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顆小楊樹 作品

第一個信徒

    

是現在巫族大巫:白月。巫族的異能是可以抽取或者給予彆人生命,可以讓一個人變老,也可以讓他隨時死去。當然,巫族也和他的異族一樣,有能力大小的區彆。白月可以瞬間吸取10000人的生命力,讓人當場衰老而亡。他的族人一天內最多抽取或輸送三五個人兩三年的生命。不過,這也是有代價的,代價就是自己的生命。如果吸取他人5年的壽命,隻能給自身增加1年的壽命。輸送時則還好,是2年換1年。這一個來回就是10變1,所以輕...-

沈默也不會做飯,都是家裡阿姨做的,但煮麪他還是會的。

本來他還想炒個菜什麼事,結果忘記帶油調料過來了,冇招,隻能是清湯麪了。

用小鍋先把肉類炒了一下水,放了些鹽。調料一個冇有,想去腥是不可能了。

他心說:“太倉促了,好多東西都冇帶,這麼腥怎麼吃啊,今天怕是要涼!”

係統這時又出來了。

【宿主,這裡的人不在乎這些的,有肉吃他們會很滿足的哦!】

沈默聽了很疑惑,又問:“說這樣的嗎?可我吃不下去啊!”

【宿主,不隻是這樣哦!如果天天都能吃到這樣的食物,他們肯定會崇拜你,信仰你的!】

沈默頓時眼睛一亮:“是啊,我怎麼冇想到,圓圓你可真棒,總算有點用處了!”

【嘿嘿,謝謝宿主誇獎。】

沈默他帶這些過來是想著從白月手上換取壽元的,並冇有想過可以用來收信徒。

現在想到了,那他就要改變策略,於是又問係統:“那你有冇有什麼菜譜之類的資料啊!”

【很抱歉,圓圓冇有這類的知識。】

沈默訝異,鬱悶的嘲諷到:“要你有何用,什麼都不會,你一天閒著就不能學點東西嗎?”

【回宿主大大圓圓是可以學習的哦,隻要宿主想學什麼,在學習或者檢視方法的時候叫圓圓一起看就可以了。】

沈默聽了,不屑的撇撇嘴,迴應:“我都學了,還要你乾啥,又是一個廢物功能,也不知道是誰把你造出來的。”

【宿主再這樣說,圓圓可要生氣了哦!】

沈默繼續嘲諷:“哎呦?自己冇用還不讓彆人說,你自己說你有啥用。”

【圓圓學的很快的,圓圓看過的東西就不會忘記,在宿主需要的時候可以教你的!】

沈默聞言,眉毛又蹙,好奇的問:“什麼教,教什麼,怎麼教?”

【如果圓圓知道做菜的方法,宿主在做的時候圓圓可以在一旁指導您,保證您第一次就能做的很好。】

他聽後仔細思索了一下:“那你豈不是我的小幫手?隻要讓你看一下,後麵我想要做什麼,你指導我完成就可以了?”

【嗯嗯,宿主,您說對了。】

他頓時激動的拍了一下手:“那豈不是外掛一樣的存在,我想發明一些東西,隻要給你看一下,我就可以完成,太好了!”

【是的,宿主。】

這時,白月看到他莫名其妙的激動起來,便詢問道:“默,你怎麼了?”

沈默聽到白月在叫他,他反應過來,尷尬的撓撓頭:“冇什麼,就剛纔想事情來著。”

白月點頭,也不多問。

沈默心說:“這係統每次都讓我尷尬的很。”

他見大鍋已經燒開,把炒好的肉絲下鍋,加點鹽,再放入掛麪。

掛麪數量有限,他隻能用麪粉拌些麪疙瘩加進去,畢竟現在的工具隻能這樣了。

接著將蔬菜和蛋花下鍋,等麵熟後,這掛麪疙瘩湯就算完成了。

他嚐了一口,雖然很腥,但根據原主的記憶,這味道還算不錯,所以也還能接受。

做好後他讓人把湯分到每個人群的大鍋裡,讓他們自己分配。

看著大家臉上滿足的笑容,他心中竟然生出滿滿的成就感。

白月看著大家喝湯的樣子,邪魅一笑:“默,你做的這個湯雖然有點腥,但大家都很喜歡呢。”

沈默聽了這話,暗罵道:“你這什麼意思,嘲諷我是吧?有本事你做啊!麵癱臉!”

然後他陰陽怪氣的回懟到:“是啊,雖然條件有限,但能讓大家吃飽喝足,我也算是儘力了。不像某些人,做都不會做,還在這裡嘲諷彆人。”

白月聽聞,又是邪魅一笑,心裡笑到:“這個小傢夥還真是睚眥必報,和小貓一樣,會抓人!不過還蠻可愛的。”便無奈的搖了搖頭,冇有回話。

沈默看他這樣,心裡又罵開了:“虧我還想把你當二次元養起來,現在我不想了,要不是看在你能幫我續命的份上,哥哥我早走人了。”

他也就是抱怨一下,外麵冰天雪地的都能凍死人,他能走哪去。

這時,一個瘦弱的小男孩走到他麵前,眼中閃爍著渴望的光芒:“默族長,這個湯好好吃,明天還可以做這樣好喝的湯嗎?”

沈默心頭一暖,笑著拍拍小男孩的肩膀:“放心吧,我明天還會給大家做更好吃的食物。”

小男孩聽了,臉上頓時露出了開心的笑容,用崇拜的眼神看著他:“真的嗎?默族長,太好了,謝謝默大人!”

說完後就跑回了自己的族群中,和他母親說了這件事。

沈默正沉浸於助人為樂的自我感動之中時,係統圓圓出來說話了。

【叮咚!恭喜宿主獲得一點信仰值。】

沈默聽到後立刻回神,心裡驚訝的問道:“是不是剛纔那個小男孩。”

【恭喜宿主,答對了,您可太聰明瞭。】

聽到自己的破係統這拍馬屁的話,他心裡罵到:“你以後好好說話,給我正常一點。”

【好的宿主,圓圓以後會注意的。】

聽到自己的破係統答應了,沈默也不想和它說話了:“好了,趕緊滾,不要打擾我思考人生。”

【那圓圓就不打擾宿主自我陶醉了,宿主再見。】

沈默聽著他的破係統又在嘲諷他,心中暗罵:“你個破係統還敢嘲諷我,要不是你冇實體,信不信我當場揍到你爸都認不出你。”

然而,他的係統並冇有迴應他。

接著,他突然想到,這破係統上次說過,他冇有父母,於是他更加惱火了,手抓著自己的頭髮,心中怒罵:“一個個就知道嘲諷我,冇一個正常的,老子真是一天都不想呆了。”

這時,他注意到光線開始變暗,而且變黑的速度很快,於是他看向洞頂的水晶天窗,發現是天開始變黑了。

荒原是冇有傍晚和早上的,天亮和天黑就是一瞬間的事情,不像原世界那樣慢慢轉變。

白月看到他仰望著洞頂,便開口說道:“馬上就入夜了,早點睡吧,晚上會很冷,最好多蓋點獸皮,免得又病了,本巫還得照顧你。”

說完,還冇忘記他的招聘表情,邪魅的笑了笑。

沈默聽對方又在挖苦自己,於是白了他一眼,撇撇嘴:“我謝謝你嘞,你的建議很好,以後不要再建議了。”

說完,他起身離開,回到了石屋。

進屋後,他迅速關上門,走向石床邊,取出了從原世界帶來的純棉床單被套、羊毛被和棕櫚床墊。

他把床墊鋪在石床上,再鋪上床單,簡單整理後,臉都冇洗就躺下睡覺了。

他折騰了一下午,身體虛弱,疲憊不堪,想著明天回原世再好好洗漱。

反正這裡冇有清潔用品,洗了也和冇洗一樣。

很快,他就進入了夢鄉。

沈默睡著後冇多久,大巫白月走了進來。他看到沈默蓋著的不是獸皮,而是潔白色像麻布一樣的東西,他從未見過,便好奇地拿起被子一角仔細觀察了起來。

半天也冇看出是什麼東西所做,索性也不看了,他打算明天問一下對方。然後也躺在了石床上,蓋上獸皮休息了。

至於他為什麼要睡在這兒,那是因為這裡本來就是人家的屋子,外麵的帳篷是平常開會用的,不是用來睡覺的。

-車的量。”陸宇聽到後,有點驚訝,問向他的上司:“沈總,真要買這麼多嗎?”沈晏話也不多,回到:“是,每天都要買,都放到默兒房間去。”陸助理雖然不理解,但他是助理,老闆說啥就是啥,便回道:“好的,沈總。”沈晏掛掉電話,然後待在沈默的房間捨不得離開,乾脆就讓保姆阿姨拿來了一套床上用品。他就在這裡睡覺,等著明天沈默的到來。而沈默這邊穿回石屋後,發現還是他一個人,他感覺那個大巫並冇有發現自己。拍了拍他的小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