準淮笙 作品

第一封匿名信

    

賀溟端打開門,凍的一哆嗦。賀溟端四周看了看,發現冇人,本以為是小孩子的惡作劇。關上門後,門鈴又響了,這次他打開門低頭一看,發現在地上有一個信封。賀溟端撿起來信封,發現上麵寫著自己的住址,還有一句‘賀溟端先生收’。他拍了拍信封上的雪,把信拿到屋裡。賀溟端冇有打開,他把信放在茶幾上,躺在沙發上,猜想著是誰給自己寫的信。想著想著,就睡著了。再次醒來,屋裡黑漆漆的,賀溟端打開燈,看向牆上的鐘表,發現已經八...-

準淮笙/文

2024.5.16

屋外下起了大雪,賀溟端拿著一本書,坐在暖爐旁烤火。

暖爐旁的茶幾上放著一杯咖啡,寒風在窗外呼嘯著。

咚咚咚一陣敲門聲,賀溟端把書放在茶幾上,起身去開門。

賀溟端打開門,凍的一哆嗦。

賀溟端四周看了看,發現冇人,本以為是小孩子的惡作劇。

關上門後,門鈴又響了,這次他打開門低頭一看,發現在地上有一個信封。

賀溟端撿起來信封,發現上麵寫著自己的住址,還有一句‘賀溟端先生收’。

他拍了拍信封上的雪,把信拿到屋裡。

賀溟端冇有打開,他把信放在茶幾上,躺在沙發上,猜想著是誰給自己寫的信。

想著想著,就睡著了。

再次醒來,屋裡黑漆漆的,賀溟端打開燈,看向牆上的鐘表,發現已經八點了。

賀溟端看著茶幾上的信封,他戴上眼鏡,拆開信封,開始讀信上的內容。

寫給賀溟端先生:

見字如晤,展信舒顏。

你或許已經忘記我了,但我還記得你。

還記得我們初次見麵的那個冬天嗎?對於我來說,那個冬天是最特彆的。

你近幾年過的還好嗎?什麼時候能回到晏江市?不論你什麼時候回來,我都會等著你。

冬天又到了,慕江鎮比晏江市冷多了,記得多穿衣服,注意保暖。

身體健康,平安順遂。

12月26日

讀完後,賀溟端把眼鏡放到眼鏡盒。

信的末尾冇有署名,也冇有地址,賀溟端不知道該不該回信。

賀溟端猜測寫這封信的人應該和自己的關係比較好,具體是誰,他想不起來了。

賀溟端因為一場車禍忘掉了很多東西,所以他選擇來這個小鎮獨自生活幾個月。

他冇想過會有好友或家人來看望自己,也冇想過有人會坐在書桌前給自己寫信。

這封信,完全是他意料之外的東西。

-慕江鎮比晏江市冷多了,記得多穿衣服,注意保暖。祝身體健康,平安順遂。12月26日讀完後,賀溟端把眼鏡放到眼鏡盒。信的末尾冇有署名,也冇有地址,賀溟端不知道該不該回信。賀溟端猜測寫這封信的人應該和自己的關係比較好,具體是誰,他想不起來了。賀溟端因為一場車禍忘掉了很多東西,所以他選擇來這個小鎮獨自生活幾個月。他冇想過會有好友或家人來看望自己,也冇想過有人會坐在書桌前給自己寫信。這封信,完全是他意料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