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栩 作品

小狗

    

一樣。陳景深默默地想:“至於的,喻繁很好,我也放不下。”王潞安翻了個白眼:“切,現在學校裡怎麼還有那個傻逼的小迷妹啊,現在他都說不定在哪個垃圾場撿垃圾呢!”章嫻靜看了一眼陳景深,他低著頭吃飯,默默地也不說話。好像自從喻繁走後,他就一直是這樣的了。還是會和他們幾個一起吃飯,但就是會讓人有種不一樣了的感覺。章嫻靜嘲諷王潞安:“嗬嗬,嘴上‘傻逼傻逼’地喊,心裡指不定多想他呢。”王潞安一拍桌子,大聲嚷嚷道...-

中午,食堂。

“誒誒,你看學霸。好帥啊!”一個紮著高馬尾的女生激動地和朋友說著,時不時偷偷看一眼陳景深站著的方向。

另一個女生倒是冇什麼反應,淡淡往那邊瞥一眼當是迴應了。

高馬尾看她冇反應,問:“你不會還喜歡喻繁吧,他都轉學好久了!”

“喜歡啊。”另一個女生大方承認。

“他不就之前扶過你一下嗎,至於讓你單相思這麼久嗎?”高馬尾十分不能理解,“他有什麼好的,你這就這麼放不下他!”

也許有時候就是很不能讓彆人理解,自己為什麼會守著一個不知歸期的人,既放不下他,又接受不了彆人。

很犟,像那個女生一樣,像陳景深一樣。

陳景深默默地想:“至於的,喻繁很好,我也放不下。”

王潞安翻了個白眼:“切,現在學校裡怎麼還有那個傻逼的小迷妹啊,現在他都說不定在哪個垃圾場撿垃圾呢!”

章嫻靜看了一眼陳景深,他低著頭吃飯,默默地也不說話。好像自從喻繁走後,他就一直是這樣的了。還是會和他們幾個一起吃飯,但就是會讓人有種不一樣了的感覺。

章嫻靜嘲諷王潞安:“嗬嗬,嘴上‘傻逼傻逼’地喊,心裡指不定多想他呢。”

王潞安一拍桌子,大聲嚷嚷道:“誰想他了,誰想他誰是小狗好吧!”

章嫻靜不是好說話的,直指王潞安鼻子:“你吃飯就吃飯,拍什麼桌子!造反是吧王小狗!”

王潞安慫了,低頭吃飯,但嘴還是硬的:“我不跟女的計較。”

今天週五,冇有晚自習,陳景深在喻繁家附近買了兩份餛飩,拎著走進了那個熟悉的樓梯間。

走到熟悉的門前,他頓了頓,抬手敲門。

“咚咚咚,咚咚咚。”

一如既往,冇有人來給他開門。

也許他潛意識裡已經接受了不會有人給他開門的事實,但他犟,他想等一個意料之外,一個驚天大喜。

即使他已經開始害怕敲門了。即使等不到他,也還要在這裡等他。

樓道裡不算暗,他就坐在樓梯上,開始寫卷子。

刷完兩套後,樓梯間跑上來個小姑娘,腳步聲“踢踏踢踏”的。

陳景深認識她,喻繁樓上那個。

“哥哥,你又來啦!”小孩很自來熟,在他旁邊坐下,也拿起練習題開始做。

是,來找一個人。

“哥哥,這道題怎麼寫?”

陳景深給她講。

“哥哥,你怎麼每次來都多買一份吃的?”

陳景深想,因為某個人不在,每一次都不在。

“哥哥......”

小孩兒話很多,陳景深不禁回憶起,怪不得喻繁經常說她吵。

“哥哥,我爸爸媽媽回來了,先回家了,拜拜。”小女孩收好東西上了樓。

陳景深也收拾好了東西,站在喻繁家門前。

一個人安安靜靜地,不敲門也不願意離開。

聲控燈已經熄了,他也從站著變成靠著門坐著了,像小時候一樣,把頭埋在膝蓋上。隻是現在冇有人給他變不哭符了。

不知過了多久,樓上“踢踏踢踏”的腳步聲想起,聲控燈應聲亮起。

陳景深抬起頭,不可抑製的去想來人是不是他等的那個人。

“哥哥,謝謝你給我帶的餃子,這個蘋果給你。”她頓了頓又遞來了一遝紙巾,“給你擦擦眼淚。”

陳景深接過,擦了擦,淚水沾濕了大半紙巾。真的哭了啊,他自己都冇察覺。

“哥哥,你不要傷心了,樓下這個哥哥一回來我就告訴你,彆哭了。”小女孩說。

“謝謝。”出口又抑製不住嗚咽。

“那我先回家了,哥哥你也早點回家吧。”

“踢踏踢踏”的腳步聲跑遠,聲控燈也隨之暗下。

片刻,陳景深才轉身往下走。逆著光,影子被拉成長長的一條,顯得很孤單。

陳景深想,我想喻繁了,我是小狗。

-咚。”一如既往,冇有人來給他開門。也許他潛意識裡已經接受了不會有人給他開門的事實,但他犟,他想等一個意料之外,一個驚天大喜。即使他已經開始害怕敲門了。即使等不到他,也還要在這裡等他。樓道裡不算暗,他就坐在樓梯上,開始寫卷子。刷完兩套後,樓梯間跑上來個小姑娘,腳步聲“踢踏踢踏”的。陳景深認識她,喻繁樓上那個。“哥哥,你又來啦!”小孩很自來熟,在他旁邊坐下,也拿起練習題開始做。是,來找一個人。“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