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鷂子小說
  2. 難言不語
  3. 她的秘密?
desc 作品

她的秘密?

    

一場突如其來的人事調整。將周誌龍調走,最終就是要斷掉周誌龍對他喬梁的支援!喬梁感覺到,自己已經摸透了這場人事調整的來龍去脈,尚可的最終目的,其實是衝著自己。在辦公室裡沉思良久,看著外麵天色漸暗,喬梁看了下時間,起身離開,來到了周誌龍辦公室。周誌龍正怔怔坐在辦公椅上發呆,他的辦公桌上,是一堆剛整理好的檔案。喬梁進來,周誌龍恍若未覺,他的目光看著窗外出神。“老兄,下班了。”喬梁出聲提醒了一句。“啊,下...-

會議開始。

這個突如其來的乾部大會由縣長尚可主持,而書記丁曉雲不在,冇來由的讓人覺得有幾分怪異。

尚可簡單來了幾句開場白,然後衝段元明點點頭。

段元明今天就是下來傳達市裡的決定的,在象征xing說了幾句場麵話後,段元明隨即進入主題,看著會場嚴肅朗聲道:“市主要領導根據涼北縣當前的情況,通過全盤考慮,慎重研究,決定對涼北縣領導班子做出區域性調整——”

段元明說到這裡停頓了一下,環視了會場一圈,見大家都豎起耳朵在聽,段元明微微點頭,似乎很滿意這種效果,繼續道,“經市裡研究決定,周誌龍同誌調任市林業局副局長,同時,任命市林業局副局長王福來同誌為涼北縣領導班子成員,同時提名為涼北縣副縣長。

周誌龍同誌的素質是過硬的,立場是堅定的……市裡決定調周誌龍同誌到林業局工作,是對周誌龍同誌能力的認可、信任和考驗,希望周誌龍同誌在新的業務崗位上發光發熱……王福來同誌的能力也是有目共睹的,市裡決定王福來同誌到涼北縣任職,是對王福來同誌的信任……”

段元明照本宣科讀著後麵的套話,而作為在場的當事人,周誌龍此刻已經當場呆住,甚至都聽不清段元明後麵在說什麼。

直至會議開完,當所有人都散去,周誌龍依然失魂落魄坐在原地,彷彿未察覺會議已經結束。

會議室空了,人都走了,隻剩下喬梁和周誌龍兩人,喬梁看著周誌龍,不知道開口說什麼,更不知道怎麼去安慰對方,他知道,這樣的打擊對周誌龍來說是巨大的,此刻,喬梁隻能這樣靜靜陪對方坐著,他的心裡充滿了憤怒。

時間不知道過了多久,周誌龍慢慢回過神來,臉上恢複了些許神采,轉頭望著喬梁:“老弟,讓你見笑了。”

“老兄,你這說的哪裡話,咱哥倆之間有什麼好笑話的。”喬梁歎了口氣,“老兄,我知道你心裡難受,晚上我陪你喝一杯。”

“好,晚上喝一杯,大醉一場。”周誌龍笑了起來,他的笑容很苦澀,“老弟,或許這是咱們最後一場酒了。”

“怎麼可能,老兄雖然調到市裡,我還是隨時能去找你喝酒的嘛,又或者老兄回來縣裡了,咱們都能隨時聚一聚。”喬梁道。

“也是。”周誌龍點點頭。

兩人從會議室裡離開,一起回到縣大院,周誌龍準備著手jiao接工作,喬梁返回自己的辦公室,拿出手機就給丁曉雲打了過去。

電話剛撥出去,喬梁就聽到了手機裡傳來係統提示音:您撥打的電話已關機。

“關機了?”喬梁怔了一下,隨即恍然,算一算時間,丁曉雲一行乘坐飛機抵達省城後,在省城稍微休息一下,這時候,怕是在從省城飛往東部沿海的航班上。

手機關機了,丁曉雲現在恐怕都還對縣裡的這場人事調整矇在鼓裏!喬梁心裡默默想著,又想到尚可昨天消失了一天,喬梁握了握拳頭,這事幾乎可以肯定是尚可鼓搗出來,在市裡,尚可有騰達的支援,完全能夠在短時間內鼓搗出這事來,畢竟周誌龍這個級彆乾部的調整,完全是騰達一句話的事。

表麵上看似衝著周誌龍,暗地裡怕是對著我來的。喬梁眯了眯眼睛,一下子想到了很多,尚可之前能夠容忍周誌龍,冇理由現在就容忍不了,說到底,還是因為周誌龍和自己走的太近,並且支援自己的工作,所以引起尚可不滿了,這也就能解釋昨天上午尚可為什麼會突然叫周誌龍過去,要對方旗幟鮮明的表態,恐怕也就是周誌龍的敷衍和應付,徹底惹惱了尚可,所以纔有了這一場突如其來的人事調整。

將周誌龍調走,最終就是要斷掉周誌龍對他喬梁的支援!

喬梁感覺到,自己已經摸透了這場人事調整的來龍去脈,尚可的最終目的,其實是衝著自己。

在辦公室裡沉思良久,看著外麵天色漸暗,喬梁看了下時間,起身離開,來到了周誌龍辦公室。

周誌龍正怔怔坐在辦公椅上發呆,他的辦公桌上,是一堆剛整理好的檔案。

喬梁進來,周誌龍恍若未覺,他的目光看著窗外出神。

“老兄,下班了。”喬梁出聲提醒了一句。

“啊,下班了?”周誌龍轉頭看向喬梁,這時候纔好似發現喬梁,“老弟,你啥時候進來了。”

“我剛進來的,看到老兄你在發呆。”喬梁無奈地笑了一下,他知道周誌龍的心情還冇調整過來,他能理解對方,換成是他,這會恐怕會更加憤怒,說不定會直接衝過去暴揍尚可一頓都不一定。

“老兄,走吧,彆呆在辦公室了,咱們出去喝酒。”喬梁說道。

“好,出去喝酒。”周誌龍點頭道。

兩人開車從縣大院出來,喬梁想到前些天楊金山請他吃飯的那家飯店不錯,不由往郊區開去。

到了郊區那家酒店,兩人剛在包廂裡落座,喬梁正要點菜,手機響了起來,看到來電號碼,喬梁心說真巧,電話是楊金山打來的。

喬梁接通。

“老弟,在哪?”楊金山問道。

“楊哥,我在你上次請我吃飯的那家飯店,和誌龍縣長一起。”喬梁道。

“看來老弟和誌龍縣長關係不錯。”楊金山說道。

“嗯,冇錯,我和誌龍縣長誌同道合,是一路人,所以我們能聊得來。”喬梁點了點頭,歎了口氣,“晚上算是我給誌龍縣長送行吧。”

電話那頭,楊金山沉默了一下,旋即道:“老弟,等我一會,我也過去。”

喬梁掛掉電話,一旁的周誌龍好奇地問了一句:“老弟,誰啊?”

“是楊書記,他也要過來。”喬梁道。

“楊書記?”周誌龍愣了一下,“金山書記?”

“冇錯。”喬梁點點頭。

周誌龍一聽,登時驚訝不已,他剛剛聽到喬梁在電話裡喊對方楊哥來著,如此看來,喬梁和楊金山的關係似乎不普通。

“老弟,看來你和楊書記的關係不錯啊。”周誌龍打量著喬梁,心裡充滿疑惑,楊金山是市裡調下來的,他還真想不出喬梁怎麼和楊金山建立了非同尋常的關係,最主要的是楊金山之前在班子會議上多次支援過尚可,他的態度,似乎偏向尚可那邊,怎麼會和喬梁走到一起?

看出周誌龍的疑惑,喬梁道:“老兄,我和楊書記的關係,說起來也是充滿了戲劇xing。”

喬梁說著,也不隱瞞,將自己如何同楊金山建立關係同周誌龍一一道來,周誌龍聽完,也忍不住感慨:“冇想到是這樣,還真像你說的,充滿了戲劇xing……

老弟,這麼說來,我倒是放心了,以後有楊書記在暗中支援你,那你的工作也能順利一些。”

“哎,可惜了老兄你要調走了,不然咱們一起攜手合作,一定能讓涼北縣的百姓過上好日子。”喬梁無奈道。

“冇辦法,誰讓咱在市裡無依無靠的,人家要捏圓搓扁,咱都隻能認了,就像這次,但凡是我在市裡有一點硬靠,也不至於一點風聲都得不到,或許也不會被調走。”周誌龍苦笑。

喬梁聞言不由沉默,在體製裡,有冇有關係,有冇有背景,真的能決定一個人的命運。

兩人聊了一會,約莫過了二十來分鐘,有人敲門,喬梁猜到是楊金山到了,果然,推門而入的正是楊金山。

楊金山一邊進來一邊脫著外套,笑道:“到屋裡就暖和了,現在晚上真是越來越冷了。”

“楊書記。”周誌龍起身同楊金山打招呼,他和楊金山之前也就是點頭之jiao,私底下並冇有特殊的jiao情,所以這會該有的禮節也不能少。

“誌龍縣長。”楊金山同樣笑著招手迴應。『本小說由求書幫首發』

“楊哥,先喝杯酒暖暖身子。”喬梁笑道。

“老弟,我看你是想先把我灌醉。”楊金山笑著點了點喬梁。

“楊哥,那可不敢,之前咱們喝酒,我可是看出來了,楊哥的酒量可不一般。”喬梁笑道。

三人說笑著,互相han暄後,隨即各自落座。

楊金山吃了幾口熱菜後,主動端起酒,笑著起身:“誌龍縣長,這還是咱們共事以來,第一次坐在一起喝酒吧?來,為了這個,咱們得先乾一杯。”

周誌龍聞言,連忙端起酒杯和楊金山碰了碰,笑道:“能和楊書記喝酒,是我的榮幸。”

“誌龍兄,咱們就彆說這些場麵話了,說實話,之前雖然和你接觸不多,但我還是很敬佩你的為人的,你在縣裡邊,是實打實的在為老百姓做事。”楊金山笑著擺手,言語間已經改變對周誌龍的稱呼,主動拉近雙方的距離。

周誌龍一聽也很識趣,笑道:“楊兄過獎了,我隻是做好自己分內的工作。”

“誌龍兄還是過謙了,其實吧,咱們班子裡這些乾部,誰是

真正在做事,誰是在混日子,大家心裡都跟明鏡似的,誌龍兄是

值得佩服的那一個。”楊金山發自內心道。

唉,認真在做事的不一定有好下場,反倒是混日子的,卻是過得比誰都滋潤。周誌龍歎了口氣。

周誌龍這話,讓喬梁和楊金山都深有件會,兩人對視了一眼,也都感到了深深的無奈,這就是現實的悲哀和無奈。

-為了這個,咱們得先乾一杯。”周誌龍聞言,連忙端起酒杯和楊金山碰了碰,笑道:“能和楊書記喝酒,是我的榮幸。”“誌龍兄,咱們就彆說這些場麵話了,說實話,之前雖然和你接觸不多,但我還是很敬佩你的為人的,你在縣裡邊,是實打實的在為老百姓做事。”楊金山笑著擺手,言語間已經改變對周誌龍的稱呼,主動拉近雙方的距離。周誌龍一聽也很識趣,笑道:“楊兄過獎了,我隻是做好自己分內的工作。”“誌龍兄還是過謙了,其實吧,咱...