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薑 作品

初來乍到

    

…不用接,就知道是母上大人打來的電話,真是一個愛操心的老太太。“月兒,晚宴就要開始了,去瞧瞧同齡的a京繼承人,交個朋友也未嘗不可,我可不是那種包辦婚姻的母親”冷夫人的聲音還是那般好聽,音質特殊,講起話來總會夾雜幾分笑意,初聽,都會認為這是一位極其溫柔的夫人。但冷江月知道,她的母親可是說一不二,強勢之餘的溫柔罷了。“母親,我隻想要一個孩子,繼承家業,但我可不要男人”“月兒……”“您該休息了,母親”冷...-

冷江月不僅有令所有a京名媛失色的美貌,家世也是極為出挑的,但更讓人羨慕的是冷江月有一個極其幸福的家庭。

母親冷夫人與父親江董事長是打小的青梅竹馬,曾有戲言“江董事長為了追求冷夫人,冷夫人到哪,都要宣佈主權,9歲就說不娶冷夫人為妻,那就等冷夫人離婚”大人們也隻當年紀輕輕的江董事長是小孩子的戲言,當不得真,畢竟世事難料,誰也無法預料下一秒,這個信誓旦旦的孩子不會喜歡另外一個人誰知這小子真娶了冷夫人,成了一段佳話。

故而隻要冷江月參加的宴會,大人們也總是追問,a京的明珠有那家的臭小子追。

每年a京六月,都會舉辦一場隻有a京前二十的集團繼承人家庭纔有資格參加的晚宴。但大家都知道,這不是一場簡單的商業晚宴,隻不過是各集團掌權人合謀,挑選合適聯姻對象的一場“催婚宴”罷了。……

對此,冷江月並不打算參加。

“大小姐

晚宴馬上就要開始,這是G家最新的晚禮服和珠寶首飾,相信大小姐肯定能在這場晚宴大放光彩!”孫管家是看著冷江月長大的,與冷家、江家有著極其親密的關係。看著麵前驚豔、妍麗的少女,哪怕見過大世麵的孫管家,每每看到長開的冷江月,也不免停滯幾秒。

“孫管家,你知道的,我向來不喜歡參加這種晚宴……”冷江月掐掉手裡的女士煙,這是一位故人特製的女士煙,不僅能安神,更重要的是能體現身份地位,每個家族的掌權人或者足夠優秀的繼承人纔有資格特製。

“可夫人那邊……”

“我會跟她說的”

“好的,大小姐”

真是無聊的聚會,又抽掉一根,冷江月繼續辦公。

嘟嘟……

不用接,就知道是母上大人打來的電話,真是一個愛操心的老太太。

“月兒,晚宴就要開始了,去瞧瞧同齡的a京繼承人,交個朋友也未嘗不可,我可不是那種包辦婚姻的母親”冷夫人的聲音還是那般好聽,音質特殊,講起話來總會夾雜幾分笑意,初聽,都會認為這是一位極其溫柔的夫人。但冷江月知道,她的母親可是說一不二,強勢之餘的溫柔罷了。

“母親,我隻想要一個孩子,繼承家業,但我可不要男人”

“月兒……”

“您該休息了,母親”

冷江月不在將注意力放在晚宴上,洗了個澡,就睡,準備明天s國出差。睡前冷江月就想,s國的大客戶必拿下,a京的其他人可不能吃這塊肥肉。

“呲呲……”

一陣詭異的電子音突兀的在房間響起

冷江月睜開眼睛,眼前的空間變得扭曲,準備呼叫孫管家,但電話怎麼也打不通。

“你是誰?”冷江月質問

“哦我還冇介紹嗎?不好意思,第一次業務還有幾分不熟練,但宿主放心,我絕對是一個靠譜的係統”說罷,麵前的粉糰子跳了起來。

“我是係統0101,宿主隻要當好女主角與三大王朝太子的劇情推動就可返回原世界,請宿主檢視劇情……”

-董事長是打小的青梅竹馬,曾有戲言“江董事長為了追求冷夫人,冷夫人到哪,都要宣佈主權,9歲就說不娶冷夫人為妻,那就等冷夫人離婚”大人們也隻當年紀輕輕的江董事長是小孩子的戲言,當不得真,畢竟世事難料,誰也無法預料下一秒,這個信誓旦旦的孩子不會喜歡另外一個人誰知這小子真娶了冷夫人,成了一段佳話。故而隻要冷江月參加的宴會,大人們也總是追問,a京的明珠有那家的臭小子追。每年a京六月,都會舉辦一場隻有a京前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