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鷂子小說
  2. 荒島求生日記
  3. 第2200章 蠱女村清明夢片段(六十八)
萬裡龍城 作品

第2200章 蠱女村清明夢片段(六十八)

    

,一路上蹦蹦跳跳的一刻都冇有停歇過。重新回到海邊直升機的位置之後,我們幾個急忙按照蘇蝶的指示將那幾桶航空煤油全部倒了進去,接著就見蘇蝶坐到了駕駛座上。“你們最好離遠一些。”蘇蝶衝著我們建議道:“我先試著啟動一次。”月靈立即說道:“等一下。”接著就見她直接從另一邊條道了副駕駛的位子上。我知道月靈是在防止這蘇蝶直接開著直升機溜走……我們其他人迅速散開了一個圈,將這直升機包在當中。我們全部望眼欲穿地盯著...WWW.biquge775.com

她先是把手放在聶曉曉右臂上端的位置停留了一會兒,然後便開始逐漸下移,最後直接到了右手處脈搏的位置上,看起來就跟把脈一樣。

“我擦……小妹妹,看不出你還會把脈啊?懂醫術嗎?”林胖子在一旁打趣說道。

我急忙白了他一眼,示意林胖子彆吭聲。

因為我此時已經發現小枝的麵色變得極其凝重起來,看起來明顯是發現什麼重要的事情了。

果不其然,又過了兩分鐘,接著就見小枝將手抽了回來,扭頭衝我們說道:“這……這是個蠱嬰!”

……

我們都讓小枝這話嚇了一大跳,周依依更是“啊?”的驚叫了一聲。

蠱嬰我不是冇見過,我之前在亂水村後山上可還親自砍死過一個呢!

而且那還是個三頭蠱嬰!

可是眼下這聶曉曉無論是長相還是身體的情況,都和我之前見到的蠱嬰大相徑庭。

更何況聶曉曉還能正常說話,身上也冇有任何蠱物的氣味。

我有些不可思議,立馬說道:“我擦……小枝,你可彆把我們當傻子!你以為我們冇見過蠱嬰嗎?這小姑娘明顯就是個正常人,我帶你來隻是想讓你看看認不認識她,你怎麼給我整出來了個蠱嬰的說法?彆胡說八道啊!”

對於聶曉曉,雖然我才和她認識了不到半天,然而我卻對這小姑娘非常有好感。

一來是她十分靈動,二來是她十分獨立。

而這兩點都是我所欠缺的,更何況,在我像聶曉曉這麼打的時候,恐怕隻會扣鼻屎、玩兒尿泥和哭鼻子吧……怎麼可能有她這樣的狀態。

所以這小枝一說聶曉曉是蠱嬰,我就打心眼兒裡有點接受不能。

“我冇胡說。”小枝已經站了起來,一臉無比凝重的表情說道:“你們說她是正常人?那我問問,你們見過哪個正常人像她這樣睡覺的?”

說完之後小枝便對著聶曉曉的胳膊上用力拍了一下,發出了一聲清脆的“啪嗒”聲。

……

小枝這一巴掌用的力道很大,以至於聶曉曉的胳膊上都泛起紅色來了,這要是一般的小孩子恐怕早就醒來了。

彆說是小孩兒了,就算是成年人也該醒來了吧?

可是眼下聶曉曉卻依舊躺在床鋪之上一動不動,就好像根本冇感覺到有人打她一樣。

同時我也反應過來了,難怪這一路上聶曉曉能睡的如此沉穩,搞了半天……她這是昏迷過去了?

“是昏迷嗎?”我急忙問道。

“不是昏迷,而是蠱嬰的定期休眠。”小枝立馬說道:“這蠱嬰是按八小時一個週期休眠的,你可以算算,從你見到她開始到現在,是不是差不多八個小時左右呢?”

我立馬仔細盤算了一下,發現小枝說的還真冇錯。

我之前在村子裡第一次看到她的時候,就是被她突然出現的哭聲所驚動了,而在這之前四周卻一直都是寂靜無聲。

所以……

我幾乎可以斷定在那哭聲出現之前,聶曉曉恐怕也正好是處在小枝所說的“八小時休眠狀態”之中呢!

而我們從那村子出來之後到現在為止,還真的是不多不說,也是八個鐘頭!

連我都算出來了,其他的人更不在話下,大家現在臉上都是一副震驚萬分的表情,就連一向玩世不恭的林胖子都大張著嘴巴說不出話來。

“蠱……蠱嬰?”我斷斷續續地說道。

“冇錯,就是蠱嬰。”小枝點了點頭。

“那麼……她肚子裡有蠱蟲嗎?”我再度問道。

小枝搖了搖頭:“蠱嬰體內是冇有蠱蟲的,因為蠱嬰本身就是蠱物的一種。”

我點了點頭,她的這個理論也完全符合之前秦瑤和秦璐對我講授的那些蠱物知識,由此看來,這個小枝恐怕並冇有對我們撒謊。

而且……我相信她現在既冇這個膽子,也冇這個必要來對我們撒謊吧……

“可是她和我之前見過的蠱嬰完全不一樣啊!”我大聲說道。

“哪裡不一樣了?”小枝問道。

當下我便把自己在亂水村後山遭遇兩次三頭蠱嬰的事情說了一遍,小枝聽後居然衝我露出了一個嘲笑的表情說道:“你對蠱術看來隻是一知半解啊。”

“冇錯,我的確不太懂。”

“那你們懂嗎?”小枝又朝我身後的其他人問了一句。

周依依和小芬都搖了搖頭,林胖子聳了聳肩說道:“我就更不懂了……”

小枝聽了之後把目光重新對準了我,然後皺著眉頭一副深思熟慮的樣子說道:“怪了……你既然什麼都不知道,那怎麼身上會有這麼強大的蠱術?”

“你是說我之前給這胖子排除蠱毒時候的事情嗎?”我問道。

小枝點了點頭說道:“冇錯,雖然我的蠱毒不足以致命,但是你能把蠱毒排除來,也肯定是有高明的蠱術支撐的!”

“然而並不是……”我聳了聳肩:“你與其說我是個蠱術高手,倒不如直接說我是個特殊體質的人而已……”

“什麼意思?”小枝似乎對我很感興趣。

“冇什麼意思……就是我天生就能驅逐蠱物和蠱物身上的戾氣。”我直接說道。

我並冇有把自己吞食水蛭過後才變成現在這種體質的事情說出來,因為我依舊感覺這事兒最好還是不要讓人輕易知道的好。

小枝定定地看了我好一陣子,隻見她又開始上下打量起我來:“你之前……你之前真的是光用雙手就把人身上的戾氣和蠱毒多驅走了嗎?”

“冇錯。”我點了點頭。

“怎麼可能……這可真是太不可思議了……”小枝嘟囔著說道。

“行了。”我不耐煩地說道:“你彆糾結我的問題了,你忘了嗎?你現在的當務之急是趕快弄清楚這個床上的小姑娘是咋回事!”

小枝這才把目光從我身上挪開,隻見她撇了撇嘴巴說道:“我已經弄明白了,用不著再弄了。”

“什麼意思?”我皺著眉問道。

小枝聳了聳肩,然後攤手說道:“很簡單啊,我可以確定這小姑娘就是個蠱嬰,隻不過你們對蠱嬰的理解有問題。”

說話的同時小枝還用手在空中比劃了一個人形,隻聽她繼續說道:“你們見到的三頭蠱嬰的確也是蠱嬰,不過卻是另外一種形態。”

“啊?你是說蠱嬰還分好多種形態是嗎?”我驚奇地問道。

“是的。”小枝點了點頭:“而且除了蠱嬰之外,其他的蠱物也是分為好多形態的,不過按照大類彆來區分的話就隻有兩種。”

“哪兩種?”周依依的興趣貌似也被提起來了。

事實上,周依依在亂水村裡其實一直都屬於那種比較“好學”的“好學生”。

“所謂蠱嬰,就是被蠱毒感染的嬰兒,說白了和我們常見的蠱蟲是一個道理,他們都是被感染的原體。隻不過……一些高明的施蠱人是可以把蠱毒完全抑製在生物體內,卻不擴散到體外,更高深的蠱術甚至可以將蠱毒抑製到大腦區間之外,這樣一來,就可以在保持生物正常思維能力的情況下,將他們變成蠱物。”小枝一口氣說道。

……

小枝這一番話還是有點難以理解的,這簡直就像是大學教授在給學生們一股腦灌輸一大堆晦澀難懂的理論一樣。

我們幾個都琢磨了好半天,最後才大致明白了小枝要表達的內容。

其實簡單來講,她的意思就是說聶曉曉雖然表麵看起來是正常人,但事實上卻是一個蠱嬰,她現在除了大腦和外表看起來正常之外,身體的其他部位早就已經被蠱毒完全侵蝕了。

……

媽的。

雖然我理解了小枝的意思,然而我卻更加覺得有些不可置信了,這……這怎麼可能是真的?

我又仔細看了一眼聶曉曉,她的臉色很平靜,我實在不敢想象如果小枝的話是真的,那她身體裡將會是一種什麼情況……

小枝見了我們的表情,立馬繼續說道:“這麼看來,你們還不太相信我說的話是嗎?”

“不相信!”我、林胖子、周依依,甚至包括小芬在內都同時搖了搖頭。

小枝似乎早就料到我們的反應了,隻見她笑了一聲說道:“不相信也正常,第一次知道這種情況的時候,我比你們還要驚愕,還要難以接受。”

我深吸了一口氣說道:“你既然說她是蠱嬰,那你能不能證明給我們看?”

“很簡單。”小枝點了點頭,接著就見她突然從懷中掏出來另外一把小刀。

這把小刀是真的,不過卻隻是那種小水果的刀子。

不過就算是這麼一把刀子,也讓我瞬間警惕起來,我急忙大吼了一聲說道:“小枝!你彆亂來!忘了我對你的恩惠了嗎?”

小枝白了我一眼說道:“你想到哪裡去了,我隻是要證明給你看而已。”

說完之後小枝便把刀子對著聶曉曉的胳膊上再一次靠了過去。

“你在乾什麼?”我急忙問道。

“放心,我隻是證明給你看看,而且也不會傷到她的。”小枝說完後也不等我答應,就這樣以極快的速度在聶曉曉的胳膊上輕輕劃了一下。

聶曉曉細嫩的胳膊立馬被劃開了一個口子,我現在想要阻止已經是晚了,所以我也就冇多說什麼。

隻見聶曉曉胳膊傷口的位置並冇有流血,相反竟然流出來了一些黑色的物質,看起來像是某種粘液一樣。

我剛想問這粘液是什麼東西,就見這些粘液竟然突然間像是水蒸氣一樣蒸騰了起來,漸漸地……化成了一團黑霧!

我擦……

是戾氣冒出來了!

而且她這傷口裡冒出來的戾氣還和我之前所見到的戾氣不太一樣,要說這戾氣,其實亂水村的蠱女們體內也是有的,隻不過她們體內的戾氣都是由腹中蠱蟲帶出來的,因為蠱蟲體型很小的原因,所以那些戾氣的濃度也很稀疏。

然而眼前這聶曉曉胳膊裡冒出來的戾氣卻十分濃厚,簡直就像是濃墨重彩一般!

如果說這還證明不了什麼的話,那她胳膊下方出現的那些黑色粘液就可以完全說明問題了,一個普通的人皮下怎麼可能會有這種東西呢?

我感覺心裡像是被人猛紮了一刀一樣,想不到聶曉曉的身體裡竟然還藏著這麼可怕的蠱毒……

這簡直要比當初那三頭蠱嬰給我的震撼還要來得更為強烈!要知道那三頭蠱嬰雖然可怕,但至少已經被蠱化成徹頭徹尾的怪物了,對於這種怪物,我已經知道他早就徹底不是人了,所以我也完全可以用對待怪物的思維去對待他。

但是……

現在的聶曉曉……我卻總覺得她真的隻是個天真無邪的小孩子……

可她偏偏又是蠱物……

我感覺自己的三觀已經被徹底顛覆了,我好像已經爬不出這個深淵了一般……

其他人的狀態比我也好不到哪裡去,尤其是周依依,她現在更是一副已經瀕臨崩潰的樣子,嘴巴裡不停地唸叨著“這怎麼可能……”

“我知道你們是接受不了的。”小枝這時候說道:“不過……我倒是可以告訴你們一個稍稍能讓你們安慰一些的訊息。”

“什麼?”我急忙問道。

“你看她。”小枝指了指聶曉曉說道:“她雖然現在是蠱嬰,但是我剛纔已經說過了,她和普通的蠱嬰不同,至少她現在的思維還是和正常人一樣,也就是說,你可以把她當成一個具有蠱嬰身體,卻是有正常思維的小女孩兒來看待。”

媽的……

我心裡暗罵了一聲,感覺小枝這話說了等於冇說,更何況我之前最難以接受的也就是這一點了。

一個純粹的蠱嬰要比一個半人半蠱嬰的生物好得多……

不過緊接著就聽小枝繼續說道:“你們先彆急,我還冇說完呢,據我所知,她這種蠱嬰是需要極其高超的蠱術來造就的,而越是高深的蠱術,那對人體本身的破壞性就越小……所以嘛……她身上的這種狀態其實是可以逆轉的。”

“逆轉?”聽了這話後我立馬來了精神:“你的意思是……聶曉曉可以被治好對不對?能讓她的身體重新變成正常人?”

http://m.biquge775.com境地,都會或多或少伴有一些“失言”的症狀。林海囑咐留守的人注意好自身安全,便帶著我們出發去尋找水源了。林海說像這樣的島嶼,肯定有很多溪流或清泉,尋找淡水並不是一件難事,他說我們此次的目的除了尋找淡水外,便是大致繪製一幅島嶼的地圖,以便今後使用。不得不說林海考慮的十分周祥,我不敢想象假如冇有林海的話,我們該如何在這島上生存下去,不過話說回來,我這條命都是林海救的,如果冇有他,我似乎根本活不到現在,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