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元熙薑晏如 作品

第5章

    

我的成全。我放下酒杯,迎著他那驚詫的目光,平靜地說道:「曾經我也是個不服管教的性子,肆意妄為,後來你我定下了婚約,人人都說我是未來的太子妃,我若做不好便是給你丟臉,所以我便努力去學,曆經數載,後來的我擅琴棋書畫,通經史子集,學宮廷禮儀,隻為了匹配身為儲君的你,今日我亦謝你,讓我這一身桎梏,終是可以就此卸下。」我一語罷,在場眾人都露出了幾分唏噓之色。我與他的婚約是先皇後臨終前定下的,我揹負這份婚約數...67孟元熙雖成了太子妃,可是皇帝明顯不喜她,當日雖惜才,可她後來的種種舉動也將那些好感敗得差不多了。...

孟元熙雖成了太子妃,可是皇帝明顯不喜她,當日雖惜才,可她後來的種種舉動也將那些好感敗得差不多了。

可是太子偏就愛極了她那鋒芒畢露、行止由心的模樣,或許那就是他渴求卻不能實現的,他希望那份自由灑脫能在孟元熙的身上實現。

哥哥對孟元熙厭惡到了極點,更是看不得她處處找我的不痛快。

恰逢十五,我便央求哥哥陪我前去寺廟進香,隻說是因上次死裡逃生,心中後怕,哥哥聽完便急著去準備。

可是這一次我挑選的隨行之人,除了一兩個小丫鬟,還帶了乳孃和幾個嬤嬤,哥哥則挑了些得力的護院隨行。

到了報國寺進香之後,哥哥著急回府,我卻執意拉著他四處轉轉。

直到人群中出現驚呼聲,說是有一婦人似有早產之兆,圍觀人群慌作一團,急忙將人往後院安置。

我讓哥哥待著彆動,轉而帶著幾個婆子朝著後院而去。

哥哥說我還未出閣,不宜去這等場合,我說人命關天,幾個嬤嬤都是過來人,若是有危急之處,也能派得上用場,他拗不過我,隻能勉強應下。

後院眾人已經亂成一鍋粥了,婦人的疼痛呼喊聲越來越急促,她身邊伺候的丫鬟們慌亂無措,我走到那些人身旁,沉聲道:「我身邊的嬤嬤們也是幫人接生過的,若是信得過,不如讓她們一試。」

那些人像是找到了救星一般,可是仍不敢擅自做主,最終是那婦人親自點頭。

嬤嬤們進了室內,我坐在外麵安靜等著,可是那些丫鬟們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

直到嬰兒哭聲響起,母子平安,眾人才鬆了一口氣,那些丫鬟著急著簇擁了上去,侍從則是忙於回去報喜。

我帶著幾個嬤嬤悄無聲息地離開了,剛出後院,便看見孟元熙一行人匆匆而來。

當她聽說後院婦人已經平安產子的時候,看著我的神色登時大變,滿眼皆是疑惑和不可置信,前幾次她見我總是透著勝券在握的優越感,而今天是她的鎮定麵具首次龜裂。

「這不可能……」她的眸光中首次出現了忌憚和畏懼之色。

我從她身邊擦身而過,似有若無地說了一句:「你以為知曉未來事的,隻有你一人嗎?」

話音落,隨風而散。

她側過頭來盯著我,似乎在確認那句話是否真實出現過,可我並冇有停下腳步,反而緩步離去,任由她疑心四起、備受煎熬。。她的言論讓眾人側目,更讓朝野震驚,而左右為難的便是太子。孟元熙這般有恃無恐倚仗的便是太子對她的情分,而她字字句句也提及的是與太子之間的情,世間獨一無二,斷容不下第三人。太子從冇見過這般膽大肆意的女子,更冇見過這種此生唯一的決絕,他當場紅了眼,隻說此情之重,他已明瞭,絕不負她。最後,他攜著她的手,同跪在歲羽殿外,請求陛下收回側妃入府的旨意,所有罪責他願意一力承擔,若不允,他便長跪不起。他們整整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