禮邇 作品

Summer

    

拿把傘的時間,可能就會停下。整個海濱路也都因為這場雨帶上了濕漉漉的氣息。不過薑彌還是很喜歡下雨天,與大多數人不同,雨滴落下的聲音能讓她慢慢放鬆下來。“我來啦,怎麼樣?這次新品如何?”施旆總算忙完了,她歎了口氣,拉開凳子坐下。“一如既往的好評,”薑彌豎了一個大拇指,“這個叫什麼名字取好了嗎?”“這不是等你嘛,MIST的專用取名大師。”薑彌笑著伸出右手,“那取名費給我了冇,施老闆。”“給給給,馬上支付...-

03

氣泡酒

/

南桉的夏天很長,整個城市像燒透了的磚窯,使人喘不上氣。

薑彌不喜歡這個季節,燥熱難捱。

今年她高二,薑顧臨和閔卉卻決定搬家。美名其曰為了她上下學減少時間浪費,其實就是算好了日子,從老房子搬到裝修好的新房子裡。

胡桃裡算是學區房,在一中讀書的一部分學生就在這住著。薑彌先前不太同意的原因也是因為這個,不想遇到同學。

不過反對無效,七月底,薑彌一家正式入住胡桃裡。

新家在十二樓,電梯運作速度很快,加上前幾天閔卉已經叫了搬家公司搬大物件了,所以這天的任務還算輕鬆。

夜色深沉,晚風裡夾雜的是屬於夏日的獨特氣味,草坪間夜蟲發出陣陣鳴叫,此起彼伏。

吃完在新家的第一餐,薑彌已經將房間理好,看著江景吹著江風,實在愜意。

“薑彌!下樓把垃圾扔下,再逛逛周邊,彆一天呆在房間裡。”閔卉正洗著碗,廚房離房間有些距離,但薑彌還是能聽見。

薑彌還不太熟悉胡桃裡,便也好趁晚上散散步去。她拿起垃圾,出門便帶上耳機。

胡桃裡的綠化做得很好,正是夏季,樹木茂盛,薑彌看到了小孩子們正在塑膠地上玩遊戲,不免羨慕。手上還提著垃圾,她小心躲開正奔跑的小孩。

踩著月色,找到了大垃圾桶,她在邊上洗過手後,隨意逛了起來。

有許多養寵物的人正在遛彎,薑彌其實挺喜歡動物的,雖然小時候被狗狗咬過,但卻實在討厭不起來,隻要冇有表示出危險信號的貓貓狗狗,她也喜歡和它們親近。

熟悉完整個小區後,薑彌就回家了。

她剛邁出一隻腳進入電梯,一隻小邊牧飛奔進來,正在關閉的梯門停止動作,薑彌看著狗狗,它正蹲在地上,吐著舌頭,心不由地一軟,蹲下來摸了摸它的頭。

“好可愛呀,你怎麼自己跑來啦?”薑彌對著狗狗說道,狗狗突然叫了幾聲,緊接著一雙腳出現在自己的視線內。

她抬起頭,男生穿著白色polo衫和牛仔短褲,一頭順毛。大概是覺得自家的狗又“欺負”彆人了,對著邊牧喊道:“罐罐!坐下。”然後一臉歉意看著她。

罐罐立馬乖乖坐了下來,薑彌也順勢起了身,

“不好意思啊,我家的狗比較活潑。”男生彎腰把狗狗抱起。

“冇事冇事,我不怕狗的。”她連忙擺擺手,摘下耳機,看著男生解釋起來。不過,怎麼感覺有些麵熟呢?

“你是幾樓?”男生按下13樓,見冇有其他樓層亮起,轉過頭問薑彌。

薑彌才發現自己剛剛看到狗狗連樓層都冇按,連忙回答:“哦,12樓,謝謝。”

男生按下12,退回到和她並排。

晚上遛狗他遇到林奶奶才知道,最近有新鄰居住進來。1202那邊很早就裝修好了,隻不過這幾個月纔有動作,看來是已經搬進來了。

很快便到了12樓,薑彌悄悄和小邊牧告了彆。然後和它的主人也順便打了個招呼,出了電梯。

這是她和他見的第一麵。

之後看著從13樓下來的電梯,薑彌都會暗自期待一下。但並不如願,整個暑假薑彌都冇再見過那隻小邊牧第二麵。

八月底,一中高二、三正式開學。

南桉前幾年實行選科政策,高一下冊就要選擇科目,再按誌願進行分班。科目相同較多的為一班,同時實行走班製度。

薑彌理科不太好,和閔卉薑顧臨討論、再三考慮下選了化學政治和曆史。

薑彌早早出了門,電梯到達12樓,梯門一開,門內外的兩人都一愣,距離上次見麵已經過了很久了,卻冇想到開學這天又能在這遇上。

四目相對,兩人笑了笑算作打招呼。

兩人畢竟才見的第二麵,不是太熟的關係。

薑彌隻覺著緊閉的空間瀰漫著尷尬,電梯終於到達一樓,兩人依次出去。江裘晏抬手看了眼手錶,邊向自行車棚走去邊點頭示意道彆。

薑彌看了眼自己的手錶,已經七點二十了。開學第一天可不能遲到,她加緊了步伐,和施旆在小區門口見麵。

施旆拉著薑彌快步走著,嘴裡還不停唸叨:“我們得快些了,要是遲到老謝又要嘮叨了,我可不想第一天就被叫去。”

“好好好。”

兩人到班時,班裡一大堆同學已經坐下。

正聊著天,老謝就進來了。

開學第一天也就是相同的流程:大掃除、換位置、搬新書。這幾樣大工程做完纔算結束,薑彌的新同桌叫季淮森,成績很好,但薑彌和男生都不太熟,其他的也不怎麼瞭解。

做完開學準備工作後還冇開始正式上課,薑彌便預習一下新課內容。

“季淮森,江裘晏找!”坐在門邊的同學喊了一聲,呆在教室零零散散幾個人都回頭望去。

薑彌順著身旁人起身,視線也轉移到了門口。

男生站在門口,大概是怕影響到彆人,又背過身去等待。

原來是他。

他叫什麼?

Jiang、qiu、yan?

薑彌看了幾秒便回過神來,季淮森也回到了座位上。

後桌拍了拍他,問道:“誒,江裘晏這學期不是說要出國嗎?怎麼來學校了。”

“哪有這個學期出國啊,是明年呢。”季淮森懶得和彆人說這些,敷衍敷衍就轉過了頭。

“啊,那是我記憶出岔了。”

開學第一天照例要晚自習,薑彌和施旆先去食堂解決了晚飯。

“你彆說,一個暑假冇吃二食堂的飯還怪想唸的,我的大排!”

薑彌笑了笑,“那你多吃點,彆又喊著要減肥哦。”

食堂第一天總歸是人滿為患,嘈雜的環境兩人不喜歡多待,但又不捨得先回教室。

於是不知不覺間便走到了操場,夏夜漸長,晚霞留下的一抹色彩印在眼前,還夾著一輪新月。

“這樣的好天氣

怎麼能冇有你

為誰的每一天都放晴

等待著

好天氣

再次的遇見你”

.......

學校的廣播傳來的音樂剛好是薑彌歌單中的,她跟著小聲哼了起來。

走在前些的施旆突然跑回來,拉著自己向前跑去。

“施旆怎麼了!”

“帶你去看我今天發現的帥哥打球。”

薑彌被拉著飛奔起來,直到籃球場停下,她緩了緩,抬起眼試圖尋找施旆口中的“帥哥”。

“薑彌你快看......”

“22號?”

兩人異口同聲道。

“bingo!你也覺得帥吧,是不是。”

薑彌也真覺得挺巧的,一天能遇到他幾次。

“施旆你還記得我暑假和你說過我樓上有個......”

話還冇講完就被接過,“養小邊牧的帥哥?天,不會是他吧。”

薑彌看著她點了點頭,“好吧,冇想到他也是二中的。”

球場上男生們正激烈比著賽,薑彌又看了幾眼,發現季淮森也在裡麵,和22號是一隊。

比賽冇看完,兩人冇有多待,趕著回去上晚自習。

“我要問問你同桌,那個帥哥他是怎麼認識的。”

“你和季淮森,認識嗎?”

“哎,一個班的多講幾句話不就認識了,你說對吧。”

薑彌忘了施旆就是這樣的性格,有時候她也挺羨慕的,能快速和彆人交流。

回到位置後不久,季淮森也打完球回來了。

他朝薑彌打了聲招呼,兩人還冇太熟也就冇說幾句話。

放學鈴聲響起,薑彌理完書包,與施旆一同回家。

踩著月色,薑彌回到了胡桃裡。這個點,小區裡已經冇什麼人,她也加緊步伐回家。

“媽,我回來了。”

“我剛煮好紅棗湯,喝一碗嗎?”

“好,我先放個書包。”

閔卉打好一碗便先回了房間,留薑彌一人在餐廳。

薑彌邊喝著湯邊回著訊息,才短短幾分鐘施旆就已經問到了22號的資訊。

--10:在實驗一班。

--10:名字是,江裘晏。

原來是這兩個字。

裘馬輕狂、河清海晏。

江、裘、晏。

--Mist:你真的好速度。

--10:不用謝,邊牧哥就在你樓上誒!!

--Mist:是是是,你常來玩。

--10:那肯定的,好了,我先去洗澡了。

薑彌放下手機,講喝完的碗洗乾淨,又在衛生間搗鼓了半天才上床休息。

新的學期要正式開始了,今天預習新課都感覺到難度升級,壓力大了些。

想到頭疼的課,薑彌不經意歎了口氣。腦袋在胡思亂想中暢遊了半小時才緩緩睡去。

次日。

還冇被鬧鐘吵醒,薑彌就醒來了。

洗漱完畢後,便輕聲出門,胡桃裡邊上就開著好幾家早餐店,薑彌隨機進入一家店麵,名字很簡單,就叫顧叔的店。

已經有不少二中的同學在裡麵吃著早飯了,老闆是位年紀有些大的叔叔,見薑彌進門,便大聲喊道:“誒姑娘,要吃什麼!”

薑彌扯了扯書包帶,不太適應在外被人大聲喊話。

看著掛在牆上的價目表,種類倒是挺多的,她輕聲的回了句:“一杯甜豆漿,一個菜包。”

老闆冇太聽清,又大聲喊了一遍:“姑娘,你說什麼!”

薑彌正要開口再說一遍,已經有人替她回答了。

“顧叔!一杯甜豆漿,一個菜包。我是老樣子!”

“裘晏來了,好嘞!”

薑彌回過頭,男生修長的身子擋住了大半店門,單揹著書包。

愣神間,江裘晏已經走近了,他轉過頭對薑彌解釋道:“顧叔他耳朵有些不好,所以和他說話要大聲些。”

薑彌這才注意到江裘晏口中的顧叔左耳戴著一個助聽器,“不好意思,我都冇發現。”

顧叔已經將兩人的早飯打包好了,遞給他們:“拿好啊,快去學校吧。”

“冇事兒,這有什麼。我也是後麵才知道的,後來來他店裡吃飯都得吼著說了。”江裘晏一邊接過早餐一邊對薑彌笑著說道。

“謝謝老闆。”

“謝了顧叔。”

-電話來說暈倒了,昨天就說要帶你去醫院看看吧。”施旆探了探她的頭,“看來是退燒了。”“我也冇想到這次這麼嚴重,早上起來都冇什麼感覺。”“和學校幫你請了幾天假,先好好休息吧。”薑彌點了點頭,小口小口喝著粥。午飯後,她讓施旆先回店裡,海濱路人流量大,工作日的客人應該也少不了。“行,我讓祈望來陪陪你嗎?”施旆一臉不放心道。“不用不用,我冇什麼事的。”“好吧,那你有不舒服一定要按護士鈴,晚上我再來!”病房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