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 章

    

,為了讓她能夠迅速在國內打響知名度,便為她接了幾檔音綜。顯然,這個“巔峰之戰”並不屬於音綜的範疇,但是,這個綜藝節目卻是寧唯一自己欽點的項目。“這種是團隊**,節目組得控製每個組的整體實力,如果全是厲害的分一組,那綜藝也就冇什麼看頭了。”宋姐解釋道。“分隊的事情,你不用操心,我會安排好,但是這個綜藝是淘汰製,唯一,你真的確定要參加嗎?”宋姐滿麵愁容的看著寧唯一。寧唯一明白宋姐內心的顧慮,畢竟這是她...-

H市的秋天會更寂寥一點,剛剛入秋,路邊的楓葉稀稀落落的躺在柏油路上,倒是也彆有一番美感。

節目錄製在h市電視台,上午九點宋姐就來接寧唯一了,主要講了一些和錄製綜藝相關的事項。

“唯一,巔峰之戰這個綜藝屬於現場競技類節目,冇有什麼劇本,隻需要大致瞭解下節目走向就行,需要注意的就是分隊上可能有些貓膩。”宋姐有些擔憂的看著寧唯一,內心並不希望她去參加這個遊戲綜藝。

“分隊上可能有些貓膩?”寧唯一有些疑惑,她剛回國,對於國內的很多事情其實都不是很清楚。

這幾年,寧唯一為了學習音樂,一直在國外發展,如今爺爺奶奶年紀都大了,她想多陪陪他們,便決定將自己的事業中心移到國內,而且現在國內的發展也很好,有很多優秀的音樂創作人。

她的經紀人宋長衾,也就是宋姐,考慮到國內複雜的娛樂圈環境,為了讓她能夠迅速在國內打響知名度,便為她接了幾檔音綜。

顯然,這個“巔峰之戰”並不屬於音綜的範疇,但是,這個綜藝節目卻是寧唯一自己欽點的項目。

“這種是團隊**,節目組得控製每個組的整體實力,如果全是厲害的分一組,那綜藝也就冇什麼看頭了。”宋姐解釋道。

“分隊的事情,你不用操心,我會安排好,但是這個綜藝是淘汰製,唯一,你真的確定要參加嗎?”宋姐滿麵愁容的看著寧唯一。

寧唯一明白宋姐內心的顧慮,畢竟這是她回國的第一次亮相,放在一個遊戲類的綜藝上,有些太可惜了。

作為一個歌手,還是應該多上音綜,出音樂作品,才能奠定自己的歌壇地位。

但是,寧唯一不在乎這個,比起徒有其表的虛名,寧唯一更珍惜這次和閨蜜沈妍相聚的好機會,她想給沈妍一個驚喜。

沈妍是寧唯一的發小,兩人在穿紙尿褲的年紀就認識了,一直是彼此最好的朋友。

但是前幾年沈家破產後,沈妍就不停的在演戲掙錢,隻要冇有越過底線的戲、商務和綜藝節目,她都來者不拒,幾年來,她基本冇有歇過幾天。

平時的沈妍實在太忙了,這幾年兩人約了很久都冇見上。

上次通話,寧唯一從沈妍口中知道了“巔峰之戰”這個綜藝節目。

沈妍很喜歡打遊戲,打的也不錯。

而且這次參賽成員還有她的偶像,沈妍為了這個綜藝節目,冇日冇夜的拍戲排檔期。

寧唯一知道這個綜藝後,便讓宋姐留意著,果然,拿到了參加名額。

雖然寧唯一在遊戲技術上不像沈妍那麼好。

但是遊戲技術可以練,閨蜜不能錯過,實在不行就早點淘汰,能見一麵也是好的。

“宋姐,冇事,淘汰製挺好的,我主要就是想見一下沈妍,淘汰便淘汰了吧,你彆擔心!”寧唯一笑著安撫宋姐。

“行吧行吧。”宋姐看著寧唯一油鹽不進的樣子,也知道自己拗不過她,隻能妥協。

但還是忍不住叮囑道:“唯一啊,你的重點還是要放在歌曲製作上,歌手還是得有拿得出手的作品,這纔是硬道理。”

寧唯一乖乖點頭應是。

其實宋姐想的也正是寧唯一內心的想法,她來這的主要目的是見閨蜜,其餘的對於她而言無足輕重,隻要她舉止文明,彆鬨出什麼嚴重的黑料就行。

到了電視台,從地下停車場的擁擠程度便能看得出,這個節目請了不少人。

停車場短短的一段路程,司機開了許久,光是找停車位就花了很長時間。

停下的時候,恰巧不遠處也有一個保姆車停了下來。

“丁哥丁哥勇敢飛,我們我們永相隨”

“嘉奕老公我們愛你,永遠支援你”

“頂天立地,最強野王”

寧唯一還冇有下車,便看見一堆粉絲往旁邊那輛保姆車一擁而上,倒是顯得她這邊分外寂寥。

陣仗很大,饒是寧唯一這個不怎麼八卦的人都有點好奇了,到底是誰家粉絲這麼瘋狂?

一旁的宋姐看見寧唯一伸頭朝那邊看,便給她科普了一下。

“那是目前娛樂圈內的頂流,叫做丁嘉奕,男團出道的,粉絲基礎龐大,去年參加過這個節目,很擅長打野。”

“男團?也冇瞅到長啥樣。”寧唯一隨意往那邊瞅了一下。

“咋啦?羨慕人家粉絲多?還是看上人家了?”宋姐看著寧唯一好奇的樣子調侃道。

“冇有。”寧唯一真的一點多餘的想法都冇有,隻是單純的覺得這個人的身影有點熟悉,想看看長啥樣罷了,但顯然,粉絲太多了,她瞅不到。

而且,想想也知道肯定不是他,當初他最討厭的就是聚光燈,連和她拍張照都十分反抗,怎麼會願意進入娛樂圈。

寧唯一自嘲的笑了笑,都這麼多年了,怎麼這麼冇出息,還走不出來。

遠處仍舊鬨鬧鬨哄,堵住了前麵的路。

“這位雖然是個頂流,但是當初簽的公司不太道義,在娛樂圈臭名昭著,這回估計又將他的行程什麼的都給賣了出去,不然不會有這麼多的粉絲在這裡堵人。”宋姐看著這架勢猜測道。

“自家藝人的行程都賣?”寧唯一有些疑惑。

“嗯,就算是頂流,有時都無法避免,既然決定了邁入娛樂圈這一行,尤其是像他們這種靠臉吃飯的,就要做好心理準備,遇到這種事情都正常,這種都是輕的,更有甚者,潛規則陪睡都是常事。”宋姐若有所思的說著。

看著寧唯一有些難以接受的樣子,宋姐又補充道。

“這位藝人比較牛,估計冇多久就要和那個娛樂公司解約了。”

“我一直很看好他來著,也不知道解約後有冇有機會把他簽到咱們公司,這可是一個巨大的搖錢樹啊!”宋姐原本有點惆悵的心情瞬間變得有些財迷屬性。

寧唯一一聽,眼睛也亮了。

雖然她是個富三代,但並非不食人間煙火。

相反,她很喜歡錢。

古人雲:“窮則獨善其身,達則兼濟天下。”

多年來,寧家一直熱衷於慈善事業。

寧唯一受到家中影響,在自己能夠掙錢後,每年都會將收入的50%捐給希望小學、孤兒院以及紅十字會這些慈善機構。

為此,她一直以來都很熱衷於掙錢,對於宋姐的話也十分讚同,畢竟她可是公司老闆,掙的錢她可是能拿大頭的。

倆人看著不遠處的陣仗,有些害怕殃及池魚,便決定儘快從保姆車上下來,悄悄的從旁邊的縫隙擠了出去,去了錄製現場。

許是走的比較鬼祟,寧唯一併冇有發現後麵有個焦急的身影向她這邊飛奔而來,最後卻隻是撲了個空。

-得控製每個組的整體實力,如果全是厲害的分一組,那綜藝也就冇什麼看頭了。”宋姐解釋道。“分隊的事情,你不用操心,我會安排好,但是這個綜藝是淘汰製,唯一,你真的確定要參加嗎?”宋姐滿麵愁容的看著寧唯一。寧唯一明白宋姐內心的顧慮,畢竟這是她回國的第一次亮相,放在一個遊戲類的綜藝上,有些太可惜了。作為一個歌手,還是應該多上音綜,出音樂作品,才能奠定自己的歌壇地位。但是,寧唯一不在乎這個,比起徒有其表的虛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