些看不清裡麵的光景。

待她定睛看清鐵籠之物的時候,整個人愣住了,血液好像也凝固了。

她怎麼也想不到,再次見到溫淮是以這樣的方式。

林向遇腦子是懵的,但緩過來之後,更多的是平靜,心如止水。

她還從來冇見過如此狼狽的他。從前的溫淮一身雅正青衣,他就站在那裡,人如玉竹,清冷如仰山之雪,無論什麼時候都是從容的姿態。

他是那百年來最年少有為的首領,剛冒頭的時候,便已威名赫赫,四海八荒內凡是有頭有臉的人都多少知道他。

而今,溫淮現出妖身,奄奄一息地躺在鐵籠之中,身體殘破不堪,就這樣遠遠地看著都能看到那密密麻麻大大小小的傷口,暗紅色的血遍佈全身,傷口處流膿不止。

這時,人群中有眼疾手快地很快就瞧出那隻妖獸五指少了一指。

“哎,你們快看看那東西是不是少了一根指頭啊。”

人群中立馬有人附和,“是豁,確實是少了根指頭。”

於是一傳十十傳百,大家都注意到那隻千年妖獸斷了一指。

林向遇疑惑中忍不住感慨,在她認識溫淮的那幾年間,她從來不知溫淮斷了指,亦不知溫淮的指是何時斷的指。

有人問道:“這妖獸斷了指會不會影響煉丹的效果?修為還會大漲嗎?”

“是啊是啊,我們買這妖獸不都為了修為嘛,要是冇法增進修為那我要他有何用。”

市師道:“放心,隻是斷了一指而已,完全不會有任何影響,此妖妖力強悍無比,煉成丹藥至少增漲五百年修為。”

人群又歡聲笑語起來,市師敲響錘子,競拍正式開始。

林向遇看著圓台之上的溫淮,而如今的他卻已淪落至此。

他爛在泥裡,任人蹂躪,任人羞辱,他不再那樣不可一世高不可攀。

林向遇俯視著溫淮,冇有什麼太大的情緒,無論喜悲都如流行般一閃而過。

站在妖族的角度上,林向遇會想,溫淮啊溫淮,怎麼落得個如此下場呢?不應該呀。冇有你,被壓迫的妖族怎麼辦呢?

競標現場簡直就是各路神仙打架,數額以直線型飆升,事情越來越朝著不可控製的一麵發展,當前溫淮的價位已經達到林向遇不敢想象的天價。

可事實遠不止於此,競標還在進行,也就是說最終價格還會在此基礎上升高,林向遇生出一個冇心冇肺的想法——不愧是溫淮,這麼值錢。

競標進行到後期就剩下兩方勢力在競爭了,林向遇把頭探出去,隻聽見那一沉穩鏗鏘的男音從四樓一間緊閉的視窗處傳來,“八百。”

林向遇看見四樓隔間紗帳後麵的屬於秦霜雪的半張側臉,紅唇親啟,聲音迴響,“九百。”

過了幾秒另一邊又道:“九百九十九。”

秦霜雪道:“一千萬。”

此聲過後,全場寂靜無聲,所有人和林向遇一樣摒住了呼吸,這樣的價格恐怕是月影閣最高的一次。

菩提觀弟子的竊竊私語傳入林向遇的耳朵裡。

“你說還會有比這更高的嗎?這可是一千萬哪,我的天!我的爺!我姥!”

“聽說四樓那位正是那三皇子陸聞舟,權勢滔天,能不有錢嗎?”

“這個人也真是奇怪,像是被什麼東西附身了一樣,一夜之前性情大變。”

另外一個人立馬捂著他的嘴,“害,你可彆說了,小心遭殃。”

那人立即捂緊嘴巴,驚恐地四處張望。

-“接下來,我們即將迎來本次競拍會的壓軸戲,請大家稍安勿躁,敬請期待。”此話一出,人群頓時炸開了鍋。“不是?月影閣這次來真的,千年妖獸就這麼競拍出去?”“那可不,市師都那麼說了,那千年妖獸定然跑不了。”......樓台上幾乎所有人開始目不轉睛地盯著下麵的圓台,隻唯恐錯過了一睹千年妖獸的最佳時機,旁邊的菩提觀弟子不停地跺腳搓手,一刻也是停不下來,看得出來心下究竟有多麼激動。等待的時間好像格外漫長,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