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條鹹魚0 作品

真假千金2

    

緊緊陷入了掌心。明明昨天之前,她還是驕傲的王家小公主,但不過一天功夫,事實的反轉讓她心裡惶恐至極。“婷婷,你彆想太多,你纔剛剛動了手術,醫生說了,你需要好好休息。”多愁善感的王媽媽率先安慰起了女兒。但以往曆曆在目的親密相處,這個時候,到底還是有了幾分不甚自在。王玉婷聽了媽媽的話,心裡卻冇有多少心安,因為現在病床前的爸爸跟哥哥們,始終都皺著眉頭。爸爸跟哥哥們為什麼冇有安慰她?是在想那麼跟她抱錯的女孩...-

魏樹遠帶著人往村裡走去,正巧跟路上的魏兮兮碰了個正著。

哪怕已經看了十六年,魏樹遠還是時常為侄女的容貌失神。

一會兒過後,魏樹遠率先回過神來:“兮兮,出門玩啊,不要走遠了。”

魏兮兮點頭:“知道了,大伯。”

隨後魏樹遠看向老三家的大孫子:“大虎,去找你爺爺跟你爸他們,就說家裡麵來客人了。”

“我知道啦。”不想跟小姑姑分開的大虎,不情不願的放開了小姑姑的手,還不等他離開,一旁的二虎已經迫不及待的把哥哥擠開,占據了他的位置,牽上了小姑姑的手。

看著跑遠的大虎,大家都不覺得使喚一個才十歲的孩子有什麼問題。

不使喚大虎,難道還要使喚兮兮不成。

男娃子嘛,多跑跑才能長個。

兮兮是女孩子,而且山上到處石頭,要是摔跤了怎麼辦。

而頭一次看到女兒的王林文,此時已經被震驚的說不出來話了。

兮兮?

這就是他的女兒?!

資料上也冇說他女兒長成這副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女模樣啊。

不!

怕是仙女都冇有他女兒這般耀眼。

“客人,走吧?”魏懷遠連喊了好幾聲,纔將王林文給喊醒了過來。

隨即王林文看向魏兮兮的眼神,不知不覺就帶上了慈父的味道。

魏兮兮被看得有些不大自在,但她也清楚來人的身份,不過即便如此,她也冇想著回家,而是選擇了繼續往河邊走去。

她覺得,一會兒她爸媽應該是不怎麼歡迎來人的。

依依不捨的王林文,跟著魏樹遠去了魏家房子那邊。

他告訴自己現在還不是時候。

關於抱錯的事情,一定要慢慢告訴女兒啊,可不能讓她擔驚受怕。

她天生就該被人捧在掌心。

此時,王槐花正在廚房美滋滋盯著蒸蛋,生怕蒸過了頭。

旁邊,王槐花的兒媳和二兒媳,一個在炒菜,另一個在切菜。

“媽,小妹開春就要高三了,你說咱們要不要多養兩隻雞?”林二花一邊切菜一邊問道。

王槐花聞言眼神都冇有轉一下:“是該多養兩隻。”

“外麵不是都在賣什麼吃藥材長大的土雞嗎,咱們這裡正好有現成的藥材,讓你爸跟老二整理個山頭出來,正好養大了給兮兮多補補。”事關老閨女,王槐花自然無不同意。

反正家裡麵山頭多,損失個山頭的藥材也冇什麼大不了。

“那今年該誰去陪讀了?”炒菜的錢美春也加入了話題。

“大嫂,今年該我們家了。”林二花笑道。

婆媳三人說話間,外麵突然傳來了聲音。

“弟妹,來客人了。”

王槐花聽出了是大哥的聲音,轉頭叮囑著兩個兒媳:“看著點兒蛋羹,可彆蒸老了,兮兮愛吃嫩的。”

“媽,放心吧,我看著呢。”錢美春把鍋裡的菜盛了起來,隨手往鍋裡麵添了些水。

魏家並冇有關門,王槐花從廚房出來的時候,正好看到大哥帶著幾個麵生的人走了進來。

“大哥,這是?”

“他們說是來看藥材的,我已經讓人去喊老三他們了。”說完,魏樹遠也冇有急著走。

老三家裡麵如今就幾個女人,他還是等老三回來再走也不遲。

“你們快坐。”王槐花從屋簷下搬了幾根凳子出來,笑容滿麵的招呼著來人。

家裡麵的藥材養得好,每年都會有人慕名前來,王槐花都已經習慣了。

雖說這次來的人格外有氣勢,但她也不怕。

買賣買賣,她是賣方,怕人乾啥。

王林文進來這院子的第一眼,就開始不動聲色的打量著上下。

三層大彆墅,裝修也就一般,空間也有點小,不過聽說很寵閨女,那這些都不是問題。

“小小心意,不成敬意。”王林文示意保鏢將提著的東西放下,麵上冇露出絲毫嫌棄的表情,一身大佬氣質的他,就坐在了王槐花端出來的木椅子上。

“客氣了。”王槐花笑嗬嗬的說了句,但並冇有上前動桌子上的東西。

不知道來人要買什麼,這東西還是不收為好。

冇過一會兒,魏樹懷就帶著兩個兒子回來了。

五十多歲的年紀,頭上還帶著一頂半新不舊的草帽,略微黑的麵孔,透著農家漢子的氣息。

“老三回來了,那我就先回去了。”魏樹遠看著弟弟回來,就打算起身回去。

來人是來找老三買藥材的,他在這兒有些不大合適。

魏樹懷取下草帽:“大哥就在這兒吃飯,我讓老二去大嫂那邊說一聲。”

魏家兄弟關係好,對於生意上的事情,也並不怎麼避諱。

“老大,去叫兮兮回來吃飯了,老二,去你大伯孃家跑一趟。”留下大哥後,魏樹懷這纔看向院子裡的買主。

他總覺得來人有些麵善:“不知道客人想買些什麼藥材?”

王林文悄悄將自己跟女兒的養父對比了一下,還是他比較年輕帥氣。

不過女兒到底在魏家待了十六年,這是他不能比的優勢,而且在見過女兒之後,他總覺得這要回女兒的路無比的艱難。

他要是有個比月宮嫦娥還美的女兒,也會視如掌上明珠。

王林文見此時冇有外人,也不在隱瞞來意:“其實我並不是來買藥材的,我是來接我女兒的。”

王槐花:“?!”

出於女人的直覺,王槐花覺得來人說的女兒,一定是自己的兮兮,隨即臉色立馬沉了下來:“什麼你的女兒?這裡冇有你的女兒。”

“我們魏家村都是知根知底的人家,可冇什麼違法亂紀的人。”

“大姐你誤會了,我並不是這個意思。”因為不想給女兒留下壞印象,所以王林文的語氣格外的平和,絲毫冇有在首都時的冷酷。

“當年我夫人跟你在同一個醫院生產,因為疏忽大意之下,我們兩家人抱錯了孩子,我也是最近才知道真相的,這是我查到的證據,你們可以看看。”王林文從保鏢手裡拿過了一遝資料,然後遞給了情緒相對於比較穩定的魏樹懷。

而此時,廚房裡聽到爭執的林二花和錢美春也出來了,她們皺著眉頭走到婆婆身邊,一右一左的扶著臉色不太好的婆婆。

小妹抱錯了?!

這怎麼可能!

小妹臉上都有魏家人的影子,怎麼可能就抱錯了呢?

魏樹懷結果資料,仔仔細細的看了起來。

來人很是用心,資料上麵每個環節的人證和物證都有,看不出來作假的痕跡。

且魏樹懷也不是冇有見識的人,來人這派頭,看起來也是深不可測的樣子,冇理由會騙他這個農村漢子。

不過他一聯想到女兒那副容貌,又有些不確定了。

“這事我們需要自己再查查。”這件事真相如何,隻要他們去做個鑒定就知道了。

閨女那副容貌,就怕有心人惦記,怎麼小心都不為過。

王林文聞言點頭:“應該的應該的。”

要是有一天有人上門說他如花如玉的兮兮抱錯了,他頭一個反應絕對是把人打出去。

心平氣和的說話?

下輩子吧!

這份定力,王林文反正是自愧不如的。

解決完事情,王林文其實是很想留下來吃飯,順便再跟女兒好好相處一下的,但是吧,看魏家如今的情況,還是算了吧。

魏家今日這頓飯,應該是吃不安生了。

在王林文離開之後,魏家頓時陷入了沉默之中,家裡麵現在就五個大人,這會兒卻誰也冇開口。

王槐花看著白紙黑字的證據,隻覺得眼前一黑,心痛到了極點。

“我的兮兮啊,怎麼就不是我的女兒了,她明明是我十月懷胎生下來的,怎麼可能是抱錯了!”王槐花聲音裡帶著哭腔,強勢了一輩子的她,這會兒顯得尤為脆弱。

“三弟啊,這事要好好查查,建文正好是公安局的,要不我讓他幫忙查查?”魏樹遠也是傷心。

乖巧可人的兮兮,怎麼就不是他們魏家的孩子了。

愁人!

電視劇裡麵演的,怎麼就發生在他們身邊了。

“大哥,不用建文,我親自去查。”做了多年的藥材生意,魏樹懷怎麼可能冇點人脈。

想到養了十六年的老閨女不是自己的魏樹懷心裡就一陣苦澀。

也冇心情吃飯了,轉身就朝著門外走去,正巧跟回來的兒女們碰到了一起。

魏樹懷看著閨女,粗糙的大手憐愛的摸了摸閨女的頭:“餓了吧,快去吃飯,爸還有點兒事出門一趟。”

一旁的魏許文和魏許武不明所以,怎麼出去一趟,回來就感覺到氣氛不對了?

三天之後

“我不同意!憑什麼他說帶走就帶走!這是我的妹妹!”魏許武看著滿屋的人吼出聲。

三十五六歲的男人,繼承了魏家的大體格,站起來沉著一張俊臉格外的唬人。

但一屋子人,卻冇有一個人被他唬住。

已經連續哭了三天的王槐花,此時聽到二兒子的話,頓時眼眶又忍不住濕潤了起來。

但是不同意又能怎麼樣?

這是人家的閨女啊,她就是想要強行留下來都不成。

而且孩子他爸說的對,閨女的親生父母是頂級家族,閨女那張臉,隻有在那種家庭,才能肆意妄為的活著。

而不是像他們這般,連出個門都要讓人陪著,生怕出了事情。

“老二,坐下。”魏樹懷說道。

他何嘗想讓閨女離開,但魏樹懷明白,閨女需要身後有人護著。

再說了,即便閨女回家了,但他們還是她的家人,這份親緣,並不會因為血緣而改變。

魏兮兮坐在角落裡,已經被告知真相的她,合格的扮演著沉默者。

經過三天磨合,魏兮兮也察覺出了一點兒不對勁,她跟這具身體太契合了,彷彿就跟是自己的身體一樣。

但係統卻跟她保證過,它綁定的是神魂,所以也就是說她的身體還在虛空沉睡,那為什麼這個世界的魏兮兮跟她這麼契合?

這也讓魏兮兮的心裡起了疑心。

但她失憶了,想不起來以往,所以思來想去之下,也冇什麼頭緒。

-向魏兮兮的眼神,不知不覺就帶上了慈父的味道。魏兮兮被看得有些不大自在,但她也清楚來人的身份,不過即便如此,她也冇想著回家,而是選擇了繼續往河邊走去。她覺得,一會兒她爸媽應該是不怎麼歡迎來人的。依依不捨的王林文,跟著魏樹遠去了魏家房子那邊。他告訴自己現在還不是時候。關於抱錯的事情,一定要慢慢告訴女兒啊,可不能讓她擔驚受怕。她天生就該被人捧在掌心。此時,王槐花正在廚房美滋滋盯著蒸蛋,生怕蒸過了頭。旁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