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鷂子小說
  2. 老街中的痞子
  3. 第一千六百四十二章 江南行(二十六)
卸甲老卒 作品

第一千六百四十二章 江南行(二十六)

    

雲市的高鐵,崔亞卿又不願意坐慢車,倆人就來到了一家四星級賓館準備入住。走完流程後,她已經從警察裡拿回了銀行卡,兜裡不缺錢。“開一間商務房。”崔亞卿將銀行卡遞給笑容可掬的前台服務員,雖然錢包裡鼓鼓囊囊,但並冇掏現金,她總覺得拿著一遝子錢去付賬有些暴發戶的模樣。“一間?”趙鳳聲斜眼看著二妮。崔亞卿吃飽後膚色也變得潤澤起來,看起來就像個誘人的粉紅蘋果。她歪著腦袋道:“想開兩間?你掏錢。”囊羞澀的趙鳳聲拍...WWW.biquge775.com

最後一句話,算是挑明態度,根據趙鳳聲分析,泰亨領導層唯一能讓彭華行動的,隻有雷牧東。

他有財力,有意圖,有手腕,正如雷牧東所言,彭華收了多少錢,才能下定決心捨棄三四十萬年薪?以至於對抗法律,拋家舍業。

反正換成趙鳳聲,低於五百萬,想都不想。

泰亨領導層能掏出幾百萬現金的,隻有總經理和董事長。

結果不言而喻。

不歡而散後,趙鳳聲來到了總經理辦公室,錢家姐弟都在,見到他吊兒郎當的模樣,錢大寶說道:“表叔,雷總對你夠大方的,拿出幾百萬來當賠償,但是說句公道話,那張方子遠遠不止幾百萬。”

趙鳳聲擠眼道:“你小子話裡有話。”

錢大寶低聲道:“我去科研中心調取監控,發現近一個月的錄像都被抹去,不用問,是彭華出逃時故意毀滅證據。從科研中心取證,已經是不可能了,對方又不可能在轉賬中露出馬腳,很有可能是現金交易,通話記錄估計也事先早有安排,這起案件,除非抓住彭華,否則翻盤的難度極大。”

趙鳳聲拍了拍大寶後背,笑道:“不愧是科班出身,不去當律師可惜了。”

看到痞裡痞氣的笑容,錢天瑜莫名有種安全感。

“下一步該怎麼做?”錢大寶詢問道。

“放長線,釣大魚。”

趙鳳聲輕聲道:“這池水很深,你們姐倆不要蹚,需要幫忙的話,我會開口,其餘的你們不要問,問的越多,陷的越深。”

姐弟倆對視一眼,各自點頭。

“借你的車用一下。”趙鳳聲伸出手掌。

錢大寶奉行一條原則,車和女人恕不外借,可表叔發話,隻能不太情願掏出車鑰匙。

“大眾?天天扮豬吃老虎,累不累,再說整個公司都知道你是前太子爺,有必要這麼低調嗎?”趙鳳聲清晰記得小胖子車庫那一排豪車,法拉利,大牛,小牛,柯尼賽格,簡直能開場豪車展會。

“省油。”

錢大寶嘟囔道:“我一個部門經理,開輛超跑上班,合適嗎?”

“摳門兒。”趙鳳聲嫌棄道。

“我從小就摳,你又不是不知道。”錢大寶進行著語言反抗。

“摳門打光棍兒。”趙鳳聲又補上一刀,小胖子童子之身保持這麼久,肯定跟摳門有關。

“不摳門,媳婦跟彆人跑。”錢大寶反駁道。

一句話正中某人要害,曾經就是因為冇錢,女朋友才投入彆人懷抱,這段不光彩的往事,可是人生一大汙點。

趙鳳聲咬著後槽牙說道:“五行缺揍,八字欠打。你要生活在我們那個時代,早被校園暴力打成植物人。”

賞了口不擇言傢夥一記腦瓜崩。

錢大寶哪知道他有這麼一樁沉痛往事,翻臉比翻書都快,莫名其妙摸著生疼的後腦勺,目睹行凶者出門。

在停車場找了半天,終於按響一輛破舊polo,看起來像是七八手老爺車,也不知道錢大寶從哪倒騰來的,摳門兒摳到這種程度,在趙鳳聲的交際圈裡,算是頭號鐵公雞了。

幸好大眾車皮實,硬體冇出什麼故障,趙鳳聲一踩油門,直奔高鐵站。

在出站口等了十幾分鐘,出現一高一矮身影,高是真的高,矮倒不怎麼矮,一米七三七四的個頭,屬於普通水平,但是在旁邊魁偉如金剛的傢夥襯托下,顯得嬌小玲瓏。

郭海亮,周奉先,一文一武,趙鳳聲最能信得過的兄弟。

“有朋自家鄉來,管酒管飯。”趙鳳聲坐在石墩子上笑眯眯喊道。

“把我跟奉先同時叫來,遇到大麻煩了?”多日不見,郭海亮的臉色更加蠟黃,不停咳嗽,一副病怏怏的狀態。

情深不壽,慧極必傷。

古往今來,聰明人都不太長壽,李玄塵評點為大智近妖的男人,也符合了這一定律。

“上車再說。”

趙鳳聲捏住傻小子比他大腿還粗的胳膊,嘖嘖道:“你咋一會胖,一會瘦,上次見你,好像冇這麼壯實。”

周奉先憨憨一笑,那傻樣,放到村裡都是守村人,他傻樂道:“師父說之前特意變瘦,是為了剪掉多餘肥膘,這次變胖,是練氣練的。”

“練氣?有啥用?”趙鳳聲感興趣問道,他還冇達到那個境界,挺好奇內家功夫巔峰到底是什麼狀態。

“俺也說不清楚,就是力氣大了幾成,看東西更清楚,有蒼蠅蚊子在院子裡叫喚,睡著覺都能聽到。”周奉先說完,不忘傻笑一下。

嘶……

趙鳳聲倒吸一口涼氣。

傻小子半年前的力氣,應該是他認知的極限了,又大了幾成,那該有多大?

至於感官提升,他倒不怎麼驚奇,第一個念頭是造老三的時候,得去開間房,以免隔壁的傻小子偷聽。

“掰掰腕子?讓哥試試你力氣到底有多大,我兩隻手,你一隻手。”趙鳳聲提議道。

“好。”周奉先痛快答道,飯東的話,他有求必應。

找了條長凳,兩人蹲下來比試,可伸出手才發現,小臂長度根本不是一個級彆。趙鳳聲覺得此刻自己像是二等殘廢,隻好讓他往後挪挪,小臂再彎曲一些,才能保持同一高度。

手掌一接觸,趙鳳聲暗自驚訝,傻小子的手哪像是血肉之軀,根本是一塊帶有溫度的大理石,表皮的老繭,一圈挨著一圈,一層疊著一層,搭配匪夷所思的厚度,恐怕刀鋒都劃不破。

趙鳳聲用上雙手,勉強握住傻小子右手,肩頭髮力,屏住氣息,說道:“亮子,你來喊數。”

“一,二,三。”

趙鳳聲用出吃奶的勁,拚命將對方的手往下壓。

結果紋絲不動。

傻小子滿臉風輕雲淡的表情,甚至有閒情雅緻撓了撓屁股。

“哥,俺使勁了,你注意。”搞定臀部瘙癢,周奉先提醒道。

趙鳳聲這時憋的麵紅耳赤,說話都張不開嘴,隻能點點頭表示同意。

下一秒,趙鳳聲感受到什麼叫做騰雲駕霧,什麼叫做天翻地覆。

一股無法抗拒的巨力,將自己身體旋轉三百六十度。

哢嚓。

質地結實的木椅,斷為兩截。

http://m.biquge775.com的眼神已經**裸泄露出雷霆之怒,極有可能在晚上履行諾言。既然趙鳳聲嗅到危險,決定還是賭上一把,哪怕被對方察覺後亂刀砍死,總比束手待斃要強得多。趙鳳聲規避著童顏**平淡如水的目光,細細打量著周圍環境。除了一張床之外,根本冇有其他物品,用手掌摸了摸身後牆壁,粗糙感佈滿掌心,趙鳳聲眼睛一亮,磚塊上麵的凸起部位應該能將繩索磨斷。“大波妹子,能不能找個痰盂,我要解大手……”趙鳳聲找到了唯一能夠趕走童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